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凡人生林夕紫薇〕〔穿越后医毒双全我〕〔天命之族〕〔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好歹也是个皇帝〕〔超凶女友找上门〕〔我只会拍烂片啊〕〔龙王之我是至尊〕〔上门狂婿〕〔林北苏婉〕〔我的餐厅连接异世〕〔从亮剑开始打卡〕〔一不小心修成大佬〕〔超级女婿-神都猛虎〕〔绝望黎明〕〔家有悍妻怎么破〕〔全球轮回:这个剧〕〔隐世毒医〕〔秦芷芯陆慕白〕〔临渊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妄之证 第三百七十一章 送一程
    没错。

    厂房里发现的老叫花子,就是当初在象鼻弄口的那个老要饭的。

    这些对常人而言匪夷所思的怪事初始,细算起来,也不过才大半年的时光。

    可是,每一个细节,似乎都是造就我现如今人生的关键。

    再见‘故人’,即便再是洒脱的人,经历过翻天覆地的改变,也很难不有所感慨。

    “三子,这回见面,我怎么觉得……觉得你好像变了,变得比我年纪大很多似的?”

    二胖毫无顾忌的提出疑问。

    “这个世界本来就一直在变。”

    我不是故意不说‘人话’,而是不由自主,有感而发。

    见二胖不屑的呲牙,我忍不住好奇,问道:

    “你刚才表现的挺英勇啊,怎么,不怕死人了?”

    二胖挠了挠头:“怕呀,可他不是死人!”

    “你就那么肯定?”

    我看了看面前的水泥台。

    这应该是当初工厂为架高设备砌的,两个水泥台之间的缝隙也就只有两只眼睛横着的宽度。

    我乍一看到缝隙中露出的眼睛,都以为那是失踪了的江亚珍的尸体。

    我太清楚二胖的软肋了,听说认识的人亡故,他腿肚子都能哆嗦半天,刚才那也太……太反常了。

    面对我的疑问,二胖很认真的想了想,才笃定的对我说:

    “我就怕死人,别的什么都不怕!我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就是听不得,更受不了那种死气!人没死,那我就不怕!”

    意识中,吕信突然轻笑道:“呵呵,原来是个还魂胎啊!“

    “什么还魂胎?”我愕然的问。

    “人在出生的前一刻,等待投胎的人才会投生进去。这个时候如果发生意外,对于要托生的魂魄来说,就是生死大劫。”

    吕信索性现身出来,冲我比了比两根手指。

    我摸出烟盒,给二胖发了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

    吕信浅浅的抽了一口,用夹着烟的手点了点二胖:

    “他出生的时候,应该已经死了,但是后来又救活了!才一投胎,立即就经历了死而复生,这就叫做还魂胎。这类人平常和一般人没区别,但是最惧怕死亡,对于死气也最敏感!”

    吕信解释的简单粗暴,我却已经听懂了大概。

    那实在是因为,从小到大,二胖时不时就跟我吹嘘一件事。

    当初二胖出生的时候,一生下来,就是个死胎!

    按接生大夫的说法,就得直接‘处理掉’。

    巧合的是,那天我们村的丁神婆,正好在医院。

    据二胖说,他爹妈给了丁神婆在当时看来相当不菲的一笔钱,让她帮忙,恳求阎王判官开恩,放过自己的儿子。

    丁神婆收了钱,果然不负所望,又是嘴对嘴的吸、又是倒提着婴儿的脚丫拍后背,硬是把个被判定死亡的二胖给救活了!

    往事历历浮上心头,我也才记起,那以后,二胖的爹妈做主,让二胖认了丁神婆做干娘。

    丁神婆死的时候,还是二胖给戴孝送终的……

    “妈的,啥玩意儿差点摔死老子?”

    见二胖打着手机照看地面,我和吕信对了个眼色,掐灭烟头,翻过水泥台来到二胖跟前。

    打着手电一照,原来我和二胖之前踩到的,竟是一滩呕吐物。

    “哎呀,真特么恶心人!”

    二胖捏着鼻子,瓮声瓮气道:“他都吃什么了?怎么这么臭啊!”

    我拿过他手里的螺丝刀,蹲下身拨拉了两下。

    “火腿肠,里面还有些没化的粉末……”

    我不自禁皱起了眉头,“火腿肠里头塞药,这是毒狗的法子啊!”

    二胖一拍巴掌:“那就且了!就是有人下药毒狗呗!结果那老爷子把掺了毒药的火腿肠给吃了。”

    我下意识摇头,直觉这事不像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咱现在咋办?还找不找江亚珍了?”

    这么说的时候,二胖声音又有些打颤。

    我说来都来了,那就看清楚。

    一楼是正经的厂房,二楼就只是半边。逐个房间看过去,通过留存的杂物,再加上陆鸣父子的说法,得出的结论就是

    ——这里以前就是半厂半住,楼下搞加工,楼上除了办公,还是江亚珍家里人的住所。

    “是时候给老头儿打个电话了!”

    我招呼二胖下楼。

    就只是一张所谓的‘出诊单’,仅仅只是地址、名字、生辰……

    要说追查江亚珍,名字倒是能对上,地址却已经偏差太多了。

    关键是,我到现在也不明白,黑色的出诊单到底意味着什么?

    给死人看病?

    就是找到了江亚珍的尸体又怎么样?

    我是兽医,二胖连给猫狗看病的经验都没有。

    别说看病了,就只说‘看鬼’,我们俩好像都只有用目光加大脑yy女鬼的嫌疑!

    爷从来不用手机,我现在要找他,就只能是打给皮蛋或者方玲。

    结果号码拨出去,都不接。

    我和二胖、猴子出门的时候,饭只吃了一半,这会儿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下了楼,肚囊宽敞的二胖终于忍不住抱怨:“三子,你饿不饿?我是真有点撑不住了。咱要不……要不先找地方吃点东西?回头再过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抬眼的瞬间,看到一侧的墙角,竟似乎并排站着好几个人影!

    我本能的想翻转手腕用手电照看,一直跟在身侧的吕信却突然一拍我手腕:

    “别瞎照!出了门再说!”

    听他话音急促,我下意识一把攥住二胖手腕,疾步往外走。

    刚回到车上,屁股还没坐稳,就听外面有人敲窗户。

    后座的吕信长叹一声:“唉……到底还是惹上这麻烦了。”

    随即又道:“也罢,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烦是烦了些,可谁又敢说,这不是天意使然?”

    “你怎么也不会说人话了?”

    我郁闷的转头道。

    但见这瞬时间,在吕信的身边,竟然多了两个人!

    一侧是吕信。

    另一边靠窗的,赫然就是前不久敲车窗递烟的少年。

    两人之间,夹着一个年纪约莫五六十岁,却是打扮妖艳的老太婆。

    这老太婆的面相实在不怎么良善,先是隔空瞪了我一阵,跟着竟挥拳砸向我后脑勺。

    我慌忙闪开。

    老太婆一下没打着,瞪着眼冲我恶言相向道:

    “就你们这些当官的,不把我们当人!我跟你说,你这么干就不得好死!你就是死了,你全家人也不得善终!”

    “你特么骂谁呢!”

    我休养并不那么好,更何况对方言语间触碰到了我的底线。

    虽然对方年纪不小,可我还是忍不住愤怒,挥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

    “她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跟她发火还有什么用?”吕信抽了口烟,一手攥着老太婆的一只手腕,脸转向窗外。

    另一边,之前那个敲窗递烟的少年。同样是抓着老太婆的另一只手腕,冲我微微点头道:

    “江氏秦穗红,应该上路了。劳烦您,老板,送她一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