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时雍赵胤〕〔锦衣玉令〕〔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王爷,听说你要断袖〕〔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凤无忧慕容毅〕〔叶辰萧初然〕〔极品废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洁 第43章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想要起身去看看那封信到底是什么内容。

    江南不悦的问我:“你干嘛去,还能不能睡觉了?”

    我说:“我去尿尿,你先睡吧。”

    他一把拉住了我,不高兴的说:“你瞎折腾什么呢?赶ytydkj.mejkq.紧睡觉。”

    我不得不说:“你不知道怀孕妇女会尿频吗?我憋不住了。”

    他叹了口气放开了我,说:“去吧去吧!真服了你了!”

    我起身下床开门,却看到安旭从卫生间里正走出来。

    我反手关上了房门,轻手轻脚的跟在了安旭的身后。就在他走进他的卧室刚要关上门的时候,我“嗖”的钻了进去。

    安旭被吓了一跳,而我趁着他不注意立刻去抢他手里的信纸。

    我只抓到了一半,安旭就反应过来了,立刻用力往回拉扯,信纸顿时就被扯碎了。

    安旭迅速的握住了她手里的那部分信纸,又伸出手来抢我手里的这一半。

    我一边躲开一边生气的质问他:“你干嘛老是跟我抢这封信?”

    他一把搂住了我,把我的双手钳制住。低声问我:“那你干嘛半夜溜进我的房间来?”

    我被困在了安旭的怀里,使劲的挣扎着,才发现原来他的力气这么大。

    他此刻却显得不着急了,慢慢的去扒我藏在身后的双手。

    我紧紧的握着,却没有他的力气大,已经被他扒开攥住了一部分。

    眼看着就要被他全都扒走了,江南突然推开了门。

    安旭急忙松开了我,却顺势又扯碎了一部分信纸,我的手里就只剩下一小部分了。

    “你们俩在干嘛?”江南的脸色很不好,厉声质问着安旭。

    安旭扬了扬手里被扯碎的信纸,欲言又止的支吾着。

    江南一把就夺过了安旭手里的信纸,三下两下便撕碎了,狠狠的扔在了纸篓里。

    “闹够了没有?”江南生气的冲着我和安旭吼叫。

    我握着手里的信纸残余部分,很平静的往外走。江南看着我,厉声说:“扔了!”

    我不得不也把手里的残片攥成团扔到了那个纸篓里。

    “赶紧回屋睡觉!”

    江南拉着我回到了卧室,关好了房门之后,压低了声音警告我:“苏离,要是再让我看看你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你就死定了!”

    我一愣,不自觉的为自己辩解:meiyinit.“我刚才……”

    “安旭也不行!他也是个男人!”江南打断了我的话,“永远都别让我看到有一次!记住了吗?”

    我不得不点了点头,内心里突然间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你现在已经怀孕了,不能有大动作运动,平时你必须得注意这一点。你已经是高龄孕妇了,有点安全意识好不好?”

    江南见我已经钻进了被窝不言语,便也关灯上床,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我搂了过去。

    “好了,睡觉吧!我是真的累了。”他在我的耳边轻声说。

    被他搂在怀里,那清新迷人的味道包裹着我,我很快便睡着了。

    睡梦中我又来到了偷闲小舍。这次没有经过青青的草地,而是直接坐在了苏公子的对面。

    我打趣的说:“这次我的速度赶快呀,直接坐到这里了。”

    苏公子笑了笑说:“因为我有点忙,所以只能直接见面了。”

    我看着他手里拿着的信纸,顿时一愣,怎么那么眼熟啊?

    “你猜的没错,正是安旭跟你争抢的那封信。”苏公子微笑着说,他的笑真的是让人如沐春风啊!

    “苏公子,能不能给我看看那封信?”我恳切的说。

    苏公子却笑了,他说:“你有那么多机会读到内容,你都没能抓住,现在倒是想要弄个究竟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法为自己辩解。

    苏公子问我:“真相有时候很残忍,你做好去面对的心理准备了吗?”

    真相?这个词语震惊到了我。

    我追问苏公子:“什么真相?难道是跟苏末的死有关吗?”

    苏公子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他望着我说:“任何事情都脱离不了因果,你想要直接捞取结果而不在乎前因吗?”

    我急切的说:“我只想知道苏末到底是怎么死的?”

    相对于我的急切,苏公子倒是非常的淡定自若。

    他说:“看来你已经认定了苏末已死,这实在是太草率了!”

    我一惊,不明白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苏末还活着?”

    苏公子淡淡的笑了笑,笑容里有几分看透世态炎凉的不屑。

    他说:“你想要知道的任何事情,都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所谓的结论!”

    我看着他手里的那封信,细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透明的,就连苏公子的手也是透明的。

    “苏离,去吧!”

    一阵风向着我的面门袭来,我不得不闭上了双眼,下意识的用双手去遮挡。

    这是苏公子的送客方式,是我在里赋予他的能力,我知道我就要醒过来了。

    但是这次我却没有直接苏醒,而是迷迷糊糊的昏睡着,似乎能听到江南起床的声音,却还在沉睡之中。

    次日真正醒来,江南早已经上班走了,安旭也没在家里。

    餐桌上摆放着早点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要是食物凉了让我用微波炉加热一下再吃。

    我很听话的照着做了,看着微波炉上面显示的倒计时,我突然想起了被撕碎扔掉的那封信。

    我急急忙忙的找到了那个纸篓,还好垃圾还在没被拿走。

    我把所有的碎片都找到了,匆匆吃过早点之后,我便坐到了书房里拼凑那封信。

    被我攥成团的那部分算是最大的一块了,我看了看上面的笔迹,很显然是信的结尾部分。

    写着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感觉就像是在诀别。随后我注意到了落款日期,竟然是11年前。

    难怪纸张那么易碎,原来是11年前的信件了。

    我不自觉的开始计算11年前的年龄。11年前,我27岁,江南21岁,安旭才14岁。

    14岁的安旭会跟这封信有什么关系,竟然那么奋力的跟我抢这封信?

    如果是21岁的江南写给27岁的我,还有情可原。那么信的结尾为什么是类似于诀别的话语?

    我急忙开始拼凑那封信。

    正在我聚精会神的拼凑的时候,安旭气喘吁吁的破门而入。

    我看着大汗淋漓的安旭,被吓了一大跳。“你这是怎么了?被人追杀了?”

    安旭急匆匆的走过来,看了看桌面上的这些信纸碎片,气急败坏的问我:“你就那么想看这封信吗?你就不怕再被伤一次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