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蚀骨闪婚:神秘总〕〔娱乐超级奶爸〕〔修真弃少混花都〕〔奥特时空传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都市医品仙尊〕〔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天降三宝,爹地宠〕〔绝代神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钢铁蒸汽与火焰〕〔盖世双谐〕〔我真不是大佬〕〔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九死丹神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洁 第25章
    我突然很生气,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这么多精彩的环节,余则成竟然像拉屎似的,一点点往外挤!

    我总算明白安旭为什么会说那些话了,没错如果余则成是个法官,肯定会有人被急死或者被气死。

    故事多了这些细节,韵味道萦绕就大不一样了。

    没想到故事里的luyunxiang.女主竟然是个那么刚烈的女孩子!竟然真的跑去杀那个渣男!

    不过很显然她没能成功。

    我听到她真的跑去杀小男友,我真的想为她喝彩。可是我现在又为她庆幸她的杀人计划没能成功。

    那个小男友无疑就是个渣男,不管他有什么理由,抛弃了拼命挣钱供他读书的女朋友,他就是个极品渣渣。

    这是毫无疑问、一锤定音的罪名,任谁听了这个故事都会产生骂他的冲动。

    余则成问我:“你知不知道女孩为什么没能杀了他?”

    我叹了口气,还能为什么呢?我回复余则成说:“因为她太爱他了呗!这女孩的爱太卑微了!”

    余则成说:“是因为女孩看到了小男友的新女朋友已经怀孕了,那是她养父养母的血脉。”

    一股浓重的悲怆感迅速席卷了我,同时还有一股彻骨的寒意。

    我伸手摸到了脸上的泪水,才知道自己竟然哭了。

    可是问题又来了:既然小男友在抢亲前两年就已经快要当爸爸了,怎么会在两年后又去抢亲?

    难道又做了渣男,把怀了孕的女朋友也甩了?

    &serhuins.nbsp; 我问余则成:“那个孩子呢?”

    好半天余则成才说:“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啊!多么蜿蜒曲折的故事啊!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这个故事活生生的被余则成当成了一管牙膏,硬是一点点儿的往外挤。

    而我也只能一点点儿的追问。

    我问余则成:“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孩子不是他的?”

    他说:“很偶然的一个机会得知的,然后他去求证,没想到他的女朋友竟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我问余则成:“你是这个故事里的谁?”

    我突然的发问,或许是令他很震惊,好半天才回复了两个字:“你猜”。

    我已经猜到了。

    因为如果是道听途说的故事,不可能了解的这么详细,就连偶然得知和大方承认都知道。

    我突然感到很紧张,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追问。

    没想到他直接发来了答案,他说:“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渣男!”

    我把手机丢到了电脑桌上,仰躺在转椅里重重的叹了口气。

    太意外了!

    没想到给我讲故事的余则成就是故事里的渣男!没想到他竟然把那么不堪的往事讲给我听。

    我不想在说什么了,虽然我很想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跟那个女孩在一起?

    回想下午时他说过,女孩和姐姐过的都不怎么幸福。

    他竟然就是那个男主,而他却没能令女主幸福!

    真的是太可恶了!

    把自己的不堪往事讲出来,就会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吗?敢于把那么不堪的故事分享出来,就会得到救赎吗?

    我的心情糟透了,故事本身就悲凉的一塌糊涂,而我又得知男主竟然就是跟我联系了八年多的网友!

    等等!

    他跟我有着八年多的网络联系?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以前肯定是知道那个故事的啊!

    可是,我因为车祸后的选择性失忆,竟然把那个故事忘的一干二净!

    八年?八年!

    那个故事里,会不会也有我?

    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顿时令我的心感觉到一阵阵的惶恐不安。

    我迅速的拿起了手机,敲打键盘的手指甚至有些发抖。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现在必须立刻、马上弄清楚:那个故事里到底有没有我?

    可是越是心急越是码不好字,反反复复的老半天才敲出去一句话。

    我问余则成:“那个故事里有没有我?”

    我不自觉的捂住了嘴巴,目不转睛的瞪着手机屏幕,万分焦急的等待着余则成的回复。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书房里挂钟钟摆的“哒哒”声,越来越清晰响亮。

    到底是过了多久呢?我却一直没收到余则成的回复。

    我已经困的一塌糊涂,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

    我挣扎着离开转椅,用尽力气爬到了飘窗的榻榻米上。

    把自己丢在了舒舒服服的榻榻米上,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睡着了。

    意识朦胧中,我感觉到我被抱了起来,那股清新迷人的气息告诉我:原来是江南啊!

    窝在宽大温暖的怀抱里,我舒舒服服的叹了口气。这个感觉才对了嘛,这样入睡才会做个美梦。

    我听到江南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我想问问他,他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这样惴惴不安,可是我真的太困了,很快就彻底的进入了梦境。

    这次的梦境里没有仙境美景的偷闲小舍,也没有重度雾霾的迷雾森林,什么都没有。

    一觉醒来,我觉得自己好像刚刚睡着就醒了。看着倚靠在床头看书的江南,这种恍惚感就显得更加的真实了。

    我问江南:“你怎么还不睡?”

    他翻了一页书说:“已经是早上了。”

    我困惑不解的抬头向墙面望去,却没有看到那个挂钟。

    我奇怪的问江南:“那个钟呢?”

    江南头也不抬的问我:“什么钟?”

    我说:“就是那个老式挂钟啊!跟书房和客厅里的那两个都一样的挂钟。”

    江南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咱家什么时候挂过老式挂钟?还三个?”

    我顿时一愣,不会吧?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三个老式挂钟就都不见了,而江南竟然还一口否决了。

    我不高兴的说:“别故弄玄虚啊!三个老式挂钟我还能记错吗?”

    江南继续翻书不置可否的摇着头笑了笑。

    这是赤裸裸的不屑一顾啊!不屑一顾就是鄙视啊!

    我不服气的拉着他的睡衣追问他:“喂!别以为我没看到啊!你刚才那是什么表情?你在故意耍我对不对?”

    没想到江南直接用手打掉了我的拉扯,大声呵斥着我说:“你闹够了没有?我这正焦头烂额的看书呢,没功夫陪你玩!”

    我顿时就愣住了,被疾言厉色的江南给吓到了。

    他是我的满分丈夫江南吗?江南向来都是温柔深情的凝视着我,什么时候跟我这样疾言厉色过?

    我被震惊的闭不上嘴巴,被打掉的手还在半空中静止着不知所措。

    江南愤怒的“啪”的一声合上了书,继续冲着我暴跳如雷的怒吼着:

    “拜托你清醒一点吧!我每天被你这样折磨着我都快要疯了!”

    &hl117.nbsp;   “这个家里什么时候挂过老式挂钟?你到底是失忆还是精神分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