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双宝:总裁大〕〔我的绝色美女老婆〕〔商运红途〕〔官场先锋〕〔萌宝驾到:爹地投〕〔崩坏纪元〕〔掌权人〕〔恶女准则〕〔第一女廷尉〕〔九天〕〔唐末战图〕〔封少的掌上娇妻〕〔凌霄大圣〕〔快穿之替你如愿〕〔武炼诸天吾为圣尊〕〔我闺女是天师〕〔拯救文娱大作战〕〔影视世界体验师〕〔一人之力〕〔我的合成天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532章 你别咒他行不行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还能是什么意思?我说你能不能快点?蔓歌都晕了好一会了。”

    宋文琦现在根本没时间和白梓潼聊天。

    白梓潼看了看他,然后快速的解开了沈蔓歌的外套。

    血液已经渗透了衣衫,看起来有些猩红。

    “你出去1我要给蔓歌脱衣服把子弹取出来。”

    白梓潼的话音刚落,宋文琦就有些着急了。

    “取子弹干嘛要我出去?我又不看不该看的。再说了,她都虚弱成这个样子了,你就这么给她取子弹?你想要她的命啊!”

    “要不要她的命我说了算,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蔓歌什么样的身体状况你不清楚么?她本身就虚,现在出血量这么大,我不给她把子弹取出来,难道等着发炎引发她原先的疾病么?”

    白梓潼白了宋文琦一眼,连忙起身取来了医药箱。

    宋文琦哑口无言,却更加内疚了。

    如果他能保护好沈蔓歌,也不知道让沈蔓歌如今这个样子。

    他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方便,却在门口的时候停下了。

    “白梓潼,拜托你,一定要治好她。她这辈子很不容易。”

    “我知道的。”

    白梓潼没有抬头,也就没有看到宋文琦眼底浓浓的愧疚和担心。

    给沈蔓歌打上了麻药之后,白梓潼就快速的工作起来。

    沈蔓歌医治处于昏迷状态,但是脑子却停不下来。

    杨帆为什么要杀她?

    看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南弦又在哪里?

    沈蔓歌的情绪波动很大,以至于白梓潼在手术过程中很是被动,也很小心翼翼的。她想要叫醒沈蔓歌,奈何现在的沈蔓歌根本没什么外界的意识,只能看着她痛苦纠结着。

    “沈蔓歌,你最好放下一切,安心的让我给你治疗,你听到了吗?”

    白梓潼虽然不抱什么希望,可还是在沈蔓歌的耳边说了几句。

    沈蔓歌自然是听不到的,也感觉不到身体血液的流逝,更加感受不到身体的虚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梓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沈蔓歌身体里的血流量太快,根本就补充不了身体的需要,这样的情况下,沈蔓歌必须卧床休息,可是沈蔓歌会么?

    现在叶家这样的情况,叶南弦又不知所踪,沈蔓歌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静养的。

    白梓潼叹息了一声,尽可能的把沈蔓歌给救治一下。

    做完这一切之后,白梓潼有些疲惫,天色也有些黑了。

    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宋文琦和叶睿都在,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落落呢?”

    白梓潼还是注意到沈落落的。

    叶睿连忙说:“落落已经睡着了,也吃了东西,白阿姨你就放心吧。我妈咪怎么样了?”

    宋文琪虽然没有问,但是也一脸着急的看着白梓潼。

    白梓潼叹息了一声说:“你妈咪没事,只是失血过多,太累了,已经睡着了。等明天早晨你就可以看到她了。现在你也去休息吧,别让你妈咪担心。”

    她摸着叶睿的头,说的十分温柔。

    叶睿有些半信半疑的,低声问道:“我可以进去看看妈咪吗?”

    “可以,不过要轻一点,妈咪现在需要安静,知道吗?”

    “嗯,知道了,谢谢白阿姨。”

    叶睿迫不及待的进了房间。

    宋文琦想要跟进去的时候,却被白梓潼给拦住了。

    “你不能进去。”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白梓潼,你什么意思?”

    宋文琦因为沈蔓歌的事情已经很内疚了,如今又被白梓潼给拦着,情绪自然不太好。

    白梓潼也没说什么,而是直接把宋文琦给拽到了外面的阳台上,以免被孩子们听到。

    见她如此谨慎,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凝重,宋文琦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蔓歌的病情不太好?”

    “确实快有些控制不住了。”

    白梓潼的话让宋文琦的脸色顿时变了。

    “你医术不是听高明的么?你和苏南联手也不行么?”

