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追缉令,天才〕〔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入我神籍〕〔入骨宠婚:误惹天〕〔封天龙帝〕〔重生之军门狂妻〕〔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冷王嗜宠:我家王〕〔璀璨仙途〕〔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我是神界监狱长〕〔贴身军医〕〔蜀山灵蛇〕〔我不想当老大〕〔顶级漂哥〕〔征御诸天〕〔盛世帝武〕〔武侠之神级捕快〕〔地球第一剑〕〔代嫁王妃: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定一生无悔过 第632章 她怎么可能睡着
    “蔓歌,你怎么了?病了吗?”

    蓝灵儿快速的跑到沈蔓歌面前摸了摸她的额头。

    她的头并不热,但是沈蔓歌就好像是冷极了的样子,浑身颤抖着。

    “蔓歌,你怎么了?”

    “疼!”

    沈蔓歌张开嘴说了一句,奈何发不出声音来。

    疼!

    好疼!

    心口好像被撕裂了一般,疼的难受。

    她就像是一个被绑住手脚的人,动弹不得,却疼的快要窒息了。

    怎么办?

    谁来救救她?

    蓝灵儿的眸子瞬间就湿润了。

    沈蔓歌为这段感情付出了多少,她最清楚不过,如今看到她这个样子,蓝灵儿简直恨死了叶南弦。

    “不疼不疼!我抱着你呢。”

    蓝灵儿连忙上床抱住了沈蔓歌,可是沈蔓歌还在抖着。

    蓝熠在门外看到这一幕,眸子有些心疼。

    他默默地转身走了出去。

    “给我查一查这辆车牌号的主人是谁。”

    蓝熠把叶南弦的那辆车发了出去。

    叶南弦当时不在车上,找地方买烟去了,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沈蔓歌他们在车前,蓝熠正在砸车,他就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他看着沈蔓歌转身就走的样子,那种不想面对的表情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刺进了叶南弦的心口里。

    在看到蓝灵儿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可能暴露了。

    等蓝灵儿打完电话,叶南弦快速的给宋涛打了电话。

    “我开这辆车的车主是谁?”

    “腾云集团的总经理张腾的车。”

    宋涛的话让叶南弦松了一口气。

    “告诉张腾,就说他好奇给公司做翻译的女工长什么样子,所以才跟踪她的。”

    “啊?”

    宋涛有些跟不上叶南弦的节奏。

    “跟踪?叶总,你该不会是……”

    “是,我一直跟着蔓歌,有问题吗?”

    叶南弦这样反问着,隐隐的还有一丝火气。

    宋涛连忙说道:“没,没问题,我马上去办。不过叶总,灵儿好像察觉到你来历城了,还嚷着要和我分手。你如果还不想和太太正面接触的话,还是少出去把。”

    听到宋涛这样说,叶南弦心里更郁闷了。

    “你管我那么多。”

    他挂了电话,心情十分烦躁。

    他可是沈蔓歌名正言顺的丈夫,怎么就不能跟着她了?怎么就不能见她了?

    但是当他问了自己这两个问题之后,不由得萎了。

    他当然可以见沈蔓歌,只是怕沈蔓歌见到他之后更加难受。

    叶南弦拿出香烟点燃,一根一根的抽着,却怎么都缓解不了心底的难受感觉。

    沈蔓歌整个人沉浸在悲伤中,一点一点的挣扎着,感受着蓝灵儿的温暖之后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蓝灵儿心疼的说道:“你这又是何苦?那个人不见得就是他。如果你不想见他,我让你走就是了,你放心好了,他不会来打扰你的生活的。我也不允许。”

    沈蔓歌没说什么,也没什么表示。

    她的心情和感受不知道要怎么说。

    蓝熠走了进来,低声说:“车主查到了,是腾云集团的总经理张腾的车,他说他就是好奇沈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跟踪过来的。回头他会把车开走。”

    蓝灵儿和沈蔓歌都顿了一下。

    张腾?

    这个人并没有听说过。

    蓝灵儿笑着说:“看来是我们太紧张了。蔓歌,你长得这么漂亮,难免会招来有些男人的觊觎和窥视。你可小心一点。”

    沈蔓歌没说话。

    张腾么?

    因为好奇所以跟踪么?

    她总觉得不是。

    那种透过黑暗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的专注和深情,像极了叶南弦曾经看自己的样子。

    不!

    不是像!

    就是他!

    尽管车主不是他,但是谁又能说开车的不是他,跟踪她的不是他呢?

    沈蔓歌爱叶南弦这么多年,他的眼神她是绝对感受不错的。

    不过沈蔓歌也没有反驳什么。

    让蓝灵儿和蓝熠觉得不是叶南弦最好,免得蓝灵儿惹出什么事儿了。虽然现在她是蓝家的大小姐了,蓝家的势力也不小,但是和叶南弦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给蓝家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姐,沈姐,叶南弦和沈姐是什么关系啊?”

    蓝熠的话一问,立刻被蓝灵儿给瞪了一眼。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蓝熠连忙捂着嘴巴,抱歉的笑了笑。

    沈蔓歌看着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倒也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

    感情是一个人的事情,没必要让其他人跟着小心翼翼的。

    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了,蓝灵儿还是不太放心,陪了她一会,见沈蔓歌睡着了,这才离开了沈蔓歌的房间。

    蓝灵儿刚走,沈蔓歌就睁开了眼睛。

    现在不是晚上,她怎么可能睡着?

