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八十一章 鲸肉与传统
    第八十一章鲸肉与传统

    每年的冬季,奥特鲁尼船长驾驶着红海之鲨号远洋渔船出海捕鲸回来都是白鹿镇一次难得的狂欢节日。虽然只有学生放年假,但对大多数的镇民来说,这也是猫冬的日子。大雪纷飞的天气,想找个活也难,更别说出远门了,于是基本上没事干的人都喜欢呆在酒馆喝酒吹牛混一天……

    所以红海之鲨远洋渔船捕鲸归来就成了围观众最喜爱的看热闹活动,和那次围观克洛德他们猎杀的那头尼罗斯巨鳄一般,码头边的马路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机灵的小贩们推着他们的小推车在人群中叫卖着瓜子麦酒烤肉什么的……

    克洛德和维里克罗艰难的挤到了码头大门前,差不多都挤出了一身的大汗。所幸看守大门的佩格大叔正在门前,见他们两个到来连忙把门打开一条小缝,让他们进了码头。

    红海之鲨号远洋渔船还停在湖畔冰层旁边,离码头大约有一百多码的距离。冰面上正有几个人手里拿着铁撬在敲打着冰面。

    “他们在干吗?要把冰层凿开,让船能驶到码头边停泊吗?”克洛德问佩格大叔。

    去年冬季年假时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小克洛德和他的三个伙伴就是在湖面这样的冰层上凿洞钓鱼,结果不小心滑下了水。幸好三个伙伴还算及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把他给拉了上来。但小克洛德也因此生病躺了半年,还被穿越者夺去了身体……

    “不,冬季不能让渔船停泊在码头边,那样会因为湖水结冰将渔船给冻在里面,对渔船伤害很大。”佩格大叔回答:“渔船只能停泊在冰层外面,还要随着冰层的扩展向湖中心移动,以防止被冻住。现在他们在测试冰层的厚度,看看能不能承受得了一头鲸鱼的重量。”

    鲸鱼……克洛德转头去看红海之鲨号后面拖着的那两条鲸鱼。别的不说,光露出水面的部分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两条鲸鱼的身体似乎比远洋渔船还长,可想而知这两头鲸鱼有多大了。另外克洛德发现,似乎这个世界的鲸鱼和自己前世看到的鲸鱼有所不同。虽然看起来都是灰蓝色的,可这两条鲸鱼的头上似乎还长了角,头部突出一大块,只是那长角已经被取走了,头部突出那里只剩下个大窟窿。

    独角鲸,克洛德想起生物课本上描绘的那幅鲸鱼图画。那课本上描绘了十七种已发现的鲸鱼种类图形,有大有小。独角鲸和别的鲸鱼比起来并不算大,和大洋蓝巨鲸相比,更象个壮汉身边没成年的小孩子。但书上画的远远没有现实中亲眼目睹的那么让人感到震撼,可想而知,书上最大的那种大洋蓝巨鲸其体形是多么的巨大……

    “有这两头独角鲸,艾里克森家今年算是丰收了……”旁边的维里克罗有些羡慕的说。

    生物课本上对独角鲸的描述非常详细,与其他的不同种类的鲸鱼相比,独角鲸已经算是比较常见的可捕获的食用鲸鱼之一。据说在黑暗历年代,就有魔法师带领渔民出海猎捕鲸鱼以获得炼金试验材料,顺便以鲸肉来弥补封地里因天灾而导致的饥荒……

    传说独角鲸头部的独角是魔法师做炼金试验时所需要的魔法材料。虽然没有任何一本书籍能予以证明,但在魔法师被赶出法雷亚大陆的现在,民间却一直流传着独角鲸的独角能让男人重振雄风的流言,以至独角鲸的独角已经成了市场上炙手可热的珍稀药材,每个捕获独角鲸的猎鲸船船长都能用这独角大挣一笔。

