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我在异界有〕〔原始人我来自地球〕〔向往的生活之悠闲〕〔重生农女:带着系〕〔寻龙天师〕〔我真不会鉴宝〕〔诸天商贩〕〔墨少宠婚甜绵绵云〕〔傲娇爹地找上门〕〔透视小市民〕〔慕少的秘宠甜妻沈〕〔小城车站〕〔神医狂妃:邪王的〕〔盲妃嫁到:王爷别〕〔雄宋〕〔贞观楚王〕〔韩娱之崛起〕〔七零俏神医:老公〕〔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位面宇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604章 最好不是你
    沈蔓歌的太阳穴一突一突的。

    她转过头来看向叶老太太,冷冷的说:“最好不是你。”

    “是我做的!”

    叶老太太的坦言让沈蔓歌的怒气达到了顶端。

    “我真想揍你!真的!”

    这是沈蔓歌的实话。

    叶老太太却笑得有些得意。

    “你敢吗?南弦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是这些年我对他如何,他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你欺负的。就算我让方言劫持了你,他气的要死,不也是一样没动我吗?只是拿我身边的管家出气。你觉得你动了我,南弦会对你没有意见?你们霍家欠我们叶家一条命,你真以为他心里没有隔阂?”

    沈蔓歌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她不想听叶老太太再说这些话了,但是她又想知道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南弦?你知不知道他承受了多少痛苦?你知不知道他现在神经痛到什么地步?那么坚强忍耐的一个人都直接痛的昏厥了,你这也叫爱他?”

    叶老太太却冷冷的说:“那是他自找的。如果他能够不反抗,不抗拒的听从催眠师的,他就会从心里认为是你对不起他,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爱你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何止于此?你毁了我的南弦!”

    “我毁了他?还是你毁了他?他是一个人,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你或者任何人的工具。你是真的爱他,还是利用他给叶家赚钱,维护好叶家现在的荣耀?你不喜欢我,就因此想要让他也憎恨我。你明知道霍振轩杀了南方,却一直隐忍着不说,还对我那么好,让我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维护我,其实你就是在等这一天吧?你在等南弦发现是霍振轩杀了南方,在等南弦和我反目,可惜你没有成功,所以你恼羞成怒了。这么多年的算计,这么多年的忍耐现在对你来说就像是一场笑话,一个讽刺,所以你受不了了。宁愿撕下伪善的伪装,也要在我面前发泄出来。可是你能做什么呢?就算我一无是处,就算我现在什么都不是,可我在南弦心里依然是他的妻子,是他拼命想要维护的人。你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这些话告诉南弦吗?你敢吗?”

    沈蔓歌的一番话说得叶老太太的脸色突然就变了。

    “你住口!”

    “你不敢!因为你怕你这辈子唯一的依仗会离开你。你怕南弦会不要你,不赡养你。所以尽管你对他有很多的怨气,你依然不敢对他怎么样,你甚至不敢让他知道他现在的痛苦都是你造成的。你能做的,也不过就是欺负欺负我出出气,还得阴着来。其实真正可怜的人是你。我好歹拥有南弦全心全意的爱,你呢?你一直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的算计着,也不过就是因为害怕南弦因为不是你的亲生儿子而不赡养你。既然我都看透了这一切,你觉得我还会上当吗?”

    沈蔓歌总算是出了一口气。

    她再也没说什么,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并且对外面的保镖说:“把老太太送回房间,没我的允许不能让她靠近叶睿一步。这是我的的命令!”

    “你们敢!”

    沈蔓歌却冷笑着说:“你们最好想清楚,她虽然是南弦的母亲,但是现在是我当家。她已经风烛残年了,我还年轻,以后整个叶家谁说了算,你们最好搞清楚。况且南弦对我怎么样你们都是看得见,不想再叶家干了的,就不用听我的。我倒要看看,谁想离开叶家!”

    这句话说得所有人愣了一下。

    他们看向沈蔓歌,见她沉稳冷静,再想想她说的话,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了新的打算。

    “是,大少奶奶。”

    保镖连忙上前,要把叶老太太送回屋。

    叶老太太气的嗷嗷大叫,再也维持不了尊贵的形象。

    “沈蔓歌,你放肆!你居然敢如此对我!居然敢!”

    “我敢的事情还在后面呢。母亲,你最好从现在开始好好地听话,仰我鼻息的活着,别刺激我,也别激怒我,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对女人来说,不单单只有你会演戏,我也会,不过是我不屑。如果你非要和我斗智斗勇斗演技的话,我奉陪,反正我有大把的时间陪你玩。”

    沈蔓歌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对叶老太太的尊敬。

    这么长时间的掏心掏肺,居然换来的都是算计和伤害,是谁都不会再想个小绵羊似的任人宰割。

    叶老太太还在叫嚣着,可是却被人带走了。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沈蔓歌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要离开,才想起来她来这里的本意是为了看看叶睿的。

    要不是被叶老太太给冲了,她现在应该在房间里看着叶睿的。

    想到这里,沈蔓歌再次折返回来,却看到叶睿坐在床上,眼直直的看着她,也不知道将刚才的事情看到了多少,听到了多少。

    一个四岁的孩子,在经历了父母双亡之后,在听到这些不堪入目的话,沈蔓歌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睿睿,你醒了?想不想吃东西?妈咪去给你做好不好?”

