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我的冒险团 67:略僵硬的泽叔
    很久之前……其实也不是很久,满打满算离现在也不过一千年的时间。

    在星灵之中,那些死活都不愿意融入卡拉,向族人开放自己的心灵的星灵氏族被驱逐出了艾尔。

    在档案之中,他们被称为奈拉齐姆。

    那些选择融入卡拉,让彼此心灵相连的卡莱氏族眼里,那些奈拉齐姆的黑暗圣堂武士们,放弃了星灵的高贵,变得野蛮。

    而在黑暗圣堂武士的奈拉齐姆星灵眼里,艾尔的同胞们傲慢固执迟早自取灭亡。

    虽然卡莱星灵不像塔达林星灵那样,异端和异教徒在一起直接杀光。

    但一千年的敌视,也让卡莱和奈拉齐姆的关系好不到哪去。

    一直到艾尔沦陷之前,卡莱星灵和奈拉齐姆星灵互相之间都是眼不见为净的状态。

    艾尔沦陷的时候,除了被异虫打了措手不及,还有所有指挥官都被主宰麾下某种脑虫戏弄的团团转相比。

    更重要的是卡莱星灵发现自己的所有手段,都对主宰还有主宰麾下的脑虫没有任何效果。

    无法击杀脑虫也无法伤到主宰的结果,就是有限的人口被源源不断的异虫消耗。

    真正能伤到脑虫的还有主宰的,只有奈拉齐姆那些黑暗圣堂武士使用的虚空灵能。

    虽然中间又发生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最终曾经分道扬镳的两支星灵氏族又重新集结到了一起。

    担当起在星灵之中悬置一千年之久大主教职位的阿塔尼斯,现在就在奈拉齐姆居住的星球莎库拉斯重建黄金舰队,期待有朝一日可以夺回艾尔。

    曾经和塔萨达结下深刻友谊的泽拉图,倒是可以心平气和的面对一位高阶圣堂武士……从装束和身上的灵能波动来看还是一位高阶执行官位阶的圣堂武士。

    但为什么这位圣堂武士会出现在老朋友吉姆雷诺的战舰里呢?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不至于让泽拉图这位著名神棍失态。

    毕竟以吉姆雷诺面子果实能力,多认识几位卡莱星灵倒也不是太过于不能接受的事情。

    让泽拉图差点把自己的臂铠摔落到地上的,是被封禁在静滞力场中的刀锋女王凯瑞甘。

    不久之前,在一片古老的萨尔那加遗迹中,泽拉图刚刚被这位刀锋女王海扁了一番,差点就回不来了。

    明白那份预言到底在描述什么的泽拉图,为了避免刀锋女王像预言里那样被当做敌人消灭,连忙跑回来找吉姆雷诺告诉自己的发现。

    结果……结果被封禁在静滞力场的刀锋女王凯瑞甘,就像是无声的嘲笑一般,让泽拉图发现自己似乎白忙了一趟。

    早知道吉姆雷诺这么厉害,自己还担心个啥啊!

    看着静滞力场里刀锋女王的泽拉图,泽拉图很想把刚刚递给吉姆雷诺的一小片记载着自己记忆的凯达林水晶重新要回来。

    还好泽拉图的年纪在星灵里也算年长了,再加上他又戴着面罩,些许的尴尬没有表露出来……就算没戴面罩也表露不出来吧!

    在场的只有米杉一个人,能听过泽拉图身上微微的灵能波动,察觉到对方的心思变动。

    话说回来,泽拉图不愧是顶尖的黑暗圣堂武士,米杉的灵能视界中所能感受到的,几乎没有什么波动。

    就连刚刚的心思变动,也不过是一丢丢的涟漪。

    “你们是如何捕获的刀锋女王?”暂时把尴尬丢到一边的泽拉图对吉姆雷诺还有米杉问道。

    这位黑暗教长的注意力大多在米杉这位高阶圣堂武士身上,很显然泽拉图认为捕获刀锋女王的主要出力在米杉的身上。

    吉姆雷诺的作用很有可能只是协助……毕竟整个科普卢星区里,最了解刀锋女王的,就是她的前男友吉姆雷诺了。

    “我有一支舰队,她的虫群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就被我抓住了。”米杉回答的非常干脆利落。

