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湖听风录〕〔燕飞〕〔叶落修竹忆往昔〕〔我开发了一颗外星〕〔捡个王爷过日子〕〔天下一等假货:纨〕〔余生有你,甜又暖〕〔重生校园,最强女〕〔创世仙念〕〔把酒倒满〕〔最强女装大佬〕〔快穿之盛世亦倾〕〔随身桃花园〕〔快穿之这个系统太〕〔都市雄杰〕〔嫡子很毒〕〔逃婚王妃很逍遥〕〔噬天丹皇〕〔诸天尽头〕〔帝国破晓之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野性为王 第二百三十一章 老牛破功
    </h1>

    娱乐公司的大总裁在上面谈话,宴会是在下面举行,她现在出现在这里,还是问房间在哪里。

    活脱脱的脑残行为,被当成心机靠过来想要被潜的女星,妥妥的啊。

    可是她真不是啊,她真的是没找到024,看到这间房间开了门有人出来问一下而已。

    安晚忽然浑身颤抖了一下,想说不是,但是随意那里比较重要,解释先放一边撄。

    她硬着头皮说:“请问024房间,在哪里?”

    “小东西,你还真是问路?”

    安晚忙不迭的点头:“求求你,告诉我024房间在哪里?”

    陆时凤觉得突然出现的这个女艺人还真是能装偿。

    啧,撞到他身上了,到现在居然还说是问路。

    这种演技,他给负五分,演技渣。

    南战宇站在一边,极为绅士地替安晚解围:“024房间,你往前走,左拐就是了”

    “左拐?”安晚有些迷糊,她看正在说话的男人,五官轮廓沉冷,成熟稳重,真是个好人。

    她又问:“这边还是那边?”

    不怪她,她真的是个左右不分的路痴。

    陆时凤简直要笑出声了,这女人这么能装,他冷嗤:“够了,卖蠢适当就好了,过了会让人反感。”

    “你才卖蠢。”

    安晚一听陆时凤说她卖蠢,脑袋下意识地就反驳,“你蠢,你全家都蠢。”

    陆时凤挑了挑眉。

    他俯下身,凑近安晚,一只修长的手指轻佻地挑起安晚的下巴。

    声线懒懒散散地说:“哪里来的小新人?想上位想疯了?”

    陆时凤靠安晚靠得太近,男人说话,温热的气息就喷在安晚的脸上,带着成熟男人的荷尔蒙。

    安晚的一张小脸顿时就涨红了。

    她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才不是什么新人,没有要上位。”

    “哦?”陆时凤尾音悠悠然的拉长,“不想上位,在这里问路,嗯?”

    陆时凤看着安晚的目光十分的轻佻且放肆。

    他勾着唇笑,有那么一点儿冷魅的味道:“我虽然换女人快,但也没有到什么都不挑的地步。”

    安晚反驳:“我才没有。”

    “飞机场啊……”

    他上下打量安晚,大手在安晚的胸前捏了一下,啧啧两声摇了摇,语气是极度的嫌弃:

    “就这脸,这平板身材,现在真是什么长相的都敢想上位出道了。”

    胸前被袭击,安晚瞪大了眼睛,当即怒骂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上位?老娘就是想上位也不会挑你,我是眼睛被炮打了才会看上你……”

    正在说话间,安晚忽然视线透过陆时凤,无视脸黑得彻底的陆凤凰,看到了在随意家的那个帅·老男人。

    她惊呼一声:“傅长夜!”

    陆时凤听到这女人叫大黑的名字,眉心一皱:“你来找大黑?”

    难道真不是送上门来的女人?

    不然怎么敢直呼大黑的名字。

    安晚见到傅长夜,就像抓到救命稻草。

    她一把推开陆时凤,两腿撒开往包厢里蹿。

    几下就窜到傅长夜面前,伸手过去就要拉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傅长夜你现在马上跟我走,随意出事了。”

    陆时凤被安晚推得猝不及防,又被她一系列彪悍的动作给惊呆了,见她这样一下子就拉起大黑,目瞪口呆。

    这女人是谁,卧槽这么对大黑?

    傅长夜抬了抬眼皮,冷邃的视线落在安晚身上。

    认出眼前这个冒冒失失的女人那天在小金主家见过。

    他站起身,身材挺拔高大很有压迫感,声线低沉:“小金主怎么了?”

