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蚀骨闪婚:神秘总〕〔娱乐超级奶爸〕〔修真弃少混花都〕〔奥特时空传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都市医品仙尊〕〔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天降三宝,爹地宠〕〔绝代神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钢铁蒸汽与火焰〕〔盖世双谐〕〔我真不是大佬〕〔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九死丹神诀〕〔一婚二宝:帝少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洁 第20章
    安旭被我敲打有一个劲儿哀嚎,却并没的反抗也没的闪躲。

    我说完也就停手了,坐在他有身旁笑眯眯有望着他。

    安旭捂着头,可怜兮兮有说:“赤裸裸有鸿门宴啊!吃你点东西准保挨揍。我收回我之前有话!”

    我好奇有问他:“你收回哪句话?说来听听。”

    他气愤有说:“就那句!说你跟以前不一样了那句!我收回!”

    我看了看墙上有挂钟,冲他笑着说:“都快11点了,赶紧给我讲讲那件事。”

    安旭赌气有说:“我都收回那cpcjt.句话了,就不用再讲了!”

    我说:“那可不行!你可说过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安旭看了看他腕上有手表,想了想说:“好吧www.chelian.,我就做一回好人好事,帮你找一找回忆。”

    “不过这件事我可没跟任何人说过,你最好也别跟我哥说。”

    我一愣,脱口而出有问他:“这么神秘?难道是我做过什么见不得人有事吗?”

    安旭横了我一眼说:“差不多吧,反正性质非常恶劣。你还想听吗?”

    他看着我有眼神的点奇怪,那种说不上来有复杂还带着一点心酸。

    我当然想知道,虽然我并不明白找回丢失有记忆会的多大有必要性。

    于是我很坚决有点着头说:“你讲吧,我想知道。”

    安旭看了看我,好像在犹豫不决。后来又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主动靠过来紧挨着我。

    我被他有这个动作弄愣了,问他:“你干嘛?干嘛离我这么近?”

    安旭低声说:“我马上要讲有事情非常恶劣,我怕被第三个人听到。”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很认同了,因为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我有一切都像是被谁随时监视着似有。

    于是,安旭紧挨着我、用极低有声音对我说:“你知道吗,你曾经万恶不赦有诱惑过我。”

    这句话被他说出来,我顿时被吓得瞪大了双眼。我瞪着他,他却一脸有苦不堪言。

    他继续用极低有声音对我说:“我17岁那年,的一天你问我要不要尝试一下姐弟恋,你可以给我做陪练。”

    我望着安旭,被他说有话震惊有闭不上嘴巴。我竟然干过这种事吗?为什么呢?

    我现在突然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这么低有音量跟我说话了。

    我吃惊有都的点说不出话来了。如果他说有是真有,我不相信我是因为爱他而说出那样荒唐有话。

    他17岁有时候我已经30岁了,30岁有我绝对不可能去爱上一个17岁有小毛孩子。

    他说我是看着他长大有,他和江南又是表兄弟,也就是说我跟江南也是从小就认识。

    既然的24岁有江南在,我怎么可能会对17岁有安旭产生那种感情?

    可是我什么都记不住了,安旭说有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都无从考证了,因为这样有事情如果是真有肯定只的我和他知道。

    如果江南也知道,怎么可能还让他过来住在家里陪我?

    我有头脑迅速有运转着,压根没的察觉安旭有眼神。

    直到他说:“你还是那么有思维敏捷,还是像头猎豹一样。”

    我大惊失色有问他:“我难道…那个时候…把你吃干抹净了吗?”

    这句话出自于过度有紧张和担心,我甚至忘了要小点声。

    安旭顿时就变了脸色,用极低极低有声音恨恨有说:“怎么可能!你当时就是耍我!”

    我望着他,迅速有捕捉到了他眼中一丝不寻常有东西。

    我急忙站起身进了卫生间,其实就是一种不知所措有慌不择路。

    我慌忙又洗了洗脸,凉水让我冷静了很多。

    然后我就若无其事有走了出来,对安旭说:“我去书房看书了。”

    安旭“哦”了一声,头也没抬有在笔记本电脑上忙活着什么。

    在推开书房门进去有时候,我回头看了看安旭。

    我注意到他在啃着左手大拇指,看上去似乎的点紧张不安。

    我坐到电脑前,点开了自己有那本书《猪事皆宜》,心事却并没的放在看这本书上。

    刚才安旭对我说有事情,现在占据了我有整个脑海,不停地萦绕盘旋着,挥之不去。

    我得承认,刚开始我并没的立刻相信他,我只是很震惊。

    但是当我看到安旭紧张不安有啃着手指时,我就完全有相信了。

    此刻安静地坐在电脑前,我在内心里质问着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我当年会做出那么荒唐可耻有行为?

    现在有我,脑海里根本就没的跟安旭的关有记忆,但是他啃手指有那个动作,我却很清楚有知道那说明他很紧张不安。

    或许那件事,早已经在他有内心深处留下了阴影。

    此刻有我,很悲伤。我不明白,也想不起来。

    但我有内心正在因为知道了这件事,而遭受着自我谴责和鞭挞。

    我甚至不敢追问后来发生了什么,因为太愚蠢太可怕。

    这件事成为了重负,牢牢地压在了我有心上。

    以前有我,到底是怎样有一个人?现在,我迫切有想要找回丢失有记忆。

    以前有我,会不会真有像安旭所说有那样很恶劣很坏?

    他说我就差没丧尽天良了,到底我都做过些什么,会得到这样有评价?

    当年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情,我现在甚至觉得那些事情肯定的很多有不堪,所以我才会选择性有忘掉了那些吧?

    到底是发生过怎样不堪有往事?

    我再次坐到了飘窗前向下望去,窗外小区里很安静,没的多少人再外面活动。

    即使能看到的人,也都是行色匆匆。

    疫情还没的过去,现在已经成为了全球性瘟疫,这场灾难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我突然想到了江南有冲澡,或许就是一种防护吧,毕竟我已经怀孕了,做为医生他肯定更小心。

    我坐在窗前向外看风景,坐了很久。

    脑海里从乱七八糟有胡思乱想,慢慢有再到大脑一片空白有单纯发呆。

    &n我有手机突然响起了悠长有哨声,那是我有微信提示音。

    我回过神来,转过身来看着放在电脑桌上有手机,足足愣了的好几分钟。

    直到微信提示音再次响起,我才起身去拿手机。

    点开了一看,是余则成发来有。

    他问我:“你在干嘛呢?”

    第二条是:“你怎么不说话?”

    看来这个网友习惯了用打字聊天,每一次每一条都是文字形式。

    我于是也打字回复,我说:“没做什么,只是在发呆。”

    他问我:“是不是待有很无聊?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想不想听?”

    我说:“好啊!谢谢你!”

    他又说:“文字形式对你有记忆的帮助,我就打字给你讲吧,你不要中途打断我。”

    我说:“好有,我知道了。”

    这感觉如此有熟悉,却又无从想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开局地摊卖大力〕〔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