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第三百二十四章 雨季来了
    本站:m..第三百二十四章雨季来了

    克洛德掀开枕头一看,早上扔在下面的十来枚铜币一个都不少,这些铜币加起来也有四五个里亚索了。这是克洛德故意扔在枕头下面的,连续三天了,看来这个小偷不喜欢钱,就喜欢吃的东西……

    高级研讨班开课已经将近一个多星期了,克洛德这段时间去机密档案室拿的战例很多,有些看了确实让人感到触目惊心。比如说攻占敌人一个中队守卫的小山头防御阵地,进攻的王国二线军团往往要付出一个大队兵力的伤亡才能获得胜利。一些高级研讨班的军官在翻阅这些战例总结时往往会忍不住破口大骂当时指挥的军官是木头脑袋,他们是活生生的在逼迫手下的士兵走向死亡。

    克洛德都是早上去军校,晚上回娜塔莉大婶的家。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遭贼了,被偷的不是钱财,而是克洛德从王都购买回来的一大袋零食,蛋卷饼干肉脯干果等。克洛德买这些回来一是怕自己晚上肚子饿了随便填一下,二是嘴巴很淡,他又不很喜欢喝酒,觉得晚上看书的时候弄点东西放嘴里嚼嚼也是不错的……

    可是这些零食少了很多,刚开始少一点还看不出来,但时间一长等克洛德想吃零食的时候,拿起袋子一看,怎么少了这么多?嫌疑人不用说,除了娜塔莉大婶的小女儿哈尔贝娜就没别的人了。因为只有她才可以进入克洛德的房间打扫卫生,收拾换洗的衣服,还要帮克洛德整理床铺叠好被子或者是拿被子出去晾晒……

    枕头下的十来个铜币是克洛德故意扔在那里的,他想看看哈尔贝娜是不是还会偷钱。不过这三天过去,一枚铜币都没少,看来哈尔贝娜只是嘴馋,偷拿克洛德的零食吃,倒没有贪婪之心。算了,克洛德也不想和她计较,偷吃点零食什么的对克洛德来说不是大事。

    克洛德在高级研讨班倒挺自在,过得也很舒服,那些校级军官们也很尊重他,并没把他当一个下属看待。即使在分析战例时也常常会请克洛德来点评,被米歇尔奇将军点名上讲台讲述了自己参加的攻占维尔夫岗和松鼠村大捷这两场战斗之后,他很顺利的融入了这些校级军官之中,他们将克洛德看成了自己的同类。

    不得不承认这些参加高级研讨班的校级军官们个个都是才华横溢之辈,他们经常因为一个战例的结果分成两派进行辩论,克洛德觉得很多观点是自己从来没想到的,但听了却又感觉非常的实用和合理,这段时间克洛德自觉军事水平进步得非常的快……

    三月雨季很快就到了,克洛德收拾了一些自己抄好的战例档案文件带到了娜塔莉大婶的家,准备在雨季的这段日子里写出自己的总结报告。他带的这些档案文件都是关于游兵营组建后的人员及物资消耗清单,到现在他才知道,那个该死的罗斯勒中校主持负责游兵营期间,游兵营为了伏击敌人的侦察骑兵总共牺牲失踪了多少士兵,加起了可以再组建两个游兵营了。

    没组织没纪律性的招收枪法好的士兵,给他们一把奥巴什三型制式火绳枪,就逼迫他们去伏击敌人。到后来还因为牺牲的士兵太多招收不到自愿者,就将那些违犯军纪的士兵押送过来,还采取提高赏金的方法去吸引军中的亡命之徒,将游兵营变成了雇佣兵营……

    如果不是在攻占维尔夫岗的战斗中,克洛德用一个远程箭矢防护的法术施放在罗斯勒中校的身上,使他成为山岗上敌人的齐火射击目标,将他阴死的话,那说不定就再也没有游兵营了。因为游兵营的所有士兵当时都被他逼迫着列队向敌人的阵地行进,他不死就是游兵营士兵全体战死在阵地上。

    也就是罗斯勒中校被打死后,克洛德才得到了游兵营在前线的指挥权,指挥着士兵卧倒,用他们手中的奥巴什三型制式火绳枪的精确瞄准射击压制住了敌人阵地上的防御火力,掩护后续的士兵冲上了山岗,攻占了敌人的防御阵地。那一战,是游兵营辉煌的开始,也是大王子和王国军队开始重视起精确瞄准射击性能的奥巴什三型制式火绳枪在进攻战中对敌人防御火力压制作用的起始。

