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我的冒险团 65:理论上绝对不可能
    有姬拉拉吸引恶魔大军的注意力,米杉很快就返回了被整理成临时医疗营地的广场。

    看着广场中央喷泉上那面应该是齐格勒博士竖起来的红十字会旗帜,米杉微微有点愣神。

    很显然恶魔不会遵守什么日内瓦公约,不过还好152下众生平等。·

    收回目光的米杉看到穿着一身白大褂,背着一个医疗箱,一副看上去和这个世界不太搭调的战地医生样的齐格勒博士快步走了过来。

    米杉立刻迎上去问道:“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用求救信号。”

    “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我们应该发现了彼列到底在做什么。”齐格勒博士说道。

    在齐格勒博士的带领下,米杉来到了位于广场旁边,被征用的沙漠之雨旅店里面。

    旅店里面躺着一些生命力流失过多,生命体征已经垂危的居民,和米杉之前在房间里看到的一样。

    因为人手严重不足,只有一名放下武器的罗格战士担任护理工作。

    看到戴着护士帽的罗格战士……很显然和红十字会旗帜一样是齐格勒博士的功劳。

    米杉一开始很担心这些罗格们并不会护理,结果瞅了一眼才发现戴着护士帽的罗格在护理方面很专业。

    看来这些目盲之眼修道会的战斗修女们除了靠“心眼”这个特殊能力战斗和预言以外,同样也拥有一部分的治疗能力。

    目光仅仅在罗格护士身上停留了一小会的米杉很快便被房间正中央一个乳黄色的半透明光罩吸引了注意力。

    圣骑士铁匠法拉站在光罩的旁边,抬着手臂维持着光罩的运转。

    被光罩笼罩在里面的是一名光头黑人……正义大天使泰瑞尔堕天之后的人间身。

    正常来说到了第二幕泰瑞尔就应该恢复了记忆和力量,奈何因为米杉的搅局,圣剑艾因鲁斯并没有被迪卡·凯恩用生命为代价重铸。

    反而被真神教带到了卡尔蒂姆,所以到现在泰瑞尔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力量也没有丝毫的恢复,身体检查也是没来由的虚弱。

    光罩中的泰瑞尔,正四体投地的跪伏在地上颤抖着,仿佛在承受某种难以忍受的痛苦。

    “他为什么跟着一起来了?”米杉有些奇怪的对齐格勒博士问道。

    因为没有恢复力量,最近一段时间泰黑子可是重点受照顾对象。

    “他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他想要做点什么。”齐格勒博士叹了口气说道,可见泰瑞尔出现在这里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意料之外,不过也在情理之中就是了。”米杉点了点头说道。

    暗黑破坏神世界所有npc里,正义之大天使泰瑞尔的所作所为倒是挺值得尊敬的。

    虽说在暗黑3的资料片里开始朝着谐星和毒奶进化……听起来这个形象怎么这么眼熟。

    不明白泰瑞尔是怎么偷偷摸摸溜过来的齐格勒博士知道再把对方送回去不太现实,更何况主力部队都被米杉拉来了卡尔蒂姆后,驻防空虚的秘密营地也未必有多安全。

    于是齐格勒博士干脆就安排泰瑞尔去做一些护理工作,男护士什么的也不奇怪。

    虽然力量和记忆没有回复,身子骨也虚的狠,但按吩咐搬运一点东西,泰瑞尔还是做到的。

    也知道自己目前的状态做不了其他更多事情的泰瑞尔没有多说什么,能帮上忙他就觉得很心安了。

    一直到现在泰瑞尔都对自己真实身份是一位堕天的大天使没有什么实质的感觉,失忆失的很干脆,或者圣剑艾因鲁斯才是本体。

    然而搬着搬着,泰瑞尔就倒了。

    连忙过来的齐格勒博士只看到一缕缕微不可查的血色烟雾,逐渐汇聚到了泰瑞尔的身上。

    尽管不知道这些凭空诞生的血色烟雾是什么,但齐格勒博士凭经验确定这玩意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于是她连忙和法拉一起,把泰瑞尔隔绝到了这个半透明的圣光屏障之中。

    65:理论上绝对不可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于是她连忙和法拉一起,把泰瑞尔隔绝到了这个半透明的圣光屏障之中。

    “这个屏障只能减缓那些血色烟雾的渗透,不能彻底的隔绝。”齐格勒博士说道:“我不确定是不是环境问题,如果是环境问题最好立刻把他转移到城外,不过我担心并非这个原因。”

