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最强中间商〕〔我在异界有座城〕〔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日娱之花未眠〕〔诸天万界捡属性系〕〔三圣石〕〔相亲美女博士〕〔惊世魔妃,买一送〕〔十方乾坤〕〔篮坛紫锋〕〔卫勤尖兵〕〔这个牧师是剑圣〕〔全民四技能〕〔异思维猎人〕〔猛兽博物馆〕〔奶爸遇上辣妈〕〔魔装请留下〕〔御天武帝〕〔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我真的只想跟个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七十三章 善后和回航
    第七十三章善后和回航

    “真的死了吗?”克洛德倚靠着船舷坐着,身上湿辘辘的,他和维里克罗都被那尼罗斯鳄鱼落水时溅了一身。不过这会也顾不得这些小事了,他正把火绳枪横放在身前,重新往枪管里塞颗粒型标准三号的配套火药。坐着没站着方便,只是现在他的左脚腕肿得象刚出炉的面包,疼得没法站起来……

    “真的已经死了,否则我落水的时候早就扑过来咬我了。我看见它的肚皮都露了出来,在水底一动也不动,肯定死了……”回答的是刚爬上船的博克阿尔,象只落汤鸡,不停的往下滴水。不过鳄鱼一死他倒是冷静了下来,人也回复了正常和活泼。

    维里克罗拿着篙头断掉的竹竿去戳水下那头不动的鳄鱼,戳了好几下才松了口气:“已经死透了,全靠克洛德你这一枪打得准,正中它的头部要害,一枪毙命。否则我们就真的麻烦了,说不定四个人都逃不掉,会被撕成碎片……”

    克洛德总算把枪子和火药上好,只是枪身上的火绳全部被打湿不能再用了,克洛德无法起身,只好叫道:“维罗,把我那背包拿来,我先换根火绳。”

    博克阿尔奇道:“你现在还要火绳干吗?鳄鱼不是已经被打死了吗?”

    维里克罗走了过来,不客气的推了博克阿尔一把:“走开点,别碍手碍脚的,克洛德这是考虑周全,以防万一。毕竟我们还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二条鳄鱼。还有,你的枪呢?关键时刻什么忙都帮不上,竞给人添乱!”

    博克阿尔被维里克罗训斥得脸红耳赤,他也知道刚才那鳄鱼袭击时他的表现有多糟糕。维里克罗说他添乱已经是不错的评语了,事实上他是在扯大家的后腿,不但吓瘫在舱板上,还把火绳枪给丢了光知道大喊大叫……

    “咦?我的枪怎么不见了……”找了一圈博克阿尔没看见他的火绳枪在哪里,奇怪,这船舱就这么大,怎么会找不到火绳枪呢?

    克洛德指了指旁边的湖面:“别嚷了,好象是你滚到水里的时候火绳枪也被你带下去了,你往水底看看。”

    维里克罗把背包给克洛德拿来,帮他将火绳拿出来缠在枪身上又用火绳夹夹住,点燃后两人都松了口气。这会再来点什么意外也有克洛德手中的火绳枪在,自保之力总算是有了。

    “你的脚怎么了?”维里克罗看了看克洛德那个红肿的脚腕,帮他把左鞋给轻轻的脱了下来。哪怕他再小心,克洛德还是疼得直抽气。

    “开枪的时候扭到了。”克洛德勉强笑了笑说:“没事,你先去看看艾克,他脸上都是血,不知道伤得重不重。我记得我们这次出来也带了两瓶治疗药剂,你去找出来给他治疗一下。”

    艾里克森已经爬了起来,正捂着脸往破损的右船舷走去,脸上的鲜血还在往下滴,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

    而博克阿尔正在脱他身上湿透的衣服,露出白胖的身体,看模样是准备下水捞他的火绳枪……

    维里克罗很恼火:“博阿,先别下水!去看看艾克伤哪里了,我去找治疗药剂。”

    艾里克森其实只是左颧骨的位置被舵轮的把手给划了个大口子,血虽然流得多,但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只是他在鳄鱼被克洛德击毙落水导致向左倾斜的小渔船又落回水面时再次撞击到舵轮的底部,不但头上起了个大包,整个人都被撞得有些昏头转向……

    博克阿尔连忙扶着艾里克森坐在舱板上,又弄了条湿的麻布毛巾给他擦了把脸。维里克罗找出了治疗药剂倒了些在他的伤口上,止住了血。只是治疗药剂基本上是用来治疗外伤的,艾里克森这脸上的伤口倒是不需要口服。而克洛德是脚扭伤,也不需要治疗药剂,他得回镇上去找药剂师正骨并贴膏药才能治好。

    “最好还是缝合一下,伤口有点长,如果不缝的话以后脸上会留下条疤痕很难看的。”维里克罗看着艾里克森脸上的伤口说。

    “那,那你帮我缝……”艾里克森这会也只能咬着牙充硬汉了。如果等回到镇上再找药剂师缝合伤口的话就太晚了,从这里马上开船回去都要两个小时左右,伤口已经倒上了治疗药剂止住了血,现在不进行缝合等回去后再缝合就怕伤口两边合不上了。

    工具倒是现成的,缝衣针和羊肠线,这是野外必备的医疗用品,装在油纸袋里。只是维里克罗的手艺不怎么好,就缝了三针还是歪歪扭扭的,艾里克森咬着根小木棍疼得直吸气。

    博克阿尔不敢看,干脆跳下水去捞他的那把火绳枪。等维里克罗帮艾里克森在伤口缝好针又涂上治疗药剂再用干净的麻布包好脸之后,博克阿尔也捞起枪重新上了船。

    有过尼罗斯鳄鱼这一劫后,四个人都没有心思再留在这片芦苇丛狩猎水鸟了,一致决定马上开船回镇上。只是现在的问题是,水底下这条死了的尼罗斯鳄鱼要不要捞起来带回去。

    “我们可以回去再叫船过来运这头尼罗斯鳄鱼回去。”维里克罗觉得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回到镇上送克洛德去药剂店治疗他那扭伤的左脚腕,没看那脚腕都这么肿了吗?

