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悲风公爵〕〔恶女休夫〕〔暖婚100分:总裁,〕〔狼少挚宠:简先生〕〔重生日本高校生〕〔太平客栈〕〔全职法师〕〔战神狂妃:邪帝,〕〔万界社区〕〔都市之至尊大帝〕〔暖婚33天〕〔天才心理学家〕〔间谍的战争〕〔我不当鬼帝〕〔缘来妻到,掌心第〕〔超神预言师〕〔我在抬头你在看〕〔盛宠之毒医世子妃〕〔龙牙特种兵王〕〔哈利波特之学霸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591章 你是故意的
    宋涛有些担心,问道:“叶总,你看这……”

    “让苏南过来帮她看看。”

    叶南弦的心里也有些不忍,但是想到她联合外人劫持走沈蔓歌,他的心里就是说不出的难受和郁闷。

    管家被人直接拖到了海上,也没人敢求情。

    叶南弦跟着快艇,看着管家在海里挣扎着,起伏着,眼底毫无波澜。

    现在谁要是动了沈蔓歌,他就要谁的命。

    这种杀意让周围的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

    叶南弦手里拿着苏南给开的药丸,也没表示什么,直接扔进嘴里吃了。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神经痛,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疼起来的那个滋味有多难受,可是现在他都顾不得了。

    沈蔓歌的身体太虚弱,她落在了叶南方的手里,怎么可能自己逃出来?

    况且叶南方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他现在是一点数都没有。

    管家的声音越来越小,被海风和海浪遮挡了大半。

    有人来报,说管家有些支撑不住了,问叶南弦是不是真的要不管不问,毕竟是一条命,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杀人。

    叶南弦看了看奄奄一息的管家,冷笑着说:“先捞起来,等她缓过来了继续。”

    这句话说得不咸不淡的,不紧不慢的,却让周围的人遍体生寒。

    这一次折磨还不够,还要周而复始的不断遭受折磨,这是心理摧残啊,如果他们是管家,巴不得叶南弦现在给个痛快的。

    叶南弦不再看管家,而是闭目养神。

    他的神经痛又开始了。

    哪怕是吃了药,哪怕是极力的压制着,依然疼的让他有些瘦不了,而且是一次比一次疼。

    他的双手握成拳,紧紧地握着,青筋都出来了,细微的薄汗也布满了额头,但是他一声不吭,就那么直直的坐在甲板上,让人以为他在沉思,在假寐。

    叶南弦只觉得头疼欲裂的,一股想要杀人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他站了起来,眼底猩红一片。

    这个时候没有人敢上前和叶南弦说什么,而叶南弦的心中莫名的愤怒和狂暴。

    想到沈蔓歌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他愈发的想要杀人了。

    叶南弦知道自己精神出了问题,他必须抽出时间来和苏南探讨一下,但是现在不可以。

    快艇很快的到达了a市的边缘地带,在这里叶南弦他们就得下船了。

    叶南弦看了看周围,这里离a市很近了,他却没有想到这里居然可以通往海城。

    “把这条路线记下来,告诉宋涛,把这片海域的行使权给我买下来,不管花多少钱。”

    “是。”

    叶南弦说完就上了车,直奔a市。

    再次来到a市,叶南弦的心情和上次完全不一样。

    他冷着脸来到了地下城,直接找到了坤爷。

    “我以为我们的合作是达成了的,没想到你们却如此卑鄙,劫持了我的妻子来这里,到底什么意思?”

    叶南弦杀气腾腾的。

    坤爷微微一愣,“什么劫持你的妻子?叶总,别开玩笑了,眼看着我们的合作就要完成了,我干嘛做那种自掘坟墓的事情?”

    “还在狡辩是吗?你和叶南方联手不是事实吗?我这刚回去,叶南方就趁我不在劫持走了我的妻子,逃亡你的地下城,你敢说你一点都不知道?”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坤爷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叶总,我承认先前是和叶二少联手了,但是在你回去之后,我们真的没有再联系过。”

    “谁信你?”

    叶南弦一口咬定叶南方和沈蔓歌就在地下城,坤爷也没办法,迫不得已让人带着叶南弦到处寻找。

    叶南弦走了一圈下来,确实没有找到叶南方和沈蔓歌的消息,那双眸子顿时阴沉起来。

    “你把他们藏哪儿了?你要知道,如果我找不到我的妻子,那张设计图和授权合同,你们也别想得到。我要的不过是我妻子的平安。孰轻孰重,我想你想的明白。”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坤爷简直要哭了。

    “叶总,我真的不知道叶二少带着你妻子去哪了,他真的没来我这里。”

    “可他确确实实到了你的a市,除了你这里,他还能去哪儿?坤爷,我告诉你,找不到我妻子,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你们要的东西这辈子都别想得到。”

    叶南弦说的凶狠,坤爷更是焦急。

    “我替你去找,我保证找到他们行不行?”

