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此生我无法拥有你〕〔最坑军婚:我跟名〕〔我的理由老公〕〔医武兵王〕〔绝命毒尸〕〔最强特种兵之战狼〕〔重生之魔教教主〕〔全职武师〕〔五零俏花媳〕〔学霸少女的八零日〕〔锦鲤农门崛起日常〕〔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玉手调香〕〔暴力甜妻:帝少不〕〔霸道修仙神医〕〔奶茶店主会法术〕〔六零娇妻有空间〕〔我真是鲲鹏〕〔剑行大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蛊妃在上:病弱王爷易推倒 第四章 长得像似
    似乎是感觉到了这房中进了人,塌上的男子缓缓睁开了双眼。

    若是刚才,慕水沉觉得这人是病弱美人,自己还能够对其美色抵挡三分,可是现在,美人睁开了双眼,那双眼中却与那病态的身躯不同,仿佛是蕴藏着千万星子。

    然而这双眼睛却也带着凌厉和探究,慕水沉意识到,这个男人并非是个善茬。

    “六哥,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慕姑娘了,她可是个用蛊高手啊,想必一定能够对您的病情有帮助的。”还是漠北宇先打破了僵局。

    漠北夜很少在自己这处见到生人了,刚要开口却被咳嗽声打断了。“咳咳,这次就有劳慕姑娘了。”他想要挣扎着起来,却显得吃力。极力隐忍着,但还是徒劳。

    “算了,你不起来我也能给你瞧出来是什么情况。”慕水沉倒是觉得这病恹恹的美人若是动作大一点恐怕连带的咳嗽都能要了他半条命了。

    转而又示意漠北宇,只是伸出了一只玉手,那漠北宇楞了一下神,随即便明白过来了。

    “慕姑娘,这是五千两银子的定金,剩下的钱就要等到姑娘你将我六哥的病治好再结清了。”漠北宇乖乖地将银票双手奉上。

    慕水沉对于银子这件事情可是锱铢必较的,清点了一遍,确定没错之后才开始了工作状态。

    漠北夜是个很好的病人,不管慕水沉如何摆弄,漠北夜都没有吭声,只是偶尔传来的咳嗽声还能够说明主人是醒着的。慕水沉看病的时候没有顾忌什么男女之防,这双手就在漠北夜身上来回摸着。

    慕水沉双手施蛊,却没有借助任何的工具,只是在虚空中施蛊,让蛊进入到漠北夜的身体里。

    一旁的漠北宇往前一步,想要看的更加清楚一点。心里却也不得不佩服起这位慕姑娘了。在这天宇国,能够修习蛊术的人是少之又少,而寻常的蛊术师则是要借助有些工具,比如说蛇虫鼠蚁之类的被炼化成蛊的东西,而像是慕水沉这般直接双手施蛊的,就连漠北宇都还未曾见过呢。

    离慕水沉最近的漠北夜,双眼却是一直没有离开过慕水沉。不光是因为这个女人倾城的容貌,而且还给了他一种熟悉感。

    光是用蛊术探究身体,漠北夜就觉得浑身感受到了一股许久未有过的暖意,双眸闪过一丝亮光,不由得对眼前这位面容倾城的女子另眼相看。

    慕水沉这一心都是在漠北夜的身体上,原以为只是普通的伤病,却不想这不光是伤,还有毒呢,而且又在漠北夜的身体里待了这么多年,就连慕水沉都有些吃力了。

    不行,若是此刻再不收手,恐怕自己的术法都要被耗完了。

    然而一旁的漠北宇还未来得及询问情况,一个脆脆的童音像是平地炸起了惊雷一般。

    “娘亲,他和我长得好像,他是不是就是我爹爹啊?”小脑袋从慕水沉身后探了出来,虽然是稚嫩的童声,但是双眼却紧紧盯着漠北夜,眼中带着认真的神色。

    漠北夜同样也是被惊到了,全副的心神也被这个小小的人儿给吸引过去。

    漠北宇瞧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刚刚还未曾注意,如今一看,还真是与六哥小时候十分相似啊,若说是不同之处,恐怕是眼前这个小人比六哥小时候更加的灵动。

    而漠北宇这些年与漠北夜关系很好,深知自己六哥的秉性,刚刚六哥眼中划过的那一抹异样的流光他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

    自从六哥缠绵床榻以来,便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神情,说不定这个孩子真的和六哥有缘呢?

    漠北夜牵唇一笑,然后朝着慕七七伸出手。慕七七只觉得眼前这个病床上的人长得好看,又和自己相像,那就一定不是坏人。

    一旁的慕水沉露出一丝错愕,自家孩子这也太容易被勾过去了吧,难道是看对方长得美?

    “我说臭小子,不是长得帅的都是你爹,再说了,这是个病秧子,活不长。”

    慕水沉这话一出,漠北夜便咳嗽了一声,面色似乎是更加苍白了。

    “慕姑娘,这情况如何了?”漠北宇可不愿意见慕水沉再刺激自家六哥了。

    “你这位六哥啊,身子若是想要好全了,恐怕是难咯。”虽然银子是好,但是在慕水沉心里还是蛊术最为重要,不至于为了救个人还将自己这五年来好不容易积攒的术法都给赔进去吧。

    “这……还请慕姑娘一定要救救我六哥啊,不管多少钱都没问题。”漠北夜当即便作揖,神情焦急。此刻,俨然是将慕水沉当做是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了。

    “娘亲,你救救他吧。”居然连慕七七都站出来给漠北夜说话了。慕水沉难以置信地看着床上的漠北夜,这人到底有什么魔力?

    慕七七松开漠北夜的手,然后拉了拉慕水沉的衣袖,“娘亲,他的手好温暖,就好像是爹爹的手一样。”

    慕水沉知道慕七七虽然平日里不说,但心里一直都想着有个父亲的吧。

    而慕七七的话在漠北宇沉寂了多年的心泛起了浪花,眼中有些湿意,面上却是带着笑的。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已经将他缠绵病榻这几年的笑容都给用完了。

    漠北宇知道自己这一身的毒想要根治是难上加难,之前那么多的大夫,蛊术师都来看过了,哪一个最后不是摇着头走的。“九弟,你也别为难人家了,我这身体我自己知道。”漠北宇原本就是苍白的一张脸,如今说出这话来,更是让人觉得凄然。

    “六哥……”漠北宇面上痛意浮现,六哥为了天宇国上阵杀敌,尽心尽力,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慕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漠北宇觉得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让慕水沉答应救治。

    “娘亲,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慕七七那湿漉漉的眼神,还有那萌萌的童音真是对慕水沉杀伤力极大啊。

    慕水沉想了想,复又看了一眼缠绵病榻的漠北夜,最终还是跟漠北宇一同到了屋外的院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