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追缉令,天才〕〔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入我神籍〕〔入骨宠婚:误惹天〕〔封天龙帝〕〔重生之军门狂妻〕〔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冷王嗜宠:我家王〕〔璀璨仙途〕〔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我是神界监狱长〕〔贴身军医〕〔蜀山灵蛇〕〔我不想当老大〕〔顶级漂哥〕〔征御诸天〕〔盛世帝武〕〔武侠之神级捕快〕〔地球第一剑〕〔代嫁王妃: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598章 因为你是叶南弦
    “叶睿!”

    沈蔓歌急的连忙上前,可惜却被霍振轩给拽住了。

    “你放开我!他晕倒了,你没看见吗?”

    沈蔓歌对霍振轩一点好感都没有。

    为什么这个人要长得那个像她的父亲?

    为什么?

    可惜她的恨意霍振轩一点都不在乎。

    方言看到叶睿晕倒的那一瞬间,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奔向叶睿,却在离他不到一尺的距离被坤爷的人再次给擒住了。

    “放开我!那是我儿子!阿坤,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这一刻,方言仿佛就是叶南方。

    从沈蔓歌说起叶睿的那一刻起,方言就觉得愧对这个孩子的。是啊,大人的恩怨为什么要强加在孩子身上呢?

    他才四岁!

    那么的天真浪漫,那么的活泼可爱,甚至甜甜的叫着他爹地,不管他怎么对待他,叶睿对他总是那样的敬畏和依恋。

    叶南弦看到方言眼中是真心的担心叶睿,心里的怒气才少了一些。

    “阿坤,我侄子要是有任何事情,你知道的后果的。”

    叶南弦没动,但是说出的话绝对有震撼力。

    阿坤笑着说:“叶总,你放心好了,小少爷是赛阎王的徒弟,更是您的宝贝侄子,我肯定不会让他有事儿的。来人,把小少爷带去赛阎王那里治疗,不得有任何的闪失。”

    手下人听到阿坤这么说,连忙把叶睿给带走了。

    方言的目光一直跟着叶睿,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做一个父亲的职责,过去陪着叶睿,看看他为什么会晕倒,可是……

    他回过头来,看向霍振轩的那一刻,目光中闪烁着仇恨和杀意。

    叶南弦并没有错过方言的眼神。

    方言和霍振轩有仇?

    难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出霍振轩?

    叶南弦的脑子快速的思考着,却听到阿坤说:“叶总,你看我的诚意很足了对不对?现在可以吧设计图和授权合同给我了吗?”

    “好,料你也刷不出来什么花招,你要的东西我给你,但是你最好保证我的人安全,不然的话……”

    “你放心,我们只为求财,不为求命。”

    阿坤的话让叶南弦微微点头。

    他看向霍振轩,虽然不知道霍振轩为什么还活着,也不知道方言和霍振轩之间有什么恩怨,不过看在他是沈蔓歌的叔叔的份上,叶南弦说道:“你真给霍家人丢脸。放开你侄女!”

    “我从没想过要伤害我侄女。”

    霍振轩淡然一笑,直接送开了沈蔓歌。

    沈蔓歌得到自由的那一瞬间,直接抬起脚,一脚踹在了霍振轩的小腿上。

    “你真不是个东西!我恨死你了。如果可以让我选择,我宁愿没有你这样的亲人!”

    她的这一脚一点不作假。

    霍振轩疼的微微皱眉,差点闷哼出声。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据说是自己侄女的女人,一时间觉得有些好笑和开心。

    大哥后继有人了!

    这脾气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含糊。

    看到霍振轩笑,沈蔓歌更是气的要死。

    “蔓歌,过来!”

    叶南弦生怕霍振轩还有什么其他的幺蛾子,连忙把沈蔓歌叫了过来。

    沈蔓歌看了看方言,方言的目光一直盯着霍振轩。

    她知道,她根本阻止不了方言,或许方言被他们给擒住是故意的,为的就是靠近霍振轩?

    这样的想法来的太过于突然,以至于沈蔓歌还没想清楚的时候,就被叶南弦给拽到了身后。

    “有没有伤到哪里?身体还可以吗?”

    叶南弦着急的问着,手下人已经把设计图和授权合同递给了阿坤。

    沈蔓歌紧紧地拽住了叶南弦的手说:“快拦着方言,别让他干啥事!”

    “什么?谁?”

    叶南弦根本就不清楚方言的身份,所以当沈蔓歌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直觉的楞了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阿坤的人松开方言的那一瞬间,方言直接朝着霍振轩去了。

    “霍振轩,我要你偿命!”

    他是那样的不顾一切,甚至连眼前的人都一脚踢飞了,袖口里藏着的匕首直接甩了出来,直直的朝着霍振轩的正面设了出去。

    “不要!方言!”

    沈蔓歌已经来不及解释,只能下意识地想要阻止,却被叶南弦给抱住了。

    “你干什么?”

    “快拦住他!他不能死啊!你想想叶睿!”

    沈蔓歌的着急叶南弦看在眼里。

    刚才她叫他什么?

    方言?

    连他都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沈蔓歌居然知道。而且是这个人劫持了沈蔓歌,到头来她却为这个人求情?

    为什么?

    她和他之间到底有什么?

    叶南弦的脸色有些难看,可惜现在沈蔓歌并没有看到。

    “快啊,南弦。”

    沈蔓歌挣脱不开,只能求助叶南弦,却发现叶南弦的脸色十分难看。

    “方言?你知道他不是南方?”

