刚刚更新: 〔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时雍赵胤〕〔锦衣玉令〕〔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王爷,听说你要断袖〕〔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凤无忧慕容毅〕〔叶辰萧初然〕〔极品废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洁 第16章
    八年多的网友?八年多?我被这个数字震惊到了!我竟然还有一位聊了八年多的网友?

    他说对暗号,对什么暗号?我跟他竟然还有暗号?做网友聊个天还要对暗号?

    我已经疑虑重重了,看着他发过来的那所谓的暗号更是糊涂了。这两个小表情就是暗号?

    我问他:“为什么要对暗号?”

    他回复:“为了让你想起来我啊!这是你以前跟我约定的暗号,你想起来了吗?”

    我说:“呃~没有,不好意思,我的记性不怎么好。”

    他说:“我知道你的记性不好,你不用抱歉,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百分百健康的人,大家都有点毛病。”

    他的这番话令我很感动,我突然一下子觉得对他没什么可质疑的了。

    我说:“谢谢你的理解。”

    他问我:“你还在写吗?”

    我一愣,我还在写吗?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我自己的右手,大脑里却是一片空白。

    &nbstoumingwang.p;   我在写吗?

    那一刹那,我很清楚的感觉到我就像个傻子似的,一下子被这位网友问懵了。

    我甚至想不起来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对方仿佛是觉察到了我的?心思,接着说:“看来你www.hdboxs.是又忘了。”

    我忘了什么?我忘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没有人提起,我可能不会有什么察觉。

    可是我们之所以是不同的人,就是因为我们各自拥有着不同的经历和记忆。那些记忆,镌刻着我们每个人不同的故事。

    但是我的记忆出了严重的问题,好多事情我都记不住了。

    此刻就连网友的提问,都会让我陷入尴尬之中。

    我只好如实相告,我说:“不好意思,我想不起来了。”

    余则成说:“没关系的,你忘了我可以告诉你。你是一名搓澡工,爱好写作,平日里会写一些酸溜溜的东西。”

    然后他发给我几张截图。

    我看了看,是几首类似于顺口溜一样的诗歌,当然如果那可以算作是诗歌的话。

    呃~不得不承认,余则成形容的很恰如其分,的确有点酸溜溜的意味。

    我问他:“这些都是我写的?”

    他说:“对啊,这样的还有老多了,你要是想看我可以发给你。”

    我有点想不明白,所以忍不住问他:我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

    他发来一个狂笑飙泪的表情包,然后回复说:“我也想知道啊,可你就是喜欢这这样的东西。”

    呃~好吧,我无语了。

    我已经记不住了,可是对方都www.haoboce.有截图,我还能说什么呢?

    但是我发誓,我以后肯定不会再写这种酸溜溜的文字了,简直就是无病呻吟啊!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想的!

    我硬着头皮又读了一遍,越发不理解自己怎么会写这种渗透着幽怨味的文字。

    我真的从内心深处产生一种质疑和不确定。我虽然记忆力出了问题,可是我的智商和认知并没有受到严重影响。

    余则成说:“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是女人嘛,温柔细腻多愁善感是本性。”

    我不认同他说的这句话,但是也不觉得他说的不对。

    我问他:“我属于温柔细腻多愁善感吗?”

    他说:“这些都是你写的,你说你属不属于?”

    呃~这男人是杠精吗?说话挺会怼人的啊,不过倒是不招人讨厌。

    我问他:“余则成是你的网名吧?你的真名叫什么?”

    他回复:“我就是告诉了你,你也记不住。只要我能记住你就行了,你有两个名字,你叫苏离,还叫苏末。”

    没错!这人的确很了解我,我现在相信他是跟我聊了很久的网友了。

    我说:“谢谢你还记得我有两个名字。”

    他说:“我又没失忆,我当然记得,这还用得着你表示感谢。”

    我说:“必须得谢谢你,因为你让我知道我自己是对的。”

    我不能跟他详细说明,但是我说谢谢他是真心话。

    他刚才说的话,无意之中替我证明了我自己是对的:我是苏离,我也是苏末。

    至于别人为什么会说那样奇怪的话,我也想不明白。

    正如这位余则成网友所说,大家都有点问题,没有人是百分百健康的。

    生活中,有些事情不需要过多的解析和计较。

    余则成说他还有事有空再聊,我们便结束了这次聊天。我对他有点感激之情,觉得他这人很重情义。

    现实生活里,应该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汉吧!能够跟这样的人做朋友,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我点开了我手机里的作家助手,发现竟然需要密码才能访问。于是我开始了各种尝试。

    可是这种尝试,令我吃尽了苦头。

    我只记得我的生日,还是前两天翻看户口本记住的。其他的,什么结婚纪念日、孩子们的出生年月日…我都忘了。

    正在我抓耳挠腮的苦思不得其解之时,安旭端着热气腾腾的奶茶进来了。

    看到安旭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我冲他笑了。

    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你就会吓唬我欺负我,然后我还得伺候你!”

    我接过奶茶,说了声谢谢。

    喝了两口奶茶,我俩就算是冰释前嫌了,他冲着我傻笑,我也被他逗笑了。

    我问他:“你刚才为什么那么害怕啊?”

    他好像已经做好了我会问这个问题的心理准备,虔诚的说:

    “嫂子,是我错了,我对不住你。你现在都这个样子了,我还不分轻重的跟你闹。”

    我瞪着他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说:“喂喂喂!你怎么说话呢?我都这个样子了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为啥听到我的另一个名字那么害怕,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啊!

    安旭急忙双手合十冲着我作揖:“哎呀嫂子我错了!我哥已经训过我了,你就别再骂我了好吗?”

    我一愣,问他:“你刚才说什么?你哥已经训过你了?你又给你哥打电话了?”

    安旭急忙摆手说:“不是!不是!我哥已经回来了!他确实是去医院了,怕咱俩不信还拍了小视频呢!”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悠闲自在的喝着奶茶说:“是你不信,跟我没关系啊!”

    安旭急忙用一根手指堵住嘴唇示意我不要再说了,我看着他笑了笑。

    我喝着奶茶,头也不抬的说说:“我还以为你哥今晚不回来了呢!去哪儿了我可管不着,不过能这么快回来值得表扬。”

    有脚步声靠近了我,然后江南的声音在我的头上方传来:“那你打算怎么表扬我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