    “再说艾克的这条船的右船舷已经破了,舱面比水面就高这么一个巴掌。这头尼罗斯鳄鱼和小渔船都差不多大,搬上船的话整个舱面肯定会被压到水面下去,那我们还怎么回去……”

    “不行,如果我们现在不把这头尼罗斯鳄鱼捞回去的话,那回去再过来就要半天了,说不定我们回来都找不到这头鳄鱼的尸体了。再说艾克的右船舷这么破,就算我们把这次捕获的鱼都给他那卖的价钱也不够这艘渔船的修理费。只有把这条鳄鱼带回去卖出个高价我们才有钱来修船。”博克阿尔是坚持把这头鳄鱼尸体给带回去。

    “等下,别忘了我们还有一张围网和两张拦网没收回来,这是维林大娘借我拿过来试用的,不能把这三张网都丢在这里……”艾里克森捂着脸说。

    “你看,呆会把网收回来我们这小渔船哪里还有位置装这头尼罗斯鳄鱼?”维里克罗冲着博克阿尔摊了摊手。

    克洛德想了想,开口说道:“博阿说得有道理,如果我们不把这头尼罗斯鳄鱼带回去,或者是搞丢了这头鳄鱼的尸体,那回去后我们真的没钱付这条小渔船的修理费,毕竟没有第二条破的浪里穿可以拿来换船舷。但维罗考虑的也没错,如果把三张网都收回来的话那船上是真的装不下这头尼罗斯鳄鱼。

    我是这么想的,要不把这头鳄鱼给捆起来拖在船的后面,等那三张网收回来后,我们可以把那三张网上的浮木标给拆下来绑在那鳄鱼的身体上。我想那么多的浮木标绑在那鳄鱼身上足够把它的尸体给托起来吧,这样我们就象后面拉了个小船,不用担心尸体太沉往下挂减慢我们渔船的速度了……”

    克洛德的这个建议马上得到了博克阿尔和艾里克森的大力赞同。博克阿尔觉得克洛德的脑子太好了,这个主意一下子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难怪他在学习上一努力成绩就提高的那么快,现在每次考试他们三个学渣都是抄克洛德的答案。

    倒是维里克罗很担心的看了看克洛德:“那你的脚……”

    克洛德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扭伤又不是断掉,没必要那么着急的。你把治疗药剂和麻布拿给我,我自己倒点上去按摩下再包扎起来,等回去后再去药剂店看一下。”

    船舱里绳子倒是足够,不过克洛德和艾里克森都有伤没法下水,只能让维里克罗和博克阿尔下水去绑那条尼罗斯鳄鱼了。

    别看博克阿尔一直说要把这鳄鱼尸体带回去,可一下水去绑这尼罗斯鳄鱼的时候他又开始害怕了,不敢靠近这尸体。气得维里克罗骂了他几句,潜下水用绳子扎住了死鳄鱼的长嘴,博克阿尔这才游过去将绳子绑在它的身上……

    等两人带着绳子回来,艾里克森也过去帮忙将鳄鱼尸体从水草丛中拉了起来。在水中这鳄鱼尸体倒显得不重,只是渔船往下沉了一点,舱面离水面也就两三公分的高度了。

    小渔船慢悠悠的驶出了芦苇丛,往围网的地方驶去。在收围网前,克洛德让博克阿尔先进船舱将还能吃的东西都搬出来放到他身边,他现在坐在船头拿着火绳枪警戒着四周。不过吃的也就剩下半筐的蓝莓和小半篮的苹果,还有喝剩下的半桶黑麦酒。别的都是生的食材,不用考虑烧起来吃了,这会大家都没吃东西的心思。

    拉起围网,只有三条大一点的湖鱼,其余的都是巴掌长的白鳞儿,有十几条,这鱼不值钱,肉少刺多,没人买,平时渔民捕到了也是拿来剁碎了喂家禽。其实这鱼用油炸了挺好吃,不过这时代没人舍得用那么多的油来炸这玩意。

    两张拦网倒是捕获了十八条不错的湖鱼,应该也值一个里亚索的价格。把鱼倒入活水舱后,大家又忙着将网上的浮木标给拆下来,维里克罗和博克阿尔再次下水,将这些浮木标都捆在了鳄鱼的尸体上,果然,鳄鱼尸体不再往下沉,小渔船的负担就减轻了很多。

    只是小渔船的舱面满载的是渔网,又把渔船压得跟水面一样平,而右船舷的破损,使渔船在行驶时不时的有一阵一阵的水浪涌上舱面。好在小渔船用的是海船的船板,浮力很好,倒也不用担心小渔船会因此而沉下去。

    等收拾完一切开始往回开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左右了,忙到现在的四个人这才觉得肚子开始有些饿。没办法,船舱的盖板都被渔网压着,舱面上也没地方摆炉子生火烧东西,大家只好啃个苹果吃几颗蓝莓喝杯黑麦酒来垫垫肚子。

    去的时候只花了两小时左右,可回航时哪怕风很大挂满帆,可小渔船的速度还是让人觉得很慢。克洛德又靠在船头睡了一觉,醒来一问,他睡了两个小时,小渔船已经航行了三个多小时,不过白鹿镇的码头终于出现在远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踏天神王〕〔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进化的四十六亿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