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追缉令,天才〕〔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入我神籍〕〔入骨宠婚:误惹天〕〔封天龙帝〕〔重生之军门狂妻〕〔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冷王嗜宠:我家王〕〔璀璨仙途〕〔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我是神界监狱长〕〔贴身军医〕〔蜀山灵蛇〕〔我不想当老大〕〔顶级漂哥〕〔征御诸天〕〔盛世帝武〕〔武侠之神级捕快〕〔地球第一剑〕〔代嫁王妃: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614章 他就在这里
    叶睿的脸色顿时有些紧张,他直直的看着张音,那求救的眼神让张音简直难以拒绝。

    “好了,我救就是了。你放心吧,不过她现在发烧了,情绪很不稳定,这样对病情不利。我和你说这么多你也不明白,回头你长大了就会懂得。总之今天开始你一切都听我的好不好?”

    叶睿连忙点了点头。

    张音心疼的摸着他的头说:“那现在去一旁休息去吧,把你妈咪交给我,你放心,我会保护你妈咪的,也会治好她的。你如果病倒了,我就不救她了。”

    叶睿一听,连忙松开了张音,快步跑到了一旁的床上躺下,拉过被子闭上了眼睛。

    张音的心再一次被扯疼了。

    她叹息一声,连忙招呼来护士,和她一起抢救。

    沈蔓歌只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一会好像置身在火炉里,一会又好像如坠冰窖,这种死不如死的感觉折磨着她,她痛苦不堪,想要呼救,却看到迷雾中仿佛有叶南弦的影子,却怎么都看不清楚。

    她想要伸手抓住叶南弦,耳边却传来霍震霆的声音。

    “你忘了吗?是他母亲逼死了你奶奶。你和他之间横着两条人命呢,你们俩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

    沈蔓歌微微一顿,眼前再次浮现出霍老太太惨死的样子。

    “不,不是的!不是!”

    沈蔓歌努力的想要抛开这一切,但是越是想抛开,越是清晰的仿佛刻进了脑海一般。

    叶南弦在迷雾里越走越远,甚至传来了叹息声。

    他说:“沈蔓歌,你三叔害死了南方,我妈逼死了你奶奶,你说我们还怎么在一起?”

    “不要走!南弦,你不要走!”

    沈蔓歌呼喊着,可是叶南弦的身影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张音看到她此时的样子,叹息着说:“自古有情总被无情伤,你这又何必呢?”

    可惜沈蔓歌根本就听不清楚。

    迷迷糊糊中,张音给她处理好了身体,再次推进病房的时候,一道小小的身影快速的关上房门跳上了床,鞋子都没来得及拖。

    张音看到叶睿此时装睡的样子,不由得再次叹息了一声。

    “别装了,你妈咪没事了。”

    张音十分羡慕沈蔓歌。

    虽然她因为感情伤的遍体鳞伤,但是还有这么些可爱的孩子爱着她,为她不顾一切,这又何尝不是她的一种财富?

    想起自己,张音不由得有些黯然了。

    她和护士离开了病房,自己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外面的天空,如果自己的儿子还活着,她是不是也会这样的快乐和幸福?

    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袭上心头。

    突然,一双小小的手轻轻地碰了碰她,像羽毛一般,却又拨动着她的心弦。

    张音低下头,就看到叶睿拿着一杯凉白开看着她。

    “给我的?”

    张音有些受宠若惊。

    从叶睿跟着她开始就不怎么愿意和她说话。她知道,是她用强横的手段逼得叶睿不得不留在自己身边,她从来都没有奢望过叶睿会真的对她好,可是现在叶睿手里的凉白开让她感动的热泪盈眶。

    叶睿点了点头,依然端着凉白开。

    张音激动地接了过来,说道:“谢谢你,睿睿。”

    叶睿没说话,转身离开了。

    他再次回到了沈蔓歌的身边守候着她。

    沈蔓歌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都是陌生的,却又有些熟悉。

    叶睿看到她醒来的时候,连忙站起来跑了出去,去找张音去了。

    沈蔓歌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多少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想着起床,可是全身的疼痛让她整个人大汗淋漓,一些记忆也在脑海中开始复苏。

    叶老太太,梓安,叶睿,落落……

    甚至还有霍老太太!

    所有的人在他的脑海里犹如走马观花一般,全部走了一遍,一种悲伤涌上心头,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地扼住了她的喉咙,让她喘不过气来了。

    她捂着自己的脖子,想要张嘴说话,可是除了咿咿呀呀的声音外,再也无法言喻。

    沈蔓歌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她哑了!

    她居然真的哑了!

    沈蔓歌突然就笑了,笑的大泪磅礴,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笑自己的单纯,笑自己的愚蠢,更笑自己的无能!

    叶老太太的一句话说对了,那就是她是个废物!

