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情相爱共此生厉〕〔景家娘子会做媒〕〔嫁偶天成〕〔都市超级奶爸〕〔傲世苍神〕〔君倾心与卿〕〔大数据修仙〕〔重生后我嫁给了死〕〔都市巅峰高手〕〔神级龙婿〕〔独步紫寒〕〔都市至尊战神〕〔空间医女:穿梭古〕〔重生之先声夺人〕〔绝顶战神〕〔赘婿风范〕〔田园风华:神棍小〕〔湘神〕〔大刁民〕〔武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一百八十七章 原委
    第一百八十七章原委

    克洛德很诚实的讲述他和老兵们发生冲突的过程,唯一没讲实话的就是他把那个圆脸下士叫恩格的搞得双手手腕骨折的经过。克洛德的解释是,他正在好好的排队,眼看就要轮到他打饭的时候,恩格下士冲了过来双手抓住他的胸前衣领。而他自发的本能的进行抵抗,不想被拉出队伍。

    只是当时他右手拎着饭盒,只有一只左手想掰开恩格下士的双手,结果三只手交缠在一起。而他也没恩格下士那般的大力气,于是就被拉出了打饭的队列。这时他因为被恩格下士拖出去,所以一个踉跄,没站稳,身子往前面的地上栽去。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个动作会造成恩格下士的双手手腕骨折,当时他自己也惊呆了……

    而这时,那个最先挑衅的杰姆中士却突然冲了过来,揪住自己搂头猛揍,说自己是让恩格下士受伤的罪魁祸首。由于对方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和不问是非来由的动手打人,再加上自己挨了几下重的,于是头脑一热丢了饭盒和杰姆中士扭打在一起。

    等自己把杰姆中士打倒在地,和他们交好的几个士兵过来看见后就又冲上来群殴他。只是那会自己被他们打得整个人都发蒙,只能依靠本能下意识的进行反击,最后昏迷过去前自己做了什么真的已经都忘记了,什么都记不起来……

    坐在床前的这个过来进行食堂斗殴事件调查的军法官,叫比里克兰.赫.斯德里的中尉军官一直沉着脸,默不作声的在一本笔记本上记录克洛德所讲述的斗殴事件经过,没有发问也没有提醒,就在那里默默的写着。

    等克洛德觉得自己没什么还可以说的之后,他合上了笔记本,看着克洛德冷冷的问道:“你的讲述大体上与那些围观整个事件过程的士兵们所讲的没有太多的偏差。做为国中毕业的体科第一名,你的格斗技巧和身手确实很出色,只是你不觉得对自己的战友下这么狠的辣手,有些太凶残过分了吗?”

    克洛德苦笑,他就知道自己会因为出手过重而被置疑:“我只是本能的进行自卫,比里克……”

    “叫我斯德里中尉。”军法官打断了克洛德的言语。

    这个世界在称呼上也有讲究,一般来说,都是称呼名字,后缀加上先生女士.夫人小姐或者职务.头衔名称,以示关系密切或者是拉近关系。而以姓氏相称,则带有距离和疏远感,表示关系不亲近不熟悉或者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就象克洛德称呼军法官为比里克兰中尉一般,把名字放在军衔前面,意味着他们是战友关系。而军法官要求克洛德称呼他的姓氏,斯德里中尉,那么就表示他在公事上并没将克洛德视为自己的战友,而是调查对象。

    “好吧,斯德里中尉,我很遗憾我在进入军营的第一天就和老兵们发生了冲突,并为此斗殴负伤。但这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你看过我的档案,那么你应该知道我还是个出色的猎人,杀死过大蟒蛇,巨型鳄鱼,还打死过狼和山豹,以及野猪等很多猎物。

    我这么说不是在炫耀,而是想说明,我的出手是否凶残狠毒并不是我所能控制的,这都是我在狩猎过程中所获得的经验所导致的本能性反应。您应该能了解,在面对凶猛的野兽时,你的出手决定着你的生死。所以在遭到对方的攻击时,我的本能反击就是尽快的制服对方,使自己免受伤害。至于对方是否会受伤,说实话那会我已经被打蒙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过……”

    军法官沉默了一会,开口说:“你或许可以考虑退让,他们都是老兵,还是军士,作为新兵你应该尊重他们,服从他们的意愿……”

    “我不明白,斯德里中尉。”克洛德反驳说:“我应征报到时,接待我的吉尔普少尉对我说,克洛德,从今天起你就是一名蓝羽军团的士兵。而送我去宿营帐篷的格罗下士也对我说,我可以用临时士兵身份证在食堂和澡堂吃饭和洗澡。但我在排队打饭时,那几个老兵却对我说,我不是蓝羽军团的士兵,不能在那里吃饭。难道说,是不是蓝羽军团的士兵是由这几个老兵来决定的吗?吉尔普少尉说了不算?”

