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修罗战神〕〔团宠大佬美强飒〕〔网游之远古争霸,〕〔长生归来当奶爸〕〔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超神时代〕〔顾九墨离辰〕〔我真不想继承豪门〕〔王爷,王妃貌美还〕〔开局签到九个小仙〕〔盖世〕〔修仙从磕头开始〕〔人魔之路〕〔大国金融〕〔我能看到准确率〕〔环球挖土党〕〔重生之最强大亨〕〔大唐扫把星〕〔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末世之有一家便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妄之证 第三百七十三章 讨债
    我之所以确定坐着的那男人不是二胖,是因为他的发型。

    二胖一向粗枝大叶,我记得也就初中那会儿,为了赶时髦,他跟我一起留头发,今儿偏分,明个中分,脑袋弄的跟狗舔的一样,还很是自我感觉良好。

    没过两年就都懒得打理,我是只要洗干净就成,二胖为图省事,一直留的是圆寸。

    而房间里的男人,蓬乱的头发足有三四寸,并且夹杂了不少白头发。

    说话声,就是男人发出的。

    但说话的对象,似乎不是墙角的女子。

    我竖起耳朵,想听他说的是什么。

    但他的声音太低了。

    我仗着铁扇在手,无声的走进门里,朝着男人身后靠近。

    “友正啊,我是真没别的法子了,这都三年多了,眼下孩子急需钱治病,你看你……”

    我终于听清男人在说什么了,听话音,他像是在向某人讨还欠债。

    可就在这时,声音戛然而止。

    我下意识又往前迈了半步,猛然间,男人蓦地把脸转了过来!

    看到他的模样,我脚底板倏然蹿出一股凉气,穿过脊梁骨,直冲顶门心。

    他的脸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而且,并不是因为有太多的伤口造成的,而是像绞碎的肉馅儿团成的生肉丸子一样。

    深粉色的肉中透着白,白中还夹着黑红的血筋……

    就是这样一张脸上,像是被抠出两个窟窿,里面塞了两个没有眼皮的眼珠子!

    这哪是人的脸,比鬼都要可怕一千倍一万倍!

    我浑身发寒,终于忍不住大叫一声,转身就往外跑。

    可是刚到门口,迎面就见到一个人。

    我差点和这人撞个满怀,及时止住脚步,定神一看,却是之前递烟给我的那个少年。

    少年依旧是那副讪然的表情,甚至是有些畏畏缩缩不敢正视我,口中说道:

    “他们很可怜的,你帮帮他们吧。如果今晚他们不能走,就又要再等一年了。”

    “见你的鬼去吧!”

    我实在受了太大的刺激,不管不顾就要冲出去。

    然而,这时少年突然说道:“不够数的话,你朋友要受罚的!”

    “你说什么?”

    我猛地止住脚步,反应过他话里的意思,一股强烈的怒火勃然生出。

    二胖现在这样,难道是这小鬼造成的?

    “你想找死?”

    我伸手掐住少年的脖子。

    少年面露惊恐,惨然道:“我……我已经死了……”

    就在他说‘死了’的时候,看着他的面孔,我脑海中陡然闪过一幅幅画面。

    我松开他,问道:“你是被毒死的?”

    少年黯然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黑户,没身份证,他们都叫我烟头。”

    我通过相语看到了他的遭遇,见他这么年轻客死他乡,多少有些同情他。

    最重要的却是——他提到了二胖。

    “你想我怎么帮他们?”

    我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送他们去车站?”

    烟头赶忙点了点头,“不过他们现在还不能走,没人知道他们死了,他们上不了车。”

    “你知不知道江亚珍的尸体在哪儿?”

    我不清楚‘肉馅脸’男人的身份,可江亚珍明明是跳楼死的,虽然尸体失踪了,可又怎么可能没人知道她死了?

    烟头“哦”了一声,“亚珍来过,又走了。我留不住她。”

    跟着又说:“她妈已经到地方了,正在等车。”

    “她妈妈?”我越发迷惑。

    烟头点点头,“秦穗红,就是你刚刚送去的那个。”

    我心里一惊,那个妖里妖气的老太婆,居然是江亚珍的母亲?

    她也死了?

    烟头道:“你快点帮帮他们吧,就快过时间了。”

    “我怎么帮他们?”

    想到男人那张可怕的脸孔,我头皮又一阵发麻。

    “我在后边。”

    身后忽然传来女人的声音。

    “后边?”

    我仍然不敢回头,更没听懂女人话里的寒意。

    我现在面朝外站在门口,那一男一女可不就在我后边嘛。

    “啪叽……啪叽……”

    脚步声从后方靠近。

    我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

    脚步声停,耳畔再度响起女子的声音:

    “只有你能看到我,只有你能帮我们。”

    烟头又再催我说没时间了。

    我心想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反正连肉馅儿攒成的脸都看过了,再可怕又能可怕到哪儿去?

    我鼓足勇气,扭转僵硬的脖子看向身边。

    没想到身旁的女子非但不恐怖,面容还有几分清秀。

    严格来说,目前为止,除了殡仪馆的视频,我还没真正见过江亚珍的样子。

    但是可以通过年龄肯定,面前的女子并不是江亚珍。

    近距离看的清楚,她约莫二十出头,虽然五官标致,但皮肤偏黑,显得有些土气。

    她仍然打着伞,却像是被大雨淋了一样,浑身水漉漉的。发梢和下巴还在往下滴水。

    我看了看地上清晰的脚印,蓦地反应过来,这是个水鬼!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口中问着,同时仔细观察她的表情变化。

    “我叫冯丽。”

    女子向着窗口指了指,又再说道:“我在那后边。”

    我下意识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就见那个肉馅儿脸男人已经背过脸,并且低下了头。

    “后边……”

    我咬咬牙,绕过男人走到窗前。

    自称冯丽的女人是水鬼,这让我下意识认为,工厂后边是河道。

    可打着电筒往下看,厂房后方,却是一大片野草蔓延的荒地,周遭并没有水塘之类。

    我扭过脸,直接看向冯丽。

    却见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转身一步步朝着外面走去。

    我跟着走出门,才一迈出去,身后突然亮起了灯光。

    转脸看时,房间里的日光灯居然开了,而且房内的情景起了变化。

    摆设虽然简单,但很整洁光亮,看上去就是一间和现代化不沾边,但很符合老式厂办条件的办公室。

    灯光下,之前的‘肉馅儿脸’还坐在远处。

    办公桌后,多了一个人。

    “友正,求求你了,四万块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可我孩子现在病了,我要这些钱是救命啊!你不宽裕……可你……你先给我拿个一两万也行啊!”

    “哎呀,老冯,我都说的很清楚了,现在厂里头是真不景气,我又刚进了一批料,是真挪不出现钱来啊。你看这样行不,年底,年底我勒紧裤腰带,从牙缝里挤也得给你挤出来点!”

    “友正!真不能等了!小丽得赶快进行二次手术,我们现在连住院的钱都没有了!”

    ‘肉馅儿脸’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一边,跪在地上,朝着办公桌后的男人边磕头边哀求,“你还给我点儿吧,好歹先让孩子把手术做了……”

    “行吧!”

    对方终于松口道:“你把借条拿出来,我给你拿钱。”

    ‘肉馅儿脸’嘴里“哎哎”的应着,颤颤嗦嗦起身,看向办公桌,“啊?借条呢?刚才还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