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龙皇在都市〕〔豪门契约:总裁,〕〔我真不是学神〕〔金主大人,请矜持〕〔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武术巨星〕〔我在同一天活了千〕〔水果大佬〕〔百亿富豪的退休生〕〔37度冰〕〔都市极品医神〕〔都市王牌高手归来〕〔神级大明星〕〔抗战之最强兵王〕〔重返洛杉矶〕〔超级狂兵〕〔我的灵力能交易〕〔我有钞能力〕〔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之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一百八十四章 四个贵族子弟
    ?

    第一百八十四章四个贵族子弟

    格罗下士是个表情严肃,不善言谈的老兵,或者可以说有点木讷。克洛德想和他拉点关系,交谈了几句,可惜得到的回应不是“唔”就是“恩”,然后克洛德就没兴致和他搭话了。

    虽说格罗下士沉默寡言,但办事却老到周全。他带着克洛德去入伍处办理了新兵登记手续之后,拿到了一个临时的士兵身份木牌交给克洛德,又带克洛德去后勤部领了两套军装以及士兵用品,再带克洛德去了操场边的宿营帐篷。

    宿营帐篷一共有两处,分左右两营。克洛德被带到右营,这里整齐的排列着三十来个帐篷,以一个帐篷十二人一小队计算,估计右营能容纳四百余人。

    格罗下士带克洛德进入的是帐篷口写着右零三零七的宿营帐篷,意思是右营第三列第七个帐篷。宿营帐篷都是由双层灰白色的粗制麻布制成,两层之间还夹杂着一层油布以防止漏水,外层和里层都涂上了清漆,以至这帐篷的壁布摸上去都是硬梆梆的。

    帐篷内有二十五六个平方左右,呈长方形,克洛德粗略估计应该是九米多的

    .长度三米不到的宽度,一字排开六张一米来宽的上下铺的铁框单人床,单人床边都有一个不到半米直径的木头柜子,柜子只有上下两个门,门上还挂着钥匙。

    “你就睡在这张床的上铺。”格罗下士说,然后将上铺床尾挂着的空白身份板拿了下来,一笔一画的写上克洛德.菲尔德的名字,又放回床尾:“对了,旁边这个柜子上面的部分也归你使用,用来存放你的私人物品,钥匙你得自己放好。还有,现在你可以换上军装了,穿好后我需要检查一下。”

    “是。”克洛德也不废话,开始脱衣服换军装。

    蓝羽军团的军服和王国其他军团的制服都是一样的,上面是大红色的上衣,下面是黑色的裤子和黑色的皮鞋,还有一顶直筒式的大红色军帽。唯一不同的是,军帽上还插着一根染成深蓝色的羽毛,以及两条长长的深蓝色勋带。这勋带是穿好上衣后左右肩各挂一条,在胸前交叉,形成一个x字,再用黑色的牛皮带在腰间系好。

    对蓝羽军团的士兵来说,这与其他军团不同的军帽上的蓝羽毛和胸前交叉的两条勋带,就是他们的殊荣,是蓝羽军团功勋卓著的证明。

    “不错,很有军人的气势。”面对换好军装的克洛德,连不喜欢说话的格罗下士也很难得的开口赞了一句。

    “这个,格罗长官,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我没有肩章?”克洛德看看自己光秃秃的肩膀,又看看格罗下士那个有条红线的肩章问道。

    “我不清楚,可能需要你们完成培训后才会发给你们肩章吧。”格罗下士回答:“现在把那些携具背上,我告诉你位置,你要记住,以后不要放错了。”

    所谓的携具是一个黑色牛皮双肩包,一个漆成黑色的竹筒军用水壶,一个染成黑色的羊皮睡袋,还有一个红铜制成的饭盒。

    “水筒挂在左边,不能挂右边,右边以后是挂战斗皮囊的。饭盒放在双肩包里,以后里面还需要放救生包和杂物包,军用干粮等配发的物品。睡袋折成一卷放在双肩包上面。如果要求全副武装,那么这些东西必须全部带在身上才能去集合。”格罗下士很简要的做了各种士兵携具的介绍。

    “格罗长官,为什么今天去领装备没有配发武器?”

    “这个同样需要你们接受培训后才能发放。”格罗下士说:“你今天领的毛巾,水杯,牙膏盒和牙刷,还有肥皂这些需要放在铜脸盆里,铜脸盆要放在床下这个木头长垫子上。晚上睡觉时,士兵携具要整理好挂在床头,这样伸手就可以拿到。”

    把那张临时士兵身份证递给克洛德,格罗下士说:“这两天你可以在军营里面好好休息一下,大后天才开始集训。晚上就睡在这里,吃饭拿这张临时士兵身份证去食堂打饭,带上你自己的饭盒。吃完饭把饭盒洗干净再拿回来放到背包里,不要出军营,也不要乱闯那边的仓库区。洗澡也一样,澡堂就在食堂边上,用你这张临时士兵身份证就可以进去。”

    说完了这些话,格罗下士就转身离去了。

    克洛德把自己的柜子打开,柜子里面有个隔层,把柜子空间分为一大一小,把自己带来的双肩包扔进大的空间,再把领来的又一套军服放在小空间里,然后再锁上柜子门,钥匙放在军服的口袋里。又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团成一团,先塞在铜面盆里,等晚上洗了澡再清洗一下,晾干了收到自己的双肩包里,以后自己只能穿军服了。

    现在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有些早,克洛德决定先爬上床眯一会,至于熟悉环境明天再说,反正还有两天时间,军营又不大,没事干很快就会感觉很无聊的。

    不过就在克洛德似睡非睡的时候,一伙人打打闹闹的进了帐篷。这下克洛德没了睡意,坐了起来,准备看看这些同个帐篷的战友。

    进来的是四个同样穿着军服没有肩章的士兵,他们看见克洛德躺在床上也是愣了一下,没再打闹和说话,一时之间帐篷里安静下来。

    克洛德从床上跳了下来,笑着打招呼:“你们好,我是新来的,我叫克洛德.菲尔德。”

    最前面的年轻的士兵有着一头红发,脸上还有几粒雀斑,他只有一米七的身高,比克洛德矮了十来公分:“你好,我叫阿伯耶夫.巴赫。”

    “我是默里埃德.克里曼。”

    “认识你很高兴,我是迪亚维德.吉.兰道夫。”

    “你好,我是贝尔克林.罗.本森特,你可以叫我贝克。”

    克洛德有些惊奇的看着后面那两个士兵:“你们是贵族?”

