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蛊妃在上:病弱王爷易推倒 第二十章 暗中用药
    果然,慕水沉住进宫中的第二日,都还没来得及和那些宫中的蛊术师交流切磋呢,就被皇帝一个诏令给叫过去了,

    和他们想的一样,皇帝就是想问慕水沉关于长生之法。这胡编乱造的谁不会啊,再加上慕水沉十分高明,说的七分真,三分假的。有理有据,就是那些蛊术师听了都点头称是。

    如此一来,皇帝就更加的相信慕水沉了,相信她真的有办法能够达到自己的要求。

    慕水沉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就是炼制一些这儿没听说过的,对于慕水沉来讲极为平常的蛊毒就好了。

    这一类的蛊毒呢以丹药为主,毒性不强,但是效果却能够让皇帝满意,就是暂时性地提神醒脑,让皇帝觉得身体又恢复了强健。

    而且这样的蛊毒就算是长期用,按照皇帝接下来还有命的几十年来讲是完全不会体现出反噬作用的。

    “皇上,在下建议则是服用蛊毒,然后配合着用蛊术之力一同施术,这样效果则更好啊。”慕水沉也是找了个借口让皇帝也不要经常性地服用蛊毒。

    皇帝原本所知道的就是通过服用蛊毒,如今乍一听沐晚虞这新的方法,顿时眼前一亮。

    “嗯,好,看来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慕姑娘果然更有想法,相比这效果也是更加好啊。”皇帝十分满意,一挥手便差人将慕水沉所需要的东西第一时间收好送过去。

    “这宫中炼蛊材料不少,若是慕姑娘没有找到所需要的,就跟宫人讲,他们会第一时间去找的。”这炼蛊在宫中就是个特殊的存在,蛊术师也是。

    他们应该说是离皇帝最近的人,至少皇帝有时候觉得没有朝臣都不能没有蛊术师。

    所以那边的宫人第一个听命的人是蛊术师,然后才是皇帝。

    慕水沉当然是要亲自去看一看那些材料的,原本想着列个单子,让他们拿过来的。但随后还是决定故弄玄虚的说了一个他们听都没听过的材料。

    眼瞧着他们这一脸莫名的表情,慕水沉又恍然地说着材料十分难寻,自己这儿正好还留有一些。

    众人不是傻子,于是皆是认为这慕水沉所炼制的蛊毒中最为关键的也就是这一种材料了。

    那些被皇帝养在宫里的蛊术师待遇那是一等一的好,大多都是心高气傲的,唯有一个看着最为年轻的,到还和慕水沉搭话了呢。

    “在下骆肖,是前几个月才进宫的蛊术师。”骆肖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的。而且这言语间也没有其他蛊术师的傲气,所以慕水沉还是乐意跟他说上几句的。

    “我叫慕水沉,如今也是被强拉着给皇上炼蛊的。”慕水沉也不兜圈子。

    “慕姑娘的事迹如今宫中无人不知,在下对慕姑娘的蛊术也着实佩服啊。”骆肖谦逊地作揖,彬彬有礼的样子到是让一向无拘无束惯了的慕水沉有些不自在了。

    之后,慕水沉命人拿上材料,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诶,七七呢?”慕水沉这一整日的又没有看到慕七七,想来应该是在宫中到处乱跑吧。

    慕水沉想了想,还是放出了一只蛊虫,让它跟着慕七七。这蛊虫和炼制人之间都是有感应的,这样一来,慕水沉也能够安心点。

    而慕七七呢,他确实是在宫中到处晃达,而且这次还是一个人。

    漠北夜因为长久不入宫,如今在宫中住上了,就意味着将来极有可能就要重回朝堂了。而且晃达也想念他这个久不露面的儿子,所以每次都叫上漠北夜和漠北宇两个人,喝茶聊天,同游御花园。

    慕七七一个人也不觉得无聊,走走看看的,又仗着那张迷死人的可爱脸蛋和抹了蜜一样的小嘴,转了一圈就收获了一大票的粉丝。

    忽然,慕七七原本轻快的脚步一顿,他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那是蛊术的能量波动的反应。

    他知道这宫中有蛊术师,可是蛊术师的院落不在这一片啊。慕七七以为是哪个蛊术师在这儿练习蛊术呢,想到慕水沉不允许自己接触蛊术,如今到了宫中,说不定还可以找个人切磋一下呢。

