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七十二章 与鳄相斗
    第七十二章与鳄相斗

    这是尼罗斯鳄鱼!维里克罗喊出的这句话象惊雷般砸在了艾里克森和博克阿尔的头上。艾里克森脚一软,差点就跪在舱板上:“不,不可能,这,这里离克米达沼泽还,还有好几里远,那,那尼罗斯鳄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博克阿尔盯着远处渐近的木头看,说话都开始哆嗦起来:“是,是鳄鱼,它,它尾巴在划水……”

    尼罗斯鳄鱼?克洛德还没反应过来,但他很快就从记忆中找出了关于克米达沼泽地的印象。事实上,不管是他穿越后还是穿越前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小克洛德,都没去过克米达沼泽,倒是听人说起过,克米达沼泽地有好几条河流通往白令加湖,这是白令加湖淡水区域的水资源来源地。

    而且克米达沼泽连绵数百里,最远抵达西南三郡最西边的多德萨斯郡,与西南最大的河流诺曼迪斯河相连。地理书上说克米达沼泽盛产数百种珍稀动植物,但毒瘴和死水潭遍布,毒蚊子和毒蛇不计其数,每年都有进入克米达沼泽探险和采药的冒险者丧生,是西南三郡有名的冒险区域和死亡禁地。

    对了,地理书上还提到过尼罗斯鳄鱼,这是克米达沼泽最凶残的野兽,善于在泥沼和水中潜伏以待猎物。曾经有冒险者看到过一头长达七米多的尼罗斯鳄鱼潜伏在泥沼中,突然暴起不费吹灰之力就撕碎了四个经过其旁边的冒险者。不过尼罗斯鳄鱼大多生活在克米达沼泽深处,很少到外围区域捕猎。

    克洛德看向那条犹如树干的尼罗斯鳄鱼,现在它正向小渔船游来,这点可以从其尾巴摆动造成的水面波纹看得出来。很明显,刚才博克阿尔和艾里克森比试枪法以其为目标已经激怒了这条浮在水面假装木头吸引猎物的尼罗斯鳄鱼,它游得很快,距离小渔船只有一百三四十米了……

    克洛德一把夺过了艾里克森手里的火绳枪,一边装弹一边吼道:“还不快去开船!”

    维里克罗已经在升帆,接着又抓起了船篙将小渔船往外撑,只是这会船在芦苇丛中,并没那么快的速度往湖中心移动。

    克洛德上好了火药和枪子,略一瞄准就开枪射击。这一枪很明显射中了那游来的鳄鱼,但那尼罗斯鳄鱼只是身子抖了一下,就没事一般继续向小渔船游来。

    “射击它的头部,最好是眼睛那里,别的地方打中了也没什么影响的,这鳄鱼的皮很厚!”维里克罗一边用力将渔船往外撑一边大叫,克洛德这一枪惊醒了发呆的博克阿尔,他也连忙慌慌张张的给自己拿着的火绳枪倒火药上枪子……

    这条尼罗斯鳄鱼越游越快,等克洛德再次举枪瞄准的时候它离小渔船只有七八十米了。距离近了大家才看清楚,水里这条鳄鱼虽然没有七米多那么夸张般的大,可从尾部到头顶也差不多有四米来长,几乎和这艘小渔船一般的大小,分明是一头成年的鳄鱼。

    难怪两百多米的距离时博克阿尔和艾里克森会把它当成是漂浮在水面的一根木头,因为谁也想不到会碰上这么大的一条尼罗斯鳄鱼……

    艾里克森手忙脚乱的转动着舵轮,但舵轮只控制着船下的尾舵来调整船只的方向,而这会小渔船深陷芦苇丛中,哪怕他再怎么转舵轮也不可能让小渔船马上调过头来,只能靠维里克罗一步步的将小渔船撑离芦苇丛。

    艾里克森放开舵轮跑去调整风帆,但这会虽然有风,却是往芦苇丛的方向吹。即便升满帆对小渔船脱离险境也毫无帮助,反而会因为风吹满帆又会让小渔船往芦苇丛中驶去。他只好先将风帆偏转过来,再跑回船尾转舵轮控制船头的方向……

