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定九州〕〔都市极品仙尊〕〔快穿:反派BOSS有〕〔神秘老公惹不起〕〔天价妈咪:总裁爹〕〔重生八零:老公抱〕〔极品朋友圈〕〔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旺夫小哑妻〕〔保安情缘〕〔总裁爹地宠上天〕〔九零奋斗甜军嫂〕〔全知全能者〕〔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匠心〕〔百亿富豪的退休生〕〔都市巨豪〕〔夺取基因〕〔他有很多好习惯〕〔我独仙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593章 叶南弦从来都不是心思手软的主儿
    “你也觉得这个人该千刀万剐对不对?可是你知道吗?这个人就是你们霍家人啊!”

    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说什么?”

    “不敢相信是吗?外界都传言,你们霍家的二郎英勇为国,个个都是好汉,个个都是烈士,除了霍震霆残疾退役之后,其他的都殉国了。说的可真好听的。可是谁又知道,你们霍家的二郎会临阵倒戈,贪生怕死?我刚开始以为是你们霍家人在包庇他,可是这五年来,我明里暗里调查了很久,霍震霆和霍老太太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我才没对霍家下手。”

    听方言这么说,沈蔓歌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霍家满门忠烈,没想到居然出了这样的败类。

    “或许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听到沈蔓歌为那个人辩护,方言冷笑着说:“隐情?能有什么样的的隐情需要付出南方的一条命?你们霍家欠叶家一条命,你知道吗?”

    沈蔓歌突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叶南弦那么的珍爱自己的弟弟,如果被他知道霍家人害了他的弟弟,他要如何面对她?

    本以为柳暗花明,从此可以和叶南弦安枕无忧的生活在一起,却没想到这中间又隔着一条命。

    他们之间为什么这么多的曲折?

    “南弦知道这事儿吗?”

    “你这不是问的废话吗。他要是知道了,我还能是叶南方吗?这间事儿也只有叶老太太知道。”

    方言的话让沈蔓歌不由得睁大了眸子。

    “我婆婆?”

    “对,你婆婆。南方临死前见得最后一个人就是叶老太太,我也是在叶老太太的帮助下才整容成了这个样子,并且以叶南方的身份进入了暗夜查找线索。如果不是叶老太太,我不可能在叶家这么顺利。或许在她心里,也是想要通过我来缅怀南方吧。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霍振轩。”

    “霍振轩?霍家的那个败类?”

    “是。”

    沈蔓歌突然就沉默了。

    叶老太太在知道她是霍家人的时候对她还那样百般维护,甚至比霍老太太都对她好。如今她想起来,这其中到底有多少心酸和难受在里面呢?

    霍家人是她的杀子仇人,而她又是霍家人,是叶家的儿媳妇,她不但没有对她怎么样,还对她那么好,沈蔓歌一时之间十分感动。

    方言看着她,问道:“你在想什么?”

    “想我婆婆很伟大,整天面对着我,心里不知道怎么样的难受呢,可是却对我那么好。”

    “好吗?你可知道,这次就是叶老太太和我配合才挟持你的,你还觉得她好吗?”

    方言的话让沈蔓歌顿了一下。

    她笑了笑说:“你们是打算挟持我逼迫南弦发火,给地下城的坤爷施加压力吧?其实不管是你还是我婆婆,你们都没想过要伤害我,也没想过要伤害我的孩子们是吗?”

    “你就这么确定我们不会伤害你,不会伤害你的孩子们?”

    沈蔓歌笑了笑说:“不会,因为他们都是叶家的孩子,你们唯一可以想伤害的,也就是我了。但是好几次,我在生死边缘,在危险的时候,都是你和婆婆救了我,甚至在我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也是婆婆在安慰我。她从来没有对我有任何的不好。我不相信一个人可以伪装的如此之深。她爱南弦,自然会爱南弦之所爱。”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方言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算你有良心。霍家除了那个霍振轩,其他的都是英杰,这一点我不否认。”

    “所以这次你是故意激怒南弦和你反目的是吗?可惜南弦不会对你怎么样,他一直最疼爱的就是你这个弟弟。”

    沈蔓歌的话让方言微微有些苦涩。

    “如果我真的是南方,他肯定不会对我做什么,可是我是方言。”

    “什么意思?”

