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爷晚安洛诗涵战〕〔全职高手之桐人〕〔逆流一九九零〕〔超级特种兵之王〕〔霍不凡宁晴雪〕〔林阳〕〔第一豪婿(林阳许〕〔上门豪婿〕〔第一入赘的废物〕〔黄极〕〔神级女婿〕〔无敌狂神在都市〕〔何金银和江雪〕〔楚天江花瑾婷〕〔楚天江和花瑾婷〕〔唯我独尊楚天江〕〔战神无双九重天〕〔一世龙皇〕〔最强女婿〕〔帝后世无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妄之证 第三百七十二章 屋里打伞的女人
    我看了看仪表盘上的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

    9路车站地处偏僻,天还下着雨,站台上却影影绰绰站了二三十号人。

    少年喊声一落,车里又再卷起一股阴风。

    再看那一男一女,已经下了车,轻飘飘的向聚集的人群走了过去。

    我暗暗嘬牙花子,不知道是二胖倒霉还是我走背运,怎么今晚会见到这么多的‘好朋友’。

    我不敢再逗留,想赶紧离开,透过倒后镜却见那少年还在车上。

    “你怎么不下车?”

    “还有两个,现在他们还不能走。”

    少年说着,把一支烟递了过来。

    还来?

    我哪里肯接,刚想说你别得寸进尺,他已经把烟递到了我面前。

    我恼怒的转过头,一时间所有汗毛根都炸了起来。

    少年的脑袋居然少了半拉,满脸是血,手里还举着烟,讪笑着冲我点头。

    “我次!”

    我胆子再大,乍看到这一幕,也吓得差点喊出声。

    就在这时,鼻端闻到一股清新的香味。

    霎时间一阵头晕眼花,紧跟着整个人猛一激灵。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睡梦中坠入悬崖,惊得我狠狠一哆嗦,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向外仔细一看,车居然还停在工厂门口。

    二胖窝在副驾驶上,居然打起了呼噜。

    回过头,后座上并没有人。

    难道刚才是在做梦?根本就没去什么9路车站?

    我拿过手机,打开导航软件,居然真的没有导航记录!

    “嗡……嗡……”

    手机忽然震动,我一哆嗦,差点没直接扔出去。

    “次!”

    电话是高和打来的。

    我深吸了口气,点了接听。

    “喂,我们已经到医院了。你还在那儿呢?”

    我说是。

    高和问我有没有发现?

    “没,楼上楼下都找遍了,什么都没找到。”

    “那你就赶紧回家吧,明天一早我会带人过去彻底搜查。”

    挂了电话,回想方才的经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左思右想,打开拍照,对着里程表按下了快门。

    “二胖!胖子!”

    我推了推二胖。

    他脖子猛地向下一耷拉,脑袋顶在车门上,张开了眼睛。

    他虽然睁开了眼,但仍然打着呼噜。

    我哭笑不得,这小子怎么又添新毛病了,睁眼睡?

    我拿过手电筒,想晃他一下。

    没想到灯光一打亮,就见他的眼珠子像是蒙上了一层角质,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生气!

    我是真惊到了,又用力推了他几下,却怎么都推不醒。

    难道还在做梦?

    我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生疼。

    “他应该是离魂了!”吕信在意识中说道。

    “离魂?”

    我心念急转,想要问吕信,之前到底有没有真的去过9路公交站。

    话还没问出口,不经意间,透过车窗,就见工厂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人身影!

    我脑子里的神经蓦地绷紧,稍一迟疑,拔掉钥匙下了车。

    我将二胖锁在车里,一手拿着电筒,一手倒提着用来防身的铁扇,快步走过去。

    那的确是一个女人。

    她是面朝着门里,背对着外边,我看不见她的模样,只看到她打着一把透明的雨伞,而身上的连衣裙,正是粉红色!

    江亚珍!

    这个名字一冒出在脑海中,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虽然说见过鬼未必就一定会怕黑,我也不止一次接触死尸,可是一想到殡仪馆的监控画面,心里还是七上八下。

    不会动的死人,和会走路的尸体能是一回事嘛。

    “江亚珍?”

    我试着喊了一声,对方没回应。

    我本能的握紧了铁扇,屏住呼吸走上前。

    在距离对方不到两米的时候,对方忽然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走进了工厂。

    我是真想打退堂鼓,可是二胖怎么办?

    直觉告诉我,他出现异状,应该是和这个工厂、和江亚珍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暗暗咬牙,加紧脚步跟了上去。

    刚一进门,就觉得脚底下有些打滑。

    低头一看,却是一只脚正踩在一个脚印上。

    脚印湿乎乎的,明显是女人的脚留下的,而且没穿鞋。

    然而,打着手电往前方的地面照看,却不见再有别的脚印。

    女人是从外面进来的,能留下清晰的脚印,说明她具有实体。

    可不管她是活人还是死尸,又怎么会只留下一个脚印呢?

    抬眼看时,那女子已经在打着伞,沿着楼梯向二楼走去。

    我咽了口唾沫,蹑手蹑脚的走到楼梯口,迟疑了一下,硬着头皮踏上了阶梯。

    虽然我尽量放轻了脚步,但运动鞋踩在铁板焊制的楼梯上,还是发出橡胶摩擦金属的轻微声响。

    我已经很小心了,也不能完全不发出声音。

    上方的女人步伐那么沉重,怎么会半点声响也没有呢?

    走到楼梯的拐角处,突然听到,二楼似乎有人在说话。

    我本能的停顿了一下,竖起耳朵仔细听,声音却又不见了。

    这时再抬起头,蓦地发现,那个女人竟然不见了踪影!

    我暗道邪了门了。

    能够突然消失,那就不是人,也不会是死尸。

    可是现如今,随着鬼手的显露,我对某些事物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感应能力。

    要不然,刚到这里的时候,也不能一眼认出,递烟给我的少年不是人。

    如果那女的是江亚珍的鬼魂,我怎么会感觉不到呢?

    刚才的说话声……

    听上去像是男人……

    “二胖!”

    我几步上了二楼。

    说话声再次传来。

    那人说话的声音很低,但的确是个男人。

    辨别声音传来的方向,我生怕惊到了二胖的生魂,更加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电光照射,头一个房间门口,竟赫然又有一个湿脚印。

    和大门口见到的一样,光着脚,是个女人的脚印!

    我再次屏住呼吸,亦步亦趋的走到那扇门外。

    往里一看,里面果然有人。

    然而,屋里的明显不是二胖,而且不止一个人。

    里面是一男一女,男的后背侧对着门口,坐在一把椅子里,看不清模样。

    而女人正是之前看到的那个,虽然是在房间里,她还是撑着那把透明的伞。却是站在墙角,面朝着里头,一动也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