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我的冒险团 60:最后的泰拉人
    类似赫尔德这样为了一个已经陨落灭亡的文明得以复苏,去一个接一个毁灭其他文明的反派bss,在多元宇宙里其实是很常见的,而且大多数这种bss都有一个很悲剧化的设定。

    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bss成为很多人津津乐道的角色。

    不过米杉最好奇的是,赫尔德同样作为十二位人造神之一,本质上应该是创世之初存在的神,为何会对古泰拉文明如此在意。

    “我和其他使徒的存在方式并不一样。”赫尔德道。

    “咦……原来你才是第十三个……”十二个使徒实际上有第十三个是正常设定,不过米杉露出的表情里包含着他早就知道这个设定的存在同时他对这个设定到底是谁有些误会。

    “哦?你竟然连这个都知道。”赫尔德终于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我一直以为,赛丽亚·克鲁敏才是第十三使徒。”米杉出了已经被df玩家津津乐道了十几年的设定。

    “她……你竟然会认为她是使徒,有趣。”赫尔德用着略有些微妙的语气道。

    “你要知道,我可是过好几个版本的《泰拉创世纪》”米杉对赫尔德道。

    “那个人在其他的世界中是使徒吗?”赫尔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赫尔德本以为会获得米杉一个肯定的答复,结果米杉用着微妙的语气道:“也许是吧。”

    “……”认为米杉肯定不会没事闲的逗自己玩的赫尔德深深的了一眼米杉,似乎想弄明白这个“也许是吧”背后隐藏这么什么更深的含义。

    实际上只是游戏很早期的废案而已。

    “不过不管是不是第十三使徒,你对复苏泰拉文明的上心程度,也依然让我感觉很奇怪。”米杉没有就赛丽亚到底是不是使徒这个问题纠结下去,而是对赫尔德问出了自己疑惑的问题。

    “……泰拉,就是十三使徒,十三使徒,就是泰拉……”赫尔德有些奇怪米杉为何会这样问,不过她还是把答案回答了出来。

    “……原来如此……”米杉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不管这个设定到底是不是游戏原本的设定,但这样一来……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为何会人造神计划,为何会有十二个神,为何十二神会在泰拉和伟大存在怼一波,还把泰拉给怼没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第十三使徒的缘故。

    十三使徒就是泰拉,泰拉就是十三使徒,没想到赫尔德竟然是泰拉的行星意志。

    “我并非你想的那样……”赫尔德似乎察觉到米杉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我最初只是一位普通的科学家。”

    “……”听到赫尔德这么的米杉下意识的了一眼赫尔德尖尖的精灵耳朵,第一次到赫尔德的时候,米杉就在第一时间把注意力放在赫尔德的尖耳朵上。

    赫尔德微微叹了口气道:“这就是我与艾泽拉最大的不同之处。”

    “艾泽拉?暴戾搜捕团的团长?”米杉没想到能从赫尔德这里听到那个人的名字。

    “是她,不过人们只知道她作为暴戾搜捕团团长的身份,并不知道她曾经是我的同伴,作为泰拉最后的幸存者,我们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赫尔德道。

    “完全不同的道路吗?”米杉记得在建立每一个角色的时候,都会先一段有关《泰拉创世纪》的定格动画。

    第一幕是这个世界的泰拉,也就是地球分崩离析的场景。

    而第二幕,就是在一个人造环境之中,只有影子的人们互相拥抱似乎在诉悲伤,唯一拥有造型的艾泽拉似乎在注视着外面的景象。

    这两幕画面曾经引起了玩家们的议论,因为没太多隐晦的地方,玩家们都判断出这两幕场景,是意味着泰拉星崩解时,有一部分泰拉人用自己的方法……很有可能是乘坐飞船,在泰拉新崩解之前离开了泰拉星。

    不过因为一直以暴戾搜捕团……这个在游戏早期版本一直是反派组织团长身份出现的艾泽拉一直是个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妹子。

    而古泰拉文明的灭亡……官方没有给出准确的时间线,但肯定是一千年朝上了,因为暴龙王巴卡尔就是在一千年前被驱逐到的天界,那个时候,魔界里就已经有了好多个使徒存在。

    搞不好古泰拉文明的灭亡是上万年前,不然赫尔德的办事效率也稍微快了一点。

    正因为如此,人气值一直很高的艾泽拉团长到底是不是万年老不死因为官方没有确切定论,玩家们也没有彻底认定这一面。

    从赫尔德这里实锤的米杉略有些感慨的道:“她被杀死的时候,你竟然没出面……”

    “你为什么认为我没有出面?”赫尔德依旧面无表情的道,然后一道寒气从赫尔德的身边出现。

    着赫尔德身边的棺材还有棺材里栩栩如生的艾泽拉团长,米杉有些诧异的道:“你竟然从暴戾搜捕团的手里偷到了她的遗体?”

    “并不是偷,是我直接要来的。”赫尔德否认了米杉的某个法哦。

    “这倒也……也就是你收编了暴戾搜捕团里属于艾泽拉的派系吗?”米杉对这些隐藏在游戏背后,完全没有在游戏里表现出来的剧本很有兴趣。

    “为了未来,也为了我的计划不被打扰。”赫尔德完后停顿了一会,然后接着道:“至少不能被索德罗斯打扰。”

    “索德罗斯……最接近剑神的剑圣吗?”虽然在游戏里,只要是个剑魂玩家都能通过完成第二次觉醒成为背着五把剑二五仔剑神,但在现实里,“剑神”的逼格可是非常高的,无论是索德罗斯,还是拿着一根树枝镇守绝望之塔顶层的梁月,都只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触及到那种飞花摘叶皆可吊人的“剑神之道”

    虽然索德罗斯镇守的层数才是97层,但和其他层数都需要玩家击败守关者相比,索德罗斯这一层的要求只是玩家能活分钟而已。

    哪怕在后来的版本随便是个满级号都可以秒掉索德罗斯,索德罗斯依然是被官方认证的游戏内最强剑士。

    “没想到你也需要提防着他。”米杉用着微妙的眼神注视着赫尔德道。

    “因为那是艾泽拉留下的后手。”赫尔德低头了一眼身边冰棺里的艾泽拉道。

    “后手?”米杉问道。

    “作为逃亡者,她认为我的计划毫无意义,也认为我的所作所为只会让伟大意志重新复苏,重演泰拉曾经发生的事情。”赫尔德道。

    “她担心的也有道理。”米杉道。

    “所以懦夫永远是懦夫。”赫尔德的声音在出这句话的时候依然平淡的一塌糊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