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红妆 第五章 我非慈悲
    &a;nbsp&a;nbsp&a;nbsp&a;nbsp蓉娘会起疑,这一点沈彤早就猜到了,可是这个时候,她没有必要顾及这些。

    &a;nbsp&a;nbsp&a;nbsp&a;nbsp前世,她一定也是这样被蓉娘骗出来,再被蓉娘哄着一次次喝下寒石散......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人能对七八岁的小孩子下这样的狠手,无论她是不是被逼的,她都不可原谅!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佛慈悲,亦会派护法金刚斩妖降魔。

    &a;nbsp&a;nbsp&a;nbsp&a;nbsp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a;nbsp&a;nbsp&a;nbsp&a;nbsp母亲有秘密,大秘密,而表舅是知情者,甚至在这个秘密中帮助过母亲。

    &a;nbsp&a;nbsp&a;nbsp&a;nbsp蓉娘是母亲的贴身丫鬟,但是却并非知情者,她知道得只是凤毛鳞角。

    &a;nbsp&a;nbsp&a;nbsp&a;nbsp母亲之所以把蓉娘许给表舅做妾,表面是要蓉娘在中间穿针引线、传递消息,可是谁知道这当中有没有让蓉娘做暗线监视表舅的意思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是这样,那么母亲手里定然握有表舅的把柄,能够让表舅帮她保守秘密的把柄。

    &a;nbsp&a;nbsp&a;nbsp&a;nbsp表舅既能上演一出被飞鱼卫抓走的戏码,那么这些年来母亲在躲避的正是飞鱼卫!

    &a;nbsp&a;nbsp&a;nbsp&a;nbsp飞鱼卫啊,上十二卫之首,直接向皇帝负责,掌管刑狱,兼有巡察缉捕之权,上至皇亲下至百官,无不谈其色变。

    &a;nbsp&a;nbsp&a;nbsp&a;nbsp而她的母亲就是被飞鱼卫追捕的人,不,应该是她们母女都是,所以母亲悄悄让表舅准备了那个小女孩,一旦有危险,便用那个小女孩做她的替身。

    &a;nbsp&a;nbsp&a;nbsp&a;nbsp因此,沈彤才有此一问。

    &a;nbsp&a;nbsp&a;nbsp&a;nbsp见蓉娘眼现疑惑,沈彤又问了一句:“你能取信于我娘,又嫁给表舅为妾,我外家的姓氏你一定知道,可我不知道,所以我才问你,我娘是姓黄吧。”

    &a;nbsp&a;nbsp&a;nbsp&a;nbsp蓉娘这才反应过来,暗道自己真是糊涂了,她道:“虽然太太一直自称是钱老太爷的孙媳妇,娘家姓许,可是钱老太爷过世之后,太太给钱老太爷所立墓碑却是写的黄氏......所以奴婢猜测太太的娘家是姓黄的。”

    &a;nbsp&a;nbsp&a;nbsp&a;nbsp黄氏?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是应该先冠以夫家姓氏,再写本姓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再说,如果那位钱老太爷真是母亲的公公,那么墓碑上就不应只有母亲一个人的名字。

    &a;nbsp&a;nbsp&a;nbsp&a;nbsp“钱老太爷什么时候去世的,他的墓在哪里?”沈彤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自从奴婢进府的那天起,钱老太爷就病着,四年前,钱老太爷病故,太太对外说是家里没有男丁,本家亲戚接钱老太爷回故里安葬,可是每年清明,太太都会去斗公山里,她只带奴婢一个人去,奴婢就是那时才知道的。”蓉娘声音颤抖,是了,她直到现在才明白,难怪太太会把她许配给表舅爷,她知道了太太的秘密,她年岁渐大,太太又不能把她一直留在身边,所以才把她给了表舅爷。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表舅爷没有别的心思,那该有多好。

    &a;nbsp&a;nbsp&a;nbsp&a;nbsp沈彤也明白了,和她猜测得一样,母亲假装是孀居妇人钱许氏,而另外找了一对黄姓母女养在山村里。

    &a;nbsp&a;nbsp&a;nbsp&a;nbsp飞鱼卫要找的是隐匿的黄氏母女,所以藏在小山村里的黄寡妇和那个小女孩,恰好符合这个身份。

    &a;nbsp&a;nbsp&a;nbsp&a;nbsp沈彤继续盘问,蓉娘对于母亲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沈彤心中大震,她的母亲是个滴水不漏的女子,蓉娘这种贴身大丫鬟,除了在钱老太爷的墓碑上看出端倪,竟然无从发现。