    这句话问的阴风阵阵的,沈蔓歌只觉得脖子后面有些发凉。

    她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说道:“不是你想得那样,回头我和你解释好不好,现在先阻止他。他要杀霍振轩!”

    “为什么要杀霍振轩?”

    叶南弦的这个问题让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为什么?

    难道要在这里告诉他,因为霍振轩杀了他的亲弟弟叶南方吗?

    沈蔓歌微楞的空档,方言已经和霍振轩交了手。

    刚才那些轻而易举控制住方言的人都傻眼了,因为方言和霍振轩正打的不可开交,那身手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制止的。

    沈蔓歌这一刻也明白了,果然如同她所想,方言刚才是故意的!

    阿坤离霍振轩很近,只有被擒住了,方言才有机会就近杀了霍振轩。

    “不要!”

    沈蔓歌想要再次阻止,可惜叶南弦死死地拽住了她。

    “你很关心他?你知道他是谁?”

    “我知道,南弦,拜托你,真的拜托你,别让他出事。”

    沈蔓歌越是这么说,叶南弦的脸色越是难看。

    就在这个时候,霍振轩一个过肩摔直接把方言摔了出去。

    相对于方言而言,霍振轩的身手还是很不错的。

    方言倒地之后,根本顾不得自己的疼痛,猛然间再次掏出一把匕首,朝着霍振轩的胸口就刺了过去。

    “霍先生!”

    阿坤看到这一幕惊吓万分,连忙掏出了枪,朝着方言就是一枪。

    “不!”

    沈蔓歌眼睁睁的看着方言倒了下去,那鲜红的血液刺红了别人的眼睛。

    他笑了。

    看着插入霍振轩胸口的那把匕首,方言终于笑了。

    他给叶南方报仇了!

    他的任务完成了,他的使命也结束了。

    天这么的蓝,蓝的让他想起了第一次和叶南方见面时的情景。

    沈蔓歌整个人瘫在了叶南弦的怀里,她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他叫方言,是南方的兄弟。他整容回到叶家,就是为了给南方报仇,因为是霍振轩杀了南方。叶家找了五年,找不到霍振轩的身影,只能用南方的身份来吊出他来。叶南弦,他是为了你弟弟。我留住他,是为了叶睿。叶睿万一醒了,你我拿什么给他一个爹地?我们欠那个孩子的太多太多了。”

    叶南弦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说什么?”

    “现在抢救还来得及吗?”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猛然惊醒过来。

    “快!送医院去!”

    叶南弦这句话直接惊醒了阿坤。

    “对对对!送医院去,赛阎王的医术很高明,送医院去抢救。”

    阿坤的人把霍振轩抬着,叶南弦的人抬着方言,一起炒赛阎王的医院跑去。

    方言经过叶南弦身边的时候,紧紧地握住了叶南弦的手,他低声说:“南方让我告诉你,有你这样的哥哥,真好。”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收紧了,一股温热的液体涌了上来。

    “别说话!给我好好撑着,我不管你是谁,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弟弟叶南方,你还有个儿子等着你呢。你要是敢死,我就真的不管叶睿了。”

    叶南弦的话让方言笑了起来。

    他说:“你不会,因为你是叶南弦,因为他是南方的儿子。”

    说完,方言就闭上了眼睛。

    叶南弦突然觉得心酸酸涩涩的,疼的难受。

    “告诉赛阎王,先救南方!”

    叶南弦的话让阿坤听到了。

    现在他可顾不上叶南弦的身份,以及和叶南弦的合作关系,相比较叶南弦而言,霍振轩对他更重要。

    阿坤使了一个眼色,顿时有人出来拦着抬着方言的人前进。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迸射出冷冽的光芒。

    “不想死的就滚开!”

    他的头嗡嗡作响,甚至有些发疼。

    他知道,自己的神经痛又开始了。

    可惜,他没有拿药。

    阿坤的人根本不听叶南弦的。

    这一刻,叶南弦将沈蔓歌往旁边的手下怀里一塞,低声说:“好好待着。”

    说完,他猛地出手,直接踢向了那些人。

    沈蔓歌被推了一下之后,看着正在打斗的叶南弦,她突然想起了方言曾经说过的话。

    他说,“在这场爱情和婚姻里,她太卑微了,完全失去了她自己。”

    是啊,她也有身手,也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子,可是这个时候,叶南弦的第一反应就是让人保护她。

    沈蔓歌的眸子低沉了几分。

    她冷冷的说:“放手1”

    手下自然不敢对沈蔓歌的话不从,连忙放开了沈蔓歌。

    沈蔓歌看着不远处的阿坤,镇定的说:“给赛阎王打电话,让她准备好了手术工具,第一时间抢救南方,否则的话,叶睿我就带回,以前所说的一切都不算数了。你们带着南方从另一边走,这边我和叶总应付。”

    说完,她直接脱了方言给她的外套,一个纵身上前,直接将叶南弦身边的人给摔了出去。

    叶南弦微微一愣,沈蔓歌冷冷的说:“我并不是一个只会站在你身后让你保护的女人!”

    就在这时,她突然惊叫一声,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七零:小辣妻〕〔从1983开始〕〔伏天氏〕〔重生世纪之交〕〔重生之明星奶爸〕〔简然秦越〕〔明朝败家子〕〔家有喜事:农女的〕〔妙手药王〕〔快穿:我只想种田〕〔申老师〕〔控虫大师〕〔大数据修仙〕〔我真要逆天啦〕〔给我一张复活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