    沈蔓歌有些诧异。

    方言苦笑着说:“你老公不是一般人,他在地下城可能察觉到了什么,出来之后还没回来就让宋涛拿着我的毛发和他的去做了亲子鉴定。所以我被快速的夺权,甚至他还想要软禁我。如果不是叶老太太帮忙,我现在可能早就成为阶下囚了。那么接下来的所有计划都不能实施了。叶南弦先前对我好,对我心慈手软,那是因为他以为我是南方。可是现在证据确凿,我甚至还鞭打过叶睿,他最宝贝的侄子,曾经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看待的叶睿,甚至还差点害死了你,你觉得他会饶过我吗?叶南弦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主儿。他只有不想,没有不能。”

    沈蔓歌这才想起这一切。

    “我会告诉他的,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告诉南弦放过你的。你这样做也是为了南方,他会理解的。”

    “或许吧。”

    方言说的穆棱两可。

    从方言的口气里,沈蔓歌听出了他的放弃。

    “你该不会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吧?”

    “谁都怕死,我也一样。你很奇怪,我挟持了你,你居然还有心思关心我的生死?你不该关心我会不会放过你吗?你要知道,你不但是叶南弦的妻子,你还是霍家人。霍振轩最敬重的人就是他大哥,你是他大哥的女儿,你说如果我留下你做人质,是不是胜算会大一些?嗯?”

    方言看着沈蔓歌,眼底却没有凶狠之色。

    沈蔓歌摇了摇头说:“我不认识你说的霍振轩,我也没见过我的父亲,甚至现在我和整个霍家都断绝了关系,所以我不知道你的法子管不管用。”

    “就算你再怎么不想承认,你终究还是霍家人,你和叶家终究是隔着一条命。你想清楚了,如果你把我的身份告诉叶南弦,那么你和叶南弦现在的感情或许就会受阻。为了一个伤害你的我,这样放弃你们之间的感情,你觉得值得吗?”

    听放眼这么说,沈蔓歌的心多少有些疼痛。

    这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可是她也知道,不愿意面对也没办法,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谁对谁错,现在还不知晓不是吗?

    “我总不能怕南弦知道这一切就让南方白死了吧?那可是他最爱最爱的弟弟。”

    沈蔓歌的话让方言眸底划过一抹色彩。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会给你电话,让你和叶南弦联系,在计划没有走到那一步的时候,你依然是我的人质,我不可能给你任何一个和外界联系的方式的。所以省省吧,告诉你这些,不过就是以防万一。我怕如果我没能力保护你的话,你要是死了,可是做个明白鬼。”

    方言说完就走了出去。

    沈蔓歌一个人坐在窗前,想着方言刚才说的那些话。

    她是霍家人,但是真的不太了解霍家,甚至没有那个机会去了解霍家,如今却因为身上的血缘关系必须承受着一些什么。

    说实话,沈蔓歌有怨,有恨,甚至多么希望自己不是霍家人。如今她只希望叶南弦能够承受住这一切。

    他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肯定恨死了叶老太太,也担心死了自己。如果一旦他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他所珍爱之人确实他的仇人之侄女,这让他情何以堪?

    沈蔓歌心痛不已,却又无能为力。

    她多么希望那个霍振轩是无辜的,可是方言说的那么确凿,这可如何是好?

    沈蔓歌突然觉得心口好像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沉甸甸的,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叶南弦这边没有得到坤爷这边的消息,脸色阴沉的可怕,甚至连他身边的人都感觉到一股寒意。

    “叶总,你别着急,坤爷马上就会有消息的。”

    坤爷身边的人有些战战兢兢的。

    叶南弦却什么都没说,就那样坐在那里,不过心里十分不安。

    “我出去一趟。”

    他猛地站起身子,却被人给拦住了。

    “叶总,您还是在这里等消息吧。”

    “滚开。”

    叶南弦本来就一肚子的火,但是现在居然还有人拦着他,他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脸色愈发的阴沉了。

    来人有些为难的说:“叶总,这里毕竟是坤爷的地盘,你还是……”

    “他的底盘?那也得我让他在这里成为一霸才行。先前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过来,你们把我困在这里,怎么?今天以为你们还可以困得住我?海陆空你们随便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们坤爷的地头蛇势力大,还是我的势力大。还有,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去找赛阎王。告诉坤爷,三个小时之内我见不到我妻子,他这辈子也别想见到他妻子了。”

    说完,叶南弦一脚踹飞了眼前的人,快步朝外面走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

    坤爷的妻子?

    坤爷居然还有妻子吗?

    谁都不知道坤爷和赛阎王的关系,如果不是从白梓潼那里得知这一切,叶南弦也不知道。

    他能够看得出来,坤爷不是没有能力将赛阎王的医院划入地下城的势力范围之内,而是他不忍。

    既然不忍,那就还有感情,既然有感情,有亏欠,那么久能够成为谈判的资本。

    叶南弦快速的走出地下城的时候,坤爷的人也第一时间将他的话告诉了坤爷。

    坤爷楞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叶南弦从哪里得知他和赛阎王的关系,但是这一刻,他真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着急的不得了。

    叶南方逼他,叶南弦也逼他,这让他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和上面请求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日渐崩坏的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