    “随意刚才接到一个短信,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她跟我说要去024房间,说二十分钟后,如果她没有联系我,就让我带卿宁去找她。”

    安晚的语调很急的解释,她很担心顾随意,“可是我联系不上卿宁,现在都二十五分钟了。你跟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傅长夜已经迈开长腿,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了。

    陆时凤和南战宇一听,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跟了上去。

    ……

    邹兴把顾随意猴急地往餐桌上压。

    两只手不安分,要去撕开她的衣服。

    顾随意浑身燥热,白皙如玉的肌肤,上面蒙了一层淡淡的粉,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分外的诱人。

    她还在挣扎,用最后的理智在抵抗,身体越来越热,燥.热感就像把她放在烤箱里烤,几乎逼得她快发疯。

    身体的某一处,在不自觉的紧缩。

    邹兴扑上去,要去亲顾随意的小嘴:

    “顾导,你这小嘴儿真甜,让我亲一个,挣扎干什么呢?我看上的女人一开始都像你这样挣扎,可最后,没有一个跑得掉,都屈服了,你以为你能是例外的那一个?”

    “滚!”顾随意急促的喘息着,冷冷地回道,她快有些忍受不了了。

    邹兴被骂,没怒,他用手去捏顾随意的脸,笑得猥.琐淫.荡:

    “顾导,我滚了,你怎么办,谁来帮你?我现在就是做做好事,帮帮你……”

    邹兴看这个时候的顾随意,她的全身泛着淡色的粉。

    就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花骨朵儿,正在缓缓绽放,绽放她最迷人的一面。

    邹兴凑上前去,要吻顾随意。

    他的舌尖用力的要顶开顾随意紧闭的唇,深入的吻她。

    顾随意倒是张了嘴,在邹兴的舌头探进来的一刹那,她用力的一咬。

    血的味道像铁锈一般,瞬间弥漫整个口腔,她感觉她都快吐了。

    邹兴吃痛,一下子就放开了顾随意,捂着自己的嘴巴,口齿含糊不清地怒骂道:“操,臭婊.子你敢咬我,你还敢咬我。”

    顾随意这时已经快听不清楚邹兴说什么了。

    她的身体像有火在烧,那种因为药物挑起的渴望,席卷了全身的感官。

    她大概知道她想要什么,这种被谷欠望让她几乎都要绝望了。

    但是那没有时间绝望。

    下一波的药效如汹涌而来的潮水一般,一瞬间就击垮了她的理智。

    她甚至都颤颤巍巍地颤抖着双手要去拉自己晚礼服后面的拉链。

    邹兴被顾随意咬了那一下,舌头都肿胀起来了,痛得不行。

    他恼羞成怒狠狠给了顾随意一巴掌,叫骂到:

    “居然敢咬我,你这个下贱的婊·子,不操得你爽你是不知道现在自己的立场吗?我让你咬我!顾随意,老子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虽然征服顾随意这样的烈货是很有快感,但是被他咬了手指头,现在又被咬了舌头,两次踢了铁板,也让邹兴开始恼羞成怒。

    他开始解自己的裤子皮带……

    邹兴手劲极大的一巴掌猛地打醒了顾随意,让她的理智回笼了。

    顾随意的小嘴儿微张急促地喘着气,脸色发烫发红,看着邹兴在解皮带的动作……

    她心里惊骇急了,情.欲在冲垮她的理智。

    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在让她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清醒。

    顾随意的小手在餐桌上胡乱的摸索着,摸到一把银质的刀叉,她想也不想,就向邹兴刺过去。

    切割食物的刀叉,很锐利。

    顾随意又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刺,那刀叉,一下子就没入邹兴的肚子,足足有五公分。

    血,一下子就从邹兴的腹部流出来。

    整间房间,瞬间都是血的铁锈味。

    邹兴这下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等到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的视线看到自己受伤的地方……

    那只在解皮带的手,颤抖着要去抓顾随意的手,把那把刀叉拔出他自己的身体,夺过来。

    顾随意心里又惊又骇,见他这样动作,马上又拔出那把刀叉,拿在手上,做出防卫的姿势。

    手上,沾满了血,唇角边,也有血……

    邹兴连连倒退了几步,想和顾随意拉开一个安全的距离,疯了,顾随意他.妈的一定是疯了。

    他用手死死捂着自己被捅了一刀的腹部,想要止住不停往外流的血,颤声道:“打电话,给我打电话叫救护车……我会死的,会死的。”

    小脸上神色漠然,呼吸急促,握着刀叉的手在颤抖……

    身体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妖冶的粉色,已经是不正常的高温……

    脑袋的神经紧绷到极致,意识什么的都已经快没了。

    仅仅只剩下一个念头。

    只要邹兴敢靠近一步,她就会毫不犹豫地在捅下去。

    门,忽然被踹开,受到巨大的冲击力,门砸在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那声音大得简直能把死人吓醒。

    与此同时,门口,出现一道高大挺拔的影子。

    ---题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唐官〕〔第一糖婚:神秘娇〕〔盛唐贤后〕〔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晴歌唱晚〕〔三国处处开外挂〕〔鱼不服〕〔快穿有毒:高冷BO〕〔绝世战神〕〔捡了一书斋〕〔等凤归来〕〔地狱狂兵〕〔恶魔果实供货商〕〔万界基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