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医仙混都市〕〔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1980之强国崛〕〔世纪第一宠婚:吻〕〔史上最强小农民〕〔大道诛天〕〔第一战神〕〔极品贴身家丁〕〔别歌帝后〕〔总裁师兄宠妻成瘾〕〔重生为王〕〔混子的挽歌〕〔穿越之厨神影后〕〔我的绝色女友〕〔医门宗师〕〔修罗帝尊〕〔隋唐大猛士〕〔东晋北府一丘八〕〔嘉平关纪事〕〔都市无上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野性为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富可敌国
    </h1>

    肩上小奶猫展露凶性,锋利爪尖不停从爪垫里扎出、收回,本来软软的静香现在看起来锐利扎眼。

    纪安在奇怪小猫今天怎么了,晚上在公寓阳台上已经喂过它银鲦,没道理刚吃饱就饿。龙宫文太道:“大王,附近有祥兽出没。”

    “祥兽?”纪安随即想起上回静香见到罗汉鱼时也是这样,可奇怪的是,小奶猫躁动一会又安静下来,一双依旧维持竖直狭长的银蓝色瞳孔望向“城堡”方向。

    纪安询问祥兽位置,文太回答在他正前方1公里处,也印证了祥兽就在“城堡”里。

    纪安皱眉,隐隐觉得塔图被偷到城堡来,恐怕和这祥兽脱不开关系。

    “知道是什么祥兽吗?”

    文太:“距离太远。”

    “祥兽会察觉到我的位置吗?”

    “只要镇厄不出声,就察觉不到。”

    察觉不到就好办了,纪安左右看了看,打算隐到树林里,然后放出宝蟹。

    这时,“嗡嗡”声从上传来,纪安抬起头:“坏了!”夜视视角下,三架无人机悬浮上方,不用想,挂着的摄像头肯定是红外的。

    远处庄园大门打开, 7、8辆四轮摩托飞驰过来。

    纪安忙往肩上看去,静香没有表示。

    …………

    不久前,年轻人站到塔图笼子边,苍老声音惊讶道:“你怎么不是祥瑞?”

    好脾气的塔图拳头撑地,望向笼子外的陌生环境,对苍老声音全然没有反应。

    而后,苍老声音忽然一变,塔图急转头,爬到笼子口蹲坐,两手扒在铁栏上,朝年轻人好奇看去。

    大禹没偷到,偷到的大猩猩又不是祥瑞,声音有些失望:“伯德,你去把笼子打开,放它出来。”

    名叫伯德的年轻人转头看了下,眼中迟疑惧怕很快被痴迷崇拜取而代之,他走上前,将一头体重500斤,站立身高两米左右,力量以吨为单位计算的山地银背大猩猩从笼子里放了出来。

    塔图比门板更宽阔的体格走出笼子,威压如山,伯德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

    “别怕,领它到客厅里去,它会跟着你走。”

    伯德点头。

    与此同时,刚下出租车,走向庄园的纪安肩上,静香:“喵~~~~~~~!”

    伯德正要转身,领大猩猩进客厅,他的肩上突然蹿起一抹艳丽红色,似乎听到了某种让它恐惧至极的声音,惊慌飞起逃窜,可片刻之后,艳丽红色重新落回:“怎么回事?我听错了?”

    伯德眼神关切道:“怎么了?”

    艳红羽翼指向庄园外:“让人去外面看看。”

    …………

    头上有无人机,纪安也肯定跑不过四轮摩托,他只能老实被黑西装带进庄园。

    好在静香没有表示。

    走进庄园才发现,“城堡”没有他从远处看时那么阴森,风格古老了一点,但建筑材料很、门窗装潢都很现代,屋顶用的是亮眼红色,大房子旁边还有一汪蔚蓝泳池。

    “城堡”在草地拱起的最中央,一条小道缓缓向上延伸,嵌在绿茵地里的小灯往上射出柔和光柱,照亮四周。

    停在大门口,黑西装向耳机里答应两句,示意纪安自己开门进去。

    纪安回头看了眼笼门打开的铁笼,见浓郁银灰味痕进到门内,他皱眉不解。

    想着反正走不掉了,他心一横,开门走入,一个白发白睫毛白瞳孔的瘦削年轻人已经等在装饰明快的玄关处。

    纪安目光随即被他肩上的艳丽红色吸引,他眉梢猛地一跳,系统提示:“祥兽:招财朱雀,稀有等级4星半,唯一。”

    纪安脑海里当时就冒出一个想法,心下吐槽道:“特么这年头鹦鹉也能冒充朱雀了?”

    年轻人肩上,站着一只棕榈凤头形状,但浑身羽毛赤红,甚至连喙、爪都是红色,两颗亮丽眼珠里闪着火焰般的光泽。

    随后,鹦鹉开口说话了,苍老声音讶异道:“你为什么会有野性等级?还有兽印?!”

    纪安眨眼,被一只鹦鹉一口道破他的底牌,懵了好一会。

    “回答我,你为什么有野性等级?”鹦鹉再次问道。

    “回答他!”伯德也上前一步,脸色不善道。

    纪安回魂,想了想,他看向一身白的年轻人:“你不觉得一只鹦鹉问我问题很奇怪吗?”

    而后,纪安被淋了一头狗血,年轻人对纪安口中“鹦鹉”的称谓十分厌恶反感,咬牙切齿反驳道:“芭比是凤凰!”

    这下纪安明白了,这孩子多半脑子不正常。

    还是没回鹦鹉,纪安视线四下转了转,体格硕大的塔图“坐”在客厅沙发上,沙发从中凹陷,感觉随时会散架。

    接着,客厅墙上一副肖像画引起他注意,画里一个老头手上用链子牵了一只鹦鹉。这老头纪安看到过,俱乐部里,老约翰口中如同被财神附体,赚钱速度就跟重生开挂一样的伯德。

    纪安恍然大悟:“招财朱雀……”

    见他眼睛乱瞄,一直不说话,鹦鹉第三次询问。

    纪安会向它摊底牌才怪,继续扯开话题,示意快要把沙发坐塌的塔图,问:“你偷塔图干什么?”

    沙发上,塔图娇躯一震,听纪安叫它名字,起身离开沙发,嘎吱响,迈起猩猩步爬到纪安身边,一只手藏在背后,想和纪安玩谁是二百五。

    鹦鹉看看塔图,再看看纪安,忽然想起纪安就是前两天与塔图合影的黑头发,它惊问:“熊猫也是你牵来米国的?那天飞机上的人是你?”

    鹦鹉发现自己也许想错了,没偷成的熊猫是不是祥瑞它不知道,但大猩猩与人合影,并非因为它是不可以伤人的祥瑞,根本问题其实出在这个黑头发身上!

    它之所以偷熊猫和大猩猩,是想给自己找个同伴,两种食素祥瑞不会想吃它,它要做的事情,需要有同伴帮助,站在动物立场的同伴。伯德?事实已经证明,人是靠不住的。

    但这个有野性等级的人不一样,他会站在动物的立场,为动物考虑,他获得的兽印就是证据。(或许,静香、大禹、王九、虎妞、塔图也是出于相同原因。)

    鹦鹉觉得,它更需要这样的同伴。

    “当我的坐骑,我给你富可敌国的财富!”鹦鹉对纪安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