    “佩格大叔,你刚才说那些人在测试冰层的厚度,是准备把那两条独角鲸给拖上岸吗?”克洛德问。

    佩格大叔摇摇头:“不是,是准备把那两条鲸鱼直接在冰层上面分解掉,没必要花那么大的力气拖到岸上来。往年只有一头,今年运气不错,捕到了两头,那些看热闹的有福了,他们能用很便宜的价格购买几斤鲸鱼肉回去尝尝新鲜。”

    哦,原来艾里克森家还有这么个传统,他父亲奥特鲁尼船长每年都会带回一两条捕获的鲸鱼在码头上直接开宰,向围观的人们提供价格非常便宜的新鲜鲸肉,这也算是那些围观众的福利之一。难怪看热闹的人会这么多,原本克洛德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很多围观众都带着个空篮子,赶情是待会装鲸肉用的……

    “维罗,克洛德……”渔船上出现了艾里克森的身影,他看见了克洛德和维里克罗两人,很兴奋的摘下头上的皮帽子冲着两人挥舞,还大声的叫喊着两人的名字。

    克洛德和维里克罗也冲他挥挥手,意思是听到了,没必要这样大喊大叫。然后两人就看到艾里克森抓住一根垂到船下的缆绳,象只敏捷的猴子“哧溜”一声就滑到了冰面上,站起来拍拍屁股就往岸上跑来。

    “嘿,克洛德,维罗,我想死你们了。”冲过来的艾里克森直接就给克洛德和维里克罗一个紧紧的拥抱,接着四下看了看,有点失望:“博阿没来?”

    “他来不了。”克洛德说,然后告诉他博克阿尔今年去他姑姑家过年,一月份才能回白鹿镇的事。

    维里克罗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最后松了口气,也给了他一个拥抱:“祝贺你平安回来,身上没少点什么真是可喜可贺……”

    这是实话,这年头冬季出海猎捕鲸鱼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新手第一次上船出海断根指头什么的是很正常的情况。这一是天气寒冷没注意保暖冻坏的,二是船上操作或者是追捕鲸鱼之时攀爬桅杆和绳网是很危险的活计,不小心就会被冻得铁硬的这些缆绳什么的给伤到。其实断根指头不算什么大事,严重的是出海一趟回来后少了条胳膊或是断了条腿……

    艾里克森用拳头敲了下维里克罗的胸脯:“说什么混话,你也太小瞧我了,也不想想我是谁,白鹿镇未来最伟大的船长,艾里克森!”

    “对了,克洛德,维罗,我跟你们说,这次出海我真是大开了眼界。你一定想象不到,到了冬季的风暴海域会那么的平静。清晨太阳从东边的海平面上跃起,整个海面一片的金光粼粼。如果不是四周一望无际,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白令加湖上航行。说实话,那一刻真是美极了,非常的壮观……”

    艾里克森手舞足蹈的向克洛德和维里克森讲述他这一个多月来在海上漂泊和追捕鲸鱼的惊险故事,从一个小时前开始的滔滔不绝,一直讲到克洛德递给他一杯水才停了下来。

    “谢谢,我正口渴呢……”艾里克森端起水杯一口气喝完,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跟着克洛德和维里克罗已经进了佩格大叔的小屋,克洛德递给他的也是佩格大叔的喝水杯子。

    “你当然会口渴,”克洛德无奈的看着他:“你都喷了我和维罗一身的口水了,从下船一直说到现在,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在船上当哑巴都没人和人说话啊……”

    “呵呵,这个,这个我不是见到你们高兴吗,所以多说了几句……”艾里克森尬笑着解释。

    这时冰层上面已经拖上了一头鲸鱼,几个水手拿着大斧头和锯树用的大锯子正在给鲸鱼开膛破肚,还有人用雪橇载着一大块的鲸鱼肉拖到了码头上。佩格大叔和艾里克森的父亲奥特鲁尼船长以及另外几个水手已经在码头大门边摆上了几张原木桌子,桌子上就是一块块分割好的鲸鱼肉。

