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项尘〕〔荒野求生之不小心〕〔他命中缺糖〕〔陆淮〕〔阿左〕〔陆淮左〕〔陆淮左唐苏〕〔他说爱情已迟暮〕〔陆淮左唐苏〕〔唐苏陆淮左〕〔西游之一拳圣人〕〔唐酒酒肖擎战〕〔九品九道〕〔数风流人物〕〔斩月〕〔爆萌三宝:帝尊大〕〔超强狂婿〕〔商运红途〕〔幸孕宠妻战少晚安〕〔机甲屠魔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虚妄之证 第三百七十四章 地下室
    “王八蛋!”

    看着‘肉馅儿脸’慌张的翻找,我咬牙切齿骂了一句。

    我看的清清楚楚,就在他跪下向对方磕头哀求的时候,那人将原本摆在他面前的一张字条团成一团塞进了嘴里!

    没了借条,那个叫友正的男人算是逮着了理:

    “冯瘸子,虽然说咱是十来年的交情了,但空口无凭可不行。我承认我借过你的钱,可要是没借条,我把钱给你了,你回过头再拿借条找我要怎么办?”

    肉馅儿脸……

    冯瘸子僵在原地半晌,终于反应了过来,“借条明明在这儿,怎么不见了?你……你拿了?你想赖账!”

    “瞎说什么呢?我开这么大厂子,怎么能做那事?你腿瘸归腿瘸,别心也让猪油蒙了!我啥时候欠过你钱嘛!”

    友正态度强硬,说话越发尖酸,竟直接否认借过钱。

    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

    冯瘸子委屈的狠了,抬高声音和他争吵。

    一来二去,两人竟动上了手。

    从屋里纠缠推搡到门外,“去你吗的吧!”友正猛地用力一推。

    冯瘸子一条腿不灵便,踉跄后退,一个收势不住,竟从栏杆上翻了出去。

    “砰!”

    我跟着急慌慌的友正来到楼下的时候,冯瘸子已经死了。

    虽然只是二楼,但他挝断了脖子。

    人为了钱,会做出一些丧失底线的事。

    而友正在短暂的惊慌过后,所作所为,却是超过了做人的底线。

    我强压着心中激愤,用眼睛记录他的一举一动,同时留意着所有能够看到的细节……

    “我爸被他害死了。”

    随着这悲哀的话语,眼前一闪,回到了现实。

    我站在一楼的两个水泥台旁,看向二楼的那个房间,灯已经灭了。

    冯丽默默的盯着水泥台看了一阵,说了句:“跟我来。”转身又向楼梯走去。

    她没上楼,而是走到了楼梯后方。

    因为光线昏暗,加上之前匆匆忙忙,我竟没发现,楼梯下边还有一扇对开的推拉门。

    门插上的挂锁居然是新的!

    一直跟着我的烟头说:“这下面是我们的宿舍,还有两间库房。”

    南方不像北方,潮湿的气候不适合建地下室。

    我曾听一个当地的同学说过一件事,从很早以前,本地居民的自建房,都会限定高度。

    普通人家一般最高是三层,压缩层低的话,可以有三层半。

    因为是厂房,这里一层的层高已经比普通房舍高了许多。只有两层,又是平顶。土地面积有限,想要占用更多空间,只能是往地下挖。

    烟头的不断催促,让我有种紧迫感。

    是以我将高和的叮嘱抛诸脑后,将铁扇调了个个儿,将相对较窄的一端插进锁环。

    本来是想撬锁,可是一用力,居然将锈蚀了的门闩一端的铆钉从铁皮门扇里起了出来。

    “省事了!”

    我三两下拆掉门闩,举高双手,尽量从上方将对开门扒向两边。

    出乎意料,铁门被向两边打开,并没有发出过于刺耳的声音。

    “锁是新换的,这里之前还有人来过!”

    “嗯。”烟头道,“少爷来过,还有……亚珍也来过。”

    “江亚珍!”

    我头皮筋儿猛一跳,看向烟头。

    “她已经走了。”

    我摇摇头,表示实在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时,冯丽已然打着伞走了进去。

    门后是向下的楼梯。

    估摸着是为了防潮,倒是用砖和水泥砌成的。

    近两米宽,能让人在搬运大型包裹的情况下通过,这也就符合烟头说的——下面有仓库一说。

    走在前面的冯丽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向我,说了两个字:“仓库!”

    话音才落,骤然消失了踪影。

    也就在同一时间,下方突然亮起了昏黄的灯光。

    “仓库……”

    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断无回头的道理。

    见光线虽暗,却无阻碍,便关了电筒,一路走了下去。

    眼看快下到底,我眯起眼打量前方。冷不防一脚踩空,差点摔个狗吃屎。

    “啊呀!”

    近旁响起一声女人的哀呼。

    转眼望去——是冯丽。

    她正摔在我旁边的地面上。

    我及时稳住了身形,她却是扑倒在地。

    我本能的想去拉她,但听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嘿嘿,你当心摔死!”

    另外一个声音是从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的:“谁啊?”

    “是我!”

    回应的是一个骤然出现在我眼前的男孩儿,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

    “爸,这女的说是找你的,她摔下来了!”

    看这男孩儿的面孔,我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又有种说不上来的厌恶。

    传出话音的房间内走出一人。

    昏暗的白炽灯光下,我认出他就是之前在楼上见到的‘友正’。

    友正手里还拿着笔和硬壳文件夹,看样子像是在记账。

    他走了过来,见到仍然趴在地上的女子,愕然问道:“你是……”

    冯丽这下摔的不轻,强撑着抬起头道:“你……你是江叔叔吧?我是冯丽,我爸爸叫冯兆山……”

    话音没落,友正的脸上已经变了颜色。

    “你是江叔叔吧?我爸前天说来找你……他到现在也没回去,江叔叔,你见着他了吗?”

    江友正眼神不断闪烁。

    昏黄的灯光下,看着他的眼睛,我只觉比看到冯瘸子的肉馅儿脸还要惊恐万分。

    出于本能,我想过去拉冯丽。

    但是这会儿我根本碰触不到她的身体。

    我只能是急吼吼的冲她喊:“走啊!快走!”

    事实是,我心中明了,此时所见到的冯丽,和我已经不属于同一个‘时空’。

    我说什么,她都听不到。

    我刚才留意到,她走路的姿势很古怪。

    此时再看,她两条腿都已经扭曲变形。

    她强挣扎着,但根本爬不起来。

    “嘿嘿,真像后头河里头的王八!”

    那个小男孩儿笑着跳起脚,落下时,竟双足踩在了冯丽的背上。

    “咔……”

    这一声响虽然轻微,却像是踩断了我的神经。

    “江叔叔,我爸爸……”

    冯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句话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你咋了?”

    男孩儿跳到旁边,蹲下身,用力想将她翻过来,嘴里说道:“咱来个王八大翻身……”

    冯丽终究被他翻了过来。

    可是,这时我也已经看出,冯丽嘴角溢血,胸腔有着明显塌陷,身子不断的抽搐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