    她保护不了自己,保护不了身边的人,更保护不了自己的爱情。

    她不恨叶南弦,却也知道,和叶南弦之间的缘分算是断了。

    沈蔓歌就像疯了似的,不断地笑着,笑的都咳嗽了依然没有停下来。

    叶睿带着张音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张音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然后上前快速的稳住了沈蔓歌的身子,说道:“你就算失去了一切,失去了所有,你还有睿睿。和我相比,你幸福多了,起码你的身边还有一个义无反顾,什么都不在乎也要留在你身边的儿子不是吗?”

    沈蔓歌顿时就愣住了。

    她看着眼前的叶睿,看着叶睿眼底的担忧和隐忍的泪水,那颗心再次疼了起来。

    这是南方的孩子!

    如果不是他们霍家的霍振轩,他或许可以在父母的怀里过得很好。

    叶老太太说的对,是他们霍家欠了这个孩子的,她得还。

    沈蔓歌朝着叶睿招了招手。

    叶睿快速的跑了过来,在扑进沈蔓歌怀里的时候终于落了泪。

    他不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嗷嗷大哭,可是即便是默默流泪,也让人觉得心疼的压抑感不断地笼罩着周围。

    沈蔓歌多想和叶睿说一声,以后她会好好待他,可惜喉咙动了动,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张音看到这一幕,低声说:“别着急,你的声带没问题,如今不能说话,是因为有药物刺激了声带,引起了发炎,等你缓一段时间,我再给你看看。你的声音并不完全没有机会找回来。”

    沈蔓歌听到这里有些欣喜,这算是不幸中的一点希望了吗?

    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喜欢做个哑巴不是吗?

    她感激的看着张音。

    张音却低声说:“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睿睿,他是我徒弟不是吗?”

    沈蔓歌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张音也不过是拿着叶睿做借口。如果她就是不想救他,也不会如此周折。

    她感激的看了看张音,随即抚摸着怀里的叶睿。

    她现在也只剩下他了不是吗?

    梓安和落落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叶南弦回来之后看到这四分五裂的家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她发现自己还在想叶南弦,不由得苦笑起来。

    爱已经深入骨髓,怎么能够那么简单的忘却?

    可是记着就是一种折磨。

    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明知道之间隔阂两条人命,这份感情如何继续下去?

    沈蔓歌痛苦不堪。

    张音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叹息了一声说:“放开吧,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你心怀美好就能一直幸福下去的。有些人注定这辈子没缘分,有些事注定这辈子没办法实现,这就是缘分。或许你和他真的是有缘无分。”

    有缘无分吗?

    沈蔓歌不知道。

    只知道现在想起叶南弦,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惨死的叶南方,被叶老太太逼死的霍老太太,以及被叶老太太算计的种种。

    多么美好的感情,在这样的折磨下也会变得不如最初的美好了把。

    沈蔓歌的神态黯然,显然心伤未除。

    张音想了想,低声安慰道:“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想不明白,暂时就别想了。看看当下,看看你怀里的睿睿,他现在是个有问题的额孩子,你该多为他想一想。”

    沈蔓歌顿时抬起了头,眼底都是疑惑。

    张音心疼的说:“好好地孩子,怎么就给折腾成了自闭症?如果不是因为关心你,或许他这辈子都不会走出来。如今他也只是和你和我接触,对其他人没任何的感觉和表示,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这孩子才四岁,将来的人生还有很长,如果一直这样该怎么办?”

    沈蔓歌顿时难受起来。

    她摸着叶睿的头,想要和叶睿说些什么,奈何自己现在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甚至因为动作太大牵引了伤口,让她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

    叶睿的听力十分敏锐。

    他猛地抬起头来,伸出小手轻轻地拍着沈蔓歌的后背,对她骨折的手更是低下头吹气,好像这样可以缓解沈蔓歌的疼痛一般。

    沈蔓歌的眸子瞬间湿润了。

    “救救他。”

    沈蔓歌张开嘴,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她知道张音看得懂她的唇形。

    张音叹息了一声说:“他是我的徒弟,我自然会帮他,可是有些事不是我一个人用外力可以解决的。睿睿显然是受到了重大的刺激才这样的,想要让他彻底好起来,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并且他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这地下城和叶南弦最近斗的不可开交,周围的人都颇受牵连。如果不是因为我是阿坤的妻子,或许我这里也会出现状况。我已经打算离开这里了。如果你愿意,可以带着叶睿和我一起走,只是你真的愿意离开这里吗?沈蔓歌,如果你想见到叶南弦,我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他就在这里!”

    沈蔓歌的眸子猛然收紧了,一双手也紧紧地握在一起。

    叶南弦在这里?

    他就在a市!可是她能见他吗?有必要见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七零:小辣妻〕〔从1983开始〕〔伏天氏〕〔重生世纪之交〕〔重生之明星奶爸〕〔简然秦越〕〔明朝败家子〕〔家有喜事:农女的〕〔妙手药王〕〔快穿:我只想种田〕〔申老师〕〔控虫大师〕〔大数据修仙〕〔我真要逆天啦〕〔给我一张复活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