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时雍赵胤〕〔锦衣玉令〕〔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王爷,听说你要断袖〕〔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凤无忧慕容毅〕〔叶辰萧初然〕〔极品废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洁 第44章
    安旭说我会再被伤一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悲痛,这种莫名的心痛感让我呆住了。

    而安旭在我愣神的时候,突然抓走了我正在拼凑着的信纸。

    “你!……”

    他怎么又来抢这封信?我瞪着他,他却置若罔闻的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急忙撵了出去却来不及了,安旭已经把那张信纸扔到厨房里的炉盘上打开火烧了。

    安旭顺手打开了吸油烟机,点燃了一支烟烦躁的抽了一口,然后看了看我。kdk9.

    他狠狠的说了一句:“我真是受够你了!”

    我无可奈何的转身回了书房。实际上,我也受够了他,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紧张那封信。

    更让我想不通的是他怎么会突然闯进书房来,似乎就为了阻止我才累的满头大汗。

    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在书房里拼凑那封信的?

    昨晚他也是突然出现,跟我抢夺那封信。

    我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审视着这个书房。一个念头猛然间油然而生:难道这个房间里有监控设备吗?

    客厅里有监控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不记得书房里也有。我到处查看着,却没有发现像客厅那样的摄像头。

    如果没有监控设备,安旭怎么会第一时间跑来跟我抢那封信,怎么想都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信纸已经被他烧了,别想看到完整的内容了。

    至于梦境里苏公子手上拿着的那封信,我知道那都是我潜意识里的折射,我并不指望着能在梦境里读到那封信的真实内容。

    在短暂的拼凑过程中,我看到了碎片上的文字,隐约觉得那就是一封分手信。

    有些词语是很决绝的,有完整的一句“那不是爱情”,还有“亲情”的字样。

    我努力的回忆着碎片上的文字,却越想越记忆模糊。

    反倒是突然想起了江南说的那句话,他说“你还真以为这是谍战剧吗?”

    谍战剧?谍战剧啊!

    我突然就想到了余则成。这个余则成并不是电视剧《潜伏》里的那个男主。

    他是我的网友,余则成是他的网名,他的真名叫什么我记不住了,也或许我根本就不知道。

    我和他在网络上聊天,认识有八年多了,但是从没有见过面。

    我想起了余则成给我讲的那讲个故事,那是两个版本不同却内容相似的故事。

    第一个被我储存在了文档里,第二个被我打印了出来,然后?……

    然后被我撕了。

    就在江南因为我追问挂钟而突然发火的那天,我一时生气把那份文稿撕了。

    我想起来了。

    虽然文稿已经没有了,但是故事我还记得很清楚。

    我给余则成发了条微信,我问他:“你给我讲过的那两个故事,一个是男版一个是女版的,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

    因为他说过那是个真实的故事,可是那是男女两个版本啊!

    第一个是供小女友读书的卖饼哥,另一个是供小男友读书的傻大姐。

    &nblylfzdh.sp;两个人都是拼命的挣钱供出来个负心人,而那两个负心人又斗跑去破坏他们的婚礼,还抢亲成功了。

    到底哪个版本才是真实的?

    余则成很久都没有回复,我觉得他应该是在忙吧。不像我现在闲赋在家,是个无业游民。

    我记得我是在洗浴里上班,可是为什么我的微信里根本就没有同事或单位的联系方式?

    没等到余则成的回复,突然又发现记不清了自己的工作,于是我起身出了书房来找安旭。

    安旭果然坐在沙发里摆弄他的笔记本电脑,自从我的记忆变好了一些,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坐在沙发里鼓捣他的笔记本电脑。

    他感觉到我靠近了他,抬起头来不客气的问我:“你要干嘛?”

    我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讨好似的对他笑了笑。

    他却躲避我似的挪动屁股离我远点,同时说:“你最好别那么笑,太假了!”

    我说:“咱俩聊聊呗?”

    他说:“我跟你没什么可聊的,你赶紧爱干嘛干嘛去啊!”

    我接受到了他的抵抗情绪,但是我不在乎。他在我的眼里,就像个温良无害的小猫咪似的。

    我故意稍微安静了一会儿,然后问他:“安旭,你不上班吗?”

    安旭瞥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我不上班,我是专业啃老族,满意了吗?”

    我顿时就笑了,听到我笑,安旭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安旭,我是不是快要上班了?”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

    安旭鼓捣着电脑,头也没抬的反问我:“你要去哪儿上班?还去顶替苏末姐吗?”

    “对啊!”我随口问道,故意用着不经意的口气。

    & “你可拉倒吧!你还想再跑去洗浴搓澡啊?你又不是苏末姐,那工作你根本就干不了……”

    我安静的望着安旭,看着他不停地忙活着电脑,我特意伸长了脖子去看,就根本就看不懂他在干什么。

    我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讯息,知道了苏末在洗浴里搓澡,而我貌似还顶替过她。

    我很有可能是忘了苏末的的工作,连自己顶替她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净。

    我为什么会顶替苏末去上班?而且我还根本就干不了那个工作?

    “苏离拜托你清醒点吧,别老把自己当成苏末姐好吗?你也就只能吓吓我,想骗过别人那是根本就不可能好吗?”

    安旭的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非常的认真专注,只抽空用了一点点儿的注意力跟我说话。

    我看着他的电脑屏幕上的那些复杂的图纸,忍不住问他:“你在干嘛?”

    安旭不停地操作着电脑,说:“上班呗。”

    上班?

    看来我是误会他了,以为他成天就是没事打游戏看电影消磨时间,没想到人家是在用电脑工作。

    看来这个家里,只有我在无所事事的消磨着时间。

    安旭似乎有了点空隙时间,问我:“我记得你说过让我提醒你再去一次苏末姐的单位,你去没去?”

    我一愣,我根本就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我使劲的回忆着,自言自语的说:“我去没去?去没去?……”

    安旭叹了口气说:“我去北京走了十多天,你都快要生活不能自理了。真是受不了你!”

    我忍不住怼他:“我有你哥在呢,我怎么就生活不能自理了?”

    安旭嗤嗤以鼻的说:“你还是自立点吧,男人都是靠不住的知道吗?”

    我顿时愣住了,感觉他是话里有话,却又不知道他意有所指的是什么。

    “我下楼去溜达一圈,买点东西。”我站起身来去穿外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