    沈蔓歌用生平最温柔的声音和叶睿说话。

    可是叶睿却没有什么反应,看了沈蔓歌一眼之后,再次躺下,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然后闭上了眼睛,安静乖巧的让人觉得不安。

    沈蔓歌再次上前,低声说:“睿睿,妈咪和奶奶闹着玩的,你别害怕好不好?妈咪不是坏人。妈咪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爱你的。告诉妈咪,你想吃什么?不吃东西可不行。”

    叶睿只是蜷缩着身子,闭着眼睛,不言不语,不管沈蔓歌怎么说,说了什么,他都好想听不到似的。

    沈蔓歌在说了十几分钟之后,依然没有等到叶睿的反应,她愈发的难受了。

    对叶睿,她是真心的心疼。

    看到叶睿这样,沈蔓歌十分着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给叶睿拉了拉被子,然后走出了他的房间。

    沈蔓歌给白梓潼打了电话,针对叶睿的情况说了一下。

    白梓潼听完之后皱着眉头说:“这样的情况可不好。我怕他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空间里,得了自闭症。蔓歌,你最好想个法子让他哭出来,或者发泄出来,不能这个样子。他才四岁,还太小,承受不了太大的变故。唉,这件事儿对孩子的伤害太大了。”

    “是啊,谁也想不到事情会这样。可是叶睿平时最要好的人只有落落和梓安,落落南弦已经让人去接了,梓安这孩子回来估计需要一段时间。”

    沈蔓歌觉得头疼极了,胳膊也疼。

    “听说你也受伤了?怎么样?没事儿吧?”

    白梓潼有些关心的问着。

    沈蔓歌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小伤,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睿睿和南弦。”

    “南弦的事儿我听苏南说了,他也没有办法,不过你放心,我会询问关于这方面的专家的,一定有办法的。苏南暂时给他配了一些止痛药,希望有用。”

    听到白梓潼这么说,沈蔓歌低声说道:“你师叔给了我一个人的名片,说那个人可以帮忙,我还没去呢。南弦去了公司,一连串的事情太多,我们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是啊,事情太多了,有太突然了。他拿设计图和合同的事儿还在跟进,现在让他停下来貌似不可能,现在叶睿有这个样子,确实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我只希望我的家可以和和美美的,可是为什么事情一件一件的总是接踵而来,让人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呢?”

    沈蔓歌的心情是低落的。‘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的失落。

    被叶老太太说的一无是处,任谁心里都不会好受的。

    她不是没有才华,只是委屈了自己,为了爱情,为了叶家放弃了自己的才华,可是在别人眼里,自己居然成了一个废物。

    都说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可是真正能够做到如此豁达的又有几个?

    人活在世界上,本来就活在别人的眼光里。在维持了自己的爱情之后,想要经营下去,想要让爱情一如既往的光鲜亮丽,或许她真的需要努力了。

    白梓潼听出了她声音的低落,问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沈蔓歌真的很想把叶老太太的实情告诉他,可是家丑不可外扬,一旦白梓潼知道了,苏南也就知道。苏南知道了,叶南弦便也知道了。

    这件事情里,她沈蔓歌是受害者,叶南弦又何尝不是?

    她可以恨着叶老太太,甚至以后对她不闻不问,可是叶南弦能吗?那可是他叫了二十多年的妈。如今要是知道被自己的母亲给算计成这个样子,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也不过是叶老太太手里的棋子和工具,他收到的伤害或许是最大的。

    沈蔓歌可以委屈自己,但是却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叶南弦委屈,那简直比用刀剜她的心都痛。

    有些事儿终究还是需要自己一个人去解决的。

    沈蔓歌想到这里,低声说:“没什么事儿,就是太累了,然后看到睿睿又成了这个样子,心里不太好受罢了。”

    “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没事儿,睿睿会好的,只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去引导他走出来。你的胳膊也注意点,最近别抻了,不然会留下后遗症的。”

    “嗯,好。”

    正说着,手下人带着沈落落回来了。沈蔓歌挂断了和白梓潼的通话,却在看到沈落落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七零:小辣妻〕〔重生世纪之交〕〔伏天氏〕〔从1983开始〕〔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家有喜事:农女的〕〔快穿:我只想种田〕〔申老师〕〔控虫大师〕〔简然秦越〕〔大数据修仙〕〔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重生甜妻:狠会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