    码头大门外的围观众也很有秩序的排好了长队,他们将钱扔进了原木桌子边的一个大木箱子里,然后从桌上拿了一块鲸鱼肉回去。

    “你们这个鲸鱼肉怎么卖的?”克洛德问道。

    “这个便宜,一苏纳尔五斤。”艾里克森回答。

    的确便宜,两芬尼一斤,也就是两毛钱一斤,一元五斤。近段时间克洛德放假在家,母亲时常叫他去露天市场买菜,他对白鹿镇的物价很了解。

    现在的牛肉是一苏纳尔四芬尼一斤,羊肉是一苏纳尔一斤,羊羔肉是一苏纳尔八芬尼一斤,猪肉是五芬尼一斤,野猪肉是八芬尼一斤。长尾刀鱼是六芬尼一斤,别的湖鱼不属于名贵的基本上是四芬尼到八芬尼一斤左右。

    这样的物价对莫尔桑先生一天一个里亚索的薪水来说,只要五六个苏纳尔就可以让一家人一天三餐吃得很好。但对那些一月才挣一两个银塔勒的镇民来说,每星期能吃上一两次牛羊肉生活就很不错了,他们更多选择的是买那些便宜的湖鱼。

    据那些专家说,独角鲸的肉质无论是营养还是味道,都堪比牛肉。所以只用两芬尼的价格买到一斤鲸肉,对白鹿镇的居民来说是非常划算的。即便最穷的人,只要肯卖力气挣两芬尼也是很简单的,所以想吃鲸肉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艾里克森的父亲,奥特鲁尼船长已经亲自操刀,在码头大门前的原木桌子上分割一块块鲸肉。而佩格大叔则站在他的旁边,将鲸肉简单的称一下重量再交给那些付了钱的人们。

    很多人都是扔了一个苏纳尔在木头大箱子里,然后拎了一块五斤重的鲸肉,再向奥特鲁尼船长说几句恭维道谢的话才走。

    奥特鲁尼船长一边笑呵呵的听着大家道谢的言语,一边用手中的短刀快速的分割着一块块的鲸肉。

    维里克罗推了推克洛德,又指了指奥特鲁尼船长刀下分割的鲸肉。克洛德这才注意到,艾里克森他父亲分割的这些鲸鱼肉块几乎是大小分毫不差,旁边佩格大叔报得重量也大致一样:“五斤一两,你拿好……”

    艾里克森对此却毫不奇怪:“这有什么可惊奇的,在船上分鱼分了二十年,早就练得很熟了。我以后也会这样分毫不差的……”

    “为什么你父亲切的都是五斤重的一块,那些买的人也就拿一块,他们就不会多买几块吗?”克洛德有些奇怪,现在天气冷,冰天雪地的,这些鲸鱼肉块买回去可以保存一段时间。怎么买的人没要求多买几块的?尤其是这么便宜……

    “他们不敢……”艾里克森得意的说。原来这个每年冬季捕获鲸鱼拖回来分肉是奥特鲁尼家的老传统了。最初是艾里克森的爷爷,也是一位捕鲸船的老船长,那时候还没红海之鲨号,而是更小一些的捕鲸船。每次出海捕鲸就象是一场生死冒险,为了捕获鲸鱼死伤的水手不在少数。

    艾里克森的爷爷每次都拖着一头鲸鱼回航,他想的只是将鲸鱼肉分给那些死伤水手的家属,以便让他们过一个好年。只有多余的鲸肉才会卖给镇上的贫民,价格非常的低廉。

    到了艾里克森的父亲,有了红海之鲨号远洋渔船,捕鲸就不再是那么的危险了。而老一辈死伤水手的那些家属亲人也已经长大,如果再免费分给他们鲸肉反而变得象是怜悯一样,一些自尊心强的人拒绝接受,他们宁愿和别的贫民一样出钱购买。

    所以艾里克森家的老传统也变了,免费分肉变成了便宜卖肉。不是没人想多买点,也有人想批发鲸肉来谋利,但统统都遭到了奥特鲁尼船长的拒绝。一家只能买五斤,这是定量。而码头门口的那些老水手都很清楚,谁家买了谁家没买一目了然,所以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想着在奥特鲁尼家的传统上讨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