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星楚容霆〕〔这个男人来自农村〕〔时光能缓故人不散〕〔美女总裁的神龙兵〕〔萌妻难追:总裁爹〕〔美女大小姐的贴身〕〔致命亲爱的〕〔绝品校花保镖〕〔婚前婚后:腹黑总〕〔第一战神〕〔嫁入豪门77天后〕〔最狂御灵师〕〔君爷又被套路了〕〔大刁民〕〔娇媛〕〔逃妻归来:总裁诱〕〔山海意难平〕〔咸鱼系文豪〕〔神医妙相〕〔最甜不过邱小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野性为王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吹啊吹啊
    </h1>

    澜锁追着前面的人,愣是追不上他的步伐,她穿梭在林子间,就像一个午夜精灵。

    “你等等我!”

    景风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眼看着就要看不见他,这次能找到他们还是她在他们的马上下了不绝香,能追到成安县,但如果现在再跟丢他,她可没有办法再把他找出来,澜锁没办法,只好喊道“九醉香的解药还在我身上!”

    说完,果真有效,景风放慢了脚步,澜锁见此赶紧飞身跟上去撄。

    三人迅速在镇上找到一家医馆,现在都已经关门了,景风可不管,一脚踹开了大门,把楼上的大夫惊醒,匆匆忙忙跑下楼。

    还没等等他看清楚人呢,一大锭金子就给他抛了过来。

    “马上给她看看!”

    大夫一看被放在病床上的沐罗骁大惊失色,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偿。

    “快给我看病!”景风憋不住了,大喝了他一声,大夫急忙去拿工具一步一步给沐罗骁处理伤口。

    沐罗骁身种九醉香的毒,无法把痛喊出来,大夫给她处理伤口的时候她额头上都沁满了汗珠,醒了又昏,昏了又醒,景风在一边心痛地攥紧了拳头,似乎现在痛的不是沐罗骁,而是他。

    澜锁倒是没有什么,因为她知道,在不久后,沐罗骁要承受的痛远比现在要多地多。

    她把目光从沐罗骁身上收回,走上前拿身上的手绢给景风擦汗。

    “走开!”

    景风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注意力全在沐罗骁身上,澜锁不甘地收回手,紧紧地揪紧手中的手绢。

    一个时辰后,沐罗骁总算是有惊无险地保住了性命,大夫已经帮她把伤口处理好,她的意识还是没有完全清醒。

    “这姑娘的命是救回来了,可是以后她的肩膀可就留疤了,唉,可惜了。”

    大夫叹气走去开药给她,澜锁在景风身后,低头一看,景风攥紧的拳头上滴出了深沉鲜艳的红。

    她一惊,走上去抓着他的手转身对大夫说“大夫,也给他看看。”

    景风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声音低沉且冷“把解药给我。”命令句,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澜锁微眯双眸,心里的不悦表现在脸上”你要帮她解毒?‘

    ”澜锁,不要加深我对你的讨厌。“

    嘶~

    他认真的黑眸没有说笑的成分,心好像被放在烤架上灼烤一样,不是一般的疼。

    两人对视了一下,澜锁突然露出她的一贯微笑,妩媚动人,径直朝沐罗骁而去’男女授受不亲,我来给她解。‘

    一只手臂挡在她面前”给我。“

    她失声而笑”你觉得我会趁机害她?”

    “给我。”

    “我说过,她的命是尊主的,你我,都无权去碰。”

    转身的刹那,景风并没有注意到澜锁眼角的晶莹。

    她熟练地在沐罗骁的背部运功,不出一会儿,她从身上拿出一颗药丸给沐罗骁吃下。

    大约过了片刻,沐罗骁发出这几天来的第一个声音。

    景风紧张地坐在床边观察她的脸色,看她还是满头大汗,又不停地喃喃呓语,他拿了一条毛巾擦拭她的汗,一边说“,忍过就好了,要是觉得痛就掐我。‘

    沐罗骁似乎没有听进他的话,嘴巴还在动着,澜锁看着她的唇形,淡淡说道”她在叫古祺圳。“

    景风的手一停,没有搭话,继续给她擦拭。

    澜锁转身看着门口,面容虽然没有微笑,却也不像刚才那样失控“我已经给尊主传去消息,你要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不要让他看见你这个样子。“

    见他还是没有动容,她又补了一句“你别忘了,我们的命可全在他手上。”

    景风抬起了脸,目光紧紧地锁住前面的水盆,嘴角不禁微微勾起。

    真正的幻影已经死了,而他,作为幻影重生,尊主给这个身体下的毒早就在幻影死去的那一刻解开,只是,他一直都不明白,幻影是因何而死。

    .到了第三天晚上,沐罗骁已经可以下床行动,景风也换了一个地方作为她暂时的养伤居所。

    此时此刻,沐罗骁盯着街道下的来往行人,若有所思。

    仇青门,那个充满杀戮的地方,她真的要去么?

