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小神医苏叶〕〔太古武神〕〔蚀骨宠婚:早安,〕〔重生那些事儿〕〔总裁爹地悠着点安〕〔洪荒之准提问道〕〔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绝品阔少〕〔顾廷深霍念念〕〔顾少轻点宠〕〔首席通缉令:神秘〕〔锦绣田园之我有锦〕〔极品赘婿〕〔总裁老公惹不得〕〔快穿系统:反派大〕〔家有王妃〕〔伏天帝〕〔我做二哈那些年〕〔农门闲女之家里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二十章 破译
    第二十章破译

    没出克洛德的所料,艾里克森和维里克罗一放学就准备去打野猫了。克洛德提醒他们,虽然他们的父亲都是国民身份,可以合法的拥有火枪,而他们现在没到十八岁同样是享受其父亲的国民待遇。

    但毕竟在镇子里拿火枪去射猎野猫是很危险的事,这不是说野猫会对他们造成危险,而是克洛德担心他们用火枪会误伤到行人什么的。

    总算这两个家伙还算明白是非轻重,商量了一下决定换武器。维里克罗回家去拿猎弓,艾里克森去码头找自家的水手借手弩,这两样武器虽然射程比火枪要短得多,但对付野猫应该是足够了。

    博克阿尔家里有把石弩,这是他父亲年轻那会押运货物走长途时携带的远程武器。在艾里克森和维里克罗两人不停的撺掇下,上午还在为父亲筹划的那个航线计划而兴奋自豪的博克阿尔决定把白鹿镇崛起什么的先放一边去,回家拿石弩跟伙伴们去打完野猫再继续激动振奋也不迟……

    只有克洛德拒绝了伙伴们的邀请,他借口不是不想找野猫报害他失眠的仇,而是他昨晚没睡好,早上差点迟到,又上了一天的课,委实很疲惫,现在感觉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所以他想回家先好好睡个觉,找野猫报仇的事只能拜托自己的好伙伴们帮忙了……

    这借口不错,伙伴们没勉强克洛德和他们一起,反而体贴的让他早点回家休息,还表示如果有了收获明天就带些到学校让克洛德也尝尝猫肉的滋味。

    回到家,运气很好,母亲带着小胖墩去隔壁串门了。那位三楼新搬来的阿莱卡太太不知什么时候成了母亲的好朋友,经常在一起八卦而忘了回家做饭的时间。最重要的是阿莱卡夫人有个七岁的小女儿,小胖墩找到了玩伴乐不思蜀,好几次都不肯回家。

    安吉莉娜也已经放学回家,正趴在餐桌上写作业。

    克洛德摸了摸妹妹的头,将借口又说了一遍,让妹妹记下,别让人来打搅他休息,除非吃饭时再叫他。

    回到自己的小阁楼,克洛德一扫满脸的颓废和无精打采,整个人一下子精神起来。打开抽屉,拿出昨天晚上的成果,从七页菜谱上抄下的七张写着古赫兹语文字的曼利纸,为了不弄混顺序克洛德还特意在每张纸上做了数字编号。

    要不要马上进行破译?看了看桌上的古赫兹语字典,克洛德的心中涌起了迫不及待的冲动,他这刻是真的很想知道这本魔法菜谱上那些掩藏着的文字记载着什么样的秘密。

    不过克洛德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急也不急这点时间,自己最好还是趁这会精神力充沛再从这本魔法菜谱上多抄两页,反正每页上的这些古赫兹文字也就是那么几行,免得破译了那七页后又得断断续续的边抄边晒月光……

