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盛宠:神医嫡〕〔农家美食日常〕〔璀璨仙途〕〔最强电竞之世界冠〕〔我与你的情深似海〕〔透视小医生〕〔重生之都市魔尊〕〔恶女休夫〕〔颤抖吧,渣爹〕〔军婚超宠:长官,〕〔女总裁的特种高手〕〔侠女来袭:本王妃〕〔农女财迷小当家〕〔风过情海城〕〔申老师〕〔重生媳妇有点甜〕〔风过情海城〕〔都市之六界裁决者〕〔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庶门风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594章 这里不欢迎你
    “真是该死!”

    坤爷气的直接摔了电话,但是想了想,还是捡起来拨号。

    叶南弦走出了地下城,直接来到了赛阎王的医院里。

    医院里的人不少,应该是坤爷派来保护赛阎王的。

    叶南弦也没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

    护士看到叶南弦来了,连忙拦着说:“这里不欢迎你。”

    “滚开!”

    叶南弦心情不好,看谁都不顺眼。

    小护士还想拦着,但是看到叶南弦现在一脸杀气的样子,瑟瑟缩缩的躲到一旁去了。

    叶南弦快速的来到了赛阎王的办公室。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赛阎王以为是护士进来了,头也没抬,十分严厉的呵斥着。

    叶南弦在她面前坐下,低声说:“叶睿呢?”

    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赛阎王这才抬起头来,看到是叶南弦的时候微微一愣,没好气的说:“你来干什么?这还不到一个星期你就要来要儿子了?”

    “我只是看看他过得好不好而已。”

    “上学了。”

    赛阎王的话让叶南弦有些微楞。

    “上学?”

    “怎么?他这个年龄不该上学么?四岁的孩子要上幼儿园的,你放心好了,我给他报的可是a市最贵的幼儿园,教育什么的都是最好的。”

    赛阎王以为叶南弦是担心这个,连忙开口。

    叶南弦连忙恢复了下表情说道:“没事儿,我只是有些意外。”

    “意外什么?怕我不给他好的教育?这十年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生儿子一样看待的,你放心好了。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别总是来我这里,我不待见你。”

    赛阎王一点都不掩饰对叶南弦的不欢迎。

    倒是个爽快人。

    叶南弦笑了一下说:“我来这里是有时想求的。”

    “我不管你要求什么,我都不答应。”

    赛阎王一句话就把叶南弦给顶了回去。

    叶南弦叹了一口气说:“梓潼说的果然没错,你这个人脾气真的很臭,难怪会和坤爷离婚。”

    赛阎王的手猛然顿了一下,她抬起头来看像叶南弦,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和阿坤的关系?”

    “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呀。”

    叶南弦说的十分轻松自在,可是赛阎王的脸色却有些难看了。

    “不但如此,我还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叶睿,因为他像你儿子一般大是不是?你的记忆还停留在你儿子四岁的时候那个阶段。是你得了抑郁症,所以你儿子……”

    “够了!”

    赛阎王的记忆被人掀开,犹如已经愈合的伤口被人再次解开,疼得她浑身哆嗦。

    “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一切?”

    “我说过了,白梓潼告诉我的,他的父亲是你的师兄。”

    听叶南弦这么说,赛阎王恍如隔世一般的看着叶南弦,神情有些惆怅。

    “师兄?白师兄?”

    “是!”

    赛阎王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南弦也不催她,就那样看着她,等着她。

    大约过了能有十分钟,赛阎王这才开了口。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让阿坤联系叶南方,放了我妻子。否则的话我就带你走。”

    叶南弦的话让赛阎王苦涩的笑了笑。

    “你真以为我们离婚是因为我抑郁症摔死了我的儿子,我愧疚之下才离婚的吗?”

    “难道不是?”

    这倒是让叶南弦有些意外。

    赛阎王放下了手里的实验,苦涩的说:“当然不是。如果只是因为那件事儿,我或许不会和他离婚。“

    “那是为什么?”

    “因为他现在做的事儿吧。”

    赛阎王看着外面的天,低声说:“不知道他从哪里认识了那么一个人,就像走火入魔一样,非要跟着他赚钱。有时候出去十天半个月,有时候半年都看不到人,我一个人带孩子,孩子病了我可以自己给他医治,可是孩子需要爸爸的时候,他在哪里?我从来都不觉得我需要那么多钱,是他非要说要给我和孩子最好的生活。他永远都不知道,一个女人和孩子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缺席,那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后来我终于抑郁了,我知道自己的心情出了问题,我说了不止一次,让他回来陪我,可是他总是忙,总是和我说,他走不开。就这样,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直到那件事情发生。”