    耳边响起一个轻微的响声,她转过脸一看,是景风拿了一杯水给她。

    “想什么呢?“

    ”你说的那个地方还远么?“

    ”你在迟疑?“

    沐罗骁没有说话,眼光黯淡下来,其实自始至终她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古月国,可是,进不进仇青门却是另一回事。

    景风笑笑,故作轻松道’不想去也可以,说吧,你想去哪,我陪你去。”

    嘎!

    “你开什么玩笑?!幻影,你必须清楚你自己的立场!”

    澜锁突然冲进来,失控地朝景风说道。

    ’不关你的事,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你还是自己回去吧。‘

    沐罗骁一脸蒙圈,这两人怎么又要吵了?

    沐罗骁站起来,走过去一拍景风肩膀“让着人家点,她是女孩子。‘澜锁虽然成熟妩媚,但年纪也只有十八岁,在二十多岁的沐罗骁眼里,就是一个扮成熟的小女孩。

    ”我可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景风的语气还是没有柔和,惹得澜锁身子一颤一颤的。

    ”我......

    她来不及说完整句话,因为旁边的沐罗骁突然两眼一闭,整个身子就要往下倒,景风本能地想去接住她,出乎意料地是沐罗骁的身子突然被一股力量吸至门外。

    一个转圈,她倒入了一个怀抱。

    那人一身靛青色长袍,身材颀长挺拔,一头黑丝只将两鬓处的两缕绾至头后,与景风相比,是另一种境界的美,裹着靛青的长袍,让他美得刚柔并济,只是他的美仅仅体现在身材上,与他的脸没有一点关系,因为,他的半边脸都被一张狰狞的银制面具遮住,让他的美平白填了一份神秘。

    景风眼神一紧,微微睁大了一些,澜锁倒是没有任何迟疑,看见此人后立即跪下行礼”参加尊主!“

    面具下的薄唇没有动,眼神似乎在盯着景风。

    空气凝滞了几秒,四目相对,安静的空气中似乎可以听到手指关节发出的脆响。

    澜锁维持了下跪的姿势,暗暗替景风着急,身体却一点都没有动,这是多年的训练养成打的习惯,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她只有服从再服从!

    景风眼睫毛动了动,随即下跪‘属下幻影参见尊主!”

    ’回去再跟你算账。‘语气淡然没有波澜,说完,那人抱着沐罗骁飞身离开了客栈。

    澜锁正欲离开,看见景风还是一动未动,急忙停下唤他。

    “尊主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你还是回去吧。”

    景风双唇抿住,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过了一会儿,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客栈。

    ..........................

    单乔息炸毛的事情发生在几人离开客栈的几个时辰后。

    当时他还在赶回京城的路上,正在某一处的客栈歇脚,突然一只信鸽飞来,亲卫将信上内容告知后单乔息激动地把整个桌子都给掀了。

    “殿下,信上说,摄政王妃已经被杀死,那太子这件事,是不是就不了了之?”

    单乔息被怒气扭曲的脸上一双目光似火,他抬手否了亲卫的话”不,既然她死了,就不能让她白死。“

    ‘殿下的意思是,嫁祸?’

    ‘信上有没有说是谁杀的?’

    ‘没说,只说一个红衣女救走了那个男人。’

    单乔息笑了笑,便又说“这不就好办了?太子妃周氏历来喜好争风吃醋,偶尔弄死一两个庶妃是常有的事。”

    亲卫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灌满阴谋的眼睛里就像老鼠屎一般龌龊‘殿下高明,如此一来,太子一样在劫难逃。’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又问”只是,如何让摄政王相信倒成了一个难题。“

    单乔息往前走了两步,脸上挂上了算计的笑容”老四不是还在古月国当使节么,把画像给他送去,让他把太子得了一个美人这等好事也跟摄政王分享分享。“

    ”对了让他过段时间再说,做戏要做全套。‘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巨星老婆〕〔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爆萌小兽妃:邪王〕〔重生之明星奶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