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二百九十三章 出人命了
    第二百九十三章出人命了

    齐格菲上士是杜里奥罗上尉的随从副官,他匆匆的敲门进入克洛德的房间:“克洛德上尉,前线指挥部军法处来人了,要带走那四个冒充军官的人犯,我们长官拒绝了他的要求,现在正和他们在营部办公室对峙……”

    克洛德明白了,这是杜里奥罗上尉要他赶去增援。他起身吩咐一个通信兵让迪亚维德那个中队全副武装赶到地方警备营的驻地,不准让前线指挥部军法处的人带走那四个人犯。然后就出门带着齐格菲上士往杜里奥罗上尉的营部办公室赶去,路上正好碰见默里埃德,他就顺理成章的跟在了克洛德的后面去看热闹。

    没想到那些贵族军官的动作这么快,那个来送礼的佩伦格中尉离开才三天时间,军法处的人就过来要带走那四个倒霉蛋。克洛德去过前线指挥部所在的南部三郡中帕洛阿尔托郡的郡城,帕卡西亚城,从松鼠村到帕卡西亚城的行程需要三天两夜,这是马车的速度。如果是快马加鞭的话,也需要两天一夜的时间。

    看来那些贵族军官已经做好了佩伦格中尉此行无法成功的准备,很可能将军法处的人手就安排在越山道附近的城镇。佩伦格中尉一离开松鼠村出了越山道就赶赴那里的城镇与军法处的人会合,所以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军法处的人就赶到了松鼠村地方警备营的驻扎营地。

    杜里奥罗上尉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上站着一小队身穿上红下黑军服的宪兵,他们的袖口有三道黑色的勋带,这是军法处宪兵的专用标志。在楼梯上克洛德就听见办公室里有人在咆哮:“杜里奥罗上尉,你必须把人犯交给我们带走……”

    两个宪兵站在了楼梯口,可能是接到了命令拒绝他人进入办公室。但这两个宪兵一看克洛德和默里埃德的肩章,急忙举手行礼并退到了一边。给他们命令的军法处带队军官忘了这些宪兵只能阻止和他们军衔一样的士兵,却不能阻挡军官进入办公室。

    “怎么回事?”克洛德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入里面,默里埃德随后跟进并把门关上。

    办公室里只有三个人,杜里奥罗上尉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不言不语,看见克洛德两人进来不由的面露惊喜。而另外两个,应该就是前线指挥部军法处的两名带队军官了,一个是中尉,看起来年纪有二十七八,脸上挂着两撇八字胡,正四平八稳的坐在办公室摆设的单人沙发上,好整以暇的品尝着一杯果酒。

    另一个身材健硕粗壮的少尉则是满脸的横肉,看来刚才听到的那句咆哮就是这个人吼的,他正站在杜里奥罗上尉办公桌的前面。很显然,杜里奥罗上尉所遭受的压力都是来自于这个凶恶的少尉军官。

    “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这个面相凶狠的少尉军官并没看清克洛德和默里埃德两人的肩章,只是见人进来就一指房门,让两人快滚,别妨碍他们办事。

    克洛德眼睛一瞪,还没发话,身后的默里埃德就窜到了前面,张嘴就骂:“眼睛瞎了,混蛋!你是哪里来的,竟敢让上官滚出去,以下犯上,好大的胆子!”

    这个粗豪的少尉军官这才发现默里埃德和他佩带着一样的少尉肩章,他倒不害怕自己辱骂了同级别的军官。不过当他看清楚克洛德的上尉肩章时,还是连忙立正敬礼道歉:“抱歉,上尉,刚才我没看清,以为是自己的下属进来,这才责骂他们违背命令。请长官责罚……”

    克洛德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没有回礼:“自己掌嘴两个,下不为例!”

    “是,遵命。”这个面相凶狠的少尉军官倒也干脆,直接照着自己的脸就是“啪啪”两下,两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马上红肿起来。

    奥维拉斯王*中,以下犯上的罪名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一般来说,只要当场被抓住,上官基本上会当面处罚。象克洛德只让这个少尉军官自己掌嘴两下,算是非常正常的行为了。有些变态的军官会专门去找士兵的麻烦,让他们倒立,学狗叫,甚至当街做百来个俯卧撑。迫使陆军部不得不出了一份专门关于以下犯上惩治条例,将上官的处罚限制在一定合理的范围内。

    克洛德将视线转向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八字胡中尉军官,这个中尉军官非常的识相,早已放下酒杯立正站好,一见克洛德看他,就举起手敬礼:“向您致敬,克洛德骑士。”

    克洛德回礼:“你好象认识我?”

