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一百七十二章 释 疑
    ?

    第一百七十二章释疑

    “不过我有个疑问,”维尼斯克子爵说:“克洛德,你怎么就有把握在明年选举中让福克斯爵士落选国民议员?据我所知,他在白鹿镇已经担任了五届国民议员,将白鹿镇经营成他的大本营,根深蒂固,都被人称之为白鹿镇的幕后大佬,很多关于白鹿镇的提案没他的同意就无法在镇公所实施……”

    奥维拉斯王国国民议员的任期为五年一届,由地方上具备国民身份的国民投票选举产生。

    这会克洛德已经镇静了下来,抬头很奇怪的看着维尼斯克子爵,似乎很纳闷他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你既然知道他的能耐,那为什么你还和他为了海军基地建设的事闹翻,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被克洛德这样盯着维尼斯克子爵有点脸红:“呵呵,其实我来这里上任之前,在王都就有人告戒我,说只要得到福克斯爵士的配合,那么在白鹿镇就不会发生什么大问题。我觉得那人好象是故意凑上来跟我说这样的话,心里有些奇怪,就去询问了玛丽雅夫人。

    玛丽雅夫人很不屑的说这家伙就是个土鳖,在小地方作威作福惯了不知天高地厚,很嚣张又势利,每年也就是到王都参加国民议会那段时间才能老实一些。让我别理他,有什么得瑟就一巴掌拍过去,别给他什么面子。反正我是军他是民,搭不上什么关系。

    本来我也不想招惹他,在这里建设海军基地是王国的战略布置,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但他实在是太贪婪了,竟然在白鹿镇开发方案公布了以后还大肆在基地范围内征地,没有丝毫的顾忌,把那些贫民的房产土地强征了过去只给一点补偿。也不想想这事闹大了连我都会被牵连进去,所以一怒之下我就根据征地条例把他那个房地产开发公司从贫民西区给赶了出去。

    有了这一次他还不肯吸取教训,竟然私下找我说要承包整个海军基地的建设工程,让我把造价抬高,他去找人来动工压低造价,这样其中的差额就等于是工程造价的数倍,他可以分给我百分之十的收益。呸,我缺那点钱吗,这是海军基地,不是那些公共设施建设,所以我当然没给他什么面子。”

    “拿瓶酒来,润润嗓子。”维尼斯克子爵说得兴起:“这事之后他还妄图联合原先那个叫什么的男爵镇长,迫使镇南边那些农庄养殖场什么的不要卖给我们新鲜的蔬菜水果和肉食,想以此逼我就范。结果他没想到那个镇长审计不过关落马被捕,接着是费利多斯总管上任,他的图谋全落空了。

    就这样他还在费利多斯总管举办的上任宴会上厚着脸皮来找我,说可以市场价保质保量的帮助海军基地进行工程建设。我转身就走,懒得理他,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个大脸。其实今天早上听说他被杀了我第一是震惊,第二是欣喜,这老家伙被人杀了活该!”

    克洛德从桌子旁边的箱子里取出一瓶威士忌,又取了两个玻璃酒杯,开盖分别为维尼斯克子爵和约瑟夫侦探倒上小半杯。

    约瑟夫侦探伸头看了看箱子,问道:“怎么少了三瓶?”

    克洛德指了指墙角:“你看,那里有两个空瓶子,倒点酒进去再加点水,很容易吸引蚊子。闻到酒气的蚊子只要飞进去被酒水沾上就完蛋了。前几天天热,蚊子多,放一天一夜能灭二十来只蚊子。另外昨天努伊特中尉拿了一瓶,我忘了叫他把瓶子拿回来了,这酒瓶造型别致,一瓶押金要一个苏纳尔。”

    约瑟夫侦探起身过去蹲下来看了下墙角那两个空酒瓶,果然在瓶底那层酒水里发现了好几只浸泡在里面的蚊子。

    “这倒是个好主意,比蚊香那熏人头晕的气味好多了。”约瑟夫侦探说:“不过你倒舍得送这么贵的威士忌给努伊特中尉喝……”

