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红妆 第一七六章 居士
    沈彤被她逗笑了,这傻孩子,以为宜宁郡主真的是去出家了。

    宜宁郡主离开的时候,秦王亲自把女儿送到城外三十里,秦王府大大小小的官员也全都跟随,这么大的动静,不但轰动了整个西北,也轰动了皇宫。

    太皇太后摔碎了面前的杯子,嘴边笑意冷冷:“老四做得很好,很好。”

    给宜宁册封的圣旨还没有出京,宜宁郡主就出家了,虽说是带发修行,可是也不能让她放弃修行进京谢恩了。

    大齐重佛尊道,宜宁郡主以皇室宗女之尊去寺院修行,为万民苍生祈福,这是人人称颂的大功德,她这个皇祖母还能怎么做?

    太皇太后冷冷地道:“既然她喜欢去寺院,那就一辈子待在那里吧。”

    不久,圣旨传到西安,皇帝感念郡主慈善良德,赐宜宁郡主佛珠一串,经书一部,木鱼一只,改封宜宁郡主为善安居士,普渡寺内建善安堂,以做修行之地。

    这就是夺了郡主封号了。

    从此以后,世上便无宜宁郡主,多了一个善安居士。

    既然是御赐的封号,又赐了修行地,除非有圣旨,否则善安居士便要在那里修行一生。

    秦王派人护送宣旨太监去了榆林,这时,一清道人也回到了西安。

    “先生,本王是不是做错了?”秦王苦笑,他原本只想以修行的名义把宜宁送到榆林,过上几年,宜宁到了要出嫁的年纪,再找上名目回来便是,可是他太过心急,还是低估了太皇太后的狠辣。

    “王爷是爱女心切,一时疏忽而已,万万不要自责。如今虽有圣旨,但是郡主是在榆林,千里之遥,京城里还能奈何,这道圣旨不过就是找回面子而已。”

    一清道人的这番话,秦王当然也想到了,榆林是他的地盘,太皇太后和杨家的手根本伸不过去,宜宁在榆林还能像在西安一样自由自在,但是郡主的封号却也没有了。

    “宜宁是本王唯一的女儿,三岁时本王便为她请封了,她从记事起就是郡主,如今却成了什么居士,真是笑话!”秦王的手里捏着一串小紫檀手串,这是去年寿辰时,宜宁送他的。

    “郡主开朗清明,不会拘泥于一个封号的,再说,王爷宠爱郡主,郡主今日所失,王爷他朝定会加倍送给郡主”,一清道人说到这里,目光炯炯望向秦王,忽然曲膝跪地,“一清不才,愿辅佐王爷大业。”

    有些事情是你知我知,但是却不会摆在明面上。

    而现在,已经到了必须要挑明的时候了。

    或许秦王还有所犹豫,毕竟那件事只要决定了,他便是乱臣贼子。

    因此,在过去的几年里,秦王想的,也只是占据西北之地,与京城分庭抗礼,一分天下。

    而现在,只是关上门来过日子是不行了,太皇太后是要激怒他,趁着他羽翼未丰之时逼他造反,就如当年那样,做好陷阱等着他跳下去。

    只不过那时的太皇太后是守株待兔,而现在却是张牙舞爪而来。

    一切只是因为如今的太皇太后和杨家比当年更有底气,桂王倒了,豫王倒了,就连威风八面的燕王也死了,而燕王的兵力已尽落入杨家之手。

    现在的太皇太后和杨家足以与秦王一搏,他们不用守株待兔,他们只要把秦王逼反,再坐收渔翁之利。

    秦王俯身双手扶起一清道人,温声说道:“先生大义。”

    一清道人抬头仰望秦王,却没在秦王眼中看到应有的自信,心思急转间,一清道人说道:“王爷定然还是忧心郡主吧,小道倒是有个想法,就是不知当讲否?”

    “先生请讲,在本王面前,先生没有当讲与否。”秦王说道。

    一清道人眸光中有他这个年纪的人罕有的清亮,宛若星子不染尘埃。

    “小道听闻郡主与沈姑娘私下交好,沈姑娘虽然年幼,但是有智有力,王爷,您看不如请沈姑娘赴榆林陪在郡主身边,既能保护郡主,又能与郡主做伴儿,岂非两全其美?”

    秦王一怔,他没有想过这个。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精灵的身影。

    的确如一清道人所说,若是让沈彤陪在宜宁身边,那是最合适不过的。

    可是,秦王忽然不确定起来,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支使沈彤。

    沈彤不是他的手下,甚至于那孩子是想出现时就出现,不想出现时,他竟然都不知道她就在西安。

    “此事不急,容本王想想。”秦王说道。

    走出秦王的书房,一清道人便看到树下站着的朗月。

    看到师傅出来了,朗月远远地躬身施礼,待到师傅走过来,他则默默地跟在师傅身后,谦恭有礼,沉默恭敬。

    一清道人看着朗月清秀的面庞,不由自主地想起方才他和秦王的对话,他提议让沈彤去榆林,王爷竟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宜宁是王爷的掌上明珠,而且在这件事上王爷对宜宁心存愧疚;沈彤虽是沈氏遗孤,可是也不过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她虽然救过王爷,但是却也就是个小孩子而已。

    一个小孩子,贵如秦王,原本是可以对她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

    可是王爷却还要好好想想,再决定是否让沈彤去榆林。

    是不想让沈彤去呢,还是他支使不动沈彤?

    想到后者,一清道人皱起了眉头。

    他见过沈彤,毫无疑问,那个小女娃身上有一种气势,一种令人不可小视的气势。

    他没有亲眼见到沈彤制住那些刺客,但是他却知道王爷身边的那名内侍是个高手,而那名内侍死了,沈彤却毫发无伤。

    这个小女娃太过诡异了。

    而这个小女娃却偏偏出现在西安,又出现在秦王面前。

    不能怪他多疑,而是这小女娃身上有太多令人不解的地方。

    他让人调查过沈彤身边的人,那四个人虽然都有户籍,而且来历清晰,但是那种东西,对于老江湖而言根本是信手拈来。

    沈彤和她的人,都是不应该出现在的人。

    也正因此,她才不能留在西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