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红妆 第七十四章 箱子里的人
    四更天,月朗星稀,几盏石灯闪闪,宛若孤岭鬼火。

    又有女子的声音传来“......啊”

    如果刚刚那四名小厮还在,他们能听出这个声音与他们适当听到的不一样。

    站在庑廊下的德善眉头微蹙,他缓步进屋,随手掩上屋门。

    他拿出钥匙,打开其中一口箱子,一边开箱一边说道:“从今儿起,你换地方啦,出来透透气吧。”

    箱盖敞开,一双枯瘦的手搭在箱沿上,像是在用力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

    可能是在箱子里躺得太久了,过了好一会儿,那人才坐起身来。

    那是个女子,形容枯槁,已经看不出实际年岁。

    她坐在箱子里,抬起头来,好奇地打量着站在面前的德善。

    “咦,你怎么这么快就老了?”女子歪着脑袋,一派天真,看上去极其怪异。

    “胡说,你个疯婆子,前几天你不是见过我的吗?我还给你吃米糕呢。”德善骂道。

    “米糕?啊,米糕,我要吃米糕,对了,你怎么变老了?”女子笑嘻嘻地问道。

    “呸,之前那不是我,那是四公子,疯子啊,也不知你是真疯还是假疯。”德善叹了口气,环顾屋内,眉头又蹙了起来。

    办完五老爷的丧事,老公爷腾出空来,好好审审这女子,看看她是真疯还是装的。

    老公爷只说让先把箱子放在书房里了,恐怕也是忘了,这女子可是疯了,若是把书房里的东西砸了撕了,那可说不准。

    “算了算了,你还是在箱子里待着吧,不许再发出声音了,听到了吗?深更半夜的,怪吓人的。”

    德善说完,从桌上端起一碟点心,一股脑倒到女子身上,女子一声欢呼,趴在箱子里捡拾洒落的点心,德善顺势盖上箱盖,重又把那女子锁了起来。

    德善走到门口,一只手从里面推开门,另一只手随手一挥,掌风过处,三丈以外八仙桌上的蜡烛闻风而灭。

    随着咣啷的落锁声,德善缓步走下庑廊,向厢房而去。

    他和他的两名小厮,就住在东厢,西厢原本住着几名侍卫,自从五老爷出事以后,这几名侍卫便搬去了五进院子,近身保护老公爷。

    如今,这个三进院里,就只有德善和他的小厮,连同那两口箱子。

    回到屋里,德善没让小厮们服侍,他坐在炕上,五心朝天,静静打坐,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这才去洗漱睡下。

    东厢的灯光终于熄灭,月光如水银洒下,空阔的石板地泛着白光。

    一个娇小的身影如同狸猫一般跃上屋顶,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难怪杨锋的院子里里外外只有七八个侍卫,还不如杨锦程的多。

    原来这个像太监似的家伙是个高手!

    有他一个就够了,那些侍卫也无非是凑凑人数而已。

    夜色之中,沈彤几个起落,人已出了碧波园。

    她是在那几个小厮抬箱子进来时,悄悄从墙头上跳进来的。

    小厮们听到的女子声音千真万确是从箱子里传出来的,在德善听到的,却是她捂着嘴发出来的。

    机敏如德善还是上当了,误以为那声音来自箱子里的女子。

    那女子,他也只在五老爷的书房里见过一次。

    那两口大箱子从南边送来时,杨捷的死讯还没有传回来,杨锋听说那女子是个疯子,便让德善过去看看,没想到那女子疯得厉害,别说是从她嘴里问出遗诏的事,就是问她自己姓甚名谁,她也说不清楚。

    德善无奈,只好如实禀了杨锋,而就在这个时候,杨捷的死讯便传回来了。

    杨锋自是没有心思再管这女子了,便让将她继续关在箱子里,只是每天晚上放出来吃喝,由杨锦庭和阿旺亲自照看,没有假手于人。

    明天杨锦庭和阿旺都要南下,德善只好向杨锋提议,把这两口箱子抬进碧波园,由他照看,反正府里的丧事也办完了,可以请个大夫来给这女子瞧瞧,看看是不是装疯。

    可惜沈彤也只听到这女子的声音,看到了她的手,女子一直坐在箱子里,箱子巨大,除非站在箱子旁边,否则根本看不到这女子的脸。

    沈彤又是欢喜又是难过,心中五味杂陈。

    欢喜的是她在国公府的第一晚就找到了藏人的地方,难过的是她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看到那个女子。

    德善的武功远非她可比,别说她现在只是个小孩子,就是前世,她也不能与德善相提并论。

    那一招隔空吹灯的本事,她就是再练十年也赶不上。

    今天能从德善眼皮底下走一圈,已是万幸了。

    这一整夜,沈彤都在府里到处游荡,再过一个时辰就要天亮了,天亮后,府里灵棚撤去,一切归于正轨,不会再像今晚这样闹哄哄了,她这种忽然冒出来的小厮,很容易就会被查出来。

    所以,以后白天的时候,她最好还是躲起来,夜里再行动。

    她必须要找到一个可以在白天藏身的地方。

    忽然,沈彤想起刚刚的那个小厮。

    她的嘴角勾起来,露出一抹浅笑。

    原来是那个小厮啊,原来是他啊。

    他是什么时候从那个又骚又臭的山洞里离开的?

    她清清楚楚看到那个小厮在书房门外摔倒的情景,那是装出来的,小厮第二次摔倒时,是在观察屋里的情况吧。

    高手啊,厉害啊,连德善也给蒙混过去了。

    看这位的来头,应该是不小,至少比自己有来头,想要进府,就有六个人高马大的乞丐为他保驾护航,而且看他在国公府里游刃有余的样子,显然不是像自己这样四处乱撞,他连抬箱子这样的差事都能找到,一定早就做过功课,至少,他对国公府的地型了如指掌,再或者,他在府里还有内线接应。

    搬箱子这种差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轮到他头上的。

    看上去像是很巧,事实上,这世上大多数看上去很巧的事,都是精心安排的。

    他想进碧波园,于是就有人安排他来抬箱子,因为这些箱子是要抬进碧波园的。

    就是那个侍卫吧,张四儿,这是他的人,他们是一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