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一百七十九章 惊 变
    第一百七十九章惊变

    这条胡同有点象弯钩型,外面连接大街的那一段是一排住宅后院的门,大概有五六扇。但拐了个弯后,里面有一段二十余米长的死胡同,一边除了各有一扇紧闭的铁门外,剩下的都是三米来高的乱石围墙。很明显瘦子这伙人将这条死胡同当成了他们的主场,在这里做过的坏事应该不少,因为他们将克洛德带到这里来之后,就没有象在大街上被行人注目那般的紧张了。

    克洛德正在考虑如何收拾这五个家伙,身后那两个原本用刀子顶着他的家伙只是十六七岁还没成年的小年轻,架着他进了这条死胡同后因为他没有反抗而放松了警惕。虽然手里还拿着刀子,却没再顶着克洛德的腰部,而是相距一尺左右,刀尖斜对着克洛德,不过这对克洛德来说已经没有了威胁。

    这五个家伙肯定没上过学,否则在国中上过体科格斗,角力这两门课的就会知道,当你手里拿的武器没超过半尺长还离敌人的身体有一尺远的距离时,你已经对敌人够不成什么危险,教导这两门课程的教习分分钟就能让你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教习在示范时还得注意不要伤害到学生,而现在克洛德则完全没有任何的顾忌。

    至于前面上窜下跳象个小丑似的瘦子和他身边那两个看似人高马大,实际上站势松垮步伐轻浮的汉子,克洛德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琢磨着该用魔法飞矢在他们身上开几个洞。能在大街上强行掳人逼迫自己交易,看来这几个杂碎混混在这白木城也有些根脚。只是很可惜,他们碰到了自己,踢到了铁板。

    瘦子还在吆喝:“快点把钱袋掏出来,在这份协议上签上名字,小子,今天便宜你了,能从我手里买到这盒极品白根粉,看来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啊……”

    他旁边那两个大汉还傻乎乎的裂嘴开怀大笑,一点也不明白他们已经霉运当头,反而用戏耍的眼光看着克洛德,好象克洛德就是他们放在毡板上的鱼肉一般。

    克洛德正准备动手,突然耳朵一动,灵敏的听觉让他发现这条死胡同周围多了十来个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只是这些人越靠近这条死胡同脚步就放得越轻,呼吸也缓慢了下来,仿佛是害怕被死胡同里的人发觉一般,而是慢慢的将死胡同给包围了起来。

    怎么回事?克洛德心中一惊,止住了正在运转的冥想空间里六芒星上魔法飞矢的魔法符阵,在这白木城人生地不熟,绝不能让人发现自己会魔法。不过这样一来,自己只能和这五个家伙肉搏了。

    瘦子表演了半天,因为克洛德没理会他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以至有些恼羞成怒:“老三,去把他身上的包拿下来,再搜搜他身上钱袋放哪里了。要是他敢不老实就给他大腿来一下……”

    “好的,二哥。”叫老三的那个小年轻就是在街上问瘦子是不是把克洛德给做了的那个,看这样子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十六七左右的年纪,正是不知天高地厚无法无天的阶段,即使犯了事也会被以未成年而轻判。只要不是杀人的话,一般来说出点血什么的轻伤都由那个瘦子给兜着。

    所以这个叫老三的大大咧咧的直接就把手中的刀子往克洛德的大腿上捅了过去,对他来说,只要给对方在大腿上开个洞,一流血再怎么样硬气的好汉都会抱着伤处哭喊着求饶,那时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敢得罪二哥瘦子的今天非要扒他一层皮不可……

    他手里的刀子其实是他自己用铁条磨制的,十公分不到的刀身,磨成三角状,尖利非常。这样的小刀切割不大方便,但用来捅人却非常的利落。这个叫老三的小年轻在白木城也有点名气,大多数人都知道他是瘦子手下的一条疯狗,年纪轻,下手狠,最喜欢在人身上肉多的地方捅几个洞眼出来。

    因为克洛德的不反抗,所以这个老三没把克洛德放在眼里,白长这么高的大个子,生性却这么懦弱,呆会趴地上求饶时自己一定要用脚踩在他的脸上,谁叫自己十五岁之后就不长个,别人一窜一年高一个头,自己还是这么矮……

    只是手里这刀捅出去之后,没想到这个正要挨刀的大个子突然往后一退,没有丝毫准备的老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捅出去的刀几乎是擦着对方的大腿捅了个空,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倾,怒火顿时冲上了头顶,正要破口大骂:你还敢躲时!却发现一个拳头在自己面前突然变大,眼前一黑,整个面门遭受沉重的一击,疼痛的感觉还没传达到神经末端,就听到“喀吧”一声脆响,鼻梁骨整个塌了进去。

    克洛德恨这小子手黑,也下了狠手,不止在他脸上来了一下猛击,反手抓住那只拿着小刀的手臂,一扭,再反转,“扑哧”一声,就把那把小刀送入了这小子的下腹,看起来就象这个叫老三的拿着小刀捅了自己的肚子一般。

    这几下变化兔起鹘落,几乎就在一眨眼的瞬间结束,前面的那个瘦子和他身边的两个大汉,以及克洛德身后另一个持刀的小子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见到老三拿着刀去捅这个外地人的大腿,都笑嘻嘻的看着,以为这个外地来的年轻人很快就会抱着大腿跪在地上求饶,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

    然后是这个外地来的年轻人闪躲了一下,接着老三就把刀子捅入了自己的肚子,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有出的气没进的气,人事不知。

