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此生我无法拥有你〕〔最坑军婚:我跟名〕〔我的理由老公〕〔医武兵王〕〔绝命毒尸〕〔最强特种兵之战狼〕〔重生之魔教教主〕〔全职武师〕〔五零俏花媳〕〔学霸少女的八零日〕〔锦鲤农门崛起日常〕〔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玉手调香〕〔暴力甜妻:帝少不〕〔霸道修仙神医〕〔奶茶店主会法术〕〔六零娇妻有空间〕〔我真是鲲鹏〕〔剑行大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红妆 第一六七章 胭脂
    萧韧看着沈彤,电光火石间,萧韧知道自己瞒不住了。

    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沈彤也没有继续问他,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儿。

    萧韧顺着她的目光看下去,今天沈彤穿着一双水红色绣宝相花的鞋子,是春天穿的单鞋,显得她的脚很瘦很小。

    萧韧悄悄看了看自己的手,沈彤的脚还没有他的手掌大。

    “萧韧,你说他们为何要把我抓去死士营?”

    沈彤忽然说话,把萧韧吓了一跳,他有些狼狈地收回视线,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看她的脚做什么?

    “他们要抓你去死士营?”反应过来后,萧韧锁起了眉头,这件事他不知道!

    沈彤沉默了,她搞错了,方才冲口而出,却忘记这一世她没有被抓去死士营。

    “陶世遗让人给我服用寒食散,想让我坏了脑子,忘记一切,再把我交给死士营的人。”这一世她不是没有被抓去,而是她没给那些人这个机会。

    萧韧还是第一次听她详细说起当年的事,他吃了一惊,瞪大眼睛看着沈彤:“你能确定,陶世遗与死士营有来往吗?对了,你不是说陶家是被死士营灭门的?”

    话一出口,萧韧便明白过来。

    沈彤没有喝下寒食散,她逃跑了,陶世遗交不出人来,因此才被死士营灭门。

    这是死士营对他的惩戒,也是对他的威胁。

    “那时陶世遗还活着,死士营之所以没有杀他,只是想让他得知妻儿死讯,老老实实把我交出去。可惜关家和杨家下手很快,陶世遗被活活烧死的时候,妻儿的死讯还没有传到上乔镇。”沈彤解释道。

    事到如今,萧韧终于把那些支离破碎的消信串连起来。

    但是正如沈彤所说,死士营为何要抓她?

    那时她只有八岁,死士营想要培养死士,大把的孤儿可供挑选,为何会选中了几乎从来没有现于人前的沈彤?

    如果死士营和杨家一样,只是想要从她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为何还要让她服下寒食散?小孩子喝下寒食散,即使不死也会傻掉,死士营机关算尽就是想要一个傻孩子吗?

    “据你所知,死士营抓到孩子都会给他们服用寒食散吗?”有些组织是会用毒来控制手下,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卖命。

    沈彤道:“不会。死士营的死士都是从小培养,服用寒食散的孩子会忘记所有,他会很笨,无论是武功还是读书,都比同龄孩子要迟钝,死士营培养死士是要让他们去杀人的,又怎会把他们都变成迟钝的笨孩子?能成为死士不但要有武功,还要有坚强的意志和冷静的头脑,否则如何执行任务?”

    杀人不是简单的事,从那位假的钟陵县主身上便可见一二了。

    萧韧无奈:“我也不明白了。”

    沈彤默然一刻,她查出很多事了,可是却仍然无法明白死士营的举动。

    他们为何要她?

    陶世遗又不傻,他胆敢给她服用寒食散,便是料定死士营不会因此责罚于他,前提是她不能死掉,只要她活着,是笨是傻都无所谓。

    沈彤叹了口气,她又想起了辛五。

    活了两世,辛五全都出现在她的身边。

    现在的她,想要杀死辛五易如反掌,可是她不能让辛五死,她要留着辛五,她要在辛五身上查出那些她想了两辈子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沈彤站起身,对萧韧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要回去了。”

    “你去哪儿?”萧韧问道。

    “去铺子。”沈彤不想回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不想在家里,只要是家里没事,她就回带着芳菲出来,有时去铺子,有时就像今天这样,随便在哪里瞎逛,还有的时候,她们会坐在书院外面的路牙子上,听书院里的读书声。

    “我也去。”萧韧站起身来。

    沈彤忙道:“认识你的人太多了,你还是不要去我家铺子吧,我不想打草惊蛇。”

    萧韧顿时明白了,沈彤是不想惊动那位蓝师傅。

    萧韧问道:“蓝师傅多大岁数?”

    “他毁容了,已经看不出年纪,三十四十或者更老。”沈彤知道萧韧为何会有此一问。就在刚刚,沈彤已把想向中的后晋小皇帝和蓝师傅联系起来了。

    “后晋小皇帝应该三十四五岁了。”萧韧说道。

    “嗯,我记住了。”沈彤没说好记住什么了,但是她知道萧韧会懂。

    百卉堂里没有几个客人,阿治正在满脸堆笑地和几个小丫头说着什么,后堂里,老仆正在研磨材料,蓝师傅一如往常,坐在炕上闭目养神。

    芳菲蹑手蹑脚走进来,冲着老仆笑了笑,把一根手指竖在嘴边,示意不要说话,她笑嘻嘻地撩了帘子进去。

    屋内的蓝师傅却已经听到动静睁开了眼睛,看到芳菲,他的眼中露出慈祥的笑容。

    “架子上的攒盒里有蜜饯,自己拿来吃吧。”蓝师傅说道。

    芳菲老实不客气地把攒盒放在腿上,挑着自己喜欢的蜜饯吃了起来。

    “蓝师傅,您会做胭脂吗?”芳菲问道。

    “会。”蓝师傅说道。

    “可是铺子里的胭脂都不是您做的啊?”百卉香只有香粉和香膏是自己的,余下的都是从外面进货来的。

    “我做的胭脂比不上外面的,就不做了。”蓝师傅很谦虚。

    “那您给我做一盒呗。”芳菲一边说一边拈起一块蜜饯喂给蓝师傅吃。

    蓝师傅忽然皱起眉头,他避开芳菲的手,摇头道:“太酸了,师傅吃不下。”

    “那您就是答应给我做盒胭脂了?”芳菲把蜜饯扔进自己嘴里。

    蓝师傅依然摇头:“我做得不好,你还是买铺子里的吧。”

    芳菲不明白了,蓝师傅方才明明也说了自己会做啊?

    芳菲失望地走出百卉香,一眼就看到沈彤在外面等着她。

    “如何,他给做吗?”沈彤问道。

    芳菲把脑袋摇成了拨郎鼓:“蓝师傅不答应。”

    沈彤摸摸她的小脑袋,笑道:“没关系,我们到别家铺子里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胭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