    自称叫贝克的年轻士兵笑了起来:“其实他们两个也是,只是他们故意去掉了中间的那个赐字。”

    “为什么?”克洛德感觉有些奇怪:“你们是贵族的话,想参军完全可以去就读王都的陆军大学,那里毕业出来就是少尉军衔,何必来参加这个士官培训啊?”

    贝克的脸色有些阴沉,勉强笑着回答:“我在家是老七,默德是老四,迪德是老六,伯夫也是老六。去军校我们轮不到这个资格,所以家里人就把我们送到了这里……”

    克洛德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面前这四个,虽然出身是贵族,不过他们的母亲都是英雄母亲,生孩子都是一窝一窝的生。如果长子继承家业,二三子去上军校,那么老四老五接下去的这些除了在姓氏上多一个赐字外就没别的优待了,他们也只能和平民子弟去竞争了。

    另外那两个故意去掉姓名之间赐字的很可能是私生子出身,他们的父亲虽然承认他们是自己的孩子,但家里的那个正夫人却不可能让私生子和自己的孩子一个待遇。或许他们不是故意去掉姓氏中间的那个赐字,而是那个正夫人不肯给,户口本上登记的时候就没登记上那个赐字。

    “那你们来的够早的啊,我以为自己早来了两天已经够早的了,没想到你们比我来的更早。”克洛德没话找话说。

    “我们来了一个多星期了,在家里实在呆不下去,就早点来这里了。”红头发的阿伯耶夫很老实的回答。

    “哦,你们都是哪里人?我是白鹿城的,西南三郡那边,知道吗?”克洛德说。

    贝克回答:“我们都是王都的,国中毕业后没事干,在家里呆了半年,大家都厌烦。然后听说蓝羽军团要进行士官培训,家里人就把我们给送过来了……”

    从他的回答里可以听出很多意思,不过大致上能看出他们并不怎么受父母的宠爱,在家里也是被忽视的对象。难得有个去处,所以他们家里人巴不得早点把他们给送走,免得在自己面前碍眼。

    “你们也是国中刚毕业吗?我也是。”克洛德说。

    “不会吧,看你的外表,我还以为你已经二十多了……”默里埃德有些大惊小怪。

    “是吗,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十八岁的生日才刚过去不到半年啊。”克洛德摸着自己的下巴说。

    然后大家开始序齿,结果除了阿伯耶夫还没真正到十八岁外,他的生日是十一月份。大家的生日也就相差两三个月左右,还是克洛德的三月份是最早的。于是便改口叫克洛德老大。

    “别叫我老大,你们看帐篷里十二张床,现在才我们五个人,说不定人齐了之后我们五个的年龄还是最小的……”

    这时军营里响起了一阵嘹亮的军号声,打断了克洛德的言语。

    “这是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吹军号?”克洛德问道。

    “没什么,是吃晚饭的时间到了。”阿伯耶夫回答说。

    “正好我饿了,我们一起去食堂吃晚饭吧。”克洛德从那个发下来的双肩黑色军用背包里取出饭盒,却见贝克等四个人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这是怎么了,你们不想去吃饭吗?”克洛德奇怪的看着他们。

    “我们还不饿……”迪亚维德说,然后大家都听到了他的肚子在咕咕响,不过其余三个人还是假装他们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怎么回事,说清楚点,到底是什么让你们连肚子饿了也不敢去食堂吃饭?”克洛德放下手里的饭盒,逼视着他们。

    四个人都不敢和克洛德对视,最后贝克见躲不过去了才吞吞吐吐的回答:“那.那些士兵欺负人,我们去打饭的时候他们说我们不是军团的正式士兵,没资格在他们前面排队吃饭,把我们推到他们后面去,等轮到我们的时候剩下的都是残羹剩饭……所,所以我们就干脆迟一个小时再去食堂,那.那时去吃饭的士兵已经不多了……”

    克洛德很想笑,可怜的娃,四个贵族家的子弟,进了军团反而被一群士兵给欺负的不敢去食堂吃饭,不知道在军营中,你越是忍气吞声,就越是容易受人欺辱的吗?

    “我记得食堂有维持纪律的宪兵的吧?”克洛德问道。

    “他们看见了,可他们没管,只是冲我们裂嘴嘲笑……”阿伯耶夫有些委屈的述说。

    你们自己都忍气吞声了那还想让他们怎么样,事情不闹大他们是不可能为你们出头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在哪里这人性的弱点都一样,没人愿意自找麻烦。

    拿起饭盒克洛德就往食堂走去,只是出帐篷前对这四个胆怯的贵族子弟说:“我这人经不得饿,等不了一个小时,那我先去吃了,你们可以等一个小时后再过去。”

    看着克洛德的背影四个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阿伯耶夫问。

    “我们也去,如果没办法大不了五个人一起在食堂等一个小时再吃饭!”贝克一咬牙发狠说。

    “好,拿饭盒一起去。”迪亚维德也跟着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