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个战神三个娃〕〔隔壁姐姐爱上我〕〔救世我是专业的〕〔灵御众生〕〔主神竞争者〕〔篮坛指挥官〕〔第一赘婿〕〔幻符〕〔烟雨浩歌〕〔穿越到自己的小说〕〔重生之黑铁的荣耀〕〔至尊毒妃:邪王的〕〔剑起苍生〕〔我怎么就火了呢〕〔回到大唐当皇帝〕〔九零农媳有点甜〕〔军宠俏媳妇〕〔明日之劫〕〔抢救大明朝〕〔大国航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670章 又在祸国殃民了
    沈蔓歌快速的掀开被子起来了。

    她走出卧室的时候,叶红也披着衣服走了出来,双眼朦胧。

    “回去睡吧,我来开门就好。”

    沈蔓歌给叶红打着手势。

    叶红有些不太放心,依然靠在门边等着。

    沈蔓歌见她如此坚持,也不勉强了,直接将房门打开了。

    突然一道身影窜了进来,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

    “蔓歌,你还好吗?”

    熟悉的气息让沈蔓歌微微一愣,然后一股热流从心底涌现出来。

    是蓝灵儿。

    蓝灵儿放开沈蔓歌,看到她还算不错的样子,这才锤了他一拳说道:“你要吓死我是吗?

    能不能过几天清闲日子?

    整天不是这个出事就是那个出事,你知不知道,当我从蓝熠那边得知你和叶南弦出事了,我心脏都快停止了。”

    听着蓝灵儿的埋怨,沈蔓歌真的很暖心。

    “我没事儿,是南弦出了点意外。”

    沈蔓歌连忙解释着。

    “知道知道了,不过就因为是他,我才更担心你。

    你是宁愿自己受伤,也不能看见他受伤的主儿。

    我可告诉你,不管叶南弦怎么样,你可别想不开。

    怎么着?

    我听说你还想殉情?

    你怎么不上天呢?”

    蓝灵儿越说越生气。

    沈蔓歌知道她是关心自己,也没有反驳。

    在得知叶南弦可能死了的时候,她真的是不想活了,如今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如果蓝灵儿在的话,估计会揍她一顿的。

    “蓝熠呢?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沈蔓歌打着手势问道。

    蓝灵儿微微一愣,然后猛的拍了一下脑袋说:“哎呀,我把蓝熠落在机场了。”

    沈蔓歌直接愣住了。

    蓝灵儿连忙拿出电话打给了蓝熠。

    “亲爱的,你在哪儿呢?”

    蓝熠说不上有多郁闷了。

    “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么个人哈!”

    蓝熠看着眼前的大包小包的,对着冷风讽刺着说着。

    蓝灵儿自知自己理亏,连忙笑着说:“那个什么,我这不是担心你沈姐么,一下飞机就忘记还带着你了,所以直接打车走了。

    那个你怎么那么笨呢?

    我打车走了,你不会自己打车过来吗?”“是哦,你把所有的行李扔给了我,然后一个人跑掉了,我从行李处把行李拿出来,你人早就没影了。

    我以为你去卫生间没出来,在这里等你,还是我的错了?”

    蓝熠越说越觉得自己怎么那么憋屈呢。

    蓝灵儿更加不好意思了。

    “好了好了,回头姐姐给你买好吃的,你赶紧过来吧。”

    蓝灵儿生怕蓝熠在说什么,连忙挂断了电话,然后将定位发给了蓝熠。

    沈蔓歌看着他们姐弟俩的互动,不由得笑了起来。

    “笑?

    你还有脸笑?

    要不是因为担心你,我能这样对待蓝熠么?

    可怜了我们家的蓝熠了。”

    蓝灵儿狠狠地瞪了沈蔓歌一眼。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请你们吃宵夜。”

    沈蔓歌打着手势讨好者。

    她知道,蓝灵儿和蓝熠都是真心为她好。

    “这还差不多。”

    蓝灵儿这才满意的放过了沈蔓歌,一抬头就看到叶红靠在墙边上看着他们。

    “咦?

    这是谁呀?”

    蓝灵儿没见过叶红,自然有些疑惑。

    沈蔓歌连忙解释着,把叶红的身世和蓝灵儿说了。

    得知叶红是后天被人弄成这样的,不由得心生怜悯。

    “可怜的孩子,我是蓝灵儿,你以后可以叫我蓝阿姨。

    你放心,以后蔓歌没时间陪你的时候,你就找我。”

    叶红看着蓝灵儿,觉得她和沈蔓歌一样亲切,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先回屋了。”

    叶红打着手势说完就回了房间。

    蓝灵儿还想和她说什么,就被沈蔓歌给拽过来了。

    “南弦出事的消息你和宋涛说了吗?”

    她打着手势问道。

    蓝灵儿歪着嘴巴说了一句,“我告诉他干嘛?

    那个人每天就像个工作狂似的,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现在连和我发个短信都得我主动,还得等半天,这样的人我告诉他?

    他等着吧。”

    听蓝灵儿这么说,沈蔓歌多少有些内疚。

    “你赶紧让你们家叶南弦好起来,回去工作,恒宇集团是你们叶家的,又不是宋家的,他宋涛有必要这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

    蓝灵儿越说越生气。

    沈蔓歌连忙送上了热水,就怕这个祖宗真的发起火来,和宋涛闹个没完。

    这事儿也怪叶南弦,光顾着她了,反倒是把公司扔给了宋涛。

    蓝灵儿喝了一杯水,才觉得好了一点。

    “好了好了,不说他了,他就是个榆木脑袋,让他跟着工作过去吧。”

    蓝灵儿看着沈蔓歌,笑着说:“我可听说这边是翡翠之乡呢,怎么样?

