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时空旅舍〕〔启禀王爷:王妃,〕〔谪仙之我为妖王〕〔最强扫把星〕〔星空流放〕〔都市之我真的无敌〕〔遍地都是传送门〕〔重生甜心宠不够〕〔神迹精灵掌控者〕〔祁少追妻路漫漫〕〔我在日本打工的三〕〔萌狐悍妻〕〔比邻〕〔流浪在诸天世界〕〔阴魂异事〕〔一只眼睛的怪物〕〔木叶之日斩是我爸〕〔天下讨逆〕〔最强女婿〕〔山海横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615章 她要离开
    沈蔓歌的心乱了。

    她爱叶南弦。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她怎么见他?见了他又能说什么呢?

    他能为了她对他的母亲做什么吗?

    还是能够为了她不要叶家?

    沈蔓歌心里痛苦不堪。

    她不想见他!

    可是她有放不下自己的孩子们。

    没有她在叶家,叶老太太不知道会怎么样对待梓安和落落。

    梓安还好说,他是叶家的继承人,叶老太太自然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是落落怎么办?

    叶老太太明显的表现出对叶洛洛的不喜欢,如今留下她也不过是为了将来的商业联姻。、

    沈蔓歌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成为联姻的工具。她不要自己的女儿承受这一切!

    想了想,沈蔓歌给叶南弦留了一封信,然后递给了张音。

    “什么意思?你不见他,是让我把这封信给他?”

    沈蔓歌点了点头。

    舍弃断然痛彻心扉,但是在一起更加不可能,更加的痛不欲生。

    既然如此,还不如保留着最初的美好,各分东西,相忘于江湖的好。

    张音看着她,低声说:“我以为以你对他的爱,会不顾一切的去见他,让他给你主持公道的。”

    沈蔓歌顿了一下。

    公道?

    什么是公道?

    当爱情掺杂了太多的东西之后,就已经失去了最初的美好了。只是她一直执着的不肯放下,努力的委屈自己去迎合叶家的所有人,结果最后自己什么都没得到,什么都没守住。

    奶奶说的对,委屈自己得到的爱情和婚姻都不会幸福的。

    她咬着下唇没有说话,但是眼底的光芒却说明了一切。

    张音不知道沈蔓歌心里怎么想的,不过却低声说:“你收拾一下,准备一下,一会我们就离开。等我们离开之后,我再把这封信给叶南弦。既然你不想见他,那就这样最好。你觉得呢?”

    沈蔓歌点了点头。

    叶睿一直在她怀里,听到他们要离开的时候顿了一下,却安安静静的,像个瓷娃娃一般。

    沈蔓歌想起刚见到叶睿的时候,这个孩子是多么的单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开朗,谁能想到如今这个安静地让人心疼的孩子会是哪个叶睿呢?

    他们这些大人到底给孩子带来了怎样的伤害?

    沈蔓歌紧紧地抱住了叶睿,心里愧疚万分。

    张音让人收拾好了一切,护士却突然闯了进来。

    “院长,有个人要见你。”

    “谁?”

    张音有些不耐烦,现在这个时候要见她的人会是谁呢?

    护士连忙说道:“那个药人。”

    “啊?”

    张音有些意外,沈蔓歌也楞了一下。

    蓝晨?

    在上次回到海城之后,蓝城和她之间的账务就清了,从那以后两个人各奔东西,也没什么联系了,只是没想到蓝晨会来找张音。

    张音看了看沈蔓歌,问道:“来找你的?”

    沈蔓歌摇了摇头。

    她的事情叶老太太做的十分隐秘,或许过不了多久,叶家就会传来她卷着叶家的财产逃跑的消息,又或者是她病死的消息,总之她现在这样,叶老太太是绝对不会让外界知道的。

    蓝晨更不可能知道。

    张音见沈蔓歌摇头,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那他来干什么?难不成是来给我他的血的?”

    沈蔓歌的嘴角有些抽。

    张音对蓝晨的血十分执着,这或许是医者的狂热,沈蔓歌理解不了。、

    “让他进来吧。”

    张音考虑再三,还是让蓝晨进来了。

    当蓝晨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楞了一下。

    “叶太太,你也在啊?”

    沈蔓歌点了点头。

    蓝晨和她回礼之后,看着张音说道:“我来这里是求你救一个人的。”

    “不救。”

    张音一口回绝。

    这个答案好像在蓝晨的意料之中。

    他没什么太大的失落,低声说:“如果你帮我救了她,不管你什么时候需要我的血,我都给你。”

    张音顿时愣住了,有些欣喜若狂。

    “你说的是真的?”

    “叶太太也在,她就是证人。只要你帮我救了她,我这一身的血,你什么时候用,我什么时候给,这是我给你的酬劳和承诺。”

    “行!成交!”

    张音马上答应下来。

    沈蔓歌有些摇头。

    蓝晨看来是有备而来,只不过能让他如此不顾一切的人难道是方婷?

    方婷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上次在地下城,他们都没顾得上方婷,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沈蔓歌本来打算问上一嘴,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作声。

    她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还哪有那个心思去管别人的事情?

    张音笑着说:“正好我们要离开这里,还没想到怎么走,既然你让我去救人,那么你既然有办法从外面进来,是不是也有办法把我们从这里带出去?”