    又集中精神抄了两页菜谱后,克洛德终于开始了破译。

    ——————————————————————————

    ……今天是诺马丁魔历3341年8月11日,雨。

    经过七天的长途跋涉,我们一行八人终于到达金水露镇。

    我们在香露酒馆住宿了下来。

    准备吃午餐,当我看到菜谱时,我惊呆了。从来没想过竟然有人会用蝎狮皮做的魔纹符纸来抄写一本菜谱……

    我问酒馆伙计,他说半个月前有个人拿了这本空白簿子顶欠的酒帐。正好店里的菜谱被两个喝醉的酒鬼打架给撕了,老板觉得这本簿子是皮纸不容易撕坏就拿来当菜谱用。

    真是暴殄天物啊!我实在无法忍受这么一本珍贵的魔纹符纸本子被用来当菜谱用,于是就用一个沙利文购买了下来。

    达瓦里师兄说不值得,虽然蝎狮皮做的魔纹符纸是制作魔法书的上好材料,但这本子已经抄写上了菜谱,符纸上的魔纹已经被破坏,无法再利用了。

    他说得没错,但我买这本菜谱并不是做魔法书用,这次出来我没带日记本,正好用这本子写日记,至于上面的菜谱,我可以用来作伪装……

    ——————————————————————————

    这是第一页菜谱上记载的内容,克洛德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破译完。看完后克洛德有些兴奋也有些失望,还有些迷惑。

    兴奋的是这本菜谱的确是一个魔法师的手札,失望的是这本菜谱掩藏的并不是什么魔法师的秘密,这点第一页就说的很明白,魔法师只是发现了这本珍贵的蝎狮皮作的魔纹符纸簿子被人当菜谱用,便买了下来当日记本。

    迷惑的是开头那诺马丁魔历3341年8月11日是什么时候?法雷亚大陆也就是黑暗历四千多年,再加上圣光历五百多年,克洛德从来没见过有关什么诺马丁魔历的记载。莫非这诺马丁魔历是魔法师们特有的纪年公历?

    叹了口气,克洛德又拿起了抄写的第二第三页菜谱,这两页上面只有短短的几行字,破译倒很简单。

    ——————————————————————————

    ……诺马丁魔历3341年8月12日,晴。

    今天白天没什么事,我一直在房间里冥想。

    昨晚保塔因找了两个酒馆女招待在隔壁狂欢,吵得我睡不着觉。

    晚饭时我说了他两句,他很不耐烦。

    他说现在再不享受就没机会了,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

    ——————————————————————————

    ……诺马丁魔历3341年8月13日,阴,傍晚下了场小雨。

    白天在房间里冥想。

    晚上吃饭时达瓦里师兄的脸色很严肃,他告诉我一个消息,有一支法师队伍在比尼奥山谷遭到伏击,十一个四环和三环法师全部被火枪给打死,只有一个五环法师身中三弹逃了出来。

    比尼奥山谷离金水露镇只有一百多里,这真是一个噩耗。

    ——————————————————————————

    奇怪,那时候就有火枪了,甚至还可以去伏击魔法师的队伍。克洛德起了好奇心,继续破译第四页,这页字比较多。

    ——————————————————————————

    ……诺马丁魔历3341年8月14日,晴。

    今天认识了琼斯法师,他和我一样,是四环法师。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很狼狈,灰头土脸的在酒馆大堂里拼命的往嘴里灌着黑麦酒。

    达瓦里师兄说他是因为死里逃生才这样子。

    琼斯法师来自若苏伯城,和我们一样接到了魔法执事会的传唤令,命令他们前来金水露镇集合。

    他们一行十三人,在离金水露镇不到五十里的原野上,同样遭到了火枪手的伏击。他们只跑回六个人,琼斯法师就是其中之一。不过据他说,他们的反击也造成了伏击者很大的伤亡。镇上现在已经组织队伍前去查看现场了。

    你们不知道……他们根本不怕死……琼斯法师在那里哭嚎:

    ……就算我们用爆裂火球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炸成碎片,可他们的同伙仍然站在原地给火枪上弹,哪怕鲜血溅满了他们的脸,他们依旧站在那里举起火枪向我们开火……

    ……我诅咒发明火枪的人!这是恶魔的武器!那些黑铁贱民就是用这种恶魔的武器让我们高贵的法师的鲜血洒满大地……

    琼斯法师终于醉死过去。

    睡前达瓦里师兄来到我房间,严令我不得将火枪改良的事情告诉别人。我又不傻,这事我才不会说。

    ——————————————————————————

    这第四页的日记信息量有些大啊……克洛德看着自己破译的日记在心中思索。一是那些魔法师都接到了魔法执事会的传唤令,在金水露镇集合,但同时也遭到了火枪手的伏击,损伤很大。