    这个八字胡中尉军官微笑着回答:“当然,能站在这里还佩带着骑士勋章的上尉军官除了您我想不出别的名字了。”

    同样是上尉,但杜里奥罗上尉这个地方警备营的营长却是见官低一级。这没办法,这是王*中一种默认的规则,地方警备营的军衔和正规军的相比,自动就低一级。所以杜里奥罗上尉需要克洛德前来帮忙压场子,否则他没底气和这两个来自前线指挥部军法处的军官相峙。因为他的上尉军阶在这个八字胡中尉军官面前只能算平级,反而因为对方来自前线指挥部还自动高一级,所以那个面相凶狠的少尉军官都有胆子在他面前咆哮。

    而克洛德则不同,他是游兵一营的上尉军官,直属前线指挥部,归大王子亲自指挥部署,是王国正规军中试验性质的独立作战单位。身份上并不比前线指挥部的军官低,另外他还佩带着骑士勋章,别说这次来的两个军官是中尉和少尉,就算是上尉也得先向克洛德行礼致敬。

    克洛德点了点头:“两位是前线指挥部军法处的?你们的军官证和身份证明请出示一下。”

    “你……”两颊红肿的少尉军官想说些什么,看得出来他很愤怒,但他却被那个八字胡中尉军官严厉的眼神给止住了。

    “应该的,请您检查一下,这是我们的军官证和身份证明。”八字胡中尉军官很爽快的掏出自己的军官证和身份证明文件。

    军官证不大,上面只简洁的记载着军阶,姓名,年龄,所属部队和单位等几项内容。而身份证明文件则比军官证大一倍,上面详细的记录了本人的容貌身高特长毕业实习单位等信息,还有他在前线指挥部所担任的职务。

    “吉普瑞克.沙.莱文斯特中尉,前线指挥部军法处参谋……”克洛德念道。

    “是我,克洛德骑士。”八字胡中尉军官笑着点了点头。

    “你再检查一遍。”克洛德将手里的军官证和身份证明文件递给杜里奥罗上尉,然后对八字胡中尉军官说:“抱歉,吉普瑞克中尉,我们现在不得不谨慎一些,毕竟前几天已经发生了冒充军官事件,相信你们已经听说过了。所以我们才会对你们的身份进行再三的核实和检查,因为我们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成为他人耻笑的对象……”

    吉普瑞克中尉有些尴尬的笑着:“应该的,应该的,小心无大错。”

    “你的呢?”克洛德转向那个粗豪的少尉军官。

    这个面相凶狠身材粗壮的少尉军官并不是贵族出身,他叫贝基米洛.尼塔亚,也是前线指挥部军法处的。不过他不是参谋军官,而是执行军官,看来走廊里的那一小队宪兵是归属他指挥的。

    杜里奥罗上尉已经检查过两个人的军官证和身份证明文件,他向克洛德点头示意,表示这两个人的身份没有任何的问题。

    “好了,我相信你们是来自前线指挥部军法处的。那么两位来这里有何公干?”克洛德反客为主,自动代替了杜里奥罗上尉这个地主的位置。

    吉普瑞克中尉先看了看杜里奥罗上尉,见他没什么反应,似乎把这里的主导权交给了克洛德,他只好无奈的笑了笑:“是这样的,克洛德骑士,我们正在这阿尔菲斯特郡进行军纪巡查,来到罗沙镇听说你们这里出现了冒充王国正式军官的案件,我们就赶过来提取人犯,准备带回前线指挥部军法处进行审查……”

    克洛德笑了起来:“哦,是这事啊,难怪你们在杜里奥罗上尉这里大发脾气,是不是他不愿把人犯交给你们啊?这其实不关他的事,这人犯的事是我说了算,他就算答应把人犯交给你们也不管用。”

    吉普瑞克中尉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克洛德骑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干涉我们执行公务吗?这是违反军纪的行为,你应该知道后果!”