    “其实不是送给他喝,是努伊特中尉帮忙把那瓶给喝掉。”克洛德解释说:“那瓶威士忌是我开的,想尝尝味道,就倒了那么一点,结果发现又苦又辣,没有蓝莓果酒那么好喝,不合我的口味,就放在桌子旁边。然后我就忘了,放了一个多星期。因为担心开了盖的威士忌无法长久保存,正好努伊特中尉说晚上去会他的小情人,让我送他一瓶,我就把那瓶开了盖只倒了一点的威士忌送给他了。”

    维尼斯克子爵已经喝完了他的那小半杯威士忌,正自己拿着酒瓶往杯子里倒,听了克洛德的话哈哈大笑:“你才十八岁刚成年,还是个小屁孩,不懂女人不懂烈酒的美妙啊。好了,现在你说说,你有什么把握将那个已经死翘翘的福克斯爵士给搞下台。”

    克洛德苦笑:“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啊,反正他已经死了,我那些安排全做了无用功。”

    “没事,你随便说说,我就想知道下你是怎么安排的。”维尼斯克子爵满不在乎的说。

    “其实,这老东西能连任国民议员五届,是我父亲和托马斯叔叔他们推举上来的。白鹿镇以前一共有国民五百六十一人,除去不愿意来投票的以外,基本上每次国民选举只要能达到两百七十张选票,这老东西就能当选国民议员。

    据说前两次都是我父亲他们帮着拉票才让这老东西连任,当了十年国民议员。接下来后面三次因为这老东西已经站稳了脚跟,白鹿镇也没人愿意出来和他竞争,所以就是走了个过场,连票都不用数他就继续连任下去。

    因为以前白鹿镇是由巴罗米塞郡城管辖,这老东西连任国民议员二十四年,在郡城编制了一张很大的人情关系网,以至镇公所有什么行政举措需要通过他向郡城议会呈请,所以我父亲他们和这老东西的关系逐渐跌倒过来,变成了他在幕后指导我父亲他们。

    象这次我父亲他们筹谋开辟通往奴比西亚大陆的新航线,也是受到了这老东西在幕后的指使,他躲在背后,让我父亲他们出力筹集探险资金。等新航线开辟之后,又阻止我父亲他们将消息上报,认为先组织商船队私下与海外领地进行走私贸易,大家都先挣点钱再说。我父亲就这样被他诱骗,为他筹备商船和货物,还写了借条……”

    克洛德恨恨的一拳砸在桌上,吓了维尼斯克子爵和约瑟夫侦探一大跳。

    “我不否认自己仇恨这老东西,这老混蛋毁了我的家。但是,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杀了他,我想要的是他失去一切,一无所有。如果白鹿镇依旧没有什么变化,那我或许还要忍耐很久才能找到报仇的机会,但现在王国要开发白鹿镇,建设海军基地,升级为城,归王都直辖,于是就让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克洛德看了看维尼斯克子爵:“子爵大人,白鹿镇升级为城可以拥有几个国民议员名额?”

    维尼斯克子爵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三个,三个国民议员名额。”

    克洛德点点头:“以前是没人愿意和这个老东西竞争,毕竟他在郡城根基深厚,人脉广泛,即使我们提出新的国民议员人选也很可能会被郡城议会以各种理由给否决。但现在白鹿城归王都直辖,玛丽雅夫人已经答应我会让国民议会批准新的国民议员的人选提名。

    另外,他设下圈套诱骗我父亲签署那张借条最后迫使我父亲跳楼自杀的事情已经在这白鹿城里闹得人尽皆知,而托马斯叔叔他们这次也将竞选成为国民议员。这老东西嚣张久了已经忘了他的根本是什么,在白鹿城的国民之中声名狼藉,他还能依靠什么去获得选票?花钱购买吗?一张选票他准备出多少钱?

