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双宝:总裁大〕〔我的绝色美女老婆〕〔商运红途〕〔官场先锋〕〔萌宝驾到:爹地投〕〔崩坏纪元〕〔掌权人〕〔恶女准则〕〔第一女廷尉〕〔九天〕〔唐末战图〕〔封少的掌上娇妻〕〔凌霄大圣〕〔快穿之替你如愿〕〔武炼诸天吾为圣尊〕〔我闺女是天师〕〔拯救文娱大作战〕〔影视世界体验师〕〔一人之力〕〔我的合成天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565章 我除了你什么都不要
    一秒记住【草莓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小心点!”

    蓝晨的声音在沈蔓歌的耳边响起。

    沈蔓歌微微一愣,还没从他怀里起来的时候,就听到叶南弦冷冷的说道:“放开你的手。”

    蓝晨看了一眼叶南弦,没说什么就松开了沈蔓歌。

    沈蔓歌想要解释,又觉得没必要。

    她被叶南弦一把拉到了身后,然后冷冷的看了蓝晨一眼,抬脚就走。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我告诉你,别以为女人都是那么好欺负的,你要是再欺负这个女人你试试。”

    赛阎王刚才没拦得住叶南弦,这时候才追了过来,可惜叶南弦压根不搭理她。

    好好地气氛因为两个外人的介入而发生了一些变化。

    沈蔓歌看向叶南弦,发现他的情绪不是很好,低声说道:“蓝晨真的只是我替别人拍下来的,只不过那个女人没有钱给我,所以蓝晨才跟着我的。”

    “嗯。我信你,只是不喜欢别的男人碰你。”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有些想笑。

    “我刚才差点跌倒了,他只是扶了我一下,这样算起来的话,你还得谢谢人家呢。”

    “成,回头给他减去十万的债务,权当谢谢他了。”

    叶南弦这话说的让人觉得生气,这是典型的拿钱砸人呢。不过现在沈蔓歌也不说什么了,不然这个醋缸又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你要带我去哪儿?”

    “吃饭!”

    叶南弦说完,沈蔓歌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叫了起来。

    “你不说我都忘了,还没吃饭呢。”

    “你忘了我忘不了。”

    叶南弦终于笑了笑,带着沈蔓歌去了食堂。

    医院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伙食不错,叶南弦和沈蔓歌都不是特别娇惯的人,自然吃的十分香甜,况且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吃什么都是香的。

    沈蔓歌直直的看着叶南弦,看得叶南弦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什么呢?”

    “看你长得帅。”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顿了一下,耳朵微微的红了一下,然后故作淡定的说:“这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么?”

    “嘚瑟。”

    沈蔓歌真的觉得自己怎么看都看不够他。

    这些日子,叶南弦瘦了,她明显的感觉到叶南弦双颊的突出。虽然不知道他在地下城经历了什么,但是想也知道,不会太好。

    “南弦。”

    “嗯?”

    “没事儿,就是想叫叫你。”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觉得特别的孩子气。

    “我倒是比较喜欢听你叫我老公。”

    “老公!”

    沈蔓歌立马叫了一声,那甜美的声音让叶南弦觉得整个身子都酥了。

    “再叫一遍。”

    “老公。”

    沈蔓歌十分配合。

    叶南弦突然咧开嘴笑了,像个得了糖果的孩子一般。

    看到叶南弦如此高兴,沈蔓歌心里是难受的。

    如今他们之间有多甜蜜,两天后或许叶南弦就有多难受。她不希望叶南弦难受,可是她能怎么做呢?

    她舍不得在最后的时间里再和叶南弦产生什么矛盾,她就想分秒必争的和他在一起。

    “吃完饭陪我去看星星吧。”

    沈蔓歌突然开了口。

    叶南弦有些微楞。

    “看星星?”

    “对啊,这里虽然有些偏僻,但是空气很好,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明亮的星星了。”

    沈蔓歌仰望天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天黑了。

    时间过得真快呢。

    特别是和叶南弦在一起的时间。

    刚才的昏眩算是一个警惕么?

    沈蔓歌不知道,但是却依然想和叶南弦在一起。

    这种感觉,即便到了海枯石烂的时候也不会改变,毕竟他们俩在一起的时间太少太少了。

    叶南弦虽然不知道星星有什么好看的,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好。多吃点,别一会饿了。”

    “好。”

    沈蔓歌开心的和叶南弦吃完饭,两个人就去了院子里。

    她突然像个孩子似的爬上了房顶,看得叶南弦一愣一愣的。

    在他的印象里,沈蔓歌温柔大方,从不做出格的事情,如今倒是像个乡村野孩子似的,不顾仪态的爬上了房顶,并且开心的朝他招手。

    “上来呀!这上面看得清楚一些,离天空也近一些呢。”

    叶南弦突然觉得沈蔓歌十分可爱和单纯。

    离天空再近也摘不了星辰不是?

    叶南弦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他笑了笑,快速的上了房顶,坐在沈蔓歌的旁边,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涌入怀中,柔声说道:“行行好看吗?”

    “好看,只要和你在一起,看什么都好看。”

    沈蔓歌觉得有些冷,把身子往叶南弦的话里缩了缩。

    叶南弦连忙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肩膀上。

    淡淡的气息窜进了沈蔓歌的鼻腔里,是叶南弦的味道。

    她非常喜欢这种呼吸间都是他的气息的感觉,哪怕生命到了最后一秒,只要有他陪着,她也不怕了。

    沈蔓歌紧紧地抱住了叶南弦的腰说道:“有你真好,这辈子能做你的妻子是我的福分。如果有下辈子,我还会爱上你,缠上你。”

    “傻瓜,我们这辈子还有很长的余生呢。既然你那么喜欢星星,我设计一款宝石送给你好不好?”