    &a;nbsp&a;nbsp&a;nbsp&a;nbsp正是因为母亲一向把蓉娘瞒得很好,所以一旦蓉娘骗她,她才会信以为真,即使是稍后明白过来,可是也为时晚矣。

    &a;nbsp&a;nbsp&a;nbsp&a;nbsp沈彤脑海里又浮现出万箭穿心的那一刻,被她挡在身后的疯婆子,嘶心裂肺的喊声:“彤彤!”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次坠崖死里逃生,可她不但武功全失,而且容颜尽毁,即便如此,母亲还是认出了她。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还不晚,她也才刚刚和母亲分开几天而已,前世母亲也并没有死在飞鱼卫手中,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母亲也还活着。

    &a;nbsp&a;nbsp&a;nbsp&a;nbsp她一定要找到母亲,哪怕只有微乎其微的希望,她也要竭力而为。

    &a;nbsp&a;nbsp&a;nbsp&a;nbsp“姐儿,奴婢知道得只有这么多,姐儿啊,你别怪奴婢,奴婢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弟弟,现在弟弟还在表舅老爷手里,奴婢不知道他是死是活......”蓉娘哭得泣不成声。

    &a;nbsp&a;nbsp&a;nbsp&a;nbsp“别哭了,你弟弟已经死了,也只有像你这样的蠢货才会以为,你弟弟还能活着。”沈彤冷冷地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死了?不可能,表舅老爷说了,只要......”蓉娘忽觉下面的话不应说出来,连忙收住话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只要把我弄得死不死活不活,自是会有人牙子把我带走,不过真是奇怪啊,我生病的时候你为何不动手?”这也是沈彤想不明白的,她一到这里就病了,为什么非要等她醒过来才给她用寒食散呢?

    &a;nbsp&a;nbsp&a;nbsp&a;nbsp蓉娘哭得更伤心:“奴婢......奴婢看着姐儿长大的,奴婢不忍心。”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忍心?对,原来如此,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是因为真正想要我的人,是想要活的,而我还小,又在生病,如果那时给我用药,保不准我就一命呜呼,所以你们才等到我病好之后才下手的,我说得没错吧,好心的蓉娘?”

    &a;nbsp&a;nbsp&a;nbsp&a;nbsp沈彤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嘲讽,蓉娘果然止住了哭声,只敢小声抽泣。

    &a;nbsp&a;nbsp&a;nbsp&a;nbsp沈彤懒得看她这副样子,可还是“好心”地提醒她:“我说你弟弟已经死了,不是危言耸听,你想啊,你连这种见不得光的事都给表舅做了,表舅还能留下你这个活口吗?既然不想留你,还留你弟弟做什么?养肥了再宰吗?那还浪费粮食呢。”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说什么?”这一下蓉娘连抽泣也止住了,她脸色大变,不可置信地喊道,“你胡说,老爷不会杀我的,他说只要把这事办成了,就带着一家子搬去京城......”

    &a;nbsp&a;nbsp&a;nbsp&a;nbsp蓉娘说不下去了,老爷的确说会带着一家子去京城,可这一家子里也不会有她和弟弟,她只是个妾!

    &a;nbsp&a;nbsp&a;nbsp&a;nbsp沈彤已经不想再多看她一眼了,这个蠢货,连会被灭口都没有想到,倒想到出卖旧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拿起大迎枕,朝着蓉娘捂了过去,可是手在半空中又落下了,她的耳边回响起萧韧说过的话:“我不杀你,并非是因为我不杀女人,而是我没有必要杀一个死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萧韧没有杀她,她活下来,经历了比那时更可怕的死亡。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她也没有必要亲手杀死蓉娘。

    &a;nbsp&a;nbsp&a;nbsp&a;nbsp何况,这里连把刀都没有,想要用迎枕捂死一个成年人,对于她这个八岁小姑娘而言,也着实是件很辛苦的事。

    &a;nbsp&a;nbsp&a;nbsp&a;nbsp沈彤冲着蓉娘笑了笑,扔下迎枕,重又用破布堵住蓉娘的嘴。

    &a;nbsp&a;nbsp&a;nbsp&a;nbsp她走出屋子,高声喊着守在大门外面的春鹊和芳菲:“你们过来,咱们做游戏吧。”

    &a;nbsp&a;nbsp&a;nbsp&a;n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