    这次我准备了五千金克郎,不管这老东西出多少钱,我都会高他一倍。所以我等待的就是明年国民议员选举那一刻,我很想看看这老东西当不了国民议员时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的。而托马斯叔叔他们一旦当选,就会提出议案审查这些年白鹿镇在实行城镇东扩时进行的那些公共工程。

    我父亲生前说起过,这老东西这十几年把持镇公所实施的那些公共工程项目,假冒承建商,抬高造价,压低工薪,吃了上头吃下头,挣了很多非法收益,而那些工程质量却没有一项合格的。如果在这方面找他的茬子,那几乎一找一个准,到时他根本就脱不了关系,甚至被判入狱服劳役也不是不可能。”

    “对我来说,那才是最好的复仇。”克洛德的脸上充满了遗憾:“可惜这老东西死得太痛快了,连让人找后帐的机会都没有,真不甘心啊……”

    “对了,子爵大人,你能说说他是怎么死的吗?我希望是越惨越好,或许这能稍微安慰一下我这颗失望的心……”

    维尼斯克子爵看了看约瑟夫侦探,见他没反对的意思,就把福克斯爵士和其管家的死状描述了一遍,同时将约瑟夫侦探的验尸报告和他对凶手行动的大致判断也复述了出来。

    克洛德惊异的看了一眼约瑟夫侦探,心说这家伙还真看不出来有一套,幸好我表现的很完美,满分。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维尼斯克子爵问道,或许克洛德有什么别的看法,这小家伙刚才那复仇的方案设计的就很周详。

    克洛德沉吟了一下,有些迟疑的说:“也许你们判断错了方向……”

    约瑟夫侦探紧盯住了克洛德。

    “刚才子爵大人说约瑟夫侦探认为凶手极可能是职业杀手或刺客我觉得很有道理。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凶手早就离开了白鹿城,不可能呆在这里等你们去找。

    还有,凶手去杀那个老东西的动机是什么,他假扮成海军军官以递交紧急文件的名义求见那个老东西这点很可疑,因为如果我是凶手的话,我会随便找个机会翻墙进入他的庄园,找到老东西刺他几刀就完事了。根本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敲门,惊动仆人和管家。

    所以,我怀疑是不是这个凶手不认识那个老东西,正因如此,他才假扮成军官求见,这样才不会搞错刺杀的对象。而且杀了之后没有翻找什么财物或者是文件就离开了,这样的刺杀行为更象是灭口或者是泄愤。

    如果是我负责这起谋杀案的话,那我不会去找凶手,而是在那庄园里查找杀人的动机,找找那老东西的文件和日记什么的,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线索,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或者是某个事情分赃不均什么的,我认为真的是雇佣杀人的话很可能是那边的人指使的……”

    克洛德指了指南边,那是通往郡城的道路方向。

    “为什么你这么想?”维尼斯克子爵问。

    “因为白鹿城以后归王都直辖,老东西不需要依靠郡城那边的关系了。”克洛德回答。

    维尼斯克子爵恍然大悟,约瑟夫侦探若有所思。

    “可这样万一查出什么只怕会牵连很多人造成很大的影响……”维尼斯克子爵喃喃说道。

    克洛德耸耸肩:“但那样你和费利多斯总管牵连就少了……”

    约瑟夫侦探起身往外走,维尼斯克子爵跟了上去,克洛德也连忙起身去送他们。到了办公楼外,他们带来的人都站在马车旁等候。

    约瑟夫侦探到了毕德和谢尔娜的身边,轻声说道:“你们看看送我们出来的这个年轻人,他和昨天晚上那个亚伯罕中尉是不是有些相似?”

    毕德摇了摇头:“一点也不象。”

    谢尔娜倒是挺了挺自己高耸的胸部:“这是个小色狼,一直盯着我这里看,还会脸红,哈,有意思的小家伙……”

    约瑟夫侦探转身就钻进了马车:“上来,你们两个,回庄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