    沈蔓歌起身来到了床前,隔着窗帘朝外面看去。

    那辆车还在,只是车里多了一个人。烟头在车窗那里忽明忽暗的,显然里面的人正在抽烟。

    那个人的手指是那样的纤长,像极了叶南弦的手,或许这就是叶南弦的手。

    是的。

    这实际上还有叶南弦找不到的人吗?

    一个多月了,他也应该找到了。

    况且她在商场被人欺负了,能够为她出头的人能是谁呢?

    沈蔓歌叹息着,双眼有些贪婪的看着那双熟悉的手。

    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肆无忌惮的任由着自己的感情挥发出去。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放过她自己。

    直到现在,她都觉得霍老太太的死是她的缘故。如果她不是她的孙女该有多好。

    如果霍振轩没有杀了叶南方该有多好。

    可惜很多事情都没有如果。

    叶南弦一支烟抽完了,想要再点一支的时候,发现火机没油了。他使劲的摇了摇,依然打不着火。

    他有些郁闷的下了车,下意识地朝着沈蔓歌的房间看了一眼。

    沈蔓歌猛然身体一颤。

    真的是他!

    他瘦了!黑了!也憔悴了!

    一股心疼不由得从心底升了起来,她甚至想要跑下去好好看看他,可是她还是忍住了。

    叶南弦发现窗帘后面有人,不由得楞了一下。

    等了这么久,一直以为沈蔓歌睡着了,没想到她却站在窗帘后头看着他。

    这下,自己是真的暴露了。

    叶南弦就那样看着沈蔓歌,沈蔓歌也看着他,两个人隔着一个窗帘,好像多了一层保护层,让他们可以放肆的发泄着自己的思念。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下起了毛毛雨,叶南弦却舍得进去车里。

    沈蔓歌没有过来赶走自己,是不是说明她还爱着自己?是不是他们之间还有可能?

    叶南弦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冲进去,紧紧地抱住她,可是当他刚抬起脚的瞬间,沈蔓歌将窗帘给直接拉上了一层,阻断了两个人的视线。

    沈蔓歌靠在窗台的墙壁上大口的喘息着。

    她揪着衣领,想要呐喊,却怎么都喊不出来。没有人能够理解她现在这种感觉,那种想要呐喊却发不出声音的窒息感。

    她就像个溺水的人,想要寻找帮助,却找不到任何人救自己。

    沈蔓歌揪着衣领慢慢的滑坐在地板上,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叶南弦被生生的止住了脚步,他掏出电话,拿出手机要给沈蔓歌打电话的时候才想起来,沈蔓歌根本没办法说话。

    无边的疼痛像海浪一般的席卷着他,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淹死了,而唯一的救赎就是沈蔓歌,奈何沈蔓歌跨不过去这道坎。

    叶南弦无力的放下了手机,知道自己再呆下去也没意义,但是就是舍不得走。

    沈蔓歌哭过了之后,打开电脑,给腾云集团写了辞职信。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她就不想再呆在腾云集团,况且能够把腾云集团的总经理拿来替他挡枪,可见腾云集团被叶南弦收购了。

    她并不想在他手下做事。

    她是哑了,但是不需要任何的怜悯和同情。

    张腾接到沈蔓歌的辞职信的时候特别惊慌,连忙打电话给了叶南弦,说明了情况。

    叶南弦想过沈蔓歌会排斥他,但是没想到这么排斥,就因为发现了他,她连自己生存下去的工作都不要了吗?

    就在这时,宋涛打电话告诉他,商场已经买下来了。

    叶南弦低声说:“明天找律师送到蓝家来,你也可以顺便见见蓝灵儿。”

    “谢谢叶总。”

    宋涛自然是高兴地。

    叶南弦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他就这样默默地守在沈蔓歌的窗下,一守就是一夜。

    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沈蔓歌拉开窗帘,打开了窗户,叶南弦已经不在了,不过他待过的地方一地的烟蒂,可见是一晚上没睡。

    沈蔓歌告诉自己必须心狠起来,不然的话痛苦的还是她自己。

    她强迫着自己打起精神来。

    从今天开始她又要开始找工作了,只不过这次不能再找翻译额工作了。

    沈蔓歌心里叹息着,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嘈杂声。

    她打开房门走了下去,发现宋涛和一个陌生男子站在客厅里,而蓝灵儿正在赶人。

    蓝熠站在一旁看热闹,见沈蔓歌下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沈姐,你怎么下来了?把你吵醒了?”

    沈蔓歌摇了摇头。

    宋涛看到沈蔓歌的时候,喊了一声,“太太。”

    沈蔓歌想要反驳,可是想起自己现在的声音状态,她还是沉默了。

    “谁是你家太太?你赶紧给我走!我们都分手了,你还来做什么?我告诉你,我爸妈不在,这是我弟弟蓝熠的私人别墅,你再不走我可叫保安了。”

    蓝灵儿气的直嚷嚷,宋涛却闲闲地说:“你家保安未必打得过我。”

    “宋涛!你给我滚!”

    蓝灵儿气疯了。

    宋涛却像安抚宠物似的摸着蓝灵儿的头说:“乖,别闹,一会在和你说。”

    说完,他直接拿着一份文件来到了沈蔓歌的面前,不过就在这时,宋涛的电话响了。他想也没想的就接听了。

    “宋特助,梓安少爷出事了。”

    沈蔓歌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七零:小辣妻〕〔从1983开始〕〔伏天氏〕〔重生世纪之交〕〔重生之明星奶爸〕〔简然秦越〕〔明朝败家子〕〔家有喜事:农女的〕〔妙手药王〕〔快穿:我只想种田〕〔申老师〕〔控虫大师〕〔大数据修仙〕〔我真要逆天啦〕〔给我一张复活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