    “唔……”米杉没说什么,只是抬起手臂把个人终端里某个为了给自己捏造型,学习3dmax建模技术的大魔法师拉了出来。

    “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本着专业的事情得找专业的人来做理念的米杉对巴图克问道。

    巴图克似乎也挺在意彼列到底在拿他的法术做什么,没有一串哈哈哈作为开口词,而是很认真的注视着屏障内的泰瑞尔说道:

    “撤去这个屏障。”盯了半天的巴图克用着一本正经的语气说道。

    “……”齐格勒博士看向了米杉,寻求撤销许可。

    “按他说的去做。”米杉也没吐槽巴图克的浪费时间行为。

    伴随遮蔽光罩的撤去,强压着痛苦的呻吟声响起……遮蔽光罩还有隔音效果。

    注意到身边环境变化的泰瑞尔抬起头看了一眼米杉,正打算说什么就因为更加剧烈的痛苦而陷入了颤抖。

    几乎是在遮蔽光罩一消失,巴图克的脸色就微微变了一下,不过因为他的3d建模水平不怎么样,在场的米杉和齐格勒博士两人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为了验证自己所观察到了,巴图克绕着跪在地上的泰瑞尔十好几圈,一直绕到米杉觉得有点头晕的时候,这位大魔法师才用着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

    “真有趣,哦不,实在是太有趣了,这位大天使长的本质在发生变化……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它的确发生了,或者你看错了。”米杉听到巴图克说的话,神情也跟着一变。

    “比起一件在理论模型上的绝对不可能,我更相信我自己的眼光。”巴图克开口说道:“这位大天使长的本质的确在发生变化。”

    “但是我记得,诞生于至高天堂的天使,是不可能出现本质变化的,即便他通过堕天成为了人类或者被腐化变成堕天使,属于天使的本质也不会发生变化。”

    米杉对巴图克问道,在暗黑的世界设定里,诞生于阿努遗骸中的天使以及诞生于七首恶龙残骸之里的恶魔,都属于这两位至高神的直接延伸体。

    本质是不可能存在变化的,哪怕是最深的腐化也无法改变本质,玩家在第四幕至高天堂里会捡到天使之书提到这一点。

    而且里面还用了已经被确定成为“堕天使”的衣卒尔作为案例……哪怕衣卒尔在无尽的折磨下成为了堕天使,但他作为天使的本质没有发生变化。

    堕天使也是天使,而不是恶魔……

    “没错,就是这样,这位传说中的正义之大天使……正在变成恶魔。”巴图克说完后转过身抬头看了一眼,似乎视线穿透了墙壁望向了皇宫的位置接着说道:“我不得不重新调整一下对谎言之王的评价。”

    很显然谎言之王彼列在转化泰瑞尔的时候,使用的是巴图克的技术。

    巴图克话音刚落,一阵还未脱离变声期的童音响起:“原来在这里,我找到你们!”

    伴随这个声音,一道半透明绿油油的小孩身影出现在了房间里……绿油油指的是这只小孩穿的衣服主色调是绿色的,连帽子都是。

    如果是一位卡尔蒂姆的本地人,或者经常路过卡尔蒂姆的商人游客,在看到这个小孩时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致敬。

    在崔凡克沦陷后,为了维持自身的合法性和正统,卡尔蒂姆的萨卡兰姆牧师以及哈坎一世时期的遗老遗少们,没少宣传这位继承者。

    可惜在场的几个人有一半都知道这位哈坎二世到底是谁,只见米杉用着微妙的眼神注视着这只小屁孩说道:

    “我觉得你应该躲在皇宫里瑟瑟发抖的等着我家妹子去踹门……咳咳,等着末日的到来,彼列。”

    “……”从彼列的表情来看,他至少有十几句准备好的说辞被米杉这一句话给怼了回去,顿了至少十秒的时间,彼列才用着似乎是在嘲笑的语气说道: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家伙让艾席拉发现了我的身份。”

    “哦,认识我?”米杉问道。

    “当然,如果不是你的帮助,世界之石也不会毁灭,这个由世界之石诞生的世界,也不会如此毫无防备的向我和我的兄弟敞开大门。”彼列继续用嘲笑的语气说道:“这二十年里,我很想就这件事对你这个家伙表示一下感谢,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很快你就有机会了。”米杉没有在意彼列语气中的嘲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