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策长安〕〔修罗帝尊〕〔近战狂兵〕〔闪婚厚爱:总裁娇〕〔王妃快逃:王爷太〕〔妈咪,他才是爹地〕〔那龙家族〕〔报告总裁:夫人要〕〔重生当首富继承人〕〔神兽大人要抱抱〕〔东晋北府一丘八〕〔玄门妖王〕〔全都知道我爱你〕〔嘉平关纪事〕〔我看到了你的死亡〕〔我从史前来〕〔萌宝认亲:爹地你〕〔女主是个钱罐子精〕〔萌萌小甜妃〕〔九转帝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野性为王 第三百九十四章 窝里反
    </h1>

    他发誓,要是真被这个老头子吃了,他就不活了!

    曲爷把他放在简易的床板上,色眯眯地盯着他的脸,粗糙的手狠狠地捏了捏景风的脸颊。

    瞪什么瞪?爷看地上你是你的福分,要知道享福知道没?!

    哈哈,种了爷的九醉香,动弹不得,说话不得,挣扎不得,但爷可以让你爽得,小子,来吧!

    卧槽卧槽卧槽撄!

    曲爷一脸淫笑地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景风看地真真的,他的哈喇子流出来,真的流出来了!

    他现在真的想杀人,第一次起了如此严重的杀念偿!

    脱完自己的衣服,他的魔抓开始伸向景风。

    来吧,美人,爷好久都没见过你这种货了。

    他想着这男的结局肯定难逃一死,倒不如先让他爽一爽。

    他的手越靠近,景风的呼吸就越急促。

    你敢你敢你敢?!

    唰!

    景风瞳孔瞪大了几分,刚才只听唰地一声,这曲爷的身子突然被一条红纱穿透,接着那红纱猛地抽出,曲爷的血溅红了旁边的帐布。

    砰地一声,此人一生终止,罪名是强/奸未遂。

    唿地一声,一个红色的身影从帐门飞来,轻轻地落在景风的身边,她一脚把曲爷踢到另一个角落,明明是野蛮的动作到了她身上却显得非常有魅惑。

    看见澜锁的刹那,景风是松了口气又很羞愧。

    他竟然欠了她一个人情。

    澜锁的身材很像现代游戏里的大胸女郎,她微微把身子靠向景风,摸着他胸前的布料一下一下抚摸,柔眸一抬这衣服实在不适合幻影哥哥你。

    话音刚落,她眼神一变,猛地把景风弄起来让他盘腿而作,动作干脆地把他的衣服脱掉,景风眼珠往身后看去,知道在帮他解毒。

    这下人情欠大发了。

    澜锁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十指在他的背部游走,点,敲,拍,一气呵成,最后一掌用力,景风额地一声倏忽就可以说话了。

    澜锁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双指夹着一颗药丸,在景风耳边柔声细语要解九醉香的毒,通穴,解药,缺一不可,若是少了一样,中毒之人就会肢体瘫痪,余生就是废人,幻影哥哥不想这样吧?

    你救了我,这人情我必定会还!

    澜锁只要哥哥答应我一个要求即可。

    什么?

    从今以后,再不许赶澜锁走。

    澜锁的语气让景风一颗心不由地一紧,微微有些尴尬地应了她如果你做事不超我底线,我自然不会赶你。

    我的意思是,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许赶我走。这次倒有些要挟的意味了。

    景风突然把她的话跟沐罗骁联系到一起,眼神遂又冰冷起来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欠你的人情,我自然会还。

    只不过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要求,你都不肯答应我?

    景风冷笑一声简单?你做过的事有哪一件是简单的?

    澜锁动容,妩媚的脸有了怒意你为什么总是对我有成见?

    景风不再说话,好像已经不需要澜锁手里的丸药一样,澜锁紧紧蹙眉,他还真是硬气!

    她有所迟疑,眼看着景风的身体正慢慢变软,她拿着解药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她深呼一口气,紧紧闭眼,眉眼里尽是不甘罢了!

    说着已经把解药塞进景风的口中。

    解药发挥作用需要片刻钟的时间,这期间景风依旧只能说话不能动,澜锁给他当人肉靠背,丝毫没有把他放下的意思。

    我说,你把我放下,去救沐罗骁。

    不急,我得等你好了我才放心,这要是稍有不慎,又有人闯进来夺了你的贞洁怎么办?。澜锁慢慢悠悠地说着这句话,一边也看着自己手上的美甲。

    景风一脸吃瘪的表情,忍辱负重地说我可以叫。他实在担心沐罗骁,他这个男人都被这样对待了,沐罗骁一个美女,很可能也会被咸猪手侵犯!

    澜锁嘴角的笑更欢了,她很享受这种时刻哦?幻影哥哥打算怎么叫?如何叫?