    这句话让沈蔓歌多少有些疑惑。

    张音连忙解释道:“都和你说了,叶南弦和阿坤的人在这里交涉,这里被封了,进不来出不去,除非有特殊的关系。我虽然不知道这小子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进来a市,不过他既然能做到,我们就不用想别的法子出去了,直接让他带我们出去就好。”

    沈蔓歌这才知道这一切。

    看来叶南弦和阿坤的人在这里交涉十分重要和危险,不然的话也不会封了整个a市。

    再次听到这个男人的名字,沈蔓歌的心针扎似的疼着。

    “你是说你们都要离开?”

    “是,怎么?有问题吗?”

    张音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救人的样子,让蓝晨顿时摇了摇头。

    “没问题,只是我以为叶太太会留下来。”

    “这件事儿以后和你说,你也别叫她叶太太了,直接叫她沈小姐吧。我想她也是这么希望的,对吧?”

    张音看想沈蔓歌。

    沈蔓歌点了点头。

    从叶太太到沈小姐,这其中有多少辛酸泪,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

    蓝晨楞了一下。

    叶南弦为了沈蔓歌付出了多少,他是看在眼里的,只是现在看到沈蔓歌的样子,怕是和叶南弦闹了别扭了。

    蓝晨也没有探究别人隐私的爱好,点了点头说:“好,我去安排一下,我们一会就走。”

    沈蔓歌抱着叶睿,胳膊不太得劲。

    叶睿挣扎着跳下来,改牵着沈蔓歌的手,那懂事的样子看得沈蔓歌心里一阵难受。

    她多想和叶睿说几句话呀,可是嗓子除了火辣辣的感觉之外,居然什么都做不了。

    张音忙着把一切中药医学数据带走,其他的看都没看。

    护士有些舍不得。

    “院长,这些仪器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那些个东西哪里都可以买到,丢了就丢了。把最珍贵的东西带走就好了。”

    沈蔓歌微微一愣。

    把最珍贵的东西带走?

    那是不是她把对叶南弦纯粹的爱带走,也是一种财富?

    想到这里,沈蔓歌的心里才好受了一些。

    蓝晨那边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安排好了。

    沈蔓歌和叶睿张音他们上了车。

    这是一部加长版的凯迪拉克,看得出来价值连城。

    沈蔓歌急的蓝晨并没有多少钱,那么这辆车不见得是他的,那又会是谁的呢?

    方家的吗?

    听说方婷的背景有些强大。

    沈蔓歌来不及想太多,车子就开动了。

    叶睿紧紧地握紧了沈蔓歌的手,依偎在她的怀里,安安静静的。

    张音有些羡慕,试图把叶睿报过来,但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她最终叹息着,只能羡慕的看着。

    蓝晨在前面坐着,有专门的的司机开车。

    车子离开了医院,在a市畅通无阻。

    就在过关的时候,前面突然多了路障,而蓝晨的车子也被人拦了下来。

    张音看了看外面,低声说:“是叶南弦!”

    沈蔓歌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车窗是暗色玻璃,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但是从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来。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从车子里下来,朝着这边走来。

    什么重要的事情居然需要他亲自拦车检查?

    沈蔓歌的心飞快的跳着。

    叶睿看了看叶南弦,再看了看沈蔓歌,见沈蔓歌没有任何的表示,自己也就继续依偎在沈蔓歌的怀里安静的呆着,没有任何的举动。

    张音还担心叶睿会突然出来找叶南弦说些什么,但是现在见他这个样子,张音又是安慰又是心疼。

    叶南弦毕竟养育了叶睿四年,在感情上,叶睿还是和叶南弦比较亲密一些的,但是现在却顾忌着沈蔓歌没有去找叶南弦,不得不说这个孩子太懂事了。

    或许是叶老太太的做法伤透了孩子的心,或许是真的觉得沈蔓歌只剩下他自己了,他宁愿看着叶南弦走来,也不主动出声。

    沈蔓歌的心一点一点的收紧。

    叶南弦来了!

    他会发现自己吗?

    自己能够顺利的离开这里吗?

    当叶南弦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又该如何?

    一系列的问题让沈蔓歌头疼欲裂的。

    她甚至想要打开车门逃开这里。

    就在沈蔓歌的手碰到车把手的时候,张音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低声说道:“你不出去,我们还有机会离开,你如果出去,只能留下。你想好了,真的要留下来的话,我不阻拦你。”

    沈蔓歌的手立马顿住了。

    想离开吗?

    是的。

    她要离开!

    她没办法和叶老太太再若无其事的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她也没有办法看着叶南弦在她和叶老太太之间为难。

    她怕再次受伤。

    她脆弱的心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刺激了。

    沈蔓歌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而就在这时,叶南弦也来到了车子面前,伸手敲了敲车窗。

    “下车,例行检查!所有人都下车靠边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七零:小辣妻〕〔重生世纪之交〕〔伏天氏〕〔从1983开始〕〔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家有喜事:农女的〕〔快穿:我只想种田〕〔申老师〕〔控虫大师〕〔简然秦越〕〔大数据修仙〕〔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重生甜妻:狠会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