    “当时他在外面,我说儿子被我摔死了,他居然说我开玩笑。等他回来的时候,我是真的不想活了。我以为经过这件事儿,他会彻底的离开那个人,可惜他只是在家里陪了我几天之后,一个电话又被叫走了。我一开始一直觉得那个人是个女人,是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所以才会那样对我和孩子,可是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是男的。我不清楚他跟的人是谁,但是那个人一个电话绝对比我和孩子都要管用。或许他呆的3是一个什么组织,我不去过问,也觉得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所以我就提起离婚了。可惜他不同意,也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了,只不过我们界河分明,不在越入彼此的领地一步罢了。所以如果你要让我帮你找出那个人的话,我做不到。”

    听到赛阎王说完这些,叶南弦的心里有了底。

    “我不让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只是想暂时利用你来牵制阿坤。我说了,南方和阿坤联手了,他们挟持了我的妻子。你也知道她才手术后不久,她的身体受不了的。”

    “沈蔓歌的身体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那个药人的血对她来说很是滋补,虽然刚做完手术没几天,但是她能够扛过去的,你放心好了。至于你说的叶南方,我也听说他来了地下城,不过没人知道他在哪里。如果你是想利用我和阿坤谈判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还是要说,我远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在阿坤的心里,妻儿都比不过那个人重要。有时候我甚至会想,是不是不听那个人的,阿坤会死,所以我也就不逼他了,只不过也没办法继续生活在一起。”

    赛阎王说完就低下头,继续手里的实验。

    “你要呆着就呆着,就是别出声,我做研究的时候不喜欢有别人在场,你最好让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好。”

    叶南弦就那么坐在那里等待着。

    阿坤得知叶南弦去了赛阎王那里,着急的不得了,和上面请示之后,上面并不答应让霍振轩出面,这简直急坏了阿坤。

    “叶南弦还在赛阎王那里?”

    “是的,坤爷。据说医院外面全是叶南弦的人。”

    听到手下人的汇报,阿坤特别的着急。

    他给叶南弦打了电话。

    “叶南弦,你和我之间的事情,能不能不要扯上别人?”

    “这是你和我的事情吗?如果真的只是你和我的事情,那么又为什么车上我的妻子?”

    “那不是我做的,是叶南方!你该找你弟弟!”

    “他现在和你是一伙的。从他劫持我妻子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是我弟弟了。”

    叶南弦说的决绝。

    阿坤楞了一下,真的是有苦难言。

    叶南方要霍振轩,可是霍振轩上面不放人。没有霍振轩,叶南方就不放沈蔓歌,叶南弦这边就没法交代,他们之前说的事儿就没办法进行。

    阿坤在中间简直是左右为难。

    没办法,他再次给上面打了电话,把叶南弦的和做事情说了一遍。

    对方研究了一会,才给了阿坤回复。

    得到回复的阿坤总算是心底落了地。

    他快速的给叶南方打电话说:“上面同意把霍振轩给你,但是你必须要把沈蔓歌带到我们这里。而且交易不能再地下城进行。不管你用什么法子,绝对不能让叶南弦察觉到你从a市离开。我们另外找个地点交易。”

    “不行!”

    沈蔓歌在一旁听者,连忙阻止。

    “方言,如果在a市,在地下城,有南弦的人在,有叶家的人在,就算你不是叶南方,可是叶家的人会保护你,我也会让南弦保护你。但是一旦离开了叶南弦的势力范围,他们想要把你怎么样可就由不得你了。”

    方言听到沈蔓歌这么说,多少有些意外。

    “你居然在为我着想?你就不怨恨我?如果不是我,你不会那么多的波折,甚至差点死在来a市的路上,你都忘了?”

    “没有你,我也会死。我的身体不是你弄垮的,是张妈。如果没有你,我或许现在真的在苟延残喘,虽然你设计了我,但是你也救了我。你把我引到了赛阎王的身边,如果我猜的不错,蓝晨也是你安排的吧?”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方药摇了摇头说:“蓝晨还真不是我安排的,是叶老太太放出风声去,把蓝晨的位置散布出去了。蓝晨是个药人,天底下想要得到他的人太多,这笔生意地下城不可能不去做,所以消息时我们放出去的,蓝晨却是地下城的人抓的。”

    “所以从头到尾,所有的事情都在你们的设计和安排之中。我不得不说,你们胆子很大,这其中有一个环节接不上,我可能就真的死了。”

    方言点了点头说:“是,所以你不怨恨我?”

    “我只看结果,结果就是我因此因祸得福,我身体全好了,以后可以有很长的余生和南弦在一起,这就够了。”

    “很长的余生,却不见得能够在一起。你说的,叶南弦最爱的是他弟弟,如果他知道是霍振轩杀了他的弟弟,你觉得他会毫无芥蒂的和你在一起吗?”

    方言的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应该不会的吧?叶南弦那么爱她,总不会因为这件事儿而放弃她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七零:小辣妻〕〔从1983开始〕〔伏天氏〕〔重生世纪之交〕〔重生之明星奶爸〕〔简然秦越〕〔明朝败家子〕〔家有喜事:农女的〕〔妙手药王〕〔快穿:我只想种田〕〔申老师〕〔控虫大师〕〔大数据修仙〕〔我真要逆天啦〕〔给我一张复活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