    克洛德当然不会放过身后另一个拿着匕首的家伙,他只是用左手肘后击在这个家伙的心窝处。谁叫这个家伙放的太开了,心胸部位根本就没有防备,双手下垂,斜拿着匕首,离得又近。克洛德只用一扭身胳膊肘就准确的击中心窝这个要害,这个家伙马上就掉了匕首,抱着心口难受的倒在地上抽搐,憋得满脸通红,张着大口吸气却怎么也吸不上气的感觉……

    瘦子脸上还保存着嬉笑,但眼睛却惊恐的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切,自己的两个手下就这样倒在地上生死不明,那个外地来的年轻人似乎还没动几下。这刻瘦子的整个面容扭曲成抽象画一般,嘴巴在笑,眼神却惊恐的几乎毛骨悚然,他知道,自己是中了大奖……

    “吹,吹警哨,叫,叫我二,二叔来……”好不容易瘦子嘴里才蹦出一句话来,眼见克洛德狞笑着向他走来,瘦子一边慌张的后退,指挥着身边的两个大汉上前抵住,一边手忙脚乱的伸手进衣兜里找东西:“你.你们先挡.挡住他,我,我吹.吹警哨……”

    瘦子手里的那小盒所谓的极品白根粉和那份买卖协议早已丢在了地上,纸盒里的白色粉末倒得满地都是。

    两个大汉冲了过来,当先的一个举着拳头从上往下劈,这又是一个王八拳的业余修炼者,不明白什么叫两点之间的直线距离最近。克洛德一个直拳,后发先至,那大汉的拳头还在半空,克洛德的拳头已经吻上了他的脸庞。

    “噗!”大汉的脸一歪,一口血水喷出,血水中还夹杂着几颗牙齿。

    一般来说,搏击中没击中要害的话即使落在下风基本上都能抵挡个两三分钟。这大汉也是如此,他“嗷……“的痛叫一声,左手托着被击中的脸颊,右手直挺挺的戳在前面,反而阻挡了克洛德的继续进攻。

    不过这对克洛德来说并没什么,左手一探,叼住了大汉的右手腕,往回一带,大汉整个身体被克洛德的大力给带了过来,身子一扭,右手一托,这是角力课上最标准的示范型动作大背摔,大汉被拔地而起,左手在半空中慌乱的挥舞,然后象个破麻袋一样被狠狠的摔在乱石拼接成的地面上。这下大汉就象一条上了岸的鱼,在地上蹦达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另一个大汉见到自己的同伴如此的下场,根本就没有勇气扑上来,反而一个劲的往后退。而这时那个瘦子终于从自己的衣服兜里掏出个警用的铜哨来,放嘴里死命的吹了起来。

    尖利的警哨声回荡在死胡同里。

    “你,你等着,我,我们老大的二叔马上就可以赶过来,他,他是巡警,你,你等着坐,坐牢吧……”剩下的那个大汉听到哨子已吹响,终于又有了勇气,指着克洛德说。

    克洛德撇了撇嘴,怪不得这个瘦子敢纠集这么几个杂碎在白木城找外地人实行强买强卖的活动,原来背后有个做巡警的二叔在为他撑腰啊。可想而知,如果是一般的平民,碰到了瘦子这伙人,还真的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他们惹不起,即使进行了反抗也会被随后赶来的巡警以伤人的罪名给逮捕。

    不过克洛德一点也没有为自己担心,这时他突然发现了参军入伍的好处。对平民子弟来说,在这个排队枪毙的战争年代,当兵就意味着走上战场很容易成为炮灰。也正因为如此,奥维拉斯王国采取了一种先军主义般的征兵政策,将服兵役与获得国民身份挂钩,同时对士兵的待遇和身份地位进行照顾和优待。

    从接到征兵令起,克洛德已经不再是平民身份,更准确的说,他现在是一名准军人。这也是他在接受巡警和城门口警备士兵身份检查时没有受到刁难的原因。有时候盘查严厉时很多平民甚至被勒令打开自己的行囊以检查是否夹带了违禁物品,而克洛德就没有这个必要,那些巡警和士兵发现他要去蓝羽军团接受士官培训,都很干脆的在通行证上盖章,有时还带着羡慕的口吻祝克洛德一路顺利……

    就算那个瘦子的二叔是巡警那又能怎么样,他绝不敢把克洛德抓进去坐牢。延误王国军人的行程,伪造罪名实施抓捕,他这是想全家一起完蛋是不是。特别是蓝羽军团一向护短,要知道克洛德也不是普通新兵,他经过培训后最起码就是一名士官,虽然是军队中最低级的军官,可那也关系到蓝羽军团的脸面,不是白木城一个巡警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的。

    远处传来了又一阵警哨的回应声音,并且这声音正迅速向这条死胡同靠近。瘦子和那剩下的大汉同时松了口气,瘦子恨恨的说:“你完了,我一定会找人在牢房里好好的招待你的。”

    克洛德无视瘦子的口头威胁,这时他更关注的是刚才悄悄围过来的那群人,他们包围这条死胡同想干什么,针对的目标是自己还是那个瘦子?

    警哨声在死胡同口嘎然而止,只是让人疑惑的是,好半天也没人进来。瘦子已经快退到这条死胡同的拐弯口,他对剩下的那个大汉说:“你盯着他,别让他跑掉,我去接我的二叔过来。”

    瘦子转身就往胡同外跑,只是他刚拐过弯,就不知撞到了什么,“哎哟”一声之后就是一声“啪”的巴掌声。

    “滚回去!”一个粗豪的声音说道,紧接着,瘦子捂着红肿的左半边脸一步一步的又退回到死胡同里。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因为顶在他胸口的是一把点燃了火绳的短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