    “执行公务?呵呵……”克洛德冷笑起来:“既然你说自己在执行公务,那好,请把授权书和转交人犯的命令拿过来给我看看。没有陆军部签发的转交人犯的授权公文和大王子的命令,你们别想从我们这里提取人犯。”

    “克洛德骑士,请不要无理取闹。”吉普瑞克中尉声色俱厉:“提取人犯带回军法处审查是属于我们的职责,并不需要什么授权文件和最高统帅的命令。请配合我们的执法工作,将那四个人犯转交给我们,否则,我们将依照军纪对你以干涉公务罪予以处罚!”

    “干涉公务罪?好大的罪名啊……”克洛德没有一点害怕担心的样子:“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四个人犯本来就是前线指挥部的直属人员。你们做为同僚,这时候应该避嫌,而不是急忙的跑过来要提取人犯,这是不是你们想擦干净自己的屁股?

    如果将人犯转交给你们,我相信以后就再也听不到这件案件的后续了。如果我们去询问的话,那么得到的回复一定是查无此事。所以很抱歉,两位先生,你们从哪来还是回哪里去吧,这已经不是你们能插手进去的,也不是你们能负责的起的案件。”

    吉普瑞克中尉恶狠狠的注视着克洛德:“克洛德骑士,我再问一句,你真的要阻碍我们执行公务吗?”

    “呵,你们在执行公务?”克洛德摇摇头:“我没阻碍你们执行公务,我只要求你们完善执行公务的手续,请出示转交人犯的授权文件和最高统帅的命令,我马上就将人犯移交给你们处理。”

    “很好,克洛德骑士。”吉普瑞克中尉盯着克洛德一字一顿的说:“你现在被控阻碍公务,妨碍执法,我以军法处的名义宣布你被逮捕,请随我们到前线指挥部去接受审查!”

    “放你娘的狗屁!”站在旁边的默里埃德怒不可遏,突然冲出一拳击在吉普瑞克中尉的脸上,当即将他击倒在地。事发突然,谁也料不到默里埃德会这么冲动。克洛德急忙一把抱住他,不让他继续上前,殴打上级军法军官这罪名可不小。

    “你……呜…..敢打……打我……”吉普瑞克中尉倒在地上捂着脸,默里埃德这一拳正中他的鼻梁,似乎把他的鼻子给打歪了,鼻血四溅。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两眼喷着仇恨的怒火指着克洛德和默里埃德吼道:“把他们抓起来,贝基米洛少尉,你还愣在哪里干吗!”

    “是,长官。”身材粗壮面相凶狠的贝基米洛少尉并没有冲上前来,而是伸出右手一摸,一把短铳出现在他手中。另一只左手也没闲着,一根火柴在旁边的桌上一划,火苗亮起,然后点燃了短铳上的火绳。

    “举起手来!”贝基米洛少尉将短铳对准了克洛德和默里埃德。

    “砰!”火枪声在办公室内响起。

    克洛德惊异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站自己前面的默里埃德的身体,没有发现任何的伤口。

    “扑通”一声,反倒是贝基米洛少尉一头栽倒在地上,脸上有个血糊糊的弹孔。他手里的那把短铳也掉落在地上,上面的火绳还在慢慢的燃烧,并没在击发的状态……

    克洛德转身回瞧,却见杜里奥罗上尉手里拿着个冒着硝烟的短铳,正看着地上的贝基米洛少尉的尸体发呆。见克洛德看他,杜里奥罗上尉喃喃的辩解:“我,我只想打他的手,可,可没想到正打在他的脸上……”

    “你,你们竟然,竟然打死了贝基米洛少尉……”吉普瑞克中尉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这下出了人命,事情真的被闹大了。他这会也不觉得自己的鼻子疼了,指着克洛德就大声的尖叫起来:“来人,快来人哪!”

    门开了,只是出乎吉普瑞克中尉的意料,进来的并不是随他们而来的宪兵,而是全副武装的迪亚维德。

    “门口那些宪兵呢?”克洛德问道。

    “被我们缴械了,都蹲在楼下大厅里。”迪亚维德满不在乎的回答。

    “现在该怎么办?”克洛德问杜里奥罗上尉。

    杜里奥罗上尉总算回过神来,一指吉普瑞克中尉:“先把他抓起来,我马上发鹞鹰传信到陆军部,控告他们两个假借军纪巡查的名义,意图挟持我们,强迫我们释放那四个冒充王国正式军官的人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