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一百零七章 议论
    第一百零七章议论

    克洛德一身轻松的闪人不见,在黑蛇会这些杂碎的身上验证了魔法飞矢和谨慎震撼这两个法术的威力,也算有了魔法实战的经验,这让他心里非常的高兴。至于身后留下的那个烂摊子他才懒得去想,爱谁谁吧,关我屁事。

    小巷里很快就灯火通明,大批的黑蛇会成员和鲨鱼会的成员蜂拥而至,不可避免的再次对峙起来,叫骂声再度响彻整个巷子两旁的居民区。不过还算好,赶过来的黑蛇会几个首脑还保持着头脑清醒,弹压着手下没和鲨鱼会发生什么流血冲突。

    杰拉德已经将晚上的经过讲了好几遍了,至于凯瑟琳姐妹,早就回她们的二层楼房里面去了。她们才不在乎黑蛇会那几个成员的死活,杰德拉说去救治那些伤员的时候凯瑟琳就不耐烦的带着妹妹回去了。

    八个黑蛇会的好手,被一个蒙面人给草翻了。死了四个,三角刮刀插入腹中的护卫,背上插了把精铁匕首的黑大汉,还有肚子上不知道被什么开了个洞的,最后一个是心窝处挨了重击呼不上气被憋死的

    重伤两个,胳膊和大腿上同样开了个洞失血过多早就昏迷过去的护卫,还有脸上几乎整个被顶进去的那个瘦高个。另外两个奄奄一息,不知道能不能救得回来。一个是四肢被废舌头断了一小截的斜眼卡麦迪,另一个就是下面蛋被踢碎的男高音。

    如果不是杰拉德紧急救治,用了好几瓶初级治疗药剂,说不定那还有气的四个也救不回来。所以黑蛇会的首脑也很理智的命令手下破门而入,将小巷两边的住户都带了过来,问清楚事情的经过,他们看见的是否和杰拉德所说的能对应的起来。

    好心没好报,杰拉德和他的两个手下也没办法,主要是他们说的太让人不敢相信了。一个神秘的蒙面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大大咧咧的要求斜眼卡麦迪他们给他让道,所有黑蛇会的首脑都很清楚,以斜眼卡麦迪的脾气,这场冲突是避免不了的。

    只是这次倒霉的是斜眼卡麦迪他们。

    “你真的没听见枪声?”这是黑蛇会首脑第n次的发问了。

    “真的,我们也没看到那个蒙面人手里拿着火枪,也没听到枪声和看见点燃火绳的光亮,那个蒙面人手里什么也没拿……”杰拉德第n次的回答,他口水都快说干了。

    “这不可能啊,他们身上明明就是火枪留下的伤口,这么大的一个洞,只有火枪才能打得出来,怎么会没有枪声呢?”黑蛇会的首脑们也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个黑蛇会的首脑走了过来,对老大说:“问清楚了,这巷子两边的住户说得和这小子没什么差别,我看不会是鲨鱼会干的,他们那边有几个好手我们很清楚,一个打八个,他们办不到。”

    黑蛇会的老大苦恼的用手指按着自己的鼻梁,点了点头,对杰拉德等人说:“这次先谢谢你们的援手了,这份人情容后再报,你们可以走了。”

    杰拉德等人离开后,黑蛇会老大想了想,掏出一张名帖,招来一个手下,叮嘱了几句,那个手下接过名帖飞跑离去。

    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个手下带着胡里安这胖老头到了现场。黑蛇会老大挥退身边的手下,亲自陪着胡里安查看尸体和伤者身上的伤口。

    不大一会儿,胡里安看过了所有的伤口,在绕了现场一圈,和黑蛇会的老大说了几句话就离去了。而黑蛇会老大怔忡在那里半天,才苦笑着让手下收起尸体和伤员离去。

    “这仇我们就不报了吗?”另一个黑蛇会的首脑不解的问。

    “报不了。”黑蛇会老大苦笑着指指那类似枪伤的伤口,无奈的低声说道:“那不是枪打的,而是法术造成的结果。老三他们堵路运气很坏,挡住了一个魔法师的路,所以那个蒙面人才会叫老三他们让路。你想想就明白,如果不是魔法师,那谁还有这样的底气让我们黑蛇会的人给他让路?”

    “你是说老三他们和一个魔法师发生了冲突?”