    滚。

    澜锁下意识地打了一个战栗,而后突然明白这声滚不是对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抬眸撇了一眼角落的曲爷,眼眸中的温柔荡然无存,换之以冷冰冰的杀意,这是她作为杀手惯有的表情。

    她又看了眼景风,心里也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叹他看不出自己对他的特别。

    她冷冷出声他们的报应到了。

    景风的心倏然一紧,想到了什么,不确定地问她你要干什么?

    为你出气。说着已经把他放下,再有一会儿他就可以动了,她必须在那之前把事情处理地干净利落。

    景风看着她的背影,紧张喊道我不需要!你不要伤及无辜!

    澜锁微微往后瞥了一眼,语气不再温柔,眼神没有妩媚他们不是无辜,他们罪有应得!

    澜锁!我命令你住手!心里一急,景风直接喊了出来,他在拖延时间,等毒一解,他就可以拦下她。

    她缓缓转过头,一脸决然这一次不行,我绝不容许别人动你一根汗毛,动了,就要付出代价。

    唿声过后,她消失在帐篷里,景风着急地试着去活动双手,双眼瞥下去,手还是只能动一点点。

    什么人!

    啊!

    啊!

    有刺客!

    眼看着帐篷被染红,他比热锅上的蚂蚁还惨,那蚂蚁起码还能动,他只能干着急。

    大约过了两分钟,他突感胸腔一股清爽,像是突然解开桎梏,他大喜,动动手臂,果然已经解开!

    这边的沐罗骁也不能做什么,就在景风走后,那个送饭的人又来了,她也被迫喝下那碗粥。

    其实最让她受不了的是每次这些人帮她解决方便的时候,她不能动,两个女的就帮她。

    现在车里又恢复了安静,沐罗骁转动着眼珠看着他们,狠狠地眨了几下。

    就在这时,车外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呼救声,还有人体被硬物捅进而独有的声音。

    几个守卫惊诧地互看一眼,很是紧张。

    老大说我出去看看,你们给我看好她!!

    车门拉开,其他人没有目送老大的身子走出去,因为他的身体此刻已同曲爷一样被红纱贯透。

    嘭地一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马车顶被轰然击破。

    沐罗骁看见满地血腥,脑海里突然闪过大火纷飞的那天,脑子一阵抽痛,九儿的死历历在目,她还那么年轻,还那么年轻……

    守卫看见一个红衣女子站在他们面前,手臂抬起,缠绕在她手臂上的那条红纱好像又生命一样,就如一条蟒蛇一样向他们吐着杏子。

    老二守卫咽了咽口水,拔出手里的刀,看着她吩咐后面的人把太子妃弄起来。

    澜锁一脸玩弄,识相的,就把她给我,我可以给你们留个全尸。

    你到底是什么人!

    澜锁眼神秒变凌厉送你下地狱的人!

    唿地一声,她似鬼魅般靠近守卫,始料不及的是手中的红纱被一股力量倏然挡住。

    景风看着满地横死的人,怒气冲天,一手拉过来她的红纱扔到一边你杀够了没有!

    一身女儿装扮,声音却是男的,这画面看起来多了几分滑稽。

    澜锁没有应声,只是固执地再次对身后的那几个人发起攻击。

    别过来!再多一步我就杀了她!沐罗骁转眼已经成为守卫手中的人质,澜锁见此停下了脚步。

    威胁我?

    景风看澜锁很有可能不顾沐罗骁的性命贸然行事,急忙挡在她面前对着那几个人说把她给我,你们可以走。

    澜锁生气了见过我的人还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

    景风回头冷冷一句那你是不是也把我一起杀了?

    我……澜锁被他噎住,气焰也没有刚才那么嚣张。

    几个守卫互相看一眼,很自觉地做了一个决定,好,我们把她给你,你们放我们走。

    这女的武功高强,他们可不想送死。

    好!景风爽快答应。

    几个人急忙把沐罗骁放下转身要走,就在这时,一条红纱再次腾飞起来,狠狠地刺透了那两个守卫的心脏,另一个见此,忙加快脚下的步伐,殊不料那条红纱竟然转了方向,哗哗两声缠在他的脖子上,他一怒,在断气前的一秒,狠狠地把手中的剑往沐罗骁扔去!

    宁子!

    他晚了一步,那把剑还是准确无误地插在沐罗骁的肩膀上,疼地她撕心裂肺,却又不能动。

    虽然伤不了性命,但是痛却是一般人可以承受,沐罗骁昏了过去。

    景风抱起她,转身看着澜锁这就是你做的好事!你这个嗜血狂魔!

    澜锁一脸委屈我,我也想不到,我不是……。

    少给我来这套!要不是……他隐忍着不说出下面绝情的话,要不是看在她刚刚救了自己的份上,他绝不会口下留情。

    他没有再跟她多费唇舌,抱着沐罗骁飞离这个地方,澜锁见此急忙飞身跟上去。

    就在他们离开后,过了大约有片刻钟,一个身影战战兢兢地从一棵大树里出来,月光照下来他的裤裆全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