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二宝:总裁的〕〔璀璨城13科的吉恩〕〔混蛋爹地,妈咪要〕〔生活系游戏〕〔抗战之超级武器库〕〔重生医武剑尊〕〔重生之极道仙帝〕〔剑道乾坤〕〔神医如倾〕〔耕农人家:山里汉〕〔重生火影的修道者〕〔绝世神王在都市〕〔冉冉岁将宴〕〔快穿之渣了那个bo〕〔洪荒世界的蜘蛛大〕〔温少你老婆又作死〕〔残王霸宠:重生逆〕〔我是地球治理者〕〔疯狂炼妖系统〕〔太古龙神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野性为王 第二百一十二章 完美老公进化史1
    </h1>

    皇陵城——

    “快走吧,变天州突生那等变故,就留薄爷和夫人,多少还是有点危险的。”

    “不能在等了,快走吧!”

    洛时臣,燕无殇还有拓拔融昊先嬴洛和薄风止回来通知其他人。

    之前按照嬴洛他们的意思回来将消息传出去了偿。

    最后都汇聚到皇陵城金池阁这边,他们也等不了了。

    毕竟变天州那边一点消息都传不出来,谁也不知道那边到底怎么样了撄。

    所以洛时臣他们就先聚集一群人想说先朝变天州过去。

    人多势众,多少也是有点好处的。

    薄风止和嬴洛,再加上一个桀雾,虽然他们确实是很厉害,而且都是一个能顶好几个的。

    但是蚁多咬死象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所以,还是要先过去支援一下他们才行。

    就在他们雄赳赳气昂昂的着急的准备出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带着疑惑的清脆的声音。

    “你们这是要干嘛去?打架?”

    嬴洛他们大概的了解了一下变天州的情况之后,就回来了,并没有在变天州多耽误什么。

    可是这一回皇陵城,就看着这一大部队,这么一个样子,倒是心生疑惑啊!

    “薄爷?夫人?你们回来了?”

    听到嬴洛的声音之后,洛时臣他们都有点傻眼了,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回来,留在那边过冬吗?”

    嬴洛轻笑了一声,看了他们一眼,心里突然明了了一些:“这是要去营救我们的意思吗?”

    “支援好吗?”营救是什么鬼?

    听到嬴洛的话,大家都有些哭笑不得,大家面面相觑,那现在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洛时臣他们之前也就只是稍微的安排了一些天域的将士一同去的。

    现在既然薄风止他们回来了,自然是让那些将士们先行回去。

    之后的事情,等之后再说。

    他们并没有在金池阁的门口站的太久,而是进了金池阁坐下来将变天州的情况和现状娓娓道来。

    “不知这位是?”

    朔夜让人奉茶进来,大家落座之后,对嬴洛和薄风止带回来的封魔有些陌生,不由的开口问了一句。

    “小老儿乃灵巫界入口封印的守阵人封魔。”一看这间房间之中的人,想必都是那两位可以信任的人。

    见朔夜开口询问,封魔就自报家门了。

    “灵巫界入口封印的守阵人?”

    朔夜他们几个对这个新事物还是有些陌生的,不由的微微皱眉,重复了一下封魔介绍自己时说的前缀。

    对于灵巫界的事情,朔夜他们也就才知道了一个大概,并不大清楚这其中的事情。

    再者,对于这个之前都没有听说过的种族,也不由的多了几分担心。

    毕竟变天州突然所有人都死于非命,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的。

    看的出来朔夜他们的疑惑,封魔就担当这传道解惑的职责,再一次的跟他们说起这灵巫界的事情。

    “等一下啊!”

    等到封魔刚要开始说的时候,朔夜却突然喊停,扬声叫了一声:“来人。”

    大家都对朔夜的举动有些奇怪,但是都没有开口问,只是看着看看朔夜到底是想做些什么。

    “阁主。”进来的人对朔夜十分恭敬的行礼着,等着朔夜的吩咐。

    “让书生过来。”

    “是。”

    说着,那个进来的人就默默的退出去,去办朔夜吩咐的事情了。

    朔夜吩咐好之后,就看到嬴洛他们都看着他,有些奇怪的反问一句:“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你喊的等一下,不看你,看什么?”