    黑蛇会老大点点头:“现在明白了吧,老三倒霉了,还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到我们。这段时间加强戒备,总部那里多留点人手。我听说魔法师都是睚眦必报的小心眼,希望他不会上门找我们的麻烦。”

    黑蛇会的人匆匆的收拾了现场就离去了,这让鲨鱼会的杰拉德他们很是感到迷惑。往常要是碰到这样的事,不管找不找的到那个凶手,最起码小巷子两旁的住户会倒大霉,黑蛇会的人会借口找那个蒙面人明目张胆的进入这些居民的家中抢劫一番。

    失财还是小事,最怕的就是给冠上那个蒙面人同伙的罪名将人带走,如果不破家凑钱去换人的话,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人了。报警也没用,黑蛇会完全可以推脱说人早就放回去了,现在找不到人不关他们的事。或许这个失踪的人就是凶手的同伙,因为害怕才逃走躲起来了什么的,甚至还可以找来很多人证明他们说的是真实的……

    但这次黑蛇会的人却匆匆的撤走什么也没做,那些住户被带出来问了话就放回去了,这真是让人惊奇莫名。

    胡里安杂货铺前的那个夜宵摊子里的聚会也快要结束了,只是胡里安被人叫走,他的那几个魔法师朋友以为出了什么事,就坐在那里等他回来。

    见胡里安回来后的脸色不对,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胡里安把自己所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感叹道:“太凶残了,那个蒙面法师虽然年纪轻,可手段委实狠毒,八个地痞流氓被他搞得四死四重伤,或许还有两个会救不回来。这样的人在我们法师界已经很少见了,现在我都在担心明天的交易能不能顺利的进行。学生如此,他的老师一定更不简单啊。看来我得写封信去王都,问问有谁认识他们,了解下以后也容易打交道,免得无缘无故的得罪他们……”

    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头笑道:“你担心什么,你背后有地下魔法市场为你撑腰,没有谁愿意去得罪你的。和我们这些在野法师相比,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刚才你不是说了吗,那个蒙面法师说你这里的地址是他的老师从王都寄来的信再知道的。既然这样,那明天的交易就有保障,他们应该会知道分寸,不会强迫你进行交易,否则的话,他们以后在整个大陆都寸步难行……”

    “呵呵,老索克说得没错,胡里安,做为地下魔法市场在白鹿镇收购点的负责人,你应该有这个自信。”另一个老头笑道:“不过我倒是挺欣赏那个蒙面法师的,对于那些地痞流氓,就应该下那个狠手。几百年过去,我们这些学魔法的在大陆各国,除了邪恶之外就没留下什么好名声。有时想起当年那些战斗法师纵横大陆,实在让人不胜向往。可惜啊,我们没出生在那个年代。”

    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中年人听到这番感慨不禁笑了起来:“白奇老师,你就别怀念那个魔法文明时代了,现在是末法时期,时代早就不同了,再厉害的战斗法师也敌不过凡人手中的火枪。我们学习魔法成为在野法师,不就是为了探索魔法的奥秘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吗?否则的话,我们可以当个注册魔法师,呆在王都,还能成为那些达官贵人的座上宾……”

    “呸,谁要成为注册魔法师!”那个被称做老索克的老头不屑的说:“注册魔法师,那是真正的法师吗,纯粹是那些权势者身边豢养的一群走狗,除了用法术取悦和服侍那些权势者外,他们还有一点能耐不?”

    “老索克,别激动。”胡里安笑着安慰老索克:“注册魔法师不是真正的法师,他们只是法师界的小丑。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有我们地下魔法市场的存在。地下魔法市场服务的不是这些小丑,而是所有崇尚自由的在野魔法师。正是因为你们这些真正魔法师的坚持,法雷亚大陆的魔法传承才不会断绝,还会持续的继续下去。来,我们再干一杯。”

    众人纷纷举杯,喝完了这杯黑麦酒后。那个长着落腮胡须的大汉问道:“胡里安,刚才你说的那个蒙面法师对付地痞流氓施展的法术是魔法飞矢,那么他还有别的战斗法术吗?”

    胡里安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了,现场留下的魔力印记也就是一个魔法飞矢的法术。我仔细查看过,没发现别的魔力印记,估计他只会这一种战斗法术。事实上真正受到魔法飞矢伤害的也就三个人,其余的都是被他空手格斗而伤害,这个蒙面家伙的格斗术倒是非常的厉害。我怀疑他是以格斗术为主,再以魔法飞矢为辅。

    不过这也是很难得的了,几百年来还能传承的战斗法术不过几十种,还都被其拥有者视若珍藏,轻易不愿施展于人前。能学会战斗法术魔法飞矢也算这个蒙面家伙的幸运了。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那么嚣张的去挑衅黑蛇会的那些地痞流氓,叫他们让路。年轻啊,没有吃过苦头,栽过跟斗,所以就没有顾忌。也不想想他用魔法飞矢伤人的消息要是传到王都的特别部门那里去,以后他就没好日子过了。”

    “是啊,年轻人嘛,心高气傲,我们年轻时谁不是这样。”落腮胡汉子再次给大家的酒杯倒满黑麦酒:“现在年纪大了,吃的苦头也不少,有了经验教训,就懂得隐瞒自己和低调做人了。刚才听胡里安谈起那个蒙面的年轻法师,就想起自己的年轻时候,倒也是颇多感慨。

    这次来白鹿镇,能和大家相会在一起喝酒聊天实在是很难得的好事,平常我们想聚都聚集不起来,大家各有各的事要忙。明天早上我就要离开白鹿镇了,已经定好了船。以后想再聚在一起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为此,我就借胡里安这里的黑麦酒,再次敬大家一杯,祝愿大家今后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来,干了!”

    所有人哄然应好,举杯畅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