    克洛德这次要写的战例总结报告就是关于游兵营的,从罗斯勒中校担任负责长官时期到后期游兵四营在战争中的作用,主要内容就是关于伏击敌人侦察骑兵的战例,并不是一个士兵配备一把奥巴什三型制式火绳枪就能对付敌人的侦察骑兵,克洛德从自身的战斗经历去分析应该怎么配合,怎么对付敌人侦察骑兵的分组侦察和前后呼应,怎么埋伏在战场不引起敌人的警惕等等……

    其实克洛德在军校那个研讨室里已经打好了草稿,回来后只需要找个时间重新抄写修改一次就好。所以一大早醒来就听见外面哗哗的下雨声,也懒得起床,就靠在床上发呆,从今天起就不需要去军校,当然去也可以,只是下这么大的雨没必要为了吃饭一天跑三趟。

    对了,还没跟娜塔莉大婶说,接下去雨季这段日子自己不去军校,吃饭就准备在她家凑合了,伙食费当然要付的,不过昨天晚上开始下雨,自己回来就忙着洗澡换衣服,忘了和她商量一下了。

    就在克洛德心里做着起不起床的思想斗争之时,就听见“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人影蹦蹦跳跳的进来。

    克洛德有些发懵,昨天晚上我没锁门吗?我记得门是关上了,难道没插门闩吗……

    进来的正是娜塔莉大婶的女儿哈尔贝哪,只见她进来后就直奔那张窗前的桌子,桌子的上面就放着克洛德从王都带过来的零食大袋子,只是二十多天过去,这原本鼓鼓囊囊的大袋子已经变得空扁了下来。克洛德自己吃的倒很少,大部分都进了那个零食小偷的肚子里。

    现在大袋子里剩下的就一个扁扁的小铁盒,小铁盒里是梨膏糖,算是王都一种很有名的甜食特产。也就是用梨子和蜂蜜做成的一种糖片,在这个缺乏甜食的世界里,这已经是一种价格昂贵的奢侈甜食了。克洛德记得买这小铁盒的梨膏糖自己就花了一个银塔勒。

    哈尔贝娜很熟练的将手伸进大袋子里,抽出了小铁盒。打开铁盒的盖子,小心的用两根手指拈出一小片的梨膏糖,放入嘴里,然后幸福的闭上眼睛回味着……

    过了一会,哈尔贝娜终于睁开了眼睛,砸巴着嘴巴,依依不舍的看了看小铁盒里面剩下的梨膏糖,慢慢的盖上盖子,咬着牙将小铁盒塞回到大袋子里去。

    克洛德很想笑,这小铁盒装的梨膏糖他一共买了四盒,其中的三盒在曼里奇中校设家宴的时候送给了他的三个孩子做礼物,他的三个孩子很高兴,小女儿还当场打开了盖子给克洛德一片梨膏糖,说是谢谢叔叔,逗得大家哈哈大笑,齐夸她乖。

    当时克洛德就看见这小铁盒装的梨膏糖也就十来片,现在看来,这大袋子里唯一的小铁盒里面剩下的梨膏糖应该也不多了,难怪哈尔贝娜这么恋恋不舍的只尝一片。

    哈尔贝娜转过身,准备开始收拾房间,然后她就看见躺在床上似笑非笑盯着她看的克洛德。只是克洛德没想到的是,哈尔贝娜竟然“啊!“的一声惊叫起来,把他吓了一大跳。

    不得不说哈尔贝娜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堪比女高音。克洛德只觉得耳朵嗡嗡的响,然后隐约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好象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紧接着扎西拉克老头,娜塔莉大婶,还有多丽丝都闯入了克洛德的房间,所有人都盯着躺在床上的克洛德。

    “你把贝娜怎么了?”扎西拉克老头满脸通红,象只发狂的老狗挥舞着拳头咆哮着。

    “贝娜,发生什么事了?”娜塔莉大婶则盘问着自己的女儿,她并不知道这刻哈尔贝娜满脸通红是因为被克洛德发现了自己的偷吃行为,而不是克洛德对她做了什么。

    多丽丝先看看哈尔贝娜身上的衣服,再看看床上克洛德用被子裹着的身体,不屑的撇撇嘴,好象觉得克洛德对身材相貌不如她的哈尔贝娜下手实在是没什么眼光……

    克洛德好不容易才从耳鸣中回复过来,听到扎西拉克老头气势汹汹的叫嚷声,心中不由的大怒,冷声道:“我做了什么?你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她做了什么!我好好的躺在这里,她突然进来……看见我就惊叫起来,差点把我吓耳聋了……你问问她叫什么叫!”

