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蚀骨闪婚:神秘总〕〔娱乐超级奶爸〕〔修真弃少混花都〕〔奥特时空传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都市医品仙尊〕〔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天降三宝,爹地宠〕〔绝代神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钢铁蒸汽与火焰〕〔盖世双谐〕〔我真不是大佬〕〔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九死丹神诀〕〔一婚二宝:帝少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洁 第35章
    苏末去见余则成了吗?

    肯定没有。因为余则成说过他跟我做了八年多网友,从来就没见过面。

    但是苏末喜欢跟余则成聊天,总是想方设法的讨好我,就是为了让我把手机借给她跟余则成网聊。

    她就没试过单独添加余则成吗?我想不起来了。

    我望着朦胧光晕里含娇带羞的沉迷跟余则成聊天的苏末,突然觉得她是那么的好看。

    如果余则成能够见到这么美丽迷人的苏末,应该会立刻爱上她的吧?

    我当时有没有成全她?很显然没有。

    我一次次的把手机借给她,给她机会去接触并喜欢上余则成,并不是要创造出一个网恋故事。

    那是为了什么?我早已经忘了。

    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内心里有种煎熬如火如荼。

    我为什么要想起这些,为什么不能够彻底的忘记或者完全的想起?

    而是这样一点点的饱受着煎熬?难受这是老天对我的一种报应吗?

    就因为苏末一见钟情的相亲对象却看上了我?还是因为我故意让她对我的网友产生迷恋?

    而此刻只是记起一些零星往事的我,饱受着自己内心深处那个戴红袖标小人的严厉斥责:

    为什么明明看出来了苏末对王东一见钟情,却没能为她发言和争取?

    为什么放任苏末跟余则成每天长时间的聊天,却不告诉余则成真相撮合他们网恋奔现?

    戴着红袖标的小人疯狂的鞭挞着我,骂我是无情自私的人,骂我内心阴暗险恶。

    真的是这样的吗?我真的是无情自私、阴暗险恶的人吗?

    我现在想起来的这些,几乎都是无头无尾。

    根本就是突然揪抓提炼出来的中间部分,前因和后果都是一片茫然和空白。

    我拼命的回忆,却徒劳无功。

    我现在内心里有太多的困惑不解,却因为想不起来更多的承前启后而倍受折磨。

    我侧过头去望着苏末,她还在兴高采烈的摆弄着我的手机网聊着,她身上的朦胧光晕越发的迷幻耀眼。

    那是什么?难道是爱情的光芒吗?

    诙谐有趣的余则成,字里行间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一直在我父亲呆板www.wenxiaojie.教育下长大的苏末,根本就无法抗拒。

    我望着她的齐耳短发,突然又想到了王东。她说她被王东识破了,王东是怎么发现她是冒名顶替的?

    那次她自作主张替我去拍婚纱照,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都进行到了拍婚纱照的步骤,难道我跟那个王东定了婚期吗?

    可是我的丈夫是江南啊!

    正在我想到江南的时候,我的手机来电铃声就响了起来。我拿过来手机一看,竟然b2b2m.就是江南打来的。

    www.ldmeijiang.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电话接通了我却没有说话,我向我的身旁望去,却已经没有了苏末的影像,只有温柔的月光静静的倾泻在舒服的被褥上。

    江南问我:“苏离,你吃饭了吗?”

    我说:“吃了。”

    我是吃完午饭去找李老师的,晚饭根本就没做也没吃。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余则成说让李老师过来陪我住一晚,可是她还没有到。

    江南说:“我明天中午就能出发去接你,你上午多睡会,我到你那里也得下午三点多。”

    我问他:“你明天还去医院报道吗?”

    他说:“不用,我们明天直接回家,我后天正常上班就行了。”

    我说:“好!”

    然后我和他就都沉默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好像也欲言又止。

    我想挂断电话了,就在我刚想跟他说的时候,江南突然对我说:“苏离,我爱你!”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吓了我一跳,我说:“哦!”

    他问我:“你住的屋子里冷不冷?”

    我说:“有空调,不冷。”

    他“哦”了一声,又说:“电褥子不要打太长时间,被窝热乎了临睡前记得关了。”

    我说:“好,我记住了。”

    他没有问我关于我给安旭打电话问他父母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两个可能是都处于欲言又止、不知所措的状态,后来就很尴尬的结束了通话。

    我感到了饥饿,但是懒得起身去做,就想等会早点睡明早再吃吧。

    余则成却在这个时刻发来了微信,他让我出去开门,说李老师来了。

    我这才想起来我随手反锁上了房门,我急忙披了连衣服准备去给李老师开门。

    手里的手机却又响起了悠长的哨声,那是我的微信提示音。

    我点开看了下,又是余则成发来的,他说:“外面冷,记得穿上大棉袄。”

    我这才发现我披着的是一件卫衣。大棉袄就在门口的衣帽钩上挂着,我摘下来穿上了去开门。

    李老师带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里面还有两个荷包蛋。

    “蛋黄给我吃,来,我把蛋黄扒出来。”李老师把荷包蛋夹到了一个盘子里,把蛋黄扒了出来

    她把蛋黄放嘴里一边开心的吃一边对我说:“你这个傻丫头,蛋黄多好吃啊!”

    我摇着头笑了笑,李老师怎么可能知道我并不是不爱吃蛋黄,我只是从小到大习惯了只吃蛋白。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它会让我们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

    我是真的饿了,李老师做的打卤面也真的是非常的合我的口味,那一碗都让我吃光了。

    李老师若有所思的笑呵呵的看着我把面条吃光光,不无炫耀的问我:“怎么样,好吃吧?”

    我很满足的点了点头,边擦嘴角边说:“好吃!我都吃撑了。”

    李老师用疼爱的目光望着我说:“真是个招人心疼的孩子啊!”

    她去洗碗,我在她身后说:“我已经38岁了,你也没比我大多少,还叫我孩子?”

    李老师笑着说:“那你也是个孩子,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就打算饿肚子睡觉了?”

    被说中了心事,我无语了。

    李老师又说:“还是余则成了解你,猜到了你会这样才让我……坏了!说漏嘴了!”

    我忍不住笑了,这位老大姐真的是太可爱了。她不说我也能猜到余则成告诉她的。

    “你明天就要回去了吗?回去也好,现在这个季节外面也没有可去的地方。再说你一个人在这里懒得做饭,住久了可不行。”

    我没说话,是因为被说的无话可说,她说的都对。

    她又说:“下次跟余则成一起来吧,等到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候,那个时候最好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开局地摊卖大力〕〔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