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我的冒险团 26:一直在励精图治的修女们
    :

    二十年前,位于坎杜拉斯和阿拉诺克沙漠之间泰摩高地上的目盲之眼修道院被痛苦女王安达利尔腐蚀。

    大量目盲之眼修道会的修士被恶魔腐化,得以幸免的百不存一。

    这些幸存者在高阶教长阿卡拉的率领下,逃到了鲜血荒地建立了罗格营地。

    可惜即便逃到了这里,痛苦女王安达利尔也没打算放过她们。

    这位恶魔之王把因为恶魔诅咒死亡的第一代主角血鸟从地下复苏了起来,用戏弄的方式追捕着这些幸存者。

    陷入绝望的幸存者们遇到了一位拯救她们于水火之中的英雄。

    也许是时间过去太久了,亦或是当年的幸存者不愿意回忆悲痛的过去。

    重新夺回修道院的目盲之眼修道会的罗格们只记得有这样一位英雄的存在,并不知道这位英雄叫什么长啥样。

    自从二十年前夺回修道院后,就一直以教长身份呆在修道院阿卡拉闭眼注视着远方。

    虽然名字叫目盲之眼修道会,但并不是说成员就必须是瞎子。

    这群弓箭手的视力实际上是很好的。

    不过在目盲之眼的教条中,双眼所看到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真相。

    当阿卡拉这样的目盲之眼修道会高阶教士闭上双眼开始“看”的时候,意味着在用另外一只眼睛看待万物。

    听起来有点像“心眼”或者“天眼”这种学说。

    看到自家教长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一路跑回来汇报和米杉一行人见面过程的罗格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没动。

    这个姿势保持着好一会之后,睁开双眼的阿卡拉说道:“去把卡夏喊来。”

    “是,教长。”没有多问什么的罗格退了出去。

    当年幸存者里的罗格队长,在夺回修道院后和阿卡拉一样瞬间身居高位,变成总教官的卡夏很快便来到了阿卡拉的身边。

    和普通罗格相比,总教官卡夏身上战甲覆盖面积要多一点,但没有多到哪去,只是应该用在手套和长筒靴上的布料遮掩住了腰腹,原本应该过膝的长筒靴降到了膝盖以下。

    手套更是变成了一对护臂……依然是让人很疑惑防御从哪来的设定。

    哦,比起普通的罗格,卡夏身上还有一件额外的东西,就是一件看起来装饰意义大于实用意义的大红色披风。

    “崔斯特姆再次出现恶魔的消息确认了吗?”卡夏以为阿卡拉呼唤自己是因为崔斯特姆形式恶化的原因。

    曾经因为崔斯特姆冒出来的恶魔丢掉整个修道院的目盲之眼修道会,在看到第一位从崔斯特姆那边的来的难民后,就非常在意那个地方。

    她们可不想再一次的失去修道院,而这一次她们做好了准备。

    阿卡拉看了一眼卡夏,用着平缓空灵的语气开口说道:“他回来了。”

    “谁?”卡夏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阿卡拉在说什么。

    “二十年前,协助我们的那位英雄。”阿卡拉没有因为卡夏的反应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什么?他不是死在亚特瑞山的爆炸之中了吗?”卡夏的反应简直和艾席拉一模一样。

    毕竟如果把圣休亚瑞世界看做地球的话,泰瑞尔引爆世界之石引起的亚特瑞山爆炸相当于亚欧大陆炸了一半。

    先不说为什么圣休亚瑞可以在这种惨烈的爆炸中依然该咋样还咋样,至少很多知道二十年前那位追着三大魔神屁股后面打的英雄,在亚瑞特山爆炸的时候,就在那一块。

    会觉得对方被炸死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看来他并没有。”阿卡拉说道。

    “那他现在在哪里?”卡夏问道。

    “就在修道院的门外。”阿卡拉依旧淡定。

    “……什么?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卡夏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知道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修道院门外了。”阿卡拉似乎有些无辜的说道,可惜语气上听不出来任何无辜的成分。

    与此同时,目盲之眼修道会的大门位置,米杉坐在椅子上说道:

    “连接待室都有,也不算排外嘛。”

    看守大门的罗格在知道米杉一行的来意后,都露出好奇的眼神后把米杉一行人带到了位于双层大门中间的一个小房间,就是米杉称呼的接待室里。

    二十年前,目盲之眼修道会所在的修道院就已经有了军营的样子……实际上也的确是军营。

    二十年后,经过重建后的修道院更是朝着大型军事要塞发展。

    光是大门……或者说城门就有好几重,纯金属质地的,看上去直接敲烂周围的城墙都要比破门简单点。

    同时还有很完善的瓮城,这么看这二十年里,目盲之眼修道会的女汉子是一直处在励精图治、磨刀霍霍的状态。

    至于为了什么而磨刀霍霍,很显然是在针对当年占据了修道院甚至奴役了大部分罗格的痛苦女王,以及对方身后的燃烧地狱了。

    “这似乎不是接待室吧……”齐格勒博士有些疑惑的说道。

    除了她能和米杉一样很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以外,随行的另外两人,无论是卡达拉还是阿卜杜,都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

    似乎周围那一圈罗格战士,随时可能把已经搭在弓弦上的利箭射到自己身上。

    而且看起来卡达拉比阿卜杜还要紧张,阿卜杜会紧张是因为他道听途说了很多有关目盲之眼修道会对男人的态度。

    问题是卡达拉你紧张什么?你是男人吗?

    “我不是男人,但是我的父亲是男人。”看起来卡达拉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里,她父亲基德经常提到目盲之眼修道会的修女,而且说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不意外,除了专门坑人钱以外,还喜欢拿别人开玩笑的基德当年在罗格营地里并不是很受欢迎。

    会遭遇一些不好的对待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幸运的是卡达拉和阿卜杜两人的紧张没有持续太久,也就一顿饭的功夫,披着大红色披风的卡夏就来到了的确不算接待室的房间里。

    进来之后,这位看起来英气十足,又被大红色披风衬托着格调的罗格团总教官第一时间就打量起米杉,而把另外一位同样神情淡定的齐格勒博士丢到了一边。

    然而就像艾席拉还有其他人一样,卡夏同样忘记了曾经那位英雄的样子……在那些罗格营地的幸存者之中,她们认为这是因为世界之石被毁灭造成的后果。

    看着从衣着和打扮上和游戏里一样眼前之人,米杉下意识的问道:

    “卡夏?”

    会有问号实在是因为当年游戏分辨率太低,根本看不清面容。

    “时隔二十年……”米杉疑问的语气反倒像是让卡夏确认了什么道:“没想到你还会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阿卡拉在等你。”

    卡夏的话立刻让原本紧张兮兮的卡达拉和阿卜杜两人茫然起来。

    时隔二十年……这可是一个很关键的线索。

    难道……阿卡拉用着惊疑的眼神看着米杉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