    “你们去了查尔?”察觉到米杉并不是在说谎的泽拉图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是那里,是另外一个地方。”米杉说道:“我们登场的时候,她正和老朋友萨米尔·杜兰互殴,于是被我们捡了个便宜。”

    “萨米尔·杜兰??他在哪里?”听到米杉提起萨米尔·杜兰这个名字,泽拉图的反应比刚刚看到刀锋女王时还要激动。

    这一次,这位黑暗教长的情绪波动就不是涟漪,而是翻滚的浪花了。

    “冷静点,老兄,那个家伙被我们打跑了已经。”吉姆雷诺连忙说道。

    “那个家伙在进行一项非常邪恶的试验,他在把星灵和异虫混合到一起,制造出同时拥有星灵和异虫特性的生物混合体。”泽拉图用着非常郑重的语气说道。

    结果说完后,黑暗教长发现在场的几人里都一非常淡定。

    “……你们,已经见到了那种邪恶的生物?”泽拉图语气微微一顿的问道。

    “嗯,刚干掉了几万只。”米杉说道:“如果不是那些混合体削减了刀锋女王的虫群,可能我们也没这么容易抓住这家伙。”

    “……”

    “……”

    沉默了至少半分钟的泽拉图终于把视线挪到了吉姆雷诺身上,然后用着难以形容的语气说道:

    “雷诺……”

    “我知道你想喝一杯,我这里还有些塔萨达当年留下的好东西。”吉姆雷诺嘬了口雪茄说道:“来吧,看到你来了,我也想去喝一杯了。”

    就在泽拉图打算点头应下的时候,不知名的高阶圣堂武士米杉也跟着说道:“带我一个,我怎么不知道你这边还有星灵用的酒水。”

    “我以为你不需要。”吉姆雷诺很果断的说道。

    这种星灵用的玩意一罐价格都能买一架维京战机了,而且塔萨达阵亡了之后,属于用一罐少一罐的稀有玩意,怎么会拿来招待你这个黑商!

    半个小时后,休伯利安号的酒吧里,米杉“吸”了一罐星灵用酒水后好奇道:

    “当年塔萨达就是喝多了这玩意之后撞死的主宰么?”

    “那些只是谣言,不过每次开战前塔萨达都会喝几罐,不过他的酒品比菲尼克斯好多了。”吉姆雷诺说道。

    看来菲尼克斯是那种一言不合耍酒疯的圣堂武士。

    米杉和吉姆雷诺聊着的时候,泽拉图很安静的了连续吸了七八罐。

    在米杉以为这位黑暗教长要一声不吭醉倒在地的时候,泽拉图用着很正常的语气开口说道:

    “我在艾尔,见到了塔萨达的思念体。“

    “不,那只是幻影,那是一位高级生物把从虚空中把精神投影到现实的产物。”没想到泽拉图酒量怎么大的米杉说道。

    “高级生物?莫非是萨尔那加?你见过萨尔那加?”泽拉图疑问道。

    “作为远征军的高阶执行官,见多识广一点没什么不对的。”米杉说道。

    “远征军?黄金时代的深空探索者?”泽拉图听到米杉这么说后再次惊讶了一下,不过这次惊讶就平淡许多了。

    “嗯”米杉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以为这位不知名的高阶圣堂武士是黄金时代远征军后裔的泽拉图,用散发着绿色虚空灵能之光的瞳孔深深的看了一眼米杉。

    如果是这些,那么如此轻易的把刀锋女王抓住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黄金时代的星灵和现在的星灵根本就是两种战斗力。

    “顺便这个家伙还是ued的领袖,率领着一支比之前那支庞大许多倍的舰队。”吉姆雷诺在泽拉图感慨的时候,揭着米杉的老底。

    “ued?地球人?”泽拉图疑惑的看了眼米杉。

    如果是这样的,岂不是说面前这位高阶圣堂武士,比他这样的奈拉齐姆星灵还要离经叛道?

    达乌教义可是禁止任何星灵以任何理由插手其他种族文明的进化……异虫除外。

    “怎么?既然一位人类能成为异虫的领袖,为何一位星灵就无法成为人类的领袖呢?”米杉打了个响指,在泽拉图的面前变成了人类的模样。

    “……”泽拉图再次沉默了一会说道:“至少异虫不会成为星灵的领袖。”

    “这的确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米杉笑着说道,顺便在心里补充一句,并不是没有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