    克洛德本来想说哈尔贝娜偷吃他的东西,但想了想还是帮她隐瞒了下来,女孩子馋嘴是很正常的,再说她刚才偷吃梨膏糖的样子很可笑,也很可爱。

    哈尔贝娜总算已经镇静了下来,听见克洛德没说她偷吃的事,不由的露出了感激的眼神。听见母亲问她为什么惊叫,她指了指床上的克洛德:“你,你怎么还没去军校,吓了我一大跳……”

    很明显这是一场误会,哈尔贝娜进来打扫卫生,平常这时刻克洛德已经去军校了,今天没去还在床上,哈尔贝娜不知道,一进来突然发现床上有人,吓得惊叫起来,事情就这么简单……

    克洛德无奈的说:“大姐,外面这么大的雨,我怎么去军校?接下去是雨季,军校让我在家里写报告,等雨季过了再上课……”

    误会澄清了,只能怪哈尔贝娜胆子太小声音太大。扎西拉克老头不说话冷着脸转身就往外走。克洛德很想骂人,这死老头刚才那么凶什么意思,把我当什么人了,现在事情搞清楚了是不是该对我说声道歉?你这么不哼声就走别怪以后劳资不客气了啊!

    克洛德的眼神冷了下来,不过娜塔莉大婶倒是连声在说对不起,并责怪哈尔贝娜这死丫头没大没小,什么事都大惊小怪的,把全家都闹得鸡犬不宁。同时又说克洛德现在不去军校,那肯定还没吃早饭,让多丽丝去厨房给克洛德弄份早餐来。

    克洛德借机下台,顺便和娜塔莉大婶商量了下雨季这段时间在他们家搭伙的问题,关于伙食的费用和规格,说了半天总算达成协议。克洛德唯一的要求就是他不愿意和他们家同桌吃饭,这一是克洛德不愿意去看那扎西拉克那死老头的脸色,第二个是为了清净,所以需要每餐饭都送到房间里来。

    娜塔莉大婶喜孜孜的带着哈尔贝娜收拾了克洛德昨天换下来的衣物就离开了房间,克洛德很大方,给了一个银塔勒的伙食费,二十来天的雨季,估计节省点娜塔莉大婶能挣一半。除了中午晚上两餐克洛德需要一个肉菜外,别的也没什么要求,反正克洛德对他们家的伙食也没报什么很大的期望。

    不过多丽丝送过来的早餐倒让克洛德有点吃惊,因为竟然给他煎了两个荷包蛋,别的就是黑面包片和盐,黄油和一碗燕麦粥。克洛德正想对多丽丝说声谢谢,顺便问下有没腊肠什么的夹在面包里吃,却见到扎西拉克老头就在门外的屋檐下晃来晃去,眼神只往房间里溜,好象在监视着自己和多丽丝一样。

    克洛德顿时觉得一点胃口都没有了,这老头也太恶心人了。他冲着多丽丝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就坐了下来拿起叉子挑荷包蛋吃。而多丽丝也没说话,转身就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多丽丝来收拾餐盘,发现克洛德只吃了荷包蛋喝了燕麦粥。克洛德说那黑面包先放在这里吧,等肚子饿了再吃。等多丽丝走后,克洛德听到外面传来很难听的锯木声,过去一看发现扎西拉克老头正在屋檐下锯木头好象要做什么,没想到这死老头还会做木工。克洛德也不打算去看个究竟,自顾自关了房门开始看书写字。

    中午吃过饭后,克洛德想午睡一下,结果外面传来的声音很吵。克洛德起身,准备去厨房弄壶热水泡红茶,出门看见扎西拉克这死老头在上二楼的楼梯上不知在折腾什么,“乒乒乓乓”的敲得整个楼梯都在震动,难怪隔音那么好的石头房间里面也能听到那么响的声音。

    厨房里又是只有多丽丝在,只见她坐在灶台前两眼迷离不知在想什么,手里还磨蹭着一根黄瓜般粗的木棍,这木棍的一头被磨蹭的浑圆光滑,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克洛德连叫了两声她才回过神来,一见是克洛德她满脸飞红,手里的木棍都不知往哪摆。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问克洛德有什么事。

    克洛德说自己来打壶热水,又问扎西拉克老头在搞什么名堂?

    多丽丝看了看克洛德说,老头决定在上楼的楼梯上再装上一道木门,这样就可以隔绝楼上楼下。他说这样可以防止出意外,人老了晚上睡得比较死,所以有人摸上楼的话他会听不见,有了这道门就可以放心了。

    卧草,这死老头,岂有此理!

    .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