    慕七七这么小个人都知道不能闭门造车啊,有同道中人会更好。

    慕七七对于蛊术的感知能力真是遗传了慕水沉的,同样都是天赋极高,老天爷赏饭吃的一类啊。

    这样的体制若是其他的蛊术师见了还不要羡慕死啊。因为蛊术若是想要不断的精进,那么对于蛊的力量感知也要不断的加强。

    就这么说吧,大多数人还要从起点一步步地往前跑,而慕七七这样的就已经站在终点了。

    慕七七顺着墙,却在窗户边上听到了声音,还颇为熟悉呢。

    这宫中慕七七能有什么熟悉的人啊,于是慕七七轻轻戳了一下那窗户纸,猫着身子往里面看去。

    “父王如今身体如何了?”是漠北桀的声音,而他面前站着的却是一个身穿黑色大斗篷男人。那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寒之气让慕七七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慕七七皱起了眉头,那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啊。都说小孩子敏感,再加上慕七七对蛊毒有着敏锐的触觉,所以第一感觉就是如此。

    “皇上如今的身体早就是被先前的蛊毒所侵害了,这个时候若是加入了我们的药,最慢也不出一个月,皇上就会……”黑色斗篷男人没有说话,但最后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了。

    “可是这药该加在何处,如今慕水沉进宫未父王炼制蛊毒,她可是个谨慎的人,怕是不好下手啊。”漠北桀对慕水沉早就没了之前的耐心。

    看着慕水沉和漠北夜那样子,漠北桀就对慕水沉起了杀意。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么久没有必要活着了。

    慕七七一听到自家娘亲的名字,一双耳朵立马竖起来了。果然,那个大皇子就是个坏蛋,对娘亲不怀好意,真是连爹爹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啊。

    慕七七对漠北桀表示出了十二分的厌恶和鄙视。

    “在下这儿到是觉得,这是个一石二鸟的好计啊。”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却更加像是鬼魅一般了。“就将这药加在新的蛊毒中。”

    漠北桀从男人手中接过药,若是成了,那就是正合他意。若是不成,那就再另寻他法,只要不怀疑到他身上来就行。

    如今慕水沉是一定要死了,他好不容易才将漠北夜给废了的,如今居然让他碰到了慕水沉,眼看着身子大好。

    而且父王现在对于这个算是失而复得的儿子,那宠爱可不比漠北宇少啊。

    原本五年前就传了出风言风语,说是太子的位置极有可能是漠北夜的了。虽然漠北桀是大皇子,然而这太子之位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皇帝手中。

    皇帝虽然最喜欢的是漠北宇,但也知道他无意太子之位,而且最重要的是从能力上来讲,漠北夜是最合适的。

    漠北桀怎么能这样任由事情发展呢,就素那是传言,他也要扼杀个彻底,所以他对漠北夜这个弟弟起了杀心。

    当然了,在战场上的时候没有将漠北夜杀死,所以便只能用毒药一点点将漠北夜的身体给腐蚀殆尽。

    慕七七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刚想着要回去告诉慕水沉,却因为气息的波动而被发现了。

    “什么人!”黑斗篷男人一双眼睛朝着慕七七的方向看过来,一个拂袖,窗户便被这气浪给掀起了。

    此时的慕七七已经躲到了转角的墙边,刚刚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幸好自己反应快,不然就真的要被发现了。

    慕七七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稍微探出了头。对方似乎是没有动静了吧,也没有看见他们追出来。

    就在慕七七以为成功脱险,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觉得脖子后面一下刺痛,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漠北夜虽然和慕水沉一同住在宫里,可是因为皇帝的关系,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反而是少了。

    “诶,你今日怎么有空来啊,日理万机的大忙人。”慕水沉这会儿也刚好是睡了个午觉起来,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

    “这几日在宫中住的可还习惯?”漠北夜瞧着此刻的慕水沉,刚刚睡醒,困意还未全消,整个人慵懒而迷离。

    “这宫中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不过啊我倒还是觉得你那竹苑更加的自在。”慕水沉在自己这周围都布了蛊,也是为了防止有什么人监视自己。

    “等到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就回竹苑吧。”漠北夜温和的笑意就好像外面的春日暖阳一样。

    “可你觉得你父王会这么轻易再放你回去吗?等到你身体好了之后,我看啊你啊才是真的要忙起来了。”慕水沉知道漠北夜心中所想也不会是一直待在竹苑里的,不然也不会请自己来施蛊救治。

    漠北夜有些诧异,大概是没想到慕水沉会这么说吧。慕水沉虽然大多数时候看上去是大大咧咧的,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是一个态度,但其实是最为细心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