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官赐福 第0012章 绝命人
    听完这段闹心的经历,我不禁又问:“那这老哥下墓的本领咋样?”

    老索见我稀罕的模样也来劲,吸溜了一口气说:“丫就是对道路特敏感的鬼才,别提长白山这豆丁大点儿的地方了,就是扔撒哈拉沙漠里边他都迷不了路。你呀,老老实实跟着屁股就好了,这方面还得多跟人家学学哩!”

    “那他和导航哪个厉害?”我不等间隔,直接呲着牙问老索。但没想到他哼了一声就没搭理我,嘴里嚼着一块老树皮朝远处走去,满脸的酸爽夹杂着无奈。

    想来是刚吹大的一张牛皮漏完了气,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丝自豪感,脸面的金没贴牢固。

    我也拍拍屁股站起来,不过脑子胡思乱想的窜出许多东西。刚才的玩笑话虽粗俗,但徐老三也确实挺不错了,作为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远离自己,搁给谁都不好过。

    所以我留了个心眼,刨嗓子大喊道:“都别害人家徐导了,赶紧赶路吧。前面说不定有啥坑坑洼洼等着我们往里跳呢。”

    旁边坐着的大皓也是个冷性子,见状凑合着我说:“对头,抓点紧干完活回去我还能请你们喝俩口酒哩!”

    招呼完,老索和小金他们也都没再多调侃,一群人急追忙赶的加快了脚程。

    按照我记忆里的路线,当年和老爹是翻了八座大山,跨过七道溪流才点寻到那个墓的。可现在有徐老三,他说走捷径只需要沿着溪水走二十里山路,然后穿过一片原始森林就能到达。

    既然有专门带路的,我也不能确保自己模糊的意识可否起到一点作用,所以就没说话,只是闷头行走,有时候帮小金搭把手,有时候和老索互相寒酸一下。

    穿过纵横相交的山岩和溪流,赶了差不多四个小时,我们早已满脸灰尘。衣服也被树枝挂出几个大洞,好在赶到了徐老三之前说的那个大岩石下面。

    爬山涉水是项体力活,加上后背上几十斤的包,我们一个个都累的坐在草地里大口喘气,可唯独徐老三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大石头上四处张望,跟个耗子一样小心。

    吃喝了一点东西后,老索掏出几根烟递给我们,和小金坐在远处开始嚷嚷着问徐老三要小姐。

    见他们个个高兴的样子,我也没打扰,找了个树枝坐在大树下比划起来,思考临走时老头交代的话。

    可我屁股还没坐热,那边蹲着的徐老三突然一个箭步冲下来,直接拿手指头抿灭了红红的烟头,同时用食指打在嘴上,示意我们别吭声。

    这一下,一群人立马炸了锅。

    老索和大皓急忙从包里摸出俩把带消音器的手枪,让我和小金躲到后面去。徐老三手里的马刀也死死握着,随时准备给从草里出来的东西一个猛击。

    顺着那块石头的方向闻去,一阵杂草摩擦的声音传出。因为植被茂密,所以只能看出个大体形状来。

    我的第一反应是遇见老虎或者豹子了,在这种地方也唯有那种野兽赶在天快黑的时候出没。

    可随着那团影子的慢慢逼近,踩踏草地的声音也越来越明显,最后一个满脸是血的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面部肌瘦,嘴唇干白,胳膊上外翻的皮肉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抓破,十分瘆人。

    一看是受伤的人老索急忙上去搀扶,我们也都放松了警惕,慢慢打量这个陌生男子。

    后边小金大喊一声闪开,拿出医疗箱急忙跪在地上给看情况。他让我们帮忙按着那人的胳膊,然后从箱子里取出绷带和消毒液赶紧止血。

    因为伤势严重,半条小胳膊都被撕开口子,里面的一部分白骨都顶到外面,所以小金让那人咬咬牙,然后将一整瓶消毒水直接倒了上去,不然细菌太多他后半辈子就得截肢。

    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后,那人本来就血红的脸上棱角凸起,眼珠子快要奔出来一般,疲软的身体竟充满力气,不断反抗。

    旁边站着的大皓也都急忙上前帮忙,可能是因为太痛了,那人不断挣扎,扭头探望对着老索的手就是一口。

    仅一口,老索的脸顿时通红,想要叫却没发出声来。

    我顿时急眼了,想要掰开那人的嘴,但没想到老索摆了摆手让我别管,牙齿咬紧嘴唇,用另一只手死掐着被咬那只手的手腕来回摇头。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

    见状,小金又急忙将一捆纱布从那人胳膊上缠绕几圈,然后让徐老三用马刀砍下几块粗树枝,削成片状和纱布一起包在了那人胳膊上。

    前前后后十几分钟,老头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滴下。画面残忍,却没人敢去阻拦。就连我这个最要好的朋友,都感受到了他在那种关键时候为他人着想的东北大汉义气。

    最后松开牙齿,那人流着泪要吃要喝,老索抱着僵硬的手蹲在一边,让徐老三帮忙去打些泉水来冰一会儿。

    大皓从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和一盒牛肉罐头递到那人跟前,自己打开后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我看了看老索,然后再看了看那人的吃相,瞬间满肚子恼火。上前拽住他衣领问:“你是什么人?为啥会出现在这里?”

    “我。。。”

    那人眼睛飞转,支吾了一会儿后愣是没放出一个屁。

    可他越不说话我就越来气,救了他的命不说还搭上了老索的手,现在问个话理都不理,要搁在平时早把他的纱布都卸了,让他在这老林子里自生自灭去。

    现在即使有伤,我在这人鬼不犯边的地方收拾了他也是白收拾,索性抬起手就是一拳。

    “住手”落拳的瞬间徐老三住了我,然后他悄悄把我拽到一边说:“别问了,这是个土夫子。”

    “土夫子?”

    “嗯,这准是个土夫子没错了,一般人谁会来这鬼地方?看他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我估摸着是遇见难啃的骨头差点把自己折进去。”接着徐老三掏出腰间的马刀自然自语道:“我在这林子里晃悠十来年了,这种人见过不少,都是衣衫褴褛满目疮伤的。瞧着吧,不出一天他必死。”

    我越听越糊涂,怎么突然说着说着就必死无疑,难道许老三有预知生死的能力?

    他笑了笑,一边看着远处躺着的那个人,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马刀给我解释说,那人手臂上的裂口是被大型猛禽所伤,而且皮肉是被尖刺扣出来的。按照伤口的走向来看应该是背后受袭,也就是那人在逃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扑上去抓伤。以往同样的伤口看上去只是皮肉遭了罪,其实人已经中毒很深,而且是隐形致命的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从红月开始〕〔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小说陈阳唐婉〕〔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邪君欺〕〔白鹿原〕〔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笑话大全:超级搞〕〔唐婉〕〔超级豪婿林阳江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