    克洛德沉心静气,瞄准着越来越近的那条尼罗斯鳄鱼,只是这条尼罗斯鳄鱼的颜色是泥灰色,很难看清它的眼睛位置。克洛德只能估摸着大概位置,狠狠的扣下了扳机。

    “轰”的一声,那条尼罗斯鳄鱼猛的一震,止住了来势汹汹的去势,头部似乎有血色一闪而过,但随即整个头部沉入了水里整个身子翻滚起来……

    “打中了!”维里克罗惊喜的叫了起来,但话音未落,却见那条尼罗斯鳄鱼再度冒出水面,以更迅猛的姿势向小渔船扑来。

    “轰”的又一声,博克阿尔也开火了,却见那尼罗斯鳄鱼头部边的水面溅起了一朵水花,这一枪却是打偏了……

    “你怎么瞄准的,这么近都打不中!”维里克罗怒道,用力的将插入湖底的船篙拔了出来。

    这条尼罗斯鳄鱼离小渔船已经不足五十米了,距离一近就越发的感觉到迎面扑来的这头怪兽的可怕,即便它在水里向小渔船游来,但露出水面的那双死盯着小渔船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那种残忍和渴望杀戮的凶恶,冷冰冰灭绝一切的杀气……

    博克阿尔手一松,“吧嗒”一声火绳枪掉在了舱板上:“完了,我们逃不掉了……”

    维里克罗大怒:“快把枪捡起来,上枪子,就算死我们也要博一下!”

    克洛德根本就没注意身边的维里克罗和博克阿尔这些干什么,他只盯着那头越来越近的尼罗斯鳄鱼,刚才那一枪明明感觉已经击中了这头鳄鱼的头部,为什么这条鳄鱼还这么活蹦乱跳的,不可能,再怎么说也是头部,那是要害啊!

    鳄鱼距离小渔船只有二十来米了,这时克洛德才看清其左眼上部有个弹痕,隐隐有着血迹。刚才他那一枪的确击中了这头鳄鱼的头部要害,却没击穿那坚硬的头骨……

    对了,我还有那颗粒型标准三号的配套火药……克洛德急忙伸手进裤兜摸出一颗定装好的纸筒火药枪子,先将纸筒咬破,将里面的颗粒型标准三号火药倒进枪管,再放入枪子,用通条捣实,再将那点燃的火绳夹在火绳夹上对准了药盒,短短的七八秒内克洛德已经再次做好了发射准备。

    可是这头凶猛的尼罗斯鳄鱼已经近在咫尺,它离小渔船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并且从水里腾起向着小渔船扑了过来!

    “它来了!”博克阿尔惊恐的大叫,他腿一软,瘫在了舱板上……

    维里克罗站在尼罗斯鳄鱼扑来的正面,他还保持着冷静,飞快的向右急闪……

    克洛德则站在渔船的前方,正想端起手中的火绳枪再次发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鳄鱼向船扑来,幸运的是鳄鱼扑去的方向离他还有两米的距离……

    艾里克森在船尾拼命的转着舵轮,但他无能为力让小渔船急转避开鳄鱼的凶猛扑击……

    “砰!”的一声暴响,小渔船猛的一震,往下一沉又往上升,整个渔船正向右倾斜过去!

    右边的整个船舷已迸裂,比舱面高出一尺的船舷被猛扑过来的尼罗斯鳄鱼给压了个大洞,也正因如此,这头鳄鱼的大半个头部被卡在了这个船舷的破洞里。感谢那艘被拆下船板用来改建小渔船的浪里穿,毕竟海船用船板比湖里渔船的船板厚了将近一倍,如果是老桑尼的那艘小渔船,被这头尼罗斯鳄鱼这么一扑说不定整艘船都会散架,而不是象现在这样仅仅是右边的船舷被压了个大洞……

    现在这头凶猛的尼罗斯鳄鱼的头部被卡在了船舷的破洞里,它想上船,身子太大上不去,想挣脱,船舷的破洞却是在它的脖颈处,头部比破洞大退不出来,它拼命的摆尾,却推着小渔船整个在横移……