    嬴洛扫了朔夜一眼,颇有些无奈的样子。

    其他人默默的点点头,表示赞同嬴洛的想法。

    也确实是这样的啊,朔夜打断了一些,又做了一些让他们摸不着头脑的事情。

    他们当然只能是看着朔夜,看他到底是要做什么啊!合情合理啊!

    “好吧!”朔夜摊摊手,刚想要解释,就有人进来了。

    “阁主,您找我?”

    一个书生打扮的,斯文儒雅的男人走进来对朔夜说道。

    “坐这,记录一下接下来这位老先生说的话。”

    朔夜指了指旁边的一个位置,示意那个书生坐下来。

    书生明白的坐下来,从自己的衣袖之中拿出一本小册子,还有笔墨砚台,可以说装备还是很齐全的。

    “这是做什么?”洛时臣颇有些许的好奇的问道。

    “记录下来啊!不然有人问一次,就要重新说一遍,那不是很累吗?”朔夜明显是有先见之明,而且听到这些稀奇的消息,他自然是要记载在册的:“你们也知道我这金池阁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信息网,那也不是说着玩的,都是这些一点一点消息积累起来的。”

    所以,朔夜会下意识有这样的反应,也算是自己的老本行了。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觉得朔夜说的也确实在理。

    毕竟真的就一如他所说的那样,不记录下来的话,那到时候真的是每个人问一遍就要重复说一遍。

    想想也觉得这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啊!

    “现在可以说了。”看书生都准备好下笔了,朔夜对封魔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封魔这才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对于灵巫界的事情,目前也就只有他们守阵人封家一组了。

    封魔说了很多,也很详细,听得朔夜他们几个人都时不时的惊讶的张着嘴巴,偶尔又皱皱眉头的,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说到最后,封魔还顺带的提了一下白岐学院的事情。

    那种凭空消失的事情,让人不由的哑然无语。

    “哎。”朔夜轻叹了一声,对书生吩咐道:“书生,将白岐学院的事情传给其他几个学院吧!”

    “是,阁主,我马上去办。”

    封魔要说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说完了,书生自然也不会再在这个房间里继续坐着听他们谈话。

    领了朔夜交代的任务之后,书生就利索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说到白岐学院,有一件事情,我要顺便提一下。”说到这里,嬴洛的眉头不由的皱起来,一脸凝重了,似乎很头疼的样子。

    “怎么了吗?”

    看嬴洛那一副一脸凝色的样子,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毕竟能让嬴洛露出这样的神情,想必真的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我猜想了一下,让白岐学院整个凭空消失,用的是大型传送阵。”嬴洛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而且根据封魔当时亲眼看到的情景的描述,用生灵活祭阵法来触发阵法中隐藏的强大力量。”

    “会用这种方法来使用阵法的人,迄今为止,只有一个人。”

    嬴洛的话就说到这里,不由的停顿了一下。

    而洛时臣他们的脑海里却不自主的闪过一个人影出来。

    “慕容白,是吗?”

    一提起这个人,洛时臣也是满满的一腔的恨意,毕竟当时玲珑就是死在极寒之地,死在慕容白的阵法之下的。

    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一提起这个人,大家的记忆都不是很好。

    “不错。”嬴洛故作轻松的应了一声:“这灵巫界已然是一个大麻烦,如今又多了一个慕容白,感觉这这整件事情变得更加的棘手了。”

    “不论是灵巫界还是慕容白,他们的战斗力,都比九州大陆的其他人高出不少。”

    一直沉默不语的薄风止,这才开口说道:“人多已然不是优势,如若真的要和灵巫界开战,那么这绝对是一场硬战。”

    连薄风止都这么说了,这灵巫界到底是一个多么危险和厉害的存在,可想而知了。

    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节奏啊!

    灵巫界再加上一个阵法鬼才慕容白,他们的行事作风又是一样的残忍,想必相处的是很融洽。

    而且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真的是慕容白回来了。

    那么,慕容白就绝对会回来找他们报仇的。

    虽然说当初在极寒之地可谓是两败俱伤,但是慕容白却死在那里了。

    可想而知,以他那眦睚必报,又极其残忍无度的性格,估计现在叶想着要怎么弄死他们吧!

    “不管怎么说,现在都要早作打算了。”嬴洛也不想说的太过于沉重,但是毕竟事实都摆在眼前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是吗?

