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蚀骨闪婚:神秘总〕〔娱乐超级奶爸〕〔修真弃少混花都〕〔奥特时空传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都市医品仙尊〕〔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天降三宝,爹地宠〕〔绝代神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钢铁蒸汽与火焰〕〔盖世双谐〕〔我真不是大佬〕〔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九死丹神诀〕〔一婚二宝:帝少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洁 第47章
    我顿时就笑了,侧过头来看着安旭,安旭却一脸的不可思议。

    “姐,你笑什么?”他惴惴不安的问我。

    我用手指着电视,笑着对他说:“看你哥呀!安旭,你不觉得你哥身后那个小护士更适合做你的嫂子吗?”

    安旭的脸顿时就垮了,他叹了口气说:“苏离!你能不能正常点吗?那可是你的丈夫!你难道是真傻了吗?”

    我却不以为然的说笑着说:“你紧张个屁啊!你眼瞎啊那么白白嫩嫩的小护士给你哥当媳妇不好啊?”

    “你就胡说八道吧!”安旭的脸上写满了“懒得搭理你”。

    “看来你哥今晚又得加班了。”我想了想,对安旭说:“你给你哥打个电话,就说咱俩已经吃完了,让他直接去加班吧!”

    “你就是有病!你怎么知道我哥肯定加班?我不打,要打你自己打吧!”安旭不耐烦的说。

    我笑着说:“好啊,那就都别打。只要你别又像上次那样,各种猜测你哥去哪儿了就行。”

    “我才懒得管你们的事情,你们都有病!”安旭继续看着电视,我也不再说话跟着一起看。

    可是镜头一直没能拍到株洲先生,可能是不允许进去拍摄。

    “真是大难不死啊!要是换作平常人,挨那么多刀肯定必死无疑了。”安旭不由自主的说。

    “他是习武之人,抵抗力肯定要比常人过硬。”我不假思索的说。

    安旭顿时脱口而出的说:“没错,不像某人也是从小习武,却一场车祸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听到了,但是我一言不发的接着看电视。安旭似乎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急忙走开了。

    我仍然不动声色的看着电视,心里却在思忖着安旭的话。

    jingruihz.  江南果然没有准时下班,他给我打电话说今晚要加班,我说“好”就挂了电话。

    安旭实在忍不住了还是给江南打了电话,有点不高兴的问他几点能回来。

    我不想偷听他们哥俩的谈话,直接进了书房。

    我坐在飘窗的榻榻米上向窗外张望。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天空中的云层很厚,看不到夕阳。

    远处马路上车辆和行人川流不息,很多行业都复工了。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大家都在回家的路上。

    &nbs 我应该也是有工作的啊!可是,我根本就想不起来我的工作是什么。这令我非常的懊恼。

    余则成说他会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可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时间跟我聊微信。

    他在忙什么呢?我连他是做什么工作的都没记住,当然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

    大家都在忙,只有我每天都在无所事事的待着浪费时间。

    我想写点什么,可是打开了电脑却一筹莫展。我的文档里什么都没有,我只能点开了我的那本《猪事皆宜》。

    这本书只写了几章,已经断更太久了。我心不在焉的把那几章读了又读,想续写却没有一丁点儿的灵感。

    正在这时,我的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这悠长的哨声让我的精神一震,我迅速的拿起手机查看。

    果然是余则成发来的,他问我在干嘛。

    我说:“我一直在等你呢!”

    他就发来了一个狂妄自大的表情包,然后说:“你都想知道知道,问吧!我会知无不言的。”

    我发给他一个万分感谢的表情包,然后问他:“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说:“你已经不工作很久了,以前你是一家培训机构的老师。”

    一家培训机构的老师?我愣住了。我马上追问余则成:“什么样的培训机构?”

    余则成说:“武术类的,柔道、自由搏击、跆拳道……应有尽有。”

    我不可置信的说:“你肯定是在骗我。”

    他说:“你怎么知道的我在骗你?”

    我说:“你要是这样耍我,咱俩就别聊了。”

    他说:“我说你还不信,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那你说你是干什么的?”

    我有些生气了。我说:“我到底是干什么的?”

    过了一会儿,余则成才回复我,他说:“你是个开小饭店的,又是老板又是厨师。”

    我是个开小饭店的?

    我都要无语死了,这货就是在逗我玩呢!我无奈的说:“算了,不聊了!”

    余则成说:“好吧、好吧!我错了!不逗你了好吗?你是个销售人员,做过很多种类的销售。”

    我又问他:“我当过小学老师吗?”

    他说:“没错,你做过小学老师,但是后来你可能是脑袋被门挤了,辞掉了铁饭碗去做了销售。”

    我确实做过小学老师,也就是说我确实教过江南。

    “你知道苏末的事情吗?”

    “知道。”

    “她是怎么死的?”

    “车祸。”

    车祸!这个词令我的心里剧烈的一抖!难道是跟我一起出的车祸吗?

    余则成说:“苏离,看开点吧!生死有命,逝者已矣。不要胡思乱想了。”

    我的心里隐隐的感到了恐惧,我想问余则成苏末是不是跟我一起出车祸的,可是我不敢问。

    我打了几个字又删,删了又犹豫着打字,然后又删。

    余则成说:“苏离,你不是想知道那两个故事哪个是真的吗?”

    我现在状态很不好,惶恐不安心神不宁的不知所措。

    余则成好像能够感受到我的不安,不等我回复径直说:“苏离,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讲完你就明白了。”

    不等我说什么,他舅直接开始讲了起来。

    他说有个富家子弟喜欢一个学霸女孩,但是学霸女孩家里特别穷,后来一场变故成了孤儿。

    富家子便想尽一切办法弄钱给女孩,供她读书。但是富家子天性风流,并没有安分守己的等女孩完成学业。

    他爱上了别人,并且很快就要结婚了。婚礼当天学霸女孩跑来抢亲,把婚礼搞得乱成了一团。

    新娘子了解了情况后,直接脱掉婚纱一走了之了。

    听说新娘子的前任小男友也来参加婚礼,迟到了一个小时,直接在婚礼现场外面带走了新娘子。

    讲到这里,我被吸引住了,忘掉了自己刚才的惶恐不安,不再心神不宁。

    余则成讲到这里老半天没再接着往下讲,有可能是去忙了。

    我看着他打的文字,琢磨着这个故事,觉得好像是那两个故事被糅合在一起了。

    难道余则成给我讲的那两个故事,其实是一个故事?是交织在一起的同一个故事?

    也就是说当天婚礼的新郎和新娘子,各自的前任都跑去抢亲了?

    &nbswuhanjs.p; 我有些怀疑,现实生活里会有这么狗血的故事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开局地摊卖大力〕〔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