    当鳄鱼撞击在船舷处时,渔船震动维里克罗撞击在背后的桅杆上,他连忙反手抱住了桅杆,右手还紧握着船篙。

    克洛德没站稳,整个人被撞得往后仰滚翻在地,不过后背撞上左边船舷时他也抓住了船舷,努力攀爬起来跪在舱板上。同样,他的右手也紧紧的抓着火绳枪没放。

    艾里克森抱着舵轮,被撞击时舵轮的一个把手击打在他的左脸上,当场就鲜血满面……

    博克阿尔已经吓呆了,他本来瘫在舱板上,小渔船被撞击时滚落到左船舷边上又滚回来,幸好落在船舱盖板的夹缝中间止住了去势。尼罗斯鳄鱼的大嘴离他不到半米,他直接就被吓尿了。

    当尼罗斯鳄鱼向前游动推着小渔船整个横移之时,渔船的船身又开始向左倾斜……

    艾里克森“扑通”栽倒在舱板上,向船尾滚去……

    博克阿尔只知道“啊,啊……”的大叫。

    维里克罗用背靠住桅杆,用脚顶住破裂的右船舷,用手中的船篙去戳那头尼罗斯鳄鱼的眼睛,却没想到尼罗斯鳄鱼猛的张嘴一口咬住了船篙死命的摇头,船篙的竹竿被咬碎,维里克罗只能用断裂的竹竿拍打着越来越近的鳄鱼大嘴……

    克洛德再一次被甩在左船舷上,他松了手,整个人趴在倾斜的舱板上,以别扭的姿势用两只脚分别顶住左船舷和船舱盖板,将身体固定住。现在已经不需要瞄准什么的了,直接将手中火绳枪的枪口对准尼罗斯鳄鱼的眼睛下部,狠狠的扣动了板机!

    “轰!”的一声,这枪声在此刻特别的响亮。

    克洛德很清楚的看到,尼罗斯鳄鱼那只被枪口对准的眼睛没了,露出了一个血洞,依稀可见到被掀飞的那块头盖骨和飞溅而起的血肉。

    这头凶猛的尼罗斯鳄鱼如中雷击,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就象慢动作那般的僵直不动。但很快,这头尼罗斯鳄鱼再度冲天而起,只是这次不是扑到渔船上,而是整个头部从船舷破洞里高高的仰起,向后一个倒栽葱跌到了水里,“砰”的一声水花四溅,克洛德和维里克罗被溅了一身的水。

    没了鳄鱼的推动,小渔船高高翘起的右船身再度落回到水里。

    “啊啊啊…..”的惨叫声中,博克阿尔从船舱盖板的夹缝中被震了出来,翻滚着撞击在右船舷上,只是破损的右船舷没挡住他的去势,他一路滚落到水里,惨叫声嘎然而止……

    维里克罗用背和脚在桅杆和右船舷上有支撑,小渔船落回水里时只是被震了一下,他马上爬了起来冲到右船舷看水里的情况,同时将手里的竹竿伸到了湖里准备救援博克阿尔。

    克洛德比较倒霉,他开枪射击时的姿势很别扭,然后渔船回落没撑住,又滚回撞击在右船舷上。好消息是他撞击的这块右船舷还是好的,挡住了他的身子,坏消息是他把自己的脚给扭伤了,不知道是撞击的缘故还是刚才用别扭的姿势撑在船舱盖板上的缘故。

    艾里克森则又滚回来撞击在舵轮的底部,虽然头部被撞出了个大包,但人还算清醒,只是满脸是血,看起来伤得不清。

    博克阿尔从水里露出头,他已经被吓得神智不清了,一边踏水还一边哇哇大叫:“我要死了,我要被吃了……”

    维里克罗用竹竿敲了一下他的头,怒道:“叫什么叫!你还活得好好的,快给我上来!”

    博克阿尔摸了把脸总算回复了清醒:“呃,鳄,鳄鱼呢?”

    维里克罗指了指他:“在你的脚底下,已经死了……”

    这湖水还算清晰,水底两三米的水草上,那条尼罗斯鳄鱼已经翻转了身子,露出了灰白色的肚皮,一动也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轮回学府〕〔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