    叶南弦把自己刚才的想法和沈蔓歌说了。

    沈蔓歌微微一愣,有些伤感,不过却笑着说:“好,只要是你送的,怎么样都好。”

    “有时候真希望你能主动和我要什么东西,哪怕是再难的稀世珍宝我都会给你弄来,博你一笑。蔓歌,你知道吗?你的笑容对我来说是我最喜欢的风景。”

    沈蔓歌的眼睛又有些酸涩了。

    今天的叶南弦怎么那么会说情话呢?

    害的她总是想要哭。

    “我除了你,什么都不要。”

    沈蔓歌的这句话直接甜到了叶南弦的心坎里。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眼神也温柔了许多。

    叶南弦又说了什么,沈蔓歌有些听不清了。

    她突然觉得好累,累的很想睡觉,可是她不能睡,万一睡着了再也醒不过来了怎么办?

    她还想和叶南弦多点时间相处,哪怕是二十四个小时都可以。

    黄泉路上太孤单,太清冷,没有了叶南弦的陪伴,她真的害怕。

    沈蔓歌努力的想要支撑着自己的睡意,奈何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了。

    她就像只小鸡似的,头一点一点的,最后直接倒在了叶南弦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叶南弦见她这样,不由得楞了一下,然后宠溺的笑着摇了摇头。

    “都困成这个样子了,还要上来看星星,真是个孩子。这下好了,怎么下去呢?”

    叶南弦有些无奈的看了看睡着的沈蔓歌,随即起身抱起了她,小心翼翼的下来了。

    将沈蔓歌抱回了病房,她依然没有醒来。

    叶南弦拉过被子盖住了她,自己也拖鞋上床,搂住了沈蔓歌。

    这些日子睡得很不安稳,现在有沈蔓歌的陪伴,他很快就睡了过去。

    一夜无眠。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叶南弦醒了。

    他想要活动一下,才发现自己的胳膊被沈蔓歌枕着。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沈蔓歌的脸上,红红的,带着一层金色的光芒。

    叶南弦突然觉得她就像个仙子一般,好像不属于人间一样。

    这样的想法让他有些失笑。

    他是怎么了?

    难不成也被沈蔓歌给传染成了孩子?

    叶南弦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捏住了沈蔓歌的鼻子,柔声说:“起床了,小懒猪,太阳都晒屁股了。我们出去跑步好不好?”

    本来以为沈蔓歌会十分不耐烦的拍掉他的手,然后翻个身继续睡,或者说“别闹了,我要睡觉。”

    叶南弦等待着。

    可是一分钟过去了,沈蔓歌没什么反应。

    叶南弦有些微楞,再次捏了捏她的鼻子,趴在她的耳边说道:“起床了,小懒猪,再不起来我要和你做美好的事情了呦,到时候你可别喊着吃不消,嗯?”

    他的气息喷洒在沈蔓歌的耳边,痒痒的,带着他故意的低沉,就算沈蔓歌睡得再沉,也会被他给弄醒的。

    可是一分钟过去了,沈蔓歌依然没什么反应。

    叶南弦的心有些不太淡定了。

    “蔓歌,沈蔓歌,你醒醒!”

    叶南弦连忙去摸沈蔓歌的鼻息。

    还好,还好,还有气息。

    这样的想法在叶南弦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时候,叶南弦突然愣住了,。

    他怎么会这么想?

    难道沈蔓歌她……

    “蔓歌!”

    叶南弦连忙检查沈蔓歌浑身其他的地方,可是其他的地方都是好好地,唯独她醒不过来,就像个睡美人似的。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太累了?

    叶南弦猜测着,却又不敢耽搁。

    他连忙穿起衣服,快速的跑到了赛阎王的办公室,一把揪住了赛阎王的衣领,着急的说道:“我老婆怎么了?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早晨醒不过来了?”

    “什么?”

    赛阎王听完叶南弦的话之后楞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的说:“不应该啊,她的身体应该能够支撑三天的时间的,今天才第三天,怎么就醒不过来了呢?”

    “你说什么?什么意思?什么叫她的身体能够支撑三天?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一刻,叶南弦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给晃晕了。

    赛阎王被摇的有些头晕目眩的,连忙说道:“你别摇了,摇我也没用。你老婆本来就快死了,还作死的透支了体力去救你,能够和你相处一晚上已经很不错了,你还奢望什么?我奉劝你,有这个时间,你还是赶紧给她准备后事吧。”

    “你丫的胡说八道!”

    叶南弦一拳打在了赛阎王的脸上,鲜红的鼻血瞬间喷涌而出。

    “你再敢说蔓歌不行了,你信不信我先让你去见阎王?”

    ,,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七零:小辣妻〕〔从1983开始〕〔伏天氏〕〔重生世纪之交〕〔重生之明星奶爸〕〔简然秦越〕〔明朝败家子〕〔家有喜事:农女的〕〔妙手药王〕〔快穿:我只想种田〕〔申老师〕〔控虫大师〕〔大数据修仙〕〔我真要逆天啦〕〔给我一张复活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