    军法官被克洛德问得有些难堪,他当然不会承认吉尔普少尉说了不算。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认为克洛德是个刺头,哪怕在整个斗殴事件中克洛德并没犯下什么大错。但刚入营第一天就和老兵发生冲突,虽然当事双方都进了治疗所,可克洛德一对六,即使战斗力非凡,在军法官的眼里他还是成了军营中的不稳定因素。

    “我并不是那样的意思,我只是认为你可以做稍稍的退让,服从老兵的意愿,那样就可以避免冲突。”军法官想了想才说。

    “做为一名蓝羽军团的士兵,我为什么要退让?”克洛德反问道:“我第一天入伍,因为赶着来报到,所以中饭也没吃,肚子很饿。到食堂后,前面两百多名士兵对我的到来并没什么异议,他们认为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而在我排队临近到就要打饭的时候,这几个老兵从大门进来,让我离开,对这样不合理的要求我当然是拒绝了,凭什么他们说我不是蓝羽军团的士兵我就不是了,我反驳了他们两句,他们就动手打人。即使我现在受伤躺在治疗所里,我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我并不后悔自己所造成的所谓严重后果,我认为那几个老兵的受伤是他们咎由自取……”

    话不投机半句多,军法官一声不吭的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笔记本放回公文包里,拿起公文包就往房门走去。只是在他开门的时候,克洛德叫住了他:“斯德里中尉,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那几个老兵会这么针对我们这些来参加士官培训的新兵?我同宿营帐篷的几个战友因为早来了几天,每天吃饭时间只能在临近食堂结束就餐时间的时候去打点残羹剩饭来填饱肚子,他们要是去的早的话都会被那几个老兵给赶出来……”

    军法官站在门口,不言不语,过了一会儿转身开门离去了。

    在摆弄药剂管的中年药剂师笑嘻嘻的转过身子:“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小子。”

    “你知道?”

    “当然,”中年药剂师点点头:“你知道我们蓝羽军团现在有多少人吗?”

    “三万多吧。”克洛德回答:“我来的时候在山下站岗的士兵告诉我,这里并不是蓝羽军团的大营,大营在哥尼加达城的西面,那里有三万多人。”

    没想到才入营一天的克洛德知道这个答案,中年药剂师愣了一下:“你说的没错,可你知道我们蓝羽军团年底就要扩建征兵的消息吗?”

    这个还真不知道,克洛德老实的摇摇头。

    中年药剂师得意的说:“这次我们蓝羽军团扩建征兵,要达到满编的状态,需要增加两万多新兵。也就是说,将有两千多个士官长和士官的职位需要提拔老兵来填补空缺。军团早已决定,上士将直接晋升为士官和士官长,那么剩下还有八百来个空缺将从中士和下士这些表现优异的老兵中进行选拔,而士官培训就是针对这些老兵进行的。

    只是没想到,这个士官培训方案提交到陆军部获得批准后,来信托人情拉关系推荐送人想参加这次士官培训的多不胜数。军团方面也很为难,因为其中很多都是军团无法拒绝和必须交好的大人物,权衡再三,军团最终决定将士官培训分为两批,一批就是那些从军团选拔出的老兵,他们将在培训结束后担任士官长。另一批就是你们这些被推荐和送过来的人情新兵,培训结束后成为士官。

    由于多了你们这些新兵,那么原本计划参加士官培训的老兵人数就必须得减少一半,以腾出名额给你们。所以那些老兵中又进行了一次考核,淘汰了一半人。为难你们的这几个老兵就是那些被淘汰的人员之一,所以他们心里非常不满,借机生事找你们的麻烦。

    而军团也不是不知道这个情况,只是考虑到安抚这些被淘汰的老兵,就故意装做没看见,好让那些老兵在你们这些早到的新兵面前出口气。同时也是给你们这些新兵一个下马威,别在军营里仗着家里的权势耍威风。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不会搞出大乱子,却没想到你这个愣头青第一天入伍,就把六个老兵给送进了治疗所。事情大了就有些不好收场了,上面也急得直跳脚……”

    看着有些幸灾乐祸般述说事情背景和原委的中年药剂师,克洛德有些哭笑不得。大叔,你这么开心干吗,似乎看到军团上面如此为难不知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你很高兴啊。

    克洛德这下总算明白刚才那个看似冷冰冰但说话间有些偏向的军法官为什么对自己是那个态度了,自己弄出的这件食堂斗殴事件处理不好的话会让参加士官培训的新兵和被淘汰的老兵之间形成对立。而自己已经表明了态度,坚决不认错,这让急于找个台阶下台的军团的确感到非常为难,谁叫那几个老兵六个打一个都没打赢呢,还伤得那么重……

    这时房门被推开了,那个叫贝尔的医务兵拎了一个大篮子进来。来到克洛德的床前,他从篮子里端出一大碗的燕麦粥来。看着克洛德望过来狐疑的目光,贝尔急了:“伙计,兄弟我发誓是洗干净了手才去食堂的,你放心。你看,我还叫厨房的老大特意在你这碗燕麦粥里加了个鸡蛋,你闻闻,香不香……”

    确实有股鸡蛋的香味,只是克洛德搞不懂为什么厨房里的老大会这么好心的在里面加个鸡蛋进去……

    “说实话,伙计。”贝尔很神秘的靠近克洛德的耳朵,悄悄的说:“其实你打伤了吉姆他们,军营里很多人都感到高兴,厨房的老大也是如此。因为他们都受过这几个老兵的欺负,就比我们入营早个一两年,就一直在我们面前摆出前辈的架势,吆喝我们为他们做这做那的,稍不如意就揍我们一顿,所以很多人都在心里记恨着他们。

    这次你把他们送进了治疗所,很多人都非常开怀。就象这个厨房的老大,我跟他一提你已经清醒过来,没什么大碍,他就很高兴的在你的粥里打了个鸡蛋进去。以前吉姆他们晚上值班巡哨的时候,常常借故到厨房以弄夜宵的名义要这要那大吃大喝,不给就动手打人,所以这次看到你把他们给打了,个个都很高兴。”

    克洛德很不适应和贝尔交头结耳的亲密样子,只是他现在还没法移动自己的身体,连喝粥都得贝尔喂,只能让贝尔在自己的耳朵边嘀咕着说悄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