    “好,我就在这里等。”

    叶南弦让自己的人分散在各个角落。

    坤爷连忙派出人去找叶南方他们了。

    不管是不是坤爷在做表面文章,叶南弦现在就咬定了叶南方在这里,他直接住在了地下城。

    坤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连忙打电话给叶南方。

    “你在哪儿呢?叶南弦来到地下城要人你知不知道?叶南方,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现在,立刻,马上把人给我送过来!你要知道,耽误了那个人的事儿,你我都没有好下场。”

    坤爷气的咬牙切齿的。

    “呦,坤爷发火了?怎么着?以叶南弦的脾气,居然没有把你大卸八块,还真是想不到啊!还是说沈蔓歌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叶南方幸灾乐祸的说着,却被坤爷气的差点跳起来。

    “叶南方,你故意的?你到底要干什么?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以为跑不了我能跑得了你?我告诉你,要是真的耽误了那个人的大事,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那个人是谁,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么些日子以来,我不过就是和你合作罢了。坤爷,你上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叶南方直接开了口。

    沈蔓歌在一旁听者,顿时竖起了耳朵。

    这里是个十分隐秘的地方,沈蔓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哪里,自从在港口被叶南方打晕之后,再醒来就在这里了。

    叶南方一直也不出门,好像早有准备似的,家里的冰箱里塞得满满的,他什么都准备充足了,根本没打算出去。

    而对于自己的一切行为,叶南方也不解释,也不阻止沈蔓歌偷听,只要沈蔓歌不出去,不离开这里,其他的他都不怎么管。

    这一点让沈蔓歌十分好奇和疑惑。

    叶南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而此时叶南方说道坤爷上面还有人的时候,沈蔓歌自然是有些紧张的。

    坤爷上面居然还有人?

    难道就是叶南弦想要叼出来的那个人吗?

    就是那个想要设计图和授权合同的人?

    叶南方看了一眼沈蔓歌,见她一脸的疑惑,笑着说坤爷:“怎么?不能说啊?不说也行,你告诉你上面的那个人,就说想要沈蔓歌也可以,一个人换一个人。”

    “什么意思?叶南方,你到底要做什么?”

    坤爷气的暴跳如雷。

    沈蔓歌也有些纳闷了。

    这一路走来,她能够感受到叶南方仿佛不是和坤爷一伙的,但是他却非要把叶南弦引到地下城来,到底是为什么呢?

    还有,叶南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他不要叶家,不要财富,如果要的话,就在之前,叶南弦已经把一切都给他了,但是他貌似一直在利用手里的权利寻找黄董,寻找设计图和授权合同。

    不管是沈蔓歌还是叶南弦,估计都会认为叶南方和坤爷合作了,要毁了叶家,毁了叶南弦,从而来发泄自己这些年的怒气和怨气。可是如今看来,叶南方好像另有所图。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最后的交易吗?

    拿她沈蔓歌来换谁?

    沈蔓歌的脑子里一团浆糊,但是也慢慢的捋清了叶南方的意图。

    他做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为了一个人,而那个人会是谁呢?

    沈蔓歌也竖起耳朵听着。

    叶南方却冷下了脸,一字一句的说:“我要一个人,只要你们能把这个人给我,沈蔓歌我双手奉上。”

    “什么人?”

    “当初在云南行动中,背后伤我的那个人!”

    叶南方的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当然,坤爷也愣住了。

    “叶南方,你什么意思?你当年在云南的行动中经历了什么,我们怎么会知道?”

    “少来了,你们如果没有参与到当年的云南行动,又怎么会知道叶家有你们想要的设计图和授权合同?这么多年了,我不点出来,不是因为我傻,而是那个人被你们保护的太好了,我利用了所有的关系都找不到他,所以才不得不和你们合作。如今,叶南弦已经答应给你们设计图和授权合同了,但是如果没有沈蔓歌,你们觉得你们的合作还能继续下去吗?我要的不是你们的财富,也不是你们的大业,我要的不过是一个对你们来说无足轻重的人罢了。你问问你上面的人,为了那么一个人,是不是非得把这一切都给扔了。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内我看不到那个人,我就把沈蔓歌杀了。到时候叶南弦会怎么想我想坤爷比我更清楚吧,毕竟我们科室一条绳上的蚂蚱不是么?”

    叶南方的话让坤爷恨不得杀了他。

    “叶南方,你是故意的!从一开始你和我们合作就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故意要找叶南弦的麻烦,故意把叶家搅得天翻地覆的,故意真对叶南弦,把他逼到我这里,故意劫持了沈蔓歌来要挟我们,其实你为的就是当初那个人对不对?”

    “对!叶家的荣辱和我没关系,叶南弦的生死也和我没关系,我要的只是当初在行动中捅我刀子的那个人!”

    叶南方的承认顿时让沈蔓歌愣住了。

    怎么会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影后归来:霍少,〕〔神豪赘婿〕〔余生皆是喜欢你〕〔极品婚宠:总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