    二是关于火枪,似乎和这位写日记的魔法师也有着很大的关联,起码他参加过对火枪进行改良的研究。

    敲门声响起。

    “二哥,二哥,起床了没有?妈妈叫你下楼吃饭……”门外传来安吉莉娜怯生生的声音。

    克洛德站了起来,打开门:“知道了,我这就下去。”

    “等下,安娜,昨天我给你买了个礼物。”克洛德喊住准备下楼的妹妹,从床头的柜子上拿起那个纯银的花枝发卡,叫到妹妹的手里:“漂亮吗?”

    安吉莉娜的眼睛亮了:“谢谢哥哥,我拿去给妈妈看看。”

    转身就蹬蹬蹬下楼了。

    “哎……”克洛德还想让她将那四个海盗小人偶也带下去给小胖墩的,算了,还是自己带下去吧。

    晚餐很丰盛啊,主菜是土豆炖牛尾巴,还有两条黄油煎的长尾刀鱼,这是白令加湖的特产,一向以刺少肉嫩味道鲜美而闻名。一大盘的烤羊肋骨,还有半只焦红色的烤鹅,桌上还放着一小筐的蓝莓。

    难道今天是什么节日,或者是有什么要庆祝的吗?不过克洛德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应该是昨天晚上宴会剩下的,平常家里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菜肴。

    坐在主位上的是阿尔贝特,这货又把自己当成家主了。这会正坐在父亲的位子上将那半只烤鹅唯一的一只后腿给切下来拿在手里大嚼。妹妹安吉莉娜站在桌边拿着把小刀在切割白面包片,母亲则在给小胖墩喂土豆吃。

    “给,小胖墩,喜欢吗?”克洛德把海盗小人偶递给布洛维克,小胖墩一声欢呼就跳下椅子,抱着海盗小人偶东看看西摸摸,喜欢得不得了。

    “克洛德,你又乱花钱了,刚给安娜买了发卡又给小布克买玩具。”母亲放下手里的小木碗埋怨道。

    “没多少钱,看到觉得正合适给他们就买了。对了,父亲呢?”

    “你父亲傍晚时分派人回来报信说,晚上有事,就不回来吃饭了。”

    哦,看来父亲晚上还在为他们所筹划的那个航线计划而忙活,难怪阿尔贝特敢这般大模大样的坐到父亲的位子上去。

    “安娜,别切了,这么多面包片足够了,坐下来吃饭吧。”克洛德无视坐在主位上的那货,拿了两个银餐盘给自己和妹妹勺土豆和牛尾巴块。

    “啧啧啧……”阿尔贝特将杯子里的红酒一仰而尽,这红酒也应该是昨晚宴会喝剩下的,这会只有小半瓶。然后藐视着克洛德说:“钱很多啊,买这买哪的。我还正想问问你,我有个银塔勒放家里不见了,是不是你拿的?”

    克洛德是真不想理他,可这货没什么自知之明,总是向自己挑衅。

    “你说这话会有人信不?别说一个银塔勒,就是一个黑便士你也没放在家里过。我警告你,别惹我,听懂了吗!”

    “我说有就有,否则你哪来的钱给他们买礼物!”这货还来劲了。

    克洛德冷笑起来:“呵呵,我的钱哪来的你管不着!你的钱用在哪里了我倒是很清楚,两件裙子一件外套,白鹿镇就这么大,卖衣服的也就那么几家,问一下就都清楚了……”

    “呃……”阿尔贝特象是被扼住了喉咙,什么也说不出口,只是涨红着脸盯着克洛德。

    “我不想管你的那些丑事,也懒得理你,我只希望你别让父母生气。所以以后你要管住你自己的嘴巴,尽量少出现在我面前,除非你想挨揍。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克洛德很惬意的叉起一块沾满了牛肉汁的土豆,塞进嘴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