    “封魔加固封印阵法的力量,但仅仅也就只能再维持一小段时间。”薄风止语气沉稳的说道:“传令下去,全城戒备,要做些什么,我再想想。”

    灵巫界来袭的事情,毕竟是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了,薄风止一时间也没有了注意。

    好在现在还能稍微的缓和一段日子,是该从长计议了。

    “朔夜。”薄风止突然叫了朔夜一声。

    “薄爷有何吩咐?”

    “将灵巫界的消息和变天州如今的情况传给其他几州学院门派的领主。”薄风止想了想说道:“让他们自行安排,切忌如今就传的沸沸扬扬,以免人心不稳。”

    “我明白。”朔夜自然是明白薄风止的意思。

    “让人暗中观察灵巫界入口封印的情况,也好提前备战。”

    “是,马上派人过去。”

    简单的将这些现在能做的事情交代了一下之后,洛时臣他们几个就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嬴洛何薄风止了。

    “薄爷有什么打算吗?”

    毕竟,现如今,除了封魔之外,也就只有薄风止一人对灵巫界有所认识。

    嬴洛自然是想要知道薄风止有什么想法,又或者是想怎么做。

    “暂时不知道灵巫界实际的战力是多少。”薄风止觉得有点头疼的是:“灵巫界出现,意味着以前灭了的敌人,都回来了。”

    “额。”嬴洛摸着自己的鼻尖,略微有些窘迫的说道:“看看吧,之前那么嚣张,那么猖狂的灭了人家。现在好了吧!人家回来了。”

    “而且重点是数量应该不少吧!”嬴洛看着薄风止问道。

    “挺多。”

    虽然说也没有在怕的,但是想想也觉得确实是有些心累了。

    “你看看,之前与人为善就没有那么多事情啦,没事树敌那么多做什么?”

    嬴洛这也绝对是事后诸葛亮啊!

    不过,嬴洛这话在调侃薄风止的同时也是栽调侃她自己。

    说实话,嬴洛在为人处世方面和薄风止还真的是有点相像的。

    对于敌人,那是绝对的不手软,以免春风吹又生啊!

    他们下手是狠点,还没有留半点情面,然而人家就是春风吹又生了,这事你能说什么?

    什么今日留一物,他日好相见的事情,嬴洛何薄风止之前是压根没有想过的。

    所以现在对他们来说,这压力还算是不小。

    不过,也不需要太紧张,毕竟也不是谁都能在灵巫界复活。

    而且,如果真的是要杆上的话,嬴洛何薄风止自然也不会怕,当时能灭你一会,现在依旧可以。

    “话说,如果硬碰硬,赢不过的话,那只能智取了。”

    其实,对于这件事情,嬴洛心里也多少有点想法的。

    “如何智取?”

    “灵巫界如若大举来犯,自然是要先在防御上挡住他们,再伺机攻击,这样我们的优势会大一些。”

    “如今所谓的防御,也仅仅只能用防御阵法了。”薄风止微微颔首着说道:“但是对方也有阵法高手,估计也挡不了多久,还需要别的东西来配合。”

    “阵法是一个很复杂多变的东西,基本上可以满足各类的需求。”嬴洛的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到时候防御阵法和攻击阵法相辅相成,我就不信弄不死一堆。”

    “再者,如果真的挡不住,传送阵也能派上用场,暂时先撤退,再想法子也可以。”

    “阵法术用的话,可以以一敌千。”对于阵法术的妙用何厉害之处,薄风止也是知道的:“先把这些吩咐下去吧,估计需要大量的阵法,要提早准备。”

    “我知道。”嬴洛点点头,自然是知道现在是事不宜迟。

    “之后我要闭关一些日子。”薄风止伸手摸摸嬴洛的脑袋说道。

    嬴洛抬眸看了薄风止一眼,笑着说道:“巧了,我之后也要闭关一些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唐官〕〔第一糖婚:神秘娇〕〔盛唐贤后〕〔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晴歌唱晚〕〔三国处处开外挂〕〔鱼不服〕〔快穿有毒:高冷BO〕〔绝世战神〕〔捡了一书斋〕〔等凤归来〕〔地狱狂兵〕〔恶魔果实供货商〕〔万界基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