    “我早就说过,沈蔓歌的病情只适合静养,如今出了这么多事儿,她不但没有静养,情绪还这么波动,最主要的是现在还受了枪伤,真所谓是雪上加霜。我已经尽了全力在控制她的病情了,不过我真不敢说她能不能撑住。你知道的,沈蔓歌的心结就是叶南弦。现在叶南弦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她根本就静不下心来治病和休养。况且现在叶家这么乱,总要有个主事的人才可以,蔓歌不能折腾了,除非你们真的像看着她死。”

    听到白梓潼这么说,宋文琦连忙说:“我可以帮她的。不就是叶南方么?我把他抓起来揍一顿就好了。”

    “别说孩子话了,叶家的事儿你插手不合适,况且你和我,还有苏南,都不知道叶家的内幕是什么。如果你真的关心沈蔓歌,现在我只希望你能够去找到叶南弦的下落。”

    白梓潼此话一出,宋文琦的脸色有些难看。

    “为什么非要我去找叶南弦?你知道的,他是我情敌,我巴不得他一辈子都不回来、就算他不回来,我一样可以照顾好孩子们和蔓歌的。”

    “那不一样。宋文琦,我知道你对蔓歌的感情,我也相信你是认真的,可是你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一个人的心很小,蔓歌之前把心给了叶南弦,就很难再装进去你。”

    “我不听!”

    宋文琦最不爱听的就是这个,而白梓潼现在还当着他的面说,要不是顾忌她要给沈蔓歌治病,宋文琦真的不介意给她一拳。

    白梓潼自然也是知道宋文琦的脾气的,见他隐忍着没有发作,知道是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的,随即继续说:“不管你爱不爱听,这都是事实。你也不希望蔓歌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还留有遗憾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蔓歌好好地,你别咒他行不行?”

    宋文琦现在十分敏感,特别是听到沈蔓歌可能会死的时候,更是心慌的不行。

    那种感觉就和刚得知自己的母亲疯了的时候是一样一样的。

    白梓潼见宋文琦白了脸,缓了缓说:“我没有夸大其词,如果再没有人回来解决叶家的事情,凭着蔓歌自己,她真的会熬不住的。女人的血液很重要,而她现在身体里只剩下几克血了,我即便可以给她输血,终究还是需要静养的。她是人,不是神,不能输了血之后就变成超人,所以宋文琦,你如果真的喜欢沈蔓歌,真的想为她做点什么,拜托你去把叶南弦给找回来。毕竟这些人当中,你的身手最好。而霍震霆不良于行,手下人办事又不太方便,你懂得。”

    宋文琦这下沉默了。

    他看向沈蔓歌房间的方向,突然间很想抽烟。

    “不介意我抽一根吧?”

    他有些绅士的问了白梓潼一句。

    白梓潼其实是闻不得烟味的,不过为了给宋文琦缓解情绪,她还是点了点头。

    宋文琦点燃了一支烟,尼古丁的刺激依然无法让他的脑子冷静下来。

    无可厚非的说,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沈蔓歌死,可是现在难道真的要去吧叶南弦给找回来吗?

    天知道,现在是他夺回沈蔓歌的最好时机,也是沈蔓歌最需要人的时候不是么?

    但是一想到沈蔓歌悲伤难过的眼神,宋文琦又觉得心烦气燥的。

    白梓潼也没有影响他,只是淡淡的说:“蔓歌的子宫收缩能力已经很虚弱了,我虽然给她打了针促进收缩,但是效果依然不太理想。如果真的要做手术,你,我,或者霍震霆,都没有那个资格在家属同意书上签字。落落和梓安还小,叶南方现在又是这个样子,叶老太太目前也是自顾不暇,你告诉我,除了叶南弦,还有谁可以让沈蔓歌坚强的坚持下去?”

    “别说了。”

    宋文琦打断了白梓潼的话,内心十分纠结。

    他用手指掐灭了烟蒂,烟灰的灼热感碰触到他的指腹上,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一般。

    心,一抽一抽的难受着。

    这辈子难道自己和沈蔓歌真的无缘了吗?

    得知叶南弦下落不明的时候,他曾经暗自窃喜过,以为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却没想到却要面临着这样的抉择。

    白梓潼见他有些犹豫,继续说:“作为医生,我不得不说,心情对一个病人的病情恢复很重要。一旦心情好了,病情就会得到控制,甚至可能转危为安。这不是夸夸其他,是真的有理可据的。”

    “别说了。”

    宋文琦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他不舍。

    舍不得放弃这次机会,这或许是这辈子他唯一可以抢回沈蔓歌的机会了。

    可是他更不舍!

    不舍沈蔓歌痛苦难过,不舍沈蔓歌因为得不到叶南弦的消息而焦虑不安,从而你影响病情。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沈蔓歌的身体了。她已然是强弩之弓,如今的枪伤更是让她雪上加霜。

    宋文琦的内心剧烈的挣扎着。

    他想起了沈蔓歌对他的救命之恩,想起了小时候沈蔓歌对他那鼓励性的笑容,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和沈蔓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宋文琦的心开始疼了起来。

    流连花丛这么多年,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心的,更是任由着自己花花公子的名号在海城传播着,却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第一次动心,却是个悲剧的结局。

    他的眸子有些湿润,有些发红,却连忙转到一旁,看着外面的天空阴霾着,和他此时的心情十分相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七零:小辣妻〕〔从1983开始〕〔伏天氏〕〔重生世纪之交〕〔重生之明星奶爸〕〔简然秦越〕〔明朝败家子〕〔家有喜事:农女的〕〔妙手药王〕〔快穿:我只想种田〕〔申老师〕〔控虫大师〕〔大数据修仙〕〔我真要逆天啦〕〔给我一张复活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