    回头陪着我去挑一两件好看的翡翠?”

    “好啊。”

    沈蔓歌自然是答应的。

    蓝灵儿的到来让她沉重的心情得到了一丝缓解。

    没过多久,蓝熠也来了。

    他看到沈蔓歌的第一句话就是,“沈姐,没事儿,有我呢。”

    沈蔓歌的鼻子顿时酸酸的。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老天爷对她不薄,起码给了她这几个月真心心疼她的人。

    “谢谢。”

    沈蔓歌打着手势说着。

    两个人有说了一会话,蓝灵儿说饿了,就拖着沈蔓歌出去吃宵夜,其实沈蔓歌知道,是蓝灵儿看到她憔悴的样子,打算让她缓解一下心情。

    沈蔓歌不放心把叶红单独放在家里,便带着叶红一起出去了。

    叶红第一次见到蓝熠,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帅气的男孩。

    因为蓝熠是娃娃脸,给人的感觉十分阳光,看不出真实年龄。

    蓝熠见叶红盯着自己看,不由得笑着说:“小妹妹,看我做什么?

    是不是因为我太帅了呀?”

    叶红连忙点头。

    她真的没见过笑起来这么好看的男生。

    见叶红点头,蓝熠乐得哈哈大笑,却引来蓝灵儿鄙视的眼神。

    “又在祸国殃民了。

    ““姐,你可别这么说,这是我的个人魅力,是吧?

    沈姐?”

    蓝熠和蓝灵儿的加入让沈蔓歌暂时把对叶南弦的担忧放下了。

    一行人去了不远处的大排档吃东西。

    虽然蓝熠从小锦衣玉食的,但是对这些民间小吃情有独钟。

    他看到叶红吃的很少,以为叶红不好意思,主动给叶红挑了一些吃的放在她的面前。

    叶红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卑。

    在这么帅气的男孩面前,她甚至不能开口说话。

    这种自卑让她一直低垂着脑袋,心情莫名的有些郁闷。

    蓝熠以为她不好意思,也没有多问,反倒是更加体贴她了。

    沈蔓歌和蓝灵儿说着离开这些天两个人的经历,时光好像突然回到了大学时代,让他们都放松不少。

    一顿饭吃完,已经快午夜了。

    街道上的人开始收摊的收摊。

    沈蔓歌和蓝灵儿他们也打算回酒店了。

    就在这时,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了他们面前,刷的一下,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四五个大汉,拿着砍刀看着人就砍,特别是针对性的朝着沈蔓歌砍了过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其他人早就尖叫着跑开了。

    沈蔓歌最先反应过来,一脚踢飞了最先过来的大汉,然后将叶红塞进了蓝熠的怀里,推着他们离开自己身边。

    蓝灵儿虽然不会打架,但是看到沈蔓歌被人包围了,气呼呼的拿起凳子就朝着一个大汉砸了过去。

    蓝熠将叶红抱到安全的地方,低声说:“你在这里呆着别出去,知道吗?

    我去帮助他们。”

    叶红是分乖巧的点了点头。

    蓝熠的加入让那些大汉有些吃力,在觉得自己讨不到好处的时候跳上车就跑了。

    现场一片狼藉。

    蓝熠甩了甩胳膊,连忙检查沈蔓歌和蓝灵儿有没有受伤,见他们都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

    这里这么乱吗?

    大街上吃东西都能遇到别人砍?

    这要不是我知道沈姐的为人,我还以为沈姐你得罪人了呢?”

    蓝熠这句话直接点醒了沈蔓歌。

    她连忙掏出手机,发给了杨帆。

    “给我查一下车牌号是xxxx的面包车车主是谁?

    和谁关系比较好?”

    “好。”

    杨帆送沈蔓歌回去之后,沈蔓歌就让他离开了。

    他正愁着怎么接近沈蔓歌,就看到沈蔓歌发来的微信,不由得开心起来。

    沈蔓歌却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姐,你没事儿吧?”

    蓝熠见她突然间愣神了,不由得问了一句。

    “没事儿。”

    沈蔓歌怕蓝灵儿和蓝熠担心,对着他们笑了笑,然后带着叶红回了酒店。

    这有惊无险的一幕所有人都以为是一场意外,很快就休息了,只有沈蔓歌辗转反侧的睡不着。

    那些大汉明显是有针对性的,他们下车之后不找别人,直接朝着她来了。

    会是谁要杀了她呢?

    在这里,她只有和小诗有过节,如今小诗死了,大强在看守所,还有谁巴不得自己死呢?

    沈蔓歌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却怎么都想不出,只能等着回头杨帆那边的消息了。

    一夜无眠,所有人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沈蔓歌已经收拾好了。

    “蔓歌,你这么早啊?”

    蓝灵儿打着哈欠问道。

    沈蔓歌笑着打着手势说:“今天是南弦醒来的日子,我得早点过去。”

    说完她就出了酒店,朝着医院开去,只不过这心里总是有些不太舒服,说不上来什么感觉,钝钝的,有些疼,有些难受。

    难道是叶南弦不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