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我的冒险团 29:你爹比你可爱
    已经转变为军事要塞的目盲之眼修女们给米杉一行准备的交通工具是几匹山地马。

    从马背上大包包堆积满满的货物来看,应该就是专门用来运输的马匹。

    数了数加一起不到十匹的数量,米杉有些奇怪的问道:“其他人不骑吗?”

    要知道还有二十人的罗格战士跟着一起,总不能因为妹子身体轻就合乘一匹什么的吧。

    再从那些女汉子身上健美的肌肉来看,也未必轻多少。

    “我们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并不需要骑乘马匹。”回答米杉问题的是随行罗格战士里的队长弗拉维。

    弗拉维是二十年前的幸存者之一,是目前修道院里的中坚力量。

    她在二十年前见过曾经拯救修道院,以及拯救世界的英雄,但和阿卡拉、卡夏、艾席拉一样忘记了英雄的模样。

    不过这不妨碍她对米杉的效忠,如果后来那些修道院的新鲜血液是处于服从命令才会向那位英雄献上忠诚,她们这些幸存者是在夺回修道院后亲自起誓的。

    “不担心体力问题吗?”米杉奇怪道,暗黑2里可是有耐力槽设定的,跑动久了就跑不动了。

    “放心吧,大人,以这些马匹的速度,还不足以让训练有素的罗格们损失力气。”弗拉维一脸自豪的道。

    “倒也是”那么多行李,这些马肯定不是拿来疾驰的。

    在目盲之眼修道院耽搁了半天时间后再次上路之后,果然就像弗拉维的那样。

    排着一条直线的马队虽然走的也不算慢,但依然可以算在“走”之中。

    而那些跟着一起的罗格战士们,则是上蹿下跳神出鬼没。

    人数不多,但从斥候到前锋到中阵到后军什么的一样不缺。

    这大约就是罗格版的行军方式了?

    在米杉对这些罗格战士的拉练行动评头论足的时候,虽然被定义成仆人,但有幸分到一匹马的卡达拉看了眼四周,驱马走到了米杉的身边。

    “有什么问题吗?”米杉收回目光对卡达拉问道。

    “那个……难道……莫非……你就是那位……”卡达拉不知道该怎么。

    从那些目盲之眼修女的反应来看,米杉肯定不单单是认识二十年前的那位英雄。

    但如果米杉就是二十年前那位英雄的话,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谜团没有解开。

    “怎么了,是不是想问我是不是二十年前被你爹骗了好多钱的傻子。”米杉笑着问道。

    “不不不,是恩人,恩人。”卡达拉连忙道,额头上瞬间浮起一层汗来。

    “哈哈,不管是恩人还是傻子,这么多年也都没有什么区别了。”米杉一副并不在意的态度道:“我其实挺想念你父亲的,原本还打算找机会和你父亲叙叙旧,没想到时过境迁……”

    “……”对于米杉的话,卡达拉纯粹是当对方在客气。

    卡达拉还记得自己父亲提起这位傻子……哦不,恩人的时候,是很庆幸自己从他手里坑了那么多钱还能有幸活下来的。

    如果当亚特瑞圣山的爆炸让整个圣休亚瑞都陷入惶恐之中时,有没有人在开心,基德就是其中之一。

    和其他人一样认为再厉害的英雄也会在那次爆炸中gg的基德,终于敢把自己从那位英雄手里坑的钱拿出来花了。

    “哦,我可不是在客气,我的确很想念你的父亲。”米杉注意到卡达拉的表情道。

    “……我父亲他不是坑……不是赚了你很多钱吗?”卡达拉差点把“坑”这个音给出来了。

    “坑就坑吧,实际上也没多坑,而且和他和某些人比起来更可爱一点。”米杉笑着道。

    “?”卡达拉露出疑惑的表情。

    “(* ̄︶ ̄)”米杉的回应只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因为基德的赌装备只要钱,钱什么?就是地上的垃圾,gf(金币获取)堆起来,还怕没钱了?

    但是和自己的父亲相比,在暗黑3冒险模式继承家业继续卖未知装备的卡达拉不收钱,收的是血岩。

    而血岩这玩意只能通过完成当前地图全部五个冒险任务(划重点)获取箱子获得、通关(划重点)秘境或者大秘境获得、以及随机遇到血岩哥布林获得。

    同时获取率和难度挂钩,除了购买包期服务外没有其他提升血岩获取率的办法,换句话,收的是肝。

    再夸张点,收的是第四天灾的寿命!

    两相对比一下,还是她爹可爱点。

    等了好一会没等到米杉答复的卡达拉清楚对方是不会的。

    凭借遗传自父亲的聪明,卡达拉总觉得米杉在隐瞒一些可能听起来不是那么太令人开心的事情。

    嗯,的确会令人不开心,不过不开心的范围比较。

    摇摇头把这份纠结丢到脑后的卡达拉想起来自己凑过来不是问这个的,于是开口问道:

    “如果你真的是那位英雄,你是怎么成为那些目盲之眼修女领袖的呢?”

    “二十年前,我帮她们从痛苦女王安达利尔手里拿回了修道院,这些事情你父亲应该跟你过吧?”米杉有些奇怪卡达拉的疑惑。

    听到米杉这么淡定就把这份功劳圈到自己身上,一旁的齐格勒博士眨了眨眼。

    “过是过,但是我父亲还过一件事……”卡达拉语气里出现了一些下面的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的纠结。

    “基德他还了什么?”米杉奇怪道。

    “这些目盲之眼修女会的确有这份传统,但是……她们的这份传统只会向女性效忠。”卡达拉道。

    换句话,如果是男性英雄把她们的修道院夺回来了,就没有这个礼遇了。

    “……真的?”沉默了几秒的米杉差点点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什么鬼啊,明明自己记得玩暗黑2时候主号是近战职业,而暗黑2因为系统问题,性别是和职业绑定的,女性职业只有女巫、亚马逊和刺客,这三个职业都没有近……唔,刺客是近战没错,但是米杉记得自己不喜欢玩刺客啊。

    难道自己冒名